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苗疆圣童 天涯 苗疆圣童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你到底是谁?”我怒吼道。在梦里,我又碰见那个怪人了,还是一样的穿着灰黑色的盔甲把自己罩得严严实实的,手握着长枪,正想要朝着我杀过来。这个梦境我不是第一次经历了,我已经不再害怕了,而是好奇那个人的身份。自打上一次梦见那个人到现在已经相隔一个多月了,某些程度上我还有点期待着再次梦见他,好让自己问个清楚,到底他是什么来头。
经我这么一喝,梦里的那个神秘人可能是害怕了还是怎么了,竟然停住了,而是站在那里打量着我,却没有说一句话。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老是出现在我的梦中,还想杀了我?你哑巴了吗?你到底是……”我不停地吼着,而那个人却似乎在准备下一次冲杀,挥舞着长枪,攻势感觉更猛烈。此刻,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在长枪快要刺进他的胸膛的时候,右脚一后撤,身子一偏,只见长枪“嗖”的一声刺了个空,这下可把那个神秘人激怒了,挥舞着长枪就像那直升机的桨叶般,呼……连影子都看不清,我吓得到处躲避,跑着跑着,突然一木盒从地底下蹦了出来,将追赶在我后面的长枪弹出了数米之外。我惊呆了,那个神秘人似乎也惊着了,站在原地住了一动不动。只见此时从木盒中飞出一根棍子,闪着蓝光,大小粗细正好合适当武器,慢慢的飞向我,我顺手接住棍子。本能地就想着这下可以和那个怪人玩玩了,没想此时却从天上传来一阵呼喊声:
“风云”梦中的我望了望天上,也没有看见什么,但是那声音好像是小曼的。
“风云”再一声来得如崩雷一般,瞬间地动山摇,我的身子止不住的晃悠着,终于被摇醒了。
“臭老公、死老公,起床了懒猪!”我慢慢睁开双眼,看见眼前的竟然是小曼,原来是小曼把他叫啊,摇啊给弄醒了。
“小曼,怎么是你啊,你怎么来了啊?”我还似醒非醒地看着小曼,好像并不相信眼前的还是在梦中。
“我一大早就到了,打你手机你关机了,我就自己来了啊,你爸说你还没有起床,我就来叫你起床啊,没想到你睡得那么死。”
“才几点钟啊,你就叫我起床。”
“才几点?你看看时间,都九点半了。”小曼快气疯了,一个女孩子坐了两三个小时的汽车来这里,这里却还在睡大觉,没有去接她,女孩子的娇气全被我磨光了。
“好了好了,我错了,让你自己跑来,该打行了吧?来,亲一下向你赔罪。”我哄女孩子可是有一套的,亲了人家一下,罪也赔了,自己还赚了一个吻,而小曼则像个小女人,亲一下就开心得像个羞涩的小孩子,把所有的气全忘光了。
“讨厌,叔还在家呢。”小曼嘴里说着,却把身子往我的怀里靠了去。
小曼是在我的怀里享受着自己男人宽实的胸膛带来的幸福感,而正搂着美人在怀的我却没有把心思放在儿女情长上,心里正思忖着刚刚的那个梦。
“如果小曼没有把我摇醒,那根棍子会不会是如神器一般把那个神秘人打败?那个盒子装的棍子到底会是什么东西啊?很像西游记里的金箍棒……”
“喂,你在嘀咕什么呢?说,这几天有没有想我啊?”小曼抬起头,很明显地还在沉浸于男女间的浪漫之中,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
“小曼,我跟你说,刚才要不是你把我叫醒,我就和那个怪人打起来了,我手里拿着发着蓝光的棍子……”我把梦境跟小曼说了一遍。
“你又梦见他了啊?难怪刚才那么难把你叫醒。”
“哦…对了,那个木盒我感觉我见过,很熟悉的感觉,但是又想不起来了。”我突然像发现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秘密一样,身子一下子耸立起来。
“木盒?你见过?那你好好再回忆一下。”
“嗯,我再想想,我想想……长方形的木盒,看上去很老旧,都不难看到上面部满了灰尘。哦……我想起来了!”我突然一下子从床上蹦了下来,上衣都没穿就直奔我家的老宅。
我家里虽然以前不是什么地主,但是也算是个富裕人家,家里有幢很大的木房子,传闻是爷爷的爷爷那一代建的,一直住到了他父亲那一代。我父亲结婚的时候才新建了现在居住的这个房子,我家一直是单传,所以老房子那时起就没有人住了。但是每年也去那里打理翻瓦,所以没漏雨,老宅还健在,现在用它来堆放一些废弃的物品和柴火。
我奔到老宅,径直冲进了里屋,小曼则云里雾里追在了后面。里面一片漆黑,也没有电灯,只有少许阳光透过房梁照了进来成了他俩唯一的光源。
“风,好黑啊,我怕!”小曼拽着我的衣服紧紧跟在后面,一步不敢离开,从她的喘气声就知道她是吓得不轻了。
“这是我家老宅,在家里有什么好怕的啊”我边安慰着边朝着里屋走去。
“那么黑,有那么久没有人住了,当然怕啦,我是女孩子耶……”
“我小时候经常在这里面玩,爬上房梁,在上面跑来跑去,躲进里屋和伙伴们玩躲猫猫,早就把这里踏个遍了,不怕哦,很快就到了。”
到了里屋,里面却是很久没有人近来了,很潮湿、很昏暗,到处布满了蜘蛛网。我随手捡起一根棍子,朝着前方一挥,三下五除二便把挡路的蜘蛛网除了,杀出了一条“血路”。两人走到了一个废弃的床前。苗疆人的床全是用木头做的,在干燥的环境下,木质的物品可以使用很久也不坏,但是在潮湿的环境下,不出一年,它们就统统成了朽木,一碰就散架,所以这个床已经腐烂得不成样子了。我在床前蹲下,朝床底望了望,又用手里的根子拨了拨,然后把手伸了进去。小曼在后面是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总而言之就是紧张害怕得巴不得两人赶快离开这个阴暗的老宅。
“找到了。”我的手在里面摸了半天,终于出来了。小曼看着我的手臂全是灰,在手的末端有一个木盒跟着本拖拽了出来。两人都全神贯注地望着这个木盒,但是唯一见到的就是上面布满了一层厚厚的灰,都有半厘米那么厚,打开里面只见从中窜出几只家蜈蚣,差点没把小曼吓死,我也被吓了个冷不丁,仔细一瞧还有很多不知名的小螨虫,到处爬着,小曼丢下我径直往外跑去。我看里面没有什么也就跟着小曼出来了。
“吓死我了,那是什么东西啊?我再也不跟你进那里了,呜呜呜……”一出来,小曼就哭了出来。
“刚才那个木盒就是我梦见的那个,一模一样,但是里面什么都没有啊。”我没有安慰小曼,却惦记着自己的这个事。
“没有就没有,不要管它了,吓死人了,阴森森的,我们准备饭菜去吧,你家人就快回来吃饭了。”就这样,我们俩就这么离开了那个老宅,把那个木盒也扔在了那里。
刚从老宅回到家里,就听外面有人喊我的名字。
“风哥,风哥……”
“谁呀?哟哟……是二狗啊,来屋里坐。”
二狗是我儿时最要好的玩伴,他的大名叫龙风清,我们寨子每个男孩子都会有个听上去很难听且很下贱的小名。其实,很多地方的农村都有这样的习惯,长辈是借此祈求孩子好养活,能够健康快乐的长大,我也有,我小名叫巴狗(苗语里是公狗的意思)。只是我们少部分几个读书出来的人,由于要去大城市才常年不用小名,渐渐的就不习惯称呼我们小名了。二狗初中没有毕业就辍学了,常年在寨子里生活,于是小名就一直被这么叫着。
“风哥,听说你回来了,我就来看看你。呀呀……嫂子也在这里啊,我真是来对了啊。”
“去,谁是你嫂子,我说我要嫁给他了吗?”
“哈哈……是是是,不要嫁给他,他有是什么好的,但是你既然在这里我们就得叫你声嫂子啊,趁早叫个够,以后不嫁给他,我就没得叫咯。”
“二狗,少和她扯淡,来进来坐。”我见他来了就特别开心,便热情地邀他进门坐,拿着好吃的来供他解馋。
“二狗,今晚有空吗?”我心急着问道。
“今晚我没事,你要我和你一起畅聊啊?小曼嫂嫂在这里我可不想当电灯泡啊,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可不干啊。”
“你想哪儿去了,我和巴山今晚要去鬼爷家里,鬼爷答应要给我们见识见识他的绝活呢。”
“不是吧?有这么好的事啊,那我必须得去,这是百年难遇啊!”
“对啊,何止百年啊!所以有空的话就和我们一起去见识见识吧,反正不花钱是吧?”
得到了我这样的邀请,二狗瞬间觉得我今天是走了什么运了,尽然能有幸看到这样神秘的事情,鬼爷的神威我们都是在传说中听到,没想到我们即将亲眼目睹,他兴奋得差点跳了起来。
下午五点来钟,我们一伙四人便早早的来到了鬼爷家里。乡里人在白天都是在地里忙着,怎么会那么早就回来啊。鬼爷爷虽然是八九十的老人了,但是还是帮着家里干着自己力所能及的活。
“还没回来呢!”二狗有点失望地叹气到。
“看,牛栏里时空的,鬼爷肯定是放牛还没有回来。”我指着院子右侧的一堆干柴似的木框架,周围围满了大捆的木柴。只留出了一个门大小的位置当做牛栏的大门。苗疆的农村很多农户的牛栏都是这样建的,也有一些家庭条件较好的,把牛栏安置在屋内,防止盗窃。
“应该快回来了,要不我们去我家等他们吧。”巴山说道。
巴山家就在鬼爷家旁边,所以我们便一起四人又倒转回巴山家,打算去他家等着。
虽然他们两家只相隔了不过五十米的距离,但是两处给人的感觉就是特别的不一样,而且从视觉上无法察觉出异样,然而感觉上却能明显地感觉到不一样。只要踏进鬼爷爷家的院子,一股阴冷之气便席卷而来,即使是像现在这样炎热的夏天,你也会察觉到这样的凉气多少有几分渗人,像是一下子掉进的阴冷的地窖般。而在巴山家,就完全没有那种凉意。这种感觉上的差别对于外地人的小曼来说察觉得就更加明显了,手死死地拽着我的衣角,一刻也未曾松手过。
“嗬嗬……”不一会儿从鬼爷家那边传来了声声赶牛的声音,那声音虽然老,但是却十分有力洪亮,我们一伙都会心一笑,知道是鬼爷回来了。
“阿爷,风云他们都来了”,巴山奔走在前面,见了鬼爷爷就呼喊着。
“呵呵,好啊,你们这帮年轻人好奇心真是浓啊”。
“爷爷,那是您仁慈,肯将您的绝活露给我们看啊”,我急忙附和着。
“现在的年轻人,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忌讳,以前不是我不愿意给大家看啊,而是大家不愿意来看呀,这些都是出现在不好的时候才用的,如死人,病痛等等不吉祥的场面,人们都忌讳,哪像现在你们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鬼爷爷语重心长地说着,看出了他的认真和凝重。
“主要是我们教科书上说这个世界上没有鬼神,但是我们又半信半疑,所以我们来印证一下,好奇心嘛”,我迅速接到。
“嗯,我知道。但是现在天还没有黑,等你二叔回来我们吃过晚饭了再看吧”。
“好,我们帮您做……”
吃过晚饭已经八点钟了,此时天已经灰蒙蒙的了,一轮月亮清晰地出现在了天边,十五的月亮就是大、就是圆。鬼爷和二叔带着我们来带他家屋后的那颗大树底下,大树的繁茂将月光死死遮住,一线也没有漏下来,使得大树底下十分阴暗。
“阿爷,我们可以开始了吗”巴山性急了。
“好”。
此时,只见二叔从左侧的袋子里取出一些纸钱和一个摇铃,接着就递给了鬼爷。鬼爷拿着他们慢慢地走向了大树的根部,点燃了那些纸钱,嘴里不知道嘀咕着什么,我想应该是所谓的咒语吧。在电影中,我们看见法师一般都要穿着道服,手持桃木剑,而鬼爷和二叔却没有那么的讲究,一身破旧不堪的苗家男人的着装,是当地农民的典型着装。
正当纸钱在树根底下燃得正旺的时候,我不知道是发现了什么,神情一下子紧了起来。
“啊,你们看树上!”
“怎么了?”大家都齐刷刷地朝着何俊晨手指的方向望了过去,树上除了黑压压一片,并没有什么异常。
“你们没有看见树上有什么动静吗?那儿刚刚动了一下,好像有什么在动。”我指着一树枝到。
我们四个人的神经瞬间就绷紧了,尤其是小曼一个姑娘家更是怕得把头紧紧缩进了我的臂膀里,不敢睁开自己是眼睛。
此时鬼爷说话了:“你们靠后一点。”然后对着二叔说到:“过来,我们把它们叫出来,把那千年的老家伙也叫出来给风云看看病症……”
说到这里我们都明白了,鬼爷爷说是叫我们来看他的本事,以此证明世上有鬼,其实真正的目的是在这至阴至阳的晚上招出本事更加强大的“东西”来帮我看病。
鬼爷一边和二叔一起施法,一边和我们解释道:“这棵树住着一只有千年修行的妖,为了保险起见,要和我们二人之力才能保证能够驯服得了它。”
还真的像看电影一样,法师要用其法力怔住妖魔,让其为自己服务。就在我们神经还未曾得到松懈之时,这棵大树晃动了起来,接着就是零星地看见点点亮斑,像是夏夜的萤火虫也来越多,他们绕着树转悠着,像是无数的幽灵,不,他们就是幽灵。正当我们看得目瞪口呆之际,一个人形的亮影从地底下冒了上来。
“风云,过来,站到这边来。”鬼爷突然朝着我喊道。
“啊?我吗?我……”我吓得不知所措。
“没事的孩子,快过来。”
我踉踉跄跄地向前挪了几步,感觉是那么的吃力。刹那间那道亮影扑向我,与他何为了一体,巴山他们在旁边看得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事实上脑子里面应该也早已经吓得一片空白了。就这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道白光从我的身体里出来了,从新回到了大树根部。我也恢复了意识,回到了我们中间。此时只见鬼爷面朝着那个亮影,两人似乎在对话,二叔则在一边念着咒语。他们的对话是什么,我们就不得而知了,根本就无法听懂,没有一分钟,只见那些幽灵渐渐消失了,那个人形的亮影也钻进了地底下,大树又回复到之前阴暗而安静的样子。
鬼爷渐渐转向我们什么话也没有说,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的神情是那么的不对劲,脸上写满了“疑惑”二字。沉思了很久才对我们说到:“不是鬼怪在作祟!相反,你的大脑有着十分强大的抗入侵的能力,比普通人高出数十倍,鬼怪是无法左右你的思想和行为的。”
“抗入侵?”我们都疑惑得惊呼道。
“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意志力。”二叔从一边补充道,“人的意志力越强大,鬼怪也就越难控制他人的思想,其实鬼和人是一样的,人可以通过诱惑和说教来影响一个人,鬼也一样,只是鬼你看不见听不到而已,如果你意志力坚定,谁也左右不了你。”二叔这一番话让我们突然认识到,原来科学和迷信是有相通的地方的,这句不朽的至理名言竟然在鬼神面前也一样得要遵从。
排除了是鬼怪作祟的可能性并没有给我们真正的安宁,尤其是我和鬼爷。本盼望着鬼爷能够用他高深的法力为我解决困扰,然而现在的结论却不是鬼怪作祟,使得大家再次陷入的僵局,只能干着急,我们也只好带着疑团回去了。告别了鬼爷和巴山,我们三人回到了我家。
闲谈中,我们大部分是在说那个梦,那个梦中的神秘人物。无意间又说到了那个木盒。
“风哥,你说那个木盒你现实中见过?”
“是啊,今天早上我还和小曼去看了,外观上和我梦见的那个一模一样,只是里面什么也没有。”
“对对对,那个盒子例外都积满了灰,还还…还有好多虫子,吓死我了。”小曼想起了早上在老宅的那一幕,立刻声音颤抖了起来抢着说到。
二狗便好奇了起来,说道:“要不现在我们再去看一下,一探究竟,如何?”小曼的脸色立马变了起来:“什么?又要去那里?而且现在是晚上呀!不,我不去。”“好啦,我和二狗俩人去,你在家等我们,陪我爸妈说说话吧。”
“啊?这……”小曼又犹豫了起来。
“哎呀,啊什么啊,就这么定了,一会儿我们就回来。”
就这样我和二狗便拿着手电筒来到了老宅,到了早上才来过的地方,现在看起来却没有一点人来过的痕迹。蜘蛛网密布,把通往内屋的过道又全堵住了。
二狗也不禁慎得慌,战战兢兢地问到:“喂,风哥,你确定今天早上你和嫂子来过这里?”
“是啊,我们来过,就是从这里走进那边的隔间的。”
“那怎么全是蜘蛛网?你们飞过去的啊?”二狗当时是吓蒙了。
我也不禁身体一冷!其实冷静下来了就不怕了,那里很久没有人住,蜘蛛就多了起来,网在早上被破坏,都七八个小时过去了,蜘蛛早就将重新织好了,要不然他们得要饿肚子咯。
没有几步,我们便来到了里屋。我和二狗打着手电筒弯下腰去照着那张破床的底下,拉出了一个盒子。
“看,就是这个盒子。”我边说边将盒子打开,里面还是没有什么东西,全是灰,还有一些被我们惊扰了四处乱窜的小虫子,和小曼描述的一样。
二狗一把将木盒抢了过去,手掌在上面一抹,厚厚的灰尘被抹去了一大半,露出了盒子外壁处似乎有图案。
二狗啊了一声,然后就叫道:“风哥,那盒子上面有图案,那些是什么东西啊?”
这一发现使得我们眼前一亮,就好像把谜团破解了一样兴奋。我急忙把盒子拿起来,用手将上面的灰尘擦去,图案便清晰地呈现在我们的眼前。
“风哥,这是什么意思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些图案。”
“我也不知道,这些似字非字,似画非画,好像是什么符号。”
面对着这些从未相识的东西,我俩就像是看外星文一样,再细瞅几眼又像是汉字,盒子的里层也有一样的图案埋在了灰尘底下,当我们拂去灰尘之后便完全暴露在了我们的眼前。
“风哥,这些图案在你的梦中出现过吗?”
“没有出现过。”我边清理盒内的灰尘边和他对这话,可能就在灰尘清理完了的那一刹那,盒内的图案发出了一道刺眼的蓝光。
“啊!”我俩都被这强光吓得本能的往后一躲闪,我更是把盒子重重地直往地上摔。在黑暗的屋子里,滚落的盒子闪现着微弱的蓝光,让我们看清了它滚动的轨迹。
看着那盒子,我大叫到:“想起来了,是它!我昨晚梦见的光,也是我曾经多次梦见的光,就是这种光。”
“看来这个盒子必然就是解开谜团的破口了,我们应该拿着它去找鬼爷爷,兴许他能知道这个盒子的奥秘。”
“嗯,我们明天就去找鬼爷,我们还是回去吧,带上这个盒子……”
我们就这样抱着盒子离开了老宅。
回到家里,我们简单地道了一下别,并约定明天中午一起再访鬼爷爷就径直回了家。
“风哥,风哥……”第二天上午十点左右,二狗就来到了我家里。
“啊,进来坐吧,你这么早就来啦,我们还在忙着呢。”听到二狗的叫声,小曼出来答话。
“嫂子,风哥不在家啊?”
“没有,他现在心不在焉,正在那里走神呢!昨晚他又做梦了,而且……”小曼欲言又止,就卡在那里了。二狗知道她不知道怎么描述,也就不指望着她,便径直走进厨房找我。
“风哥,怎么了啊?是不是昨晚又梦见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啊?”
“老弟啊,昨晚是我所有的梦之中最为诡异的一个,应该是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啊!”我说着说着,慢慢激动了起来,并且没有一丝害怕,反而像是中了什么大奖似的,无比的兴奋。
“那你就给我讲讲你昨晚做了什么梦了,怎么就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了?”看得出来,二狗此时也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我昨晚到底是梦见了什么,便急忙催促我给他讲到底做的是什么梦。
“他昨晚和神秘人物讲话了!”小曼立马把话接了过去。
“是的,他对我说,‘盒子拿到了吧?你不应该忘记你自己是谁,你应该要觉醒了’”我接着补充小曼的话。?
“然后呢?”二狗迫不及待地问道。
于是我便将那个梦原本地给他俩讲一遍。他不再攻击我,他手交叉的抱在胸口,从天际缓缓向我飞来,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是可以感受到他的气场强大中带着一丝兴奋!还未等我能看清他的脸,他便悬停在空着问道, “盒子拿到了吧?”那声音犹如金玉、如霹雳,又好像穿越的千年,一字字缓慢而强有力地打入我的耳朵。

百度搜索 苗疆圣童 天涯 苗疆圣童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苗疆圣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显并收藏苗疆圣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