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醉衣行 天涯 醉衣行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两天后
萧染与罗熙再一次站在了登天阁下,他一只手握着焚天剑,一只手提着一个酒壶,紧紧地注视着这座楼阁。
“蜀山弟子,闯到第几层?”
“十五层。”
“可与剑仙问剑?”
“三招便被击落出阁。”
“好,今日儒家萧染前来问剑,十五层,十招。”
登天阁地处高位,所处之处刚好可以被穆和古城中的人完整的观看。寒蝉酒馆里的酒客都目不转睛的看着登天阁上这位闯阁的少年,私下里估算着他能闯到第几层。而押注又是观看闯阁之人最常玩的游戏,每个人都说出自己预算的结果,最后越接近的人赢得越多。
“这不是前两天我请他喝酒的小哥。”一个酒客惊讶的说道。
“你就吹吧,有胆子闯阁的大都是天才少年,人家会需要你来请客?”
“看这小哥的穿着不像寻常人家,他这一身行头怎么也要百十两银子,会需要你个醉汉请喝酒?”
酒客没有搭理这些人,随即在衣服里掏出一袋子碎银压在了桌子上,说道:“五十两,我压十五层。”
......
登天阁下,萧染正准备踏进阁中,罗熙轻轻地拽住了他,塞到他手上一个红色的荷包。荷包的一面绣上了锦鲤,另一面绣上了平安如意的字眼,很精致。
“带好,别死了。”罗熙凑到他的耳边,言语冷峻的说道。
萧染紧紧握住了小荷包,凑到罗熙的额头,轻轻地吻下。
“好。”
第一层
第二层
第三层
......
第十三层
萧染仍旧一袭白衣,一把剑,一壶清酒的推开了十三层的楼门,“儒家萧染前来问剑。”
“最近闯阁者的名字都很好听嘛,而且一个比一个帅。”阁中传来一阵女孩的声音,音色清脆,只听声音便可知道一定是个洒脱秀丽的女性。
果然,一道清俊秀丽的女孩刷的一下便是出现在了萧染的面前。女孩瞪着圆圆的大眼睛笑嘻嘻的盯着萧染,她迈着小小的步子,缓缓地围着萧染转了一圈,故作严峻地点点头,说道:“你为什么长的这么美?”
听完她的话,萧染也是尬在了原地,下巴也是被惊得差点掉在地上。在前面的十二层也有女性的出现,但是却从未问过如此刁钻刻薄的问题,她们无异与其他守阁人一样,问问师从何处,武学境界这些常规问题。而现在面前这个女人见面就问自己为啥这么美,这怕是上辈子没见过男人。
萧染也是礼貌的咧嘴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道:“姐姐也是很美。”
听到面前这个俊朗的男孩竟然夸自己好看,女孩高兴的笑出了声来,柔声说道:“你们儒家的弟子就是比他们蜀山那群臭道士会说话,冷冰冰的摆个臭架子。”
萧染也是附和的说道:“就是就是,姐姐这么漂亮,怎么能摆架子呢。”
女孩似乎是很满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说话我爱听,这十三层就让你过了吧!”
“啊,就这么让我过了呀!”萧染满眼尽是疑惑地看着女孩,似乎觉得这像是一个陷阱一般。
“怎么还不乐意呀,不乐意那就算了。”女孩无奈的摊了摊手。
萧染连忙阻止道:“不不不,漂亮小姐姐的馈赠 ,我当然接受。”
女孩笑了笑说道:“走吧 ,下一层你可没这么好运气了。”
萧染看着面前这个阳光潇洒的女孩,不由得跟着她 一起笑了起来,“姐姐,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绫沁兮。”
很美的名字......?
十四层
与十三层的的平静不同,十四层布满着浓郁的剑气,如同劲风一般撕刮着萧染。
“好强的剑气,这一层的守阁人应该已经达到天幻五品的境界了。”萧染心中暗暗想道。
“儒家的气息,你是欧阳木华的弟子?”阁中传出一阵低沉的声音。
萧染一头雾水的走进去,他未曾自报家名却是被这人猜透了,可见这一次的对手洞悉能力之强。
“晚辈萧染,正是拜于儒家大宗欧阳先生门下。”萧染回答道。
“果然呐,哈哈,你身上的气息跟他太像了。十二年前我败在他手,十二年后我与他的弟子论剑,也算了却我的遗憾。”守阁人笑道。
萧染说道:“不知前辈尊姓大名,家师经常同我提起以前的事 ,或许提起过您。”
守阁人缓缓走进萧染的视线内,他身穿一间满绣金边的黑袍,头戴一顶破旧的斗笠,腰系一把黑红色巨剑,身后披了一件青色的蓑衣,给人一种神秘诡异的感觉。
“蓑衣客,卫若风。”
巨阙剑主夜下蓑衣客,的确有资格跟师父一战。萧染轻轻摇摇头,叹息了一声,“碰到硬茬子了。”
尽管萧染连闯十层,境界上已经隐约的碰到了天幻之境,但是这一次他的对手可是天幻境五品的巨阙剑主,此次的问剑无疑是艰难的一战。
登天阁下,罗熙一双美目紧紧地注视着登天阁的大动静,她双手紧握,口中不停地为萧染打气加油。一旁的护卫见她紧张的模样,开口安慰道:“小丫头不用太过于紧张,登天阁上的长老不会伤及他的性命的。”
对于他的劝慰,罗熙淡淡的说道:“我不希望他受伤或者失败......”
“小子,你先出手吧,看在你老师的面子上,我让你十招。”卫若风朝着萧染挥了挥手,浅笑了一声说道。
萧染虽然看起来一副孩童模样,似乎对什么都满不在乎,但是他的内心却能够分清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什么时候应该客气,什么时候应该一丝不苟。对于卫若风的退让,萧染不能接受,也不需要接受。因为这一次论剑他代表的不只是他自己,更有他的师父。他的老师能打败面前这个男人,他又凭什么需要被让招,他可是萧染,欧阳木华最出色的学生。
“既然我作为小辈,理应礼让前辈,这是师父自小就教我的礼节,所以还请前辈出招。”萧染当机立断的回应道。
卫若风一见自己热脸贴了人家的冷屁股,面子上却是挂不住,他没想到这个小小少年竟然如此硬气,当真后生可畏。
“好,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到时候可别说我以大欺小欺负你。”卫若风挥动巨剑一跃而起,以锐不可当之势劈向萧染。
萧染同样也是闪电一般的拔出焚天剑,剑身相碰,他挡住了卫若风这一剑。虽然这一剑阻止了巨阙剑的攻势,但是此时他的手已经被震的几乎快要握不住焚天剑了。
“这就是巨阙剑的威力吗,霸道刚猛,不愧是欧冶子所铸名剑。”萧染抖了抖手腕,重新握紧了焚天剑,沉声说道。
卫若风并未回应他,随之而来的是巨阙摧枯拉朽的又一轮进攻。
萧染也是不甘示弱,他侧身一转,手腕上挑,焚天剑上擦出了绚丽的火焰,火焰的温度似要焚尽苍穹一般。这一招名为,焚寂炼天。
“很好的一剑。”卫若风收起了漫不经心的态度,面色开始变得严峻起来,因为萧染的这一剑让他感到了威胁。
一剑挡住了萧染的剑招,紧接着卫若风舞动巨阙形成了巨大的剑风旋涡,这狂烈的旋风像是要把整个十四层吞没一般。在剑风的压迫萧染就连拔剑的力气都被压制住了,这样下去此次论剑必输无疑。
颗颗豆大的汗珠在萧染的额头滚下,“就连拔剑都是于此困难吗?境界上的威压真的就无法打破吗?”萧染嘴中喃喃地说道。
“不,既然无法打破威压,那我便要入那天幻境,彻底消除它!”
萧染微振白袖,焚天剑再次漂浮在空中,火光冲天。似曾相识的剑招......
“当归有情!”焚天剑如同强弩之箭一般冲射出去,萧染望着离手的焚天剑,轻声的说道:“小熙这一次帮助我入天幻吧。”
登天阁下
罗熙依旧一动不动的注视着登天阁,突然一道熟悉的剑气在十四层的阁层中冲出,“十四层!萧染一定要挺住,我可是买了好多酒等你的好消息呢。”
布满火焰的焚天剑一瞬间便是穿透了巨阙形成的剑风,卫若风匆忙收剑这才勉强挡住了萧染的这一次攻势。这一剑绝对不是地元境能做到的......
“哦?你突破了?”卫若风收起了巨阙剑,一脸惊异的问道。
萧染也是收回了焚天剑,回答道:“侥幸而已。”
卫若风摇了摇头,他走上前轻轻地在萧染的肩头捶了一拳,笑道:“你赢了,小子。”
这话说完,萧染又是一头雾水的瞪圆了双眼,上一层就因为自己说几句好话就算闯过了,而这一层还未分出胜负便是被宣布自己赢了,该不会是师父事先对他们几人行贿,让他们放水了吧。
卫若风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一般,轻笑了一声,说道:“不是你师父的原因,刚才我的那一招用了八分功力,而登天阁内部的规矩是,如果闯阁者顶住了守阁人的六成功力便算是闯阁成功。当然我也是出于自己的私心多用了两成功力,可是还是被你挡了下来。哈哈,小子你不会怪我吧!”
萧染心中早就对面前这个男人翻了无数个白眼,但是嘴上还是要说:“若是没有前辈的帮助,晚辈也是没有那么容易踏入天幻境。”毕竟他是这一层的守阁人,万一把他惹生气了,自己八成就要交代在这。
卫若风很领情的点了点头,说道:“是个好苗子,欧阳木华没看错人。”
听完这话,萧染尴尬的挠了挠头,愣在了原地。
“小子,下一层可是更加困难,你是要就此打住,还是要继续下去。”卫若风稍稍正色,一本正经的说道。
萧染微微抬头看向第十五层,面色坚毅的说道:“能问剑剑仙,求之不得!”
卫若风望着少年离开的背影,轻叹一声,“新老江湖的更替,便从你开始吧。”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登天阁? ?十五层
萧染缓缓地踏入了阁中,这一层很安静,没有十四层那般霸道的剑气。不仅如此,这一层反倒给人一种书香儒雅的气息。
“又是一个闯到我这里的少年,看来这一辈的孩子都很优秀嘛。”
一道蓝衫,一把宝剑,两鬓略白的头发,清俊的容貌,他给人的第一感觉便是优雅温和。
“名剑承影!晚辈萧染,拜见莫循前辈。”萧染微弓身体,恭敬地说道。
承影剑,商天子三剑之一,是一把精致优雅之剑。相传出炉时,“蛟分承影,雁落忘归”,故名承影。传说中,春秋时的一个黎明,卫国郊外一片松林里,天色黑白交际的一瞬间,一双手缓缓扬起。双手合握之中是一截剑柄,只有剑柄不见长剑剑身,但是,在北面的墙壁上却隐隐投下一个飘忽的剑影,剑影只存片刻,就随着白昼的来临而消失,直到黄昏,天色渐暗,就在白昼和黑夜交错的霎那,那个飘忽的剑影又再次浮现出来。扬起的双手划出一条优雅的弧线,挥向旁边一棵挺拔的古松,耳廓中有轻轻的“嚓”的一声,树身微微一震,不见变化,然而稍后不久,翠茂的松盖就在一阵温和掠过的南风中悠悠倒下,平展凸露的圈圈年轮,昭示着岁月的流逝。天色愈暗,长剑又归于无形,远古的暮色无声合拢,天地之间一片静穆。这把有影无形的长剑就是承影剑。
“曾听师父提起过,承影剑是十二年前的名剑榜排行第三的宝剑,仅次于排名第一的神剑轩辕夏禹,第二的纯钧。此等宝剑能在莫循前辈手上,当佩优雅之名。”萧染看着莫循,满眼推崇的说道。
莫循面挂微笑的撇撇嘴,调侃道:“不愧是儒家弟子,饶有你师父当年的风范。”
萧染被他这么一说,反倒不好意思起来,“前辈说笑了。”
莫循轻笑一声,随即说道:“能闯到这里是你的机缘,希望这一战你不要让我失望。”
萧染缓缓地拔出焚天剑,当剑身全部被拔出时,整个十五层的温度骤然上升,剑意凛然,而这正是焚天剑的剑意,焚天 。

百度搜索 醉衣行 天涯 醉衣行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醉衣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儒雅的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儒雅的猫并收藏醉衣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