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短篇奇闻异世录 天涯 短篇奇闻异世录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窗外乳白色的天空渐亮,我的被子杂乱的盖在身上,看看闹钟时间是早上5:34分,我调节好心情接通电话。
电话那头是导游李多福:“吴先生早上好,抱歉这么早打扰您,之前约好的今天我来取钥匙带您环镇观光,现在我已经在您楼下了!”
我抹去额头的汗水:“没事,你先等我一下,我收拾一下下来。”
起床穿衣叠被子,一切要收拾的跟来时一样。我打开衣柜,将穿过的白大褂挂进衣柜,刚挂进衣柜,我的手意外碰到旁边另外一件白大褂上衣口袋里沉甸甸的东西。
我很好奇,将白大褂里的东西掏出一些来查看。东西掏出,是一个一个小药包,白纸叠成的,上面写着不同的药片用量和开药时间。我很惊诧,将白大褂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几个口袋里的所有药包全部倒在地上按时间一一排列。这时间我很熟悉,我下楼取来《诊疗日记》比对,药包上的时间竟然跟日记上医生开药的时间一致——从8月15日一直排到10月5日。难道病人们没有将药带走?为什么药包会在医生自己的口袋里?难道根本没有病人?一连串的疑问,我决定一探究竟。一不做二不休,我将药包全部装进白大褂重新挂进衣柜,然后把厚厚一本《诊疗日记》放进我的皮箱。其余一切收拾妥当、物归原处,把药房也锁上,我拖着行李箱来到大门外。
楼外导游李多福见我出现,笑脸相迎,先将我手里的钥匙接到手里,而后将我的行李搬上车。汽车发动驶远,我回头张望,赵奶奶拄着拐杖直直地立在自动关闭的大门里。
一路上李多福带我环绕小镇游览、讲解路过的风景和风土人情,可是风景再美又怎样呢,我深深陷入对住处房主医生所做一切的沉思。
我解不开那么多疑问,好奇道:“小李,我住的这家房东,以前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李多福早有预料一般,回答很镇定:“这房屋主人啊,以前是个精神病医生,后来因为女友遭遇车祸离世而绝望跳河。之后他一直失踪,我们寻找他多年,一直希望找到他认回属于他的房产,可惜呀,不知道这次能否实现。”
我眉头紧蹙:“他有结过婚吗?”
李多福摇摇头:“肯定没有,在镇上谁家有点什么事全镇都会知道。”
我微微点头,对小李之后的风景讲解全不关心。
不知不觉时间已到下午,小李将我送到车站,下车前我随口问:“这房屋的主人叫什么名字?”
李多福半开玩笑:“他的名字叫胡玉,跟你的名字很相似,你有没有感觉自己就是胡玉本人呢?”
我摇头:“这倒没有!”
坐动车返回家里已是夜里,我坐在书桌前打开台灯,看着我与亡妻的合影——我身穿西装精神抖擞、妻子则十分优雅。随手捉起桌上一只笔,我一边沉思一边用笔轻点几下桌子,而后打开抽屉取出稿纸写起来:
“我是一名作家,故事发生在几年前,说来很巧,一切都从一场梦开始!那一年夏天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来到一个美丽的江南小镇,那里是那么的美妙,那里的一切都感觉如此真实,让你好想停留在那里永远永远。
……”
午夜时分,我将写好的手稿打成电子版用邮件发送给编辑,然后掏出手机给编辑发信息:“孙编,我最新写的小说《精神病医生》已发到你的邮箱。这个故事很精彩,相信你会喜欢,我认为它可以改变我的人生……”。
手机放下,我重新打开《诊疗日记》随手翻看,不知不觉已趴在桌上进入梦乡。
清晨,我身披白大褂在小镇漫无目的地闲逛,一路上空无一人。空气很潮湿弥散着厚厚的雾气,四周一边静寂,没有一丝声响。我漫步到石桥在桥上看风景,不知什么原因我莫名其妙跨过护栏站到桥外部的边缘上,然后张开双臂闭上眼睛。“胡医生,不要啊,千万别跳啊!”耳边传来熟悉的喊声,我回头竟发现叫喊者是赵奶奶,我跳入河中、双手拼命挣扎。
东西掉落地上,我被惊醒,低头查看,地上是碎落的相框和《诊疗日记》。我弯腰去拾,手指被破碎的玻璃碴扎破,我只好用嘴巴吮吸伤口,另一只手去拿落地的物品。在拿《诊疗日记》的时候一张折叠的纸片掉落在地,打开来却是意外的发现——一张被人为撕下的日记,8月13日那张。

百度搜索 短篇奇闻异世录 天涯 短篇奇闻异世录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短篇奇闻异世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起个名太难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起个名太难了并收藏短篇奇闻异世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