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渠率 天涯 渠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废物!”随着一声尖细地怒骂,一个越州窑青瓷茶瓯被猛地掼在地上,“连几个泥腿子都对付不了,还做什么神策军兵马使。”
看着这“类玉”、“似冰”的碎片溅落了一地,内给事出镇河阳监军杨复恭心里这个可惜呀,这是自己花了老大功夫,才从余姚淘来孝敬王军容的‘秘色瓷’。这是一只口唇不卷、底卷而浅腹的越瓷瓯,胎质细腻致密,胎骨精细而轻盈,釉质腴润匀净如玉,釉色为黄或青中含黄,无纹片,使用素地垂直划纹的装饰方法。这瓷瓯虽小,可价格不菲,风靡一时,各类显贵,文人墨客都趋之若鹜。
“军容大人,息怒,”杨复恭清清嗓子,躬身低声道“张公公、高公公也是着力办差,实在是那彭城军健掳掠成性,打上了南东道盐铁转运使司大趸船的主意,那船上有供奉京师的岳州灉湖之含膏。风俗贵茶,茶之名品益众。剑南有蒙顶石花,或小方,或散芽,号为第一,这灉湖之含膏更胜一筹,流传西域,物有所值。这伙军健抢了茶叶,势必顺江而下,好在此路多险峻,可沿途阻截。如若纵其入徐州,恐成大患。”
”那以你之见,又当如何?”王军容习惯性地去端茶瓯欲意呷口茶,却拿了个空,杨复恭一挥手,站在角落里的小太监会意,立马重新奉茶,并加上了新进遂宁糖霜。
“好马配好鞍,这灉湖含膏就要配这秘色瓷瓯才巴适,相得益彰吆。”军容王宗实让茶细细地润着喉咙,“小恭子,咱家一向知道你实心任事,出镇各军,这二年历练的也差不多了,这神策军广德入禁,国之柱石,兹令行神策军兵马使事,替圣上办差,为咱家分忧,你可愿意?”
“军容大人,如此提携小的,小的如何敢不用命!”杨复恭跪在地上,磕头如鸡啄米。
“起来吧,”王宗实拿着秘色瓷茶盏端详,“瓷器有越窑、鼎州窑、婺州窑、岳州窑、寿州窑、洪州窑和邢州窑,其中产量和质量最好的当数越窑货色,如今不知杨军使,可敢揽下这瓷器活儿?”
“惟军容大人马首是瞻!”杨复恭谦卑地躬身施礼道,“小的愿为军容大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好,果然有志气!”王宗实道,“坐,上酒!尝尝新酿的郢州醪。这大热天的,你等小儿孙越来越没有数啦,待客之道不可废!给杨军使加上新进的窖冰。”
“军容大人,这是要折煞小的啦!”杨复恭赶忙又跪下了。“这冰可金贵着呢。”
“起来!你现在行神策军兵马使事,生杀予夺,如今执掌平定彭城戍卒事宜,要有大将风度。”王宗实干笑两声,咱家不比圣上,可以去仙游寺避暑,就将就着用些冰窖巷凌阴库的冰渣子,这凌人冰不比以往,如今有马自然嫡传弟子马相及,昔年应试不第,入天台山为道士,法力广大,为圣上精炼丹药,亦可用硝石成冰。”
“这京城还得军容大人坐镇才保得十道平安!”杨复恭低眉顺眼道。看着一个银质三矮足莲花盘,盘中的冰块雕刻成华岳仙掌的模样,奇峰耸立,沟壑纵横,丝丝凉气,犹如烟雾缭绕。随即拱手谄笑,“军容大人的冰盘也是极好的。”
“哈哈,这算什么?哪日咱家进位国公,置办一个大宅子,架上冰槛,寒雨淋漓,如同圣上的含凉殿一般,到时再请杨军使来一起品冰镇郢州醪如何?”王宗实道,“望你沿袭高长侍守信公、杨內监思勖公之风范,克定祸乱,建立功业。”
“军容大人,谬赞了,建立不世功勋的那只有军容大人才可以独享此殊荣,军容如长空鹰击,我等皆为羽翼,襄助筹谋划策,鞍前马后罢了。”
“好一个羽翼,”王宗实道,“咱家荐你行神策军使事,那个河阳监军的差事,霍军容那里你怎么交代?进京有没有去看望呐?”
“请军容大人放心,六军霍军容那里小的自有分说。”杨复恭小心翼翼道。
“你看着承办吧,大家不要伤了和气,不然咱家这个十军军容使也当得不安心呐。”王宗实又干笑两声,“咱家为国荐才,霍军容不会怪罪咱家挖他的墙角吧?”
“都是内侍省的人,霍军容的人也是内侍省的人,也都是圣上的人,”杨复恭道,“内侍省有内侍省的规矩,那个不听军容王大人调遣,简直岂有此理!”
“那就说道说道,徐州戍卒的事情如何处分?”王军容道。
“神策军国家栋梁,不可轻动,尽遣沿途藩镇即可,这一来回推算时日,徐州戍卒应该还有几天进入江淮境地,徐州戍卒毕竟从大江入小的曾监军江淮,高邮一带岸峻而水深峡,军容可责令令狐司空伏兵两侧,焚烧荻舟以塞其水道,以精兵迫其后,信可尽擒获也!”
看着案几上摆着的十道兵要图,杨复恭道,“军容大人请看,庞勋一众返回徐州,务必路经运河邗沟一段,”杨复恭左手拢住宽大的袍袖,右手双指指向兵要图。“山阳渎亦称邗沟,自山阳起至扬子入于长江。这一段大江江面逐渐变窄和扬子以南长江之间的河渠最容易被泥沙隔断。导致本朝初扬子以南已不能行船,槽船不得不绕道瓜步,溯旧官河始能进入扬子斗门。不但迂回,而且多为风涛所损。自玄宗朝始,五次修浚山阳渎(邗沟)。开元二十六年从扬子桥到瓜洲镇之间开凿新河,刺史齐浣开凿伊娄河二十五里,“渡扬子”,“无风水灾,又减租脚钱”,“岁利百亿”“岁收利百亿。又立伊娄埭”。从此这段新河一直是长江北岸的重要运口,既保证了行船的安全,又节省了时间和运费。本朝吟游诗人李白在《题瓜州新河饯族叔舍人贲》 中说齐浣‘齐公凿新河,万古流不绝。丰功利生人,天地同朽灭’。
德宗朝时再次修浚山阳渎,当时扬州官渡填淤,漕挽湮塞;扬州长史杜亚治漕渠,引湖陂,筑防庸,入之渠中,以通大舟,夹堤高卬,田因得溉灌。疏启道衢,彻壅通堙,人皆悦赖,沟通了江北漕路。后又自江都西循蜀冈之右,引陂趋城隅以通漕,溉夹陂田,并于渠口修爱敬陂水门以节水势,更改了高邮湖附近“漕渠庳下,不能居水”的态势。
宪宗元和年间,李吉甫在高邮湖筑平津堰,调节运河水位,灌溉田数千倾,免去百姓欠的租税数百万,修筑富人、固本二塘,保证了山阳渎水利的充沛,还增灌溉万顷之田。敬宗宝历二年,王播见扬州运河水浅,舟船滞阻难行,王播便奏请开凿了一段二十里左右的运河,使舟船容易航行,这样漕运便不再滞阻。
太极元年,睿宗皇帝为改善漕运,命魏景清引淮水至黄土冈,以直通扬州,称为直河。高邮境内这一段,大都河口狭窄,便于伏兵歼敌。”
杨复恭继续道,“徐州为南北襟要,京东诸郡邑安危所寄,自前隋凿汴以来,彭城南控埇桥。以扼汴路,其镇犹重。断不可落入贼人之手!”
“可令徐泗崔彦增多加抚慰彭城戍卒,以免激变;令狐八座于高邮待机截杀,宿州、泗州一带为策应,于洪泽湖列阵……”
“此计甚好!”王宗实道,“即刻六百里加急发往淮南节度使衙门。”?

百度搜索 渠率 天涯 渠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渠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上官贺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贺拔并收藏渠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