百度搜索 真实游戏之永生世界 天涯 真实游戏之永生世界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时间兜兜转转的过去,不经意间四个孩子中最小的也已经到了十六岁。
四个孩子在血手海盗团的基地里的生活并非白吃白喝,他们得和几个妈妈们一起负责为海盗准备餐食,打扫卫生等杂务。
自上一次血手浩克重伤之后,血手海盗团低迷了好一段时间,成员数也降到了血手建团以来的一个低点。但经过这么多年的劫掠和休养,血手海盗团的人数再次恢复巅峰,因此四个孩子和几位妈妈们的日常工作也格外的繁重。
所以每一天繁重的工作之后,孩子们回到矿工宿舍后便倒头就睡,没有精力再去做其他事儿。
但今夜却有些不同,刚睡下没多久的韩棘感受到了膀胱处汹涌的尿意,瞬间从美梦中清醒,连鞋都没来得及穿便焦急的打开房门,迅速跑向走廊另一头的厕所。
血手的海盗们可不会照顾这些奴隶矿工们的生理需求,他们只在整个宿舍中建了一间厕所,无论男女都得来一楼角落的这间厕所解决生理问题。至于洗澡,浑身都是劣质的机械义肢的他们没有资格洗澡,想要清洁躯体都只能在各自的房间中用毛巾擦一擦,而韩棘他们四个每次想要洗澡也得去妈妈们居住的地方才行。
因为韩棘他们四个受矿工们照顾一直住在最方便的一楼,所以他很快跑到狭长的通道尽头的厕所。在释放了尿意之后,如释重负的他正准备回房睡觉,却看见了鲍里斯叔叔和老肯特爷爷正心事重重从经过门厅,走进了宿舍外那漆黑的夜色中。
韩棘正打算追上去打个招呼,却又想起自己现在光着脚,他害怕被发现之后会挨训,便打消了喊人的念头。
韩棘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回房睡觉,但鲍里斯叔叔和老肯特爷爷心事重重的表情又勾起了他强烈的好奇,他想知道这两个平日里非常照顾自己的矿工领头究竟在为什么事情发愁,想要帮他们一起解决烦心事。
虽然被一直强调禁止晚上走出宿舍,但韩棘一直认为那是大人们担忧小孩子晚上出去会遇到危险。但这次他可跟着两个大人出去的,所以一定不会出事儿。
韩棘远远地跟在两人身后,由于他没有穿鞋光着脚的缘故,脚心格外的酸疼,但也因此动静很小,让走在前面的两个大人没有发现身后的小家伙。
在走到离矿工宿舍大约60米处,鲍里斯和老肯特随意坐在了地上,开始拿出珍藏许久的香烟抽了起来(当海盗们收获颇丰的时候,他们偶尔也会发“善心”分给矿工们一些物资)。韩棘见状悄悄摸到两人身后的近处,偷听两人的谈话。
老肯特叼起香烟之后深深地吸了一口,仿佛想要将这一支才点燃的香烟一口吸尽似的。鲍里斯则不同,他的香烟点上之后只轻轻抿了一口,便夹在手上任其燃烧。
“唉,再过几天,苏珊娜就要满十八岁了,到时候要是那些恶魔要执行初夜权,那……”
老肯特默默地抽完了手里的最后一点烟蒂,将口腔和气管里的烟雾全部咽下去之后,无奈道:“我们能怎么办呢?我们都是废人了,能对持枪荷弹的他们造成一点点威胁吗?要是我们能够有一点反抗的手段,我TM……唉~”
看着老肯特的脸色由无奈转到愤怒,再由愤怒迅速转回平静,鲍里斯将手里还在燃烧的香烟递给老肯特,然后愤恨的用一旁的石头敲打着自己劣质的机械义体,“这些恶魔,他们不仅侮辱杀害了我的妻子,还把我变成这副废人模样,现在又要来伤害我们那四个可怜的孩子!上帝也好,魔鬼也罢,你们无论是谁,只要能把他们送进地狱,我愿意用我这条早该结束的贱命来换!”
老肯特夺过鲍里斯手里的石头,将其丢的远远的,他按着鲍里斯的手,语重心长地道:“恶魔一定会遭报应的,我们现在就是要好好地活下去,活到看着他们坠入地狱的那一刻,顺便照看着我们那四朵小花健康的成长!”
“法克,苏珊娜就快要被那些恶魔糟蹋了,再过两年茗雪也是,尤里斯和韩棘不是会成为我们这样的废人,就是会成为那些恶魔中的一员,这还怎么健康地成长?”压抑了许久的怒火爆发,所以鲍里斯的语气非常冲。
“狗屎!”老肯特的怒火也被点燃,他给了鲍里斯的肚子一拳头,并朝鲍里斯吼道:“这些事我不知道吗?我清楚得很,可是我能有什么办法,就像你说的,我们就是个废物而已!你呢,你也没有任何办法,你更是个废物,连个女人都守护不了的废物,连陪自己的女人去死的勇气都没有的废物!”
老科特的话揭开了鲍里斯心里一直都愈合不上的伤疤,暴怒的他整个人瞬间变得颓丧起来,他的眼睛仰望着漫天的繁星,泪珠一颗一颗的从他的眼角滚落。老肯特知道自己说得太重,但他并没有道歉,而是叹了一口气,扶起鲍里斯走回矿工宿舍。
藏在角落里的韩棘见两人离开之后,抹了抹满脸的泪水,虽然有些词汇他弄不明白,但他知道恶魔是最邪恶的生物,这是小时候大人们哄睡告诉他的,那些海盗一直符合他心里的恶魔形象,而这些恶魔现在正让他的两个长辈非常痛苦!
韩棘一直都很憎恶那些海盗,所以他一点都不想成为那些恶魔其中的一员,他也不愿意被自己和茗雪他们的手脚被换成那些丑陋的机械义体。
韩棘他们被矿工和妈妈们守护得很好,虽然接触不到外界的书本知识,但他们也没有接触到任何血手团里的血腥暴力。他们四个虽然不是温室里的娇花,但也是绿洲灌丛中的嫩芽,并没有被血手团里的触目惊心的黑暗侵染。
韩棘并不了解老肯特和鲍里斯话里的一些词汇的含义,他非常想弄明白,但以矿工们一向强硬的态度,估计他再怎么死缠烂打也得不到答案,所以韩棘将问询的目标定在了几乎有求必应的凌月妈妈身上。
为了尽快得到答案,韩棘已经一秒也不想多等了,所以他再一次选择做了坏孩子,抛却了长辈们平日晚上不准出门的警告,循着记忆摸黑来到了妈妈们居住的厨房区域的居所——一些由仓库改造成的房间。
刚走近这里,韩棘就听到了一声声混着变态的笑声和凶狠的呵斥的惨叫,惨叫声音的主人非常熟悉。
在这一声声惨叫之下,韩棘变得畏惧起来,他已经不敢再向前踏出哪怕一步,泪水已经在他的眼角积蓄,他的眼神有些空洞的凝望着前方的厨房,失魂落魄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里本是他们四个和妈妈们平日欢声笑语的地方,如今却变成了阴森恐怖的鬼蜮。
韩棘的双肩颤动不已,他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眼泪,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的敲打在厨房的地面上。
一声格外凄厉的惨叫将呆滞的韩棘惊醒,他听出了声音传来方向后,咬牙抄起一柄挂在墙上的剔骨刀,脚步沉稳得一步步走向离自己最近的那个房间——凌月妈妈的卧室。
轻轻推开没有上锁的房门,韩棘看到了被拴着四肢吊在房间中央的凌月妈妈衣衫褴褛的躯体上那些纵横交错的布满全身的伤痕,以及她的那双望着自己既羞愧,又惊恐的眸子,还有一个浑身酒气,骂骂咧咧地挥动着镶刺鞭子的海盗。
眼前的这一幕让韩棘知道了,为什么当自己问房间中绳子有什么用时,凌月妈妈的眼神中会有闪现如此深沉的憎恨;为什么几个妈妈一直都只穿将全身包得严严实实,只把脸和双手露出来的衣服;为什么长辈们会一直强调不能晚上出门,特别是来几个妈妈住的地方。
此刻,他的恨意高涨,血气冲进了他的大脑都和眼睛!
眸子赤红的韩棘高举着菜刀,在凌月妈妈越来越惊恐的目光中慢慢靠近醉酒的海盗,他的心里只剩下歇斯底里的癫狂。
他想砍死这个海盗,就像鲍里斯叔叔教他杀鸡那样,一刀砍断这个恶魔的脖子!
正当韩棘准备挥刀的时候,他看到了凌月妈妈眼中的决绝,仿佛他这一刀挥下去,她就将永远的记恨并离开自己似的。
韩棘迟疑了,他的大脑里出现了两道声音,一声不断催促着要他砍下去,另一声则不停地提醒他要像往常一样做一个“乖孩子”。混乱的思维打断了他的动作,他举刀的双手悬在空中,怔怔地看着凌月妈妈的眼睛。
看着停下了动作的韩棘,凌月妈妈展颜一笑,那笑容是如此的美丽而温暖,仿佛将世间所有的的母性和爱都倾注其中。
韩棘崩溃了,他失魂落魄的转身离开,将凌月妈妈的房门重新掩上。
这一刻他开始理解鲍里斯叔叔,理解了无法保护一个深爱着自己的女人的那种近乎于绝望到痛彻心扉的痛苦。
而房间里的凌月,看着重新掩上的房门,她的脸上流露出解脱和欣慰的笑容。
……
当晨光再现的时候,施虐了大半晚上的海盗们终于酒醒,他们骂骂咧咧的离开房间,聚到一起,开始吹嘘昨晚的战绩。而去了凌月妈妈房间的那名叫老虎团克的海盗则骂骂咧咧地说道:“真TM晦气,我那房间里的那小娘皮太不经玩了,我都没使出三分力呢,她就居然敢给我死了!”

百度搜索 真实游戏之永生世界 天涯 真实游戏之永生世界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真实游戏之永生世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朝生暮死梦蜉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朝生暮死梦蜉蝣并收藏真实游戏之永生世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