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苗疆圣童 天涯 苗疆圣童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一道蓝光从天际闪现,在浩瀚的夜空中滑出一道亮光。一个天兵从天而降,身着黑色铠甲、手握长枪,目光凶煞地望着我,似乎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没错,他真的向我冲了过来,用手中的长枪直逼我的心口!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枪头就扎进了我的心口,猛地觉得自己心口一凉,瞬间鲜红的血迹便沾满了全身、沾满了我全部的视野。猛地一惊,我被那可怕的一枪吓醒了。
“原来自己是在做梦!”此时我已全身湿透,全是刚刚那一个恶梦流下的惊汗。我喘着大气坐了起来,打开床前的台灯,望着书桌上的那面镜子。在灯光微弱地照射下,镜子没有了大白天时候的亮堂,而是显得些许灰暗,使得镜中的自己是多么的苍白,只见脸上还有未被拂去的汗珠,被灯光照射得闪闪发光。
“他妈的,这个梦我记得以前做过,到底它预示着什么?”我开始在心里默默地与自己对话,不断地回想着自己所做过的这个奇怪的梦,越是想,越觉得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是的,我一定做过这个梦,而且也是他,着装和武器和此次的一模一样,他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我的命?”。
“不行,我为什么要这么紧张?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迷信,一定是自己看电影看多了。再说了,我可是个大学生,再迷信也不应该是我们大学生迷信啊!”我努力地安慰自己不要去在意这个梦,仅仅是个梦而已,不要让它影响了自己。还真管用!我这么一想,深吸一口气,心里的那份不安和紧张还真的就减少了几分,于是按下台灯的“OFF”键,重新回到被窝里。不知道是太累还是自己的安慰使我不再感到害怕,一躺下去便在不知不觉中安静地睡去了。
清晨,阳光并没有那么积极,久久也没有拨开灰暗的云层。我也就没有被往日刺眼的晨光所打扰,一觉便到自然醒。眼睛慢慢睁开扫射四周,室友们都不在了,于是知道自己又缺课了,同学们都上课去了,只留我一人睡得如此安然。用手四处搜寻着手机,手爪就像觅食的蜘蛛,四处迅速而又没有规律的乱爬着转了几圈床头,终于碰到了角落处的手机。抓起一看,手机上显示着11:32。
“唉,又是一个美好的早晨就这么睡过去了,反正已经这样了,就不去上课了吧”,我自己说服自己了,继续躺在床上。但是,此时我却没有睡着,眼望着天花板,神情黯然地想起了昨晚那个恐怖的梦,那个要我命的场景历历在目,长枪毫不犹豫地就刺进了我的胸口,鲜血顿时像泉涌般涌出,感觉是那么的真。平时做梦的时候梦一般都是模糊不清的,但是那个梦就像真的一样。
“为什么又是他?上次他对我冷笑了一声,那种眼神也似乎真带着些许凶狠,杀机很重,但是他没有动手,看着看着然后就离开了,不知道已经是多少次梦见他了,但是场景都大同小异,他没有对我说一句话,时而奔向我,时而用恶狠狠的眼光盯着我......”想着想着,心里萌生出一种想法——想要再次梦见他,问他到底是谁。
下午,无聊的课堂并不能吸引同学们的注意力,学生都各自玩各自的。大部分在玩手机,一部分在看小说,一部分在睡觉,还有几个人在认真的听着讲台上老师催眠式的授课。当然,我这种学渣怎么可能认真上课,也在做着自己的事情,并没有在听课。嗡嗡嗡.....一阵沉闷的振动,我的手机亮起了那个小妖精的号码,我立马精神了起来,抓起手机翻开信息:“老公,我想你!你在干嘛啊?”这是我女朋友发来的信息。于是随手便回了一句:“我在想你啊!”我的女朋友叫小曼,心地善良,孝顺懂事,人长得水灵水灵的,很可爱,该懂事的时候静悄悄的很懂事,该玩的时候又特别调皮可爱,很会拿捏我的情绪,使得我对她欲罢不能。
“小曼,我昨晚又做梦了!”我借着上厕所之名给小曼去了个电话。
“你,你....你昨晚又梦见我了啊?”小曼开心而又害羞地说到,以为是我昨晚梦见我们在梦中相会的情景。
“没有,不是梦见你,我是说那个梦,又是那个人......”
“那个噩梦?你又做那个噩梦了?”
还没有等我说完,小曼就听出来意思了,她知道这个事情,她甚至和我一样也害怕这个梦。两年前的一个秋天,小曼第一次以女朋友的身份在我家住了两晚,第一晚安然无恙。事情在第二晚的凌晨:在夏季转入秋季之际,乡间的气候无比凉爽,小曼枕着我的手臂安静地睡着,也许是凌晨的到来使得小曼有了些许的冷意,身子不断地向我的怀里挤过来,两人的身子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在我宽大的臂膀和胸怀里,小曼被男人的身体烘出了一丝丝温暖,梦境中渐渐显现出那份幸福和满足,梦见自己和深爱的男人一起在开满芙蓉花的世界里奔跑。突然,在她的梦境中突然出现一只大手从地上冒出,就直接掐住了她的脖子,想叫唤我救她,可就是出不了声,只有自己拼命地挣扎。我们两人在小曼的挣扎下几乎同时醒来了,只见我用胳膊死死地箍住躺在自己怀里的小曼,小曼被我勒得咳嗽不止,满脸涨红。
“你干什么啊?你想掐死我啊?”小曼生气地骂道。我知道自己犯了错,在梦中掐了自己的女人。
“小曼,对不起......”我急忙搂着身边的小曼,心疼地抚摸着她的头发道歉到。
“我刚才做梦了,那个梦里的人我梦见过他,刚才我又梦见他了,他要杀我。刚才他拿着长枪刺向我,我紧张之下便和他死搏.......”我向小曼说了我所有做过的关于这事的梦,小曼才明白自己因何差点“丧命”。自此,每次我梦到这里,都会给小曼说起,小曼也从那时起,和我一起为这个奇怪的梦而惊扰着。小曼本来胆子就小,每当我和她说起这些梦,她似乎是最害怕的那一位。然而每次噩梦醒来,我们都会相互安慰对方,那只是梦,不要害怕,以后会忘记这个梦的。
但是我们没有一个人会意识知道,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前奏,真正的噩梦还没有开始!?
2000年的暑假就天气来说,用“宜人”来形容一点不为过。苗疆的夜晚凉风阵阵,一丝没有大城市那种燥热的氛围。饭后,人们穿着短袖,四五成群地在村乡公路上散步,慢慢悠悠、有说有笑。我为了躲避北京的酷暑,毅然决定放弃兼职挣钱的好处回到了苗疆。
一回到家,还没来得及跟父母好好聊聊天,电话声就把我招去,母亲心中定是不禁有些许淡淡的忧伤。
“风云,到家了吧?来我家玩啊,我到家一星期了,都快闷死了!”
“是嘛?那你来我家玩啊,我刚到家,你忍心我跑你家啊?”
“好的,十里八乡都知道你龙风云最孝顺、最懂事,我这就过来!”
这是巴山打来的,巴山从小和我一起长大,又一起读书,是很要好的朋友。不一会儿,他就到了,还带来不少零食,两人一学期不见,此时一见便都乐坏了,一起拎着东西躲到自己房间里边吃边聊了。
我和巴山谈天说地胡扯的大半天,突然话锋一转,跟巴山说起了那个梦。由于巴山的族里有位老爷爷是当地很有名气的叭殆,我们都叫他鬼爷。“叭殆”和汉人所说的“巫师”或者“道士”性质相近,但是仅针对男巫,如果是女巫师就叫“仙娘”。他们身怀绝技,有着超人的能力,比道士还厉害。他们最拿手的自然是与鬼神对话、抓鬼除病、招魂还能上刀山下油锅。巴山打小就在鬼爷家蹭饭吃,也是鬼爷爷一手带大的,所以巴山从鬼爷爷那里听说了很多灵异的事情,自然而然地也就知道了一些梦与现实的一些关系奥秘。
“照你这么说,这梦里面的人定和你有着不同一般的关系,兴许有着深仇大恨,兴许是亲如兄弟。但是,奇怪就在于那个人是以神的形象出现在你面前,这就不合逻辑了。”巴山听完了我的讲述,便疑惑地说到。
“那神仙应怎么样才合逻辑啊?是否是神仙难道就因为他从天而降吗?”
“神仙多半是吉象,从天缓缓而降乃吉星降临,不可能是坏事,更怪异的是你多次遇见同一个人,干着同一件事情。”
“不是吧?你都解不了这个梦啊,那我该怎么办啊?让它就这么扰乱我的睡眠啊?”
“要不明天我们去问我爷爷吧,让他给你看看,反正明天轮到你去我家玩了。”
作为大学生本来不应该迷信,但是骨子里面还是受着老一辈的影响,老一辈敬畏的东西,包括好的与不好的,我们还是不敢轻易冒犯。虽然我们都认为世间并没有什么鬼神,也都说自己不迷信,然而苗巫在他们心中还是有着神秘而且崇高的地位,让我们每一个人都对苗巫毕恭毕敬,敬畏三分,这种敬畏不再是纯粹的害怕鬼神,而是夹杂着咱们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习俗,应该说已经成了一种文化。我和巴山都是在这样一个环境里长大,对苗疆文化的敬畏不是出去读两年书就能轻易改变的。
“鬼爷爷都八九十了吧?现在还在接工作吗?”我和巴山一聊到鬼爷爷就和某些神秘莫测的事情离不开,这种事情对即便像我们在苗疆长大的人来说都是猜不透的谜。对他们来说很好奇,对于外面的人来说更是闻所未闻了。
“84了,他身体还挺好的,就是不常接活了。但是他有在教我二叔,想把绝活传给我二叔。”
“哈哈,那好啊,明天我们去他家可不可以去看热闹啊?”我想到可以亲眼目睹到苗巫做法便兴奋不已。
“这个哪能让我们看见啊?听说现在在学怎么捉鬼……”
我听巴山说到捉鬼,自己不知道怎么了就想到了那个梦中的神秘人了。如果他是鬼,明天就可以让鬼爷爷把他除掉,看他以后还会不会出现在他的梦中来破坏我的美梦。如果是神仙,就让他帮着沟通沟通,不要老是吓唬我,缺钱花的话就给他们烧点去啊……想着想着我不禁感觉自己明天就可以获得新生一样,想着想着竟笑了。
次日吃完早饭,我便跟着巴山去找鬼爷爷。还好,10点左右的太阳还不是那么毒辣,还没有完全消失的雾气让阳光变得更加柔弱,我们庆幸着这样的天气给我们的出行带来了几分舒适。巴山虽然和鬼爷爷并非一家人,但是他们两家并没有相隔很远,而是挨着的,在苗疆的农村里,大多数人家都是这样的习惯,血缘越近的人家,住的也会相对近些,这样方便相互照应,他们是同族亲人,自然不会相隔太远。走着走着,身边的景色渐渐的发生的变化,一开始我们还是暴露在太阳底下,而此时我们几乎看不见太阳光,高大而浓密的树木将夏日死死地堵在了外面,变得十分阴暗,再加上南方本就潮湿,阴冷之气便瞬时席卷了我们。
见到四周高大的树木不是别的树,正是四季常青的樟树,就知道我们快到巴山家了。它们高大粗壮,枝繁叶茂,即便在寒冷的冬天,它们也保持着这样的繁茂,只有在秋天里会有一些老去的叶子会变成红色,随着秋风掉落在阴暗潮湿的地上。正是樟树这样的特征,鬼魂最是喜欢这种树,这些树成为他们躲避阳光的最好工具。鬼爷作为一名苗巫是要时常和鬼打交道的,所以他自然也要住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才方便他平时的工作。
“阿爷,阿爷……”巴山远远就大声地朝着一个不满青苔的木屋喊道。从侧边可以看到门是半掩着的,里面应该有人。
“巴山,你回来啦。”老奶奶从屋子里面作了回应。我们径直走了进去,忙着接上老奶奶手上的家务忙了起来。
“阿爷呢?”巴山问道。
“他在屋子后面,你二叔一会儿忙完农活回来就和他学叭殆……”
知道了鬼爷爷在哪里,我们俩便奔向了屋后找他去了。此时我们只见鬼爷爷手拿着点着的香,面对着一颗硕大的樟树树干神情庄重,嘴里也念念有词,根本不搭理我和巴山的招呼,仿佛没有我们的打扰一样。我抬头望着眼前这棵大樟树眼睛直发憷。这棵樟树也不知道是多少年的老樟树了,主干足足要四个成年人手拉手才能环抱,并且枝叶并没有老退之意,还是那么的繁茂。树上还悬挂着各式各样的布条以及布袋子,定睛一看可以隐约发现上面还写有字。
“族里人传说苗巫会养鬼,难道这树上挂着的东西就是鬼爷爷养的鬼吗?”我望着那些怪异的东西,心里不停地猜着、嘀咕着,试图推到出正确答案。
“阿爷,我和风云来看你了。”见到鬼爷爷忙和完了,巴山连忙上前和爷爷打招呼。
“哦,你们回来了啊,走,你们到我屋里坐吧”
“阿爷,今天风云过来是有点事想请教你”巴山咳咳嗓子,用似“官方”的语气跟鬼爷爷说到,逗得我们都乐了。
“是啊,爷爷,我时而不时会做一个梦,梦见同一个人,这个人……”
我把他的那个梦又一五一十地说给了鬼爷听,希望能从鬼爷这里得到打开疑惑的钥匙。鬼爷也从我认真而又渴望的眼神里看到了我们两个年轻人是认真的,自然也很认真地对待着我们的请求。
鬼爷一边听一边拨动着自己的手指一言不发,等到我把我的故事讲完了之后,他从衣袋中掏出一对占卜用的卦随手便往地上扔,我们两个自然看不出卦的吉凶,但是看着鬼爷望着卦的那个神情,一脸的疑惑,有些许不敢相信与不服的情绪在其中,使得我和巴山都相觑了一下,心里没有一点底。过了许久鬼爷爷才慢慢发出声音:
“我干这行一辈子了,还没有遇到过不可探知的‘东西’”。在当地,人们为了避讳,把不吉祥的都称之为“东西”,如鬼、乌鸦等。
“阿爷,你是说这个是什么东西你都不知道?”巴山也很不相信地问到。
“是啊鬼爷爷,在这里村村寨寨都知道抓鬼、问神就你最厉害了,怎么可能连你都不知道我梦里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我也着急了,本以为来了就会得到答案。
“从你讲述的梦来看,此人应该是和你和不一般关系的人,但是他又是从天而降,难道你上辈子是神仙啊?”
“不会吧,我上辈子还是神仙啊?”
“把你的生辰八字给我,让我看看你是什么投胎的!”
“什么是生辰八字啊?我只知道我腊月十二晚上生的,属蛇。”
“嗯,好吧,我来推算一下……”
鬼爷爷看来是认真了,他站起来迅速走向旁边的一个供桌边,拿起纸钱和香,我们俩知道有好戏看了。只见鬼爷爷熟练地随手抽出一叠纸钱,便将其两张两张一组折起来(纸钱的折法很有讲究的,必须朝着固定的面和方向折,要沿着边长长的一边作为参考来对折,然后把钱眼凸起的那一面作为对折后的内表面,要不然烧下去就不是钱了,鬼神就会把它们当假币处理了的),不多不少,刚好十六张、八组,然后把它们围着写有我的八字的纸放着,鬼爷爷说这就是八卦。此时鬼爷爷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向着纸钱一吹,全着了,呼呼地烧了起来。
“你上辈子不是神仙,上辈子是一个很可怜的穷人,你的家庭……”后面的话,我已经没有心思听下去了,不是神仙就说明鬼爷爷的猜测是错误的,也就等于我的梦不能从鬼爷爷那里得到答案。
“阿爷,那风云的梦到底怎么回事啊?就没有办法知道了吗?”
“捉鬼我擅长,算命可不是我的强项,也许这个与鬼神无关,只是提示一下他的运程。”
“但是运程有那么久都做一样的梦吗?”巴山不依不饶一遍又一遍地反问着。
“表示运程的梦不应该是常年重复出现的,只应该是某一段时间里出现,你的梦在你描述看来不应该是如此,必然是有东西相扰,但是我就不明白的是我为什么发现不了它呢?”老爷子在当地可是这方面的权威啊,现在竟然有他看不破的鬼神,他心里是一百一万个不服,那个神情似乎比我和巴山还急。
“阿爷,你也别着急了,就是一个梦而已啊,这个时代已经是相信科学的时代了,谁还相信鬼神啊,运程这一些迷信的说法的?我们来你这里啊,主要的目的就是看看您老人家。”我看这几乎冷场了便说道。
我说这一番话本意是在安慰鬼爷爷,让他不要为这个事情着急。但是,显然我没有说对话,鬼爷爷见晚辈质疑了他的职业,便有些不服气起来,立马摆出一副要教育教育两个小毛孩的架子,眼睛由刚才的凝重立马变成了怒视的斜眼看着我和巴山。
“说我是迷信,你们不相信这世间真有鬼?”
“书上是这么说的啊,世上没有鬼怪也没有神仙,一切都是人在作怪。如果有鬼怪,那么为什么科学家一直都没有发现他们呢?”
“啊呀呀……气死我了,我和各种鬼打了一辈子交道,现在大家却说并没有鬼怪。”鬼爷被我们一番话硬是气得差点昏了过去。
“阿爷,你不要气嘛,这些都是书上写的,我和风云只是传达他们对你们的怀疑而已啊,我们可是相信你的呀。”巴山急忙解释道。
“是啊是啊。我们相信这世间是有东西的。”
“唉,没有见识的家伙,他们没有见过的东西就说根本不存在,好,我一定要让你们见识见识……”
“阿爷,你说什么?你是不是要让我俩看看你和二叔做法啊?”巴山立马兴奋得难以控制了,就急忙问了去。我也是瞪大眼睛,张着嘴巴期待着鬼爷爷的回答。
“嗯。”
鬼爷爷这一声轻轻的回答让我俩犹如收到了天大的喜讯,高兴的跳了起来。这些本来一直都是密不外泄的东西,今日却要见光啊,鬼爷爷在过去可是算成破戒,有违师门的啊,现在随着时代的开放老爷子也与时俱进啦,这下我们两个小子就可以开开眼界了。
“那……爷,现在就给我们看看鬼长什么样子吧,小时候我见过一个鬼影上吊,吓得我病我三天呢,真想仔细瞧瞧他们长什么样子……”巴山兴奋过度了,叽里咕噜,巴拉巴拉说了一长串。但是,此时只见鬼爷爷掐着手指拨弄了几下,便对我们说了不字。
“为什么不行啊?”
“今天是14号,明天就是十五了,阳气太重,鬼怪难以现身,否则他们将烟消云散,投胎都投不了。”
“那要什么时候才可以啊?”
“明天晚上吧。”
“不是啊,您不是说明天是极阳吗?”
“太极图知道吗?阴阳两极相互变换,极阳之时也是极阴之日……你们俩明天晚上再来我家吧。”老头子还卖弄起他的知识了,这些对于只学“科学技术”的两个大学生来说自然是不懂了,听得目瞪口呆,感觉十分受教了。听完鬼爷爷这么一说,我们也就带着失落又夹杂着期待回去了。
假期小曼没有跟着回来,床上也就显得十分的宽敞,晚上我躺在自己的床上,回想着今天白天鬼爷爷说的话,似乎感觉这个梦就仅仅是个梦,不会是什么不吉利的怪物,因为凭那个老头子的法力都无法看出那个怪物,怎么可能。这么一想,我在床上打了几个滚,心情异常的轻松愉快,便很快入睡了。?

百度搜索 苗疆圣童 天涯 苗疆圣童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苗疆圣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老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显并收藏苗疆圣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