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渠率 天涯 渠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赵武、钱骝、孙柯以及前山南东道转运使司听差伍长周章、跟随吴良等,带着几个反水而来的军士,去打探消息。
“大哥,这打探消息,为何非要带上那几个?”钱骝悄悄咬赵武的耳朵。
“这是庞大人和许大人的安排,说是小心谨慎,出了差错,要军法处置。”赵武没好气道,“还不是你两个上次惹事儿!”
”唉,大哥,那又是什么惹事儿呢?”孙柯道撇著嘴道,“这庞大人和徐大人自己喝着好酒和一个风韵犹存的歌伎躲在一个齐楚阁里莺歌燕舞,却不让我等快意!”
“是呀,那个娘们蛮标致呐,”钱骝眨巴着嘴巴,“这瓜洲渡离扬州不远,通衢各道,想必也是烟花聚集,不如……”
“上回,你俩的二十军棍还在账上呢,”赵武蹙着眉,“哪壶不开提哪壶。”
“大哥此言差矣,此地花厅粉巷林立,人员众多,南来北往,走州过县,走街串巷,不免说道说道在人前显摆,正是打探消息的不二所在!”钱骝笑吟吟道,“再说了,咱们也喝点好酒,解解乏……”
瓜州古渡与西津渡是京杭大运河与长江的十字交汇点,一北一南,隔水相望,是古中国最重要的交通枢纽。西津古渡后因江面南涨北坍,原本是江水的位置,逐渐形成道路,古老的渡口边就再也看不到长江水。
“江横渡阔烟波晚,潮过金陵落叶秋。嘹唳塞鸿经楚泽,浅深红树见扬州。夜桥灯火连星汉,水郭帆樯近斗牛。今日市朝风俗变,不须开口问迷楼。”唐代时镇江名金陵,故称为金陵渡,当时许多吟游诗人如李白、孟浩然等都曾在此候船待渡。镇江的北固山在历史上是登高怀古思三国慕孙权的,而扬州却是风花雪月思美人慕名妓的,吟游诗人到京口就写男人,到扬州就写女人。这里有“春风十里扬州路”“豆蔻梢头二月初”“楚腰纤细掌中轻”,是唐朝最著名的青楼妓院群。
“我看这家丽春院就不赖,”钱骝咬着耳道,“大哥那些降卒怎么办?”
“那些软骨头,上了我们这条船,就下不去了,”赵武不屑地道,“在转运使司当差,油水不少,正好借些银两使使……”
“周章、吴良。”钱骝抬起左手用食指做两个回勾儿。
周章、吴良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赵大哥有何差遣?”
“这瓜洲地界可有些好吃好玩儿的所在?”赵武道,“你等常年往来于此,可还知晓?”
“启禀赵大哥,在这瓜洲地面上,当然还是那家‘春江花月夜’好些,小的年前也吃过拆烩鲢鱼头、清炖狮子头、扒烧整猪头,狮子头肥嫩不腻;鲢鱼头口味香醇;整猪头香溢四座,均具有浓郁的乡土风味。”周章下意识地舔舔舌头,抑制快要留下来的‘哈喇子’,“配上当地酿制的玉瓶春,那简直是人间至味呀!”
“是呀,那里的姑娘也是此间的头牌,所谓‘萧娘脸薄难胜泪,桃叶眉尖易觉愁’,说的就是这家的两个当红粉头,‘萧娘’,和‘桃叶’呀,吴良摸摸自己的脸颊,“可惜,小的只是远远地瞧见过……”
“是吗?”赵武坏笑道,“两位老弟一向在转运使司纳福发财,掌故确实不少,这些要是被庞大人许大人知晓,以我家两位大人执法严峻的调调,保管你俩军法从事,难免皮开肉绽!”
“赵大哥说哪里话来,全凭赵大哥包容一二,小的感激不尽!”说话间,周章就奉上一小袋银两,“这些是我积攒多年的一些辛苦钱,孝敬三位大哥……”
“大哥,这是我的孝敬!”吴良在钱骝的威视下,赶忙如法炮制。
“你两个还算识相,我会在庞大人和徐大人面前替你等美言几句,”赵武眯缝着眼,“你俩带着原来的人手去打探消息,到时就在这街角汇合。不要心存侥幸,节外生枝,免得到时不可收拾,晓得否?”
“大人教训的是!小的记下了!”周章、吴良躬身施礼道。
眼看着赵武等三人去“春江花月夜”吃香喝辣,风流快活,周章对吴良道,“大哥,我等在转运使司何曾受过如此羞辱?眼下就是一个良机,可助我等脱困解厄……”
“这个事情还是从长计议好,”周章有些举棋不定,“毕竟丢了转运使的大趸船也是大罪……”
“大哥,速速给淮南节度使通风报信,擒拿这伙贼人。这令狐掌武麾下都押牙李湘李鹤飞那是我昔年发小,有他引荐此事必谐。日后上下疏通,将功折罪,信可开脱。”
“这里距离扬州府衙三十多里,可去去瓜洲驿,说有紧急军情上报节度使府都押牙李湘大人,”吴良道,“大哥,我还藏了一枚山南东道转运使司的腰牌,可以一用……”
“唉,既如此,我等就死马当活马医吧,”周章探口气,“招呼我们那几个兄弟,一同前往……”
瓜洲驿馆的拴马桩上有几匹高头大马,在树荫下滤过的光影下斑斑驳驳,毛色更是打眼。看着这西域良驹,周章、吴良等人,不免动了心思。周章更是情不自禁地上前去抚摸马鬃。谁知刚一靠近,那匹青鬃马就就一声长嘶,后蹄尥蹶子,险些踢到周章。
“汝等何人?连淮扬王家的马匹也敢擅动?”一声炸雷般的呵斥从驿馆的门厅暗影中传来。
“我等,我等是山南东道转运使司属下听差,”吴良道,“现有紧急军情要知会淮南节度使麾下都押牙李湘大人。”
“哈哈哈,真是无巧不成书呀!”阴影里闪出一位华服少年,“李押牙正在敝处,那就请几位前往王家老宅走一遭。”
这个瓜洲王家那可是声名遐迩。其郡望为太原王氏,王恕任官江南,因为在瓜洲管粮仓,于是全家也就在瓜洲定居。王恕长期执掌转运事务,对其子王播后来出任盐铁转运使、掌管东南财富转运的积淀是显而易见的。
昔年王播巡视之际回到瓜洲旧居,曾题有《游瓜洲故居感旧》诗: “昔年献赋支江湄,今日行春到却悲。三径仅存新竹树,四邻唯见旧孙儿。壁间犹记偷光处,川上宁忘结网时。更见桥边名字在,始怜题柱免人嗤。”本朝许多文武官员更是“共悬龟印衔新绶,同忆鳣庭访旧居”,王播的瓜洲府宅一时成为名流寻访胜地。?

百度搜索 渠率 天涯 渠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渠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上官贺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贺拔并收藏渠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