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玄冥九件 天涯 玄冥九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云顶天宫以东八百里处,灵山,仙泉洞。
夜幕中,一轮明月悬于当空,月光皎洁,似乎给地面都铺上了一层白霜。
地面上,一个丈许宽的洞穴对着天空明月,黑黝黝的洞口犹如怪兽的巨口兀自在那里张着,似是想要把这天上的月亮也吞进肚里一般。
一名身着海棠色衣衫的女子,静静立于洞口,身旁一只龙马兽看起来有些疲倦,趴在地上一口一口地喘着粗气。
女子一身海棠色的长裙随风摆动,一起摆动的还有女子的长发,连日的赶路让她的发丝稍显凌乱,脸庞也不似往常那般明艳,只有眼睛依旧明亮有神,可这此时明亮的眼睛中却藏了担忧,无奈,害怕,开心,害羞等诸多纷乱神色。
空中传来阵阵破风声。
“龙儿,你怎么来了!”司马萧然一行几人御剑而来,刚刚落下便看见仙泉洞口的林龙儿,瞧那神情似是又惊又喜。
林龙儿听见这朝思暮想的声音,猛然回头,下意识的用手指理了几下乌发,俏脸泛红,眉眼中的诸多神色统统消失,只剩欣喜。
萧然大步上前,也不顾众人的目光,一把抓住林龙儿的纤纤玉手,似是感到触手冰凉,不由得拉起放至自己唇边。
“你怎么这般不听话,我已说了,这次我和师兄弟几人都是有备而来,况且我们并不深入洞内太多,一旦发觉不对仍可全身而退,你怎么还要凭白跑这一趟?”司马萧然眉头微微皱起,看起来似乎有些生气,可这话语传到林龙儿的耳中却是听出了关心与惦记,心中更是甜蜜不已。
“我收到你的信后,接连想了半日,终究放心不下,便偷偷带了母亲的缚仙索来,如若有什么危险,想来我也能帮上一帮。”林龙儿神色认真,目光灼灼。
“可……”萧然想出言阻止,可话到嘴边又如何也说不出来,萧然被林龙儿的目光看的满脸通红,赶忙低头来掩饰眼中不经意流露出的异样神色。
“不要再犹豫了,你总不会忍心让我一个人守在这洞口吧,再者说,这洞口阴风阵阵,怪吓人的。”林龙儿说话间环顾四周却无意中更加握紧了司马萧然的手。
“既然如此,那我们多加小心吧!”萧然从脸上挤出一丝微笑,默认了林龙儿的话,转身轻轻抽出了手,下一刻,右手五指微曲,将内力由丹田引入指尖,一时间掌心内光波闪动,波光流转,突然间,只看到所有光芒收于一点,不多时光芒暗淡,化为一个巴掌大的玉镜,流光溢彩,被萧然拿在手中,赫然就是阴阳镜。
司马萧然抬头望向头顶的满月,足尖一点便腾空而起,借着阴阳镜之势立于半空之中,右手将镜子高高举起,左手捏诀,快速变换手势,与此同时右手调整阴阳镜的角度,只见一道暗淡光束由镜面射出打在仙泉洞口。
众人不由得发出惊叹,虽说早已知道这阴阳镜的威力非同小可,自然是一般宝物无法比拟的,可也没想到,这阴阳镜竟能窃天地之力、取日月之辉!
仙泉洞口原本并无遮挡之物,不过是个黑黝黝的大洞,可此时在阴阳镜的照射下却能注意到看似空无一物的洞口其实有一道浅色的屏障,阴阳镜不过照射片刻,这屏障便又和先前大不一样,表面竟如水波荡起涟漪一般晃动不停。
反观凭空而立的司马萧然,此时面色微白,额头竟也微微出汗,双眉紧促,眼睛更是不知何时已经闭了起来,似是极为痛苦又万分难熬,眼看着司马萧然身形晃动,仿佛随时要掉落下来。
偏在这紧要关头,却闻得香风阵阵,林龙儿翩然起身,海棠色的衣衫映衬着月色,仿若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足尖轻点,青丝漫舞,曼妙身姿配上绝色容颜,便是那九重天的仙娥也不过如此吧!
司马萧然只觉有一双又软又暖的手从背后托着自己,源源不断的内力从后背传来,不由觉得周身一松,赶忙继续以内力催动阴阳镜,顷刻间,光芒大作,原本略显暗淡的光束此时变得有如日光般明亮,洞口的屏障立时烟消云散。
其实莫说以司马萧然和林龙儿二人的功力,便是加上云顶天宫十大长老的功力也破不了这屏障,可毕竟有阴阳镜在手,所谓世间万物皆分阴阳,天之道——阴阳相生,人之道——阴阳相克,这自是浅显无比的道理。五行中木火为阳,金水为阴,土便无定数,土之成峰则为阳;成穴则为阴。今日司马萧然要破的这个仙泉洞实则为穴属阴,而日月之中,日为阳、月为阴,所以今日便是用阴阳镜巧借月之阴气破仙泉洞之阴力,当然,此处其实还有另一缘由,这里暂不赘述,看至后面方知。
林龙儿先于萧然走到洞口,却见洞内一片漆黑,什么也瞧不见,再回头看众人俱是两手空空,微微摇了摇头,拿出随身携带的一个白色蚕丝锦囊,右手将束紧袋口的绳子松开,左手轻轻一抖,只见十几只萤虫从里面飘飘然飞了出来,顿时荧光闪烁,将洞口数丈之内尽数照亮。
“走吧,”林龙儿扭头看了萧然一眼,微微露出得意之色,好像在说,看看,没有我不行吧?
司马萧然一行人面面相觑,这才发现之前走得匆忙并未火把或是其他带照明用的东西,不由得都相视一笑,随后众人鱼贯而入。
约莫过了两三柱香的时间,天空中又响起破风声,只见一名少年也从一匹龙马兽上一跃而下,没有犹豫便直接进了洞去,来人正是林龙儿的弟弟——林虎文。
话说,林虎文发现自打那日林龙儿收到信后就像变了个人一样,接连两日都没有笑过,这可不像从前的姐姐。在虎文眼中,姐姐向来是爱笑的,就算偶有失落可一旦看见自己便又会发自内心地开心起来。可今时不同往日,那天不管虎文怎么逗姐姐,姐姐始终低头不语,末了轻轻摸着虎文的头说了一句:“姐姐有点累了,虎儿自己玩去吧。”
第二天晚膳过后,林龙儿悄悄从后窗偷跑出来,桌上留了一张字条:“姐姐心中有些许烦闷,这几日去百蜂洞找玉蜂娘子谈心,虎儿乖乖听话,勿要担忧,也莫要乱跑,待姐姐回来给你带玉蜂娘子珍藏的百花蜜吃。”
可林龙儿前脚刚走,后脚林虎文便跟了上来,林虎文始终放心不下,而林龙儿心中思绪万千,只想赶快赶至仙泉洞,无暇其他,竟然丝毫没有发现弟弟虎文跟在身后,这一姐一弟马不停蹄接连赶了一天一夜,终于先后到了仙泉。
林龙儿与司马萧然一行数人沿着洞口延伸进来的甬道往前走,此时已进洞走了小半个时辰,回头望去,早已看不到洞口的光亮,四周除了萤虫散发出的忽明忽暗的浅绿色的光线,一丈之外一片漆黑。
石洞渐渐宽敞起来,可以容下四人并排而行,可能是由于流水侵蚀的缘故,两旁石壁虽然凹凸不平,可看起来光亮圆润且十分通透,林龙儿以指尖触碰,石壁触手光滑细腻,在浅绿色的荧光映照之下宛若精雕细琢的玉器一般,此刻看来美轮美奂,众人不由得啧啧称奇。
司马萧然一手握紧林龙儿的手,一手拿着阴阳镜,顺着石洞继续往内走,弯了几弯,只听林龙儿一声轻“咦”,忽然见眼前豁然开朗,一个巨大的石窟出现在众人眼前,在荧光下看不到边,也不知道究竟这个洞窟有多大。
“大家先不要动。”林龙儿悄悄给众人传音道,与此同时右手捏决,手指连弹,接连有数道真气被弹出打在了萤虫身上,萤虫吃痛狂飞,发出的光线也比之前亮了数倍。
在萤虫光线的照射下,众人这才将洞内的情景瞧的真切,这一看之下不由得让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先不说这个洞窟大到望不到边,高也看不到顶,单是这地上洒落的零零星星的白骨就让人脊背发凉,有些白骨身上覆盖的衣服还没有腐烂,从服饰能看出来这些尸骨原本还有男有女,只是不知是何原因竟然都死在了这里。
“好俊俏的丫头……”黑暗中一个声音毫无征兆地在众人耳边响起。
声音清脆中带着甜腻,清纯中又透着妩媚,若是平常听来,不可谓不是天籁之声,可在这地底石窟之中,在这遍地是尸骨的环境之下,这声音怎么听来都让人毛骨悚然。
众人不由得一阵骚乱,手忙脚乱地向四周张望,想找出是谁在说话。
“大家不要找了,这是‘妖音’,是一门内功,如果她愿意,就算这个人在我们身后也可以让我们感觉声音来自面前,我们无法辨出方位,所以不要相信耳朵,大家背靠背警惕面前即可。”林龙儿不慌不忙地跟众人解释道。
林龙儿自然是听说过这门功夫的,可这功夫已经失传十几年了,那都是林龙儿小时候的事情,现在记不大真了。
“哦?好聪明的小丫头,长得俊俏,又有脑子,咯咯咯……”声音又响起,果然虚虚实实根本分不清是何人在何处讲话。
“萧然,这个人的内力远在我们之上。”林龙儿神情略微有些不自然,悄悄传音给司马萧然。
刚才林龙儿之所以要说得那么清楚明白,其实就是故意引导这个人再次讲话,就目前情形来看,对方明显是敌非友,此时多了解对方一点,等会若是真打起来把握也就多一点。可是刚才,这个人果不其然随林龙儿的心意再次出声,可全神贯注放出内力感知的林龙儿却依旧一无所获,这让林龙儿心里忽然没底了。
“龙儿不要担心,说不定此人又用了什么虚张声势的三流功法,要是她真那么厉害,干嘛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反而要这样遮遮掩掩的?”这安慰似乎显得过于苍白,司马萧然下意识攥紧了拳头,将阴阳镜祭在自己和林龙儿面前,可是如果你这会儿细看司马萧然的神情,却看不出丝毫的害怕和惊慌,反而只有些许慌乱和犹豫。
“不知是何方高人在此,晚辈无意叨扰,只是晚辈有故人失踪于此,这才进来一探究竟,不知前辈可知这洞中曾发生了何种变故,为何有如此多的尸骨?”林龙儿对着洞内高声说道。
停了许久,并无人回答,一切归于寂静,就在众人都疑惑之前听到的声音是不是大家出现幻觉的时候,一声轻叹打破了刚才短暂的平静。
“唉……”这声叹息又轻又长,声音竟显得无比苍老,没有之前的甜美与欢快,仿佛看尽了人生百态,尝尽了人生百味,无比沉重,沉到每个人的心里。
“前辈为何叹息,何事不能释怀?”林龙儿轻声问道。
“我是替你叹息的,傻丫头,因为再等一会儿,你的这身美丽的皮囊就要穿在我的身上了,你说对你来说是不是挺可惜的,啊?哈哈哈哈……”
众人闻声均是脸色一变,有心直口快的不由得破口骂出:“你个老妖怪,给你点颜色就敢开染坊,真以为我们怕你不成!”
林龙儿此时眉头微皱,脸上流露的也尽是对这声音主人的厌恶之色,突然,她耳廓微动,像是听到了什么,忙对刚才说话的人传音到:“小心!”
可话说出口时已然晚了,只见一个人头滚落在地,片刻,那人的身体也倒了下来,可奇怪的是地上一滴血都没有。
众人竟都呆在那里,一时间全都不知所措,林龙儿素手轻抚胸口,俏脸微白,显然没想到这人竟如此心狠手辣,刚才那一击,自己都没有十成把握躲开,这个神秘人的本事确实不一般。
“咯咯咯”伴随着笑声,一道倩影出现在众人眼前,定睛一看,那人竟是一名女子,再一细看,只见她身着灰白长袍,袖袍之上微微点缀粉色花瓣,女子披散头发,身形匀称,可却因为发丝的遮挡导致面容看得并不真切。
“怎么?还有人对我有意见吗?”这名女子边说边用手指轻绕发丝,目光划过众人最后停留在林龙儿的脸上,眼神中接连闪现出嘲讽,欣喜,苦涩,轻松等诸多纷乱神色,看到众人眼中多流露出惊惧之色,似是微微有些得意,嘴角轻扬,一个美人痣在嘴角若隐若现。
“我知道你是谁了!”林龙儿脑海中突然思绪翻转,一向从容的她轻咬嘴唇,手指微微发抖,脸庞缓缓转向身边的萧然,竟是没有过的失态。?

百度搜索 玄冥九件 天涯 玄冥九件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玄冥九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林龙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龙儿并收藏玄冥九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