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渠率 天涯 渠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宴席按照程式,中使居中两桌,东厢是李丛、崔芸卿等湖南、岳阳一众官员,庞勋一行自然就落座西厢。
“庞将军,列位大人,请!”张敬思起身敬酒。
东厢的朝廷官员也都举杯示意,然后一饮而尽。庞勋因为上次胡公公的那次饯行而对饮酒莫名地起了戒心,迟迟不肯举杯。 其他人见庞勋不举杯,也都岿然不动。
“怎么?”张敬思呵呵一笑,然后快步走到庞勋桌前,端起那杯酒一饮而尽,“庞将军多虑了……”
庞勋有些尴尬,但嘴上却说,“小人乃一介书生,素不知酒,今日难得各位贵人如此赏脸,豁出去了。”也斟满一杯,仰脖而饮。
于此同时,高晶在许佶桌前如法炮制,许佶也满饮一杯。
“好酒!”,庞勋道,“不似此处的松醪春。”
“呵呵,庞将军真乃行家也,”张敬思道,“此乃郢水醪,和冰而饮才地道!禁中亦有‘郢酒坊’。”
“郢州酒乃是贡品,大内风靡,凡学士初上,赐食,皆悉是蓬池鱼脍,夏至乃颁冰及酒,因酒味浓烈,常和冰而饮,方得奇妙。”高晶指着酒壶道,“此乃上好郢水醪,前山南东道今荆南节度使崔铉”崔大人送来的。
“郢州美酒、蓬池鱼脍,美人歌舞,洞庭胜景,庞将军可还趁心?”李丛道,“心愿达成,全身而退,赏心乐事,不知庞将军等能否轻装赶路?”
“哦,李大人提醒的是,给列位大人的孝敬稍后奉上。”许佶不知是真会错了意,还是有意搅和。
“许将军,看得出你个性情中人。”张敬思道,”兹欲委派岳州折冲府鹰扬卫护送列位平安返回故乡,徐泗风土完厚,人质朴而豪壮,列位用以防身的甲杖兵器宜回收入库为妥。以免一个不小心,再生出事端,一旦雷霆震怒,天威降临,到时悔之晚矣!”
“圣使讲得极是,容在下和众人计议一番,再秉。”庞勋有些无奈道“徐泗健儿,骁武凭陵,一时之间要达成鈞令,绝非易事。”
“呵呵,眼看就到七月底八月初了,千秋节前如何?”张敬思道,“也不急这一两天。”
岳阳楼外三里地的南湖西南角边上,耸立于大龟山的圣安寺,气势宏伟,飞檐斗角,金碧辉煌。夏日的阳光里,踏进寺院,那悠扬的《大悲咒》,平和的诵经声和缭绕的檀香烟,便将人带入浓浓的佛教文化氛围之中。依路而进,寺院可分为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念佛堂、观音殿、万佛塔。雄宝殿耸立在天王殿与念佛堂之间,雕梁画栋,飞檐翘角,将人自然融入一种宝相圣然的气氛。殿内供三尊大佛。中间的佛是世人所说的佛教教主“释迦牟尼”、“释迦”是部落民族的名称,意思是“仁”、“寂”,合起来是“能仁”、“能寂”、“释迦族的圣人”,释迦佛左边拿宝塔的佛叫东方净玻璃世界教主药师佛;手上捧有莲花的称之为西方极乐世界教主阿弥陀佛,此佛引导人们修行念佛,命终之时归命西方极乐世界。“一龙赶九龟”是指龙山与龟山的合景。在南湖南岸,龙山前有九个独立小岛(即龟山),形成的景象好似一条龙在追赶九只乌龟,故以“一龙赶九龟”命名此景。圣安寺就处在这里。
圣安寺里竖着一面石碑,是本朝文宗柳宗元的手笔,世人称为《阴碑文》,“无姓和尚既居是山,曰:‘凡吾之求,非在外也,吾不动矣。’弘农杨公炎自道州以宰相征,过焉。(大历四年八月,以道州刺史杨炎同平章事。)以为宜居京师,强以行,不可。将以闻,曰:‘愿间岁乃往。’明年,杨去相位,窜谪南海上,(建中二年十一月,炎自左仆射贬崖州司户参军。)终如其志。赵郡李萼,辩博人也。为岳州,盛气欲屈其道,闻一言,服为弟子。河东裴藏之举族受教。京兆尹 弘农杨公某,(元和四年,杨凭为京兆尹。)以其隐地为道场,奉和州刺史张惟俭买西峰,广其居。凡以货利委堂下者,不可选纪,受之亦无言。将终,命其大弟子怀远,授以道妙,终不告其姓。或曰周人也。信州刺史李某(一本云李公位。公集有位墓志。)为之传,长沙谢楚为行状,博陵崔行俭为《性守》一篇。凡以文辞道和尚功德者,不可悉数。弘农公自余杭(杨凭元和四年为江西观察使,以赃罪贬临贺尉,俄自临贺尉徙杭州长史。)命以行状来,怀远师自长沙以传来,使余为碑。既书其辞,故又假其阴以记。”
夕阳在山,洞庭湖渲染上了蒙蒙红光。庞勋和许佶等几人信步南湖,不觉来到了圣安寺。夕阳无限,无奈只一息间灿烂。有多少人可以双袖一挥,清风明月,仰天一笑,快意平生,步履一双,山河踏遍,心有明珠,山河明媚。
“求个签吧,”张行实道,“大哥也好卜一卦,问问吉否。”
大雄宝殿前,庞勋停下了脚步,看着这法严宝相沐浴在夕阳的光辉里,周身鎏金的佛像恰似佛祖真身驾临。这是一个寺庙常见的百签筒,庞勋恭敬地上香后闭眼平息,默站了一会儿,拿起签筒摇了摇,“哐当”,出来一根签。庞勋拿起供桌上的两半茭子扔到地上,那两半茭子,正好散落成一正一反,这一签成了。
张行实赶忙从地上捡起那签,只见上面写道“此卦之中最可详,有防人处又需防。频频厄在羊猴下,犬吠鸡鸣动一场。”
这是何意?庞勋看着一名僧人道,“请大师解签!”
“贫僧天资愚钝,乾明寺怀虚大师正在本寺,施主不妨请还虚大师指点迷津,施主这边请。”
庞勋等人来到方丈,有两位大师正在对弈。一位红光满面,白须飘飘,另一位大概四十来岁,是一个十分俊朗的中年和尚。
看到来了一对人,那个白须老和尚停了下来,“道让,诸位施主所为何事?”
“师傅,这位施主要解签。”
“解签?来得正是时候,怀虚大师乃是此间高人。”白须老僧呷了一口茶,“师弟,请!”
“师兄,又赖棋,这局你马上就又输了……”那个俊朗僧人道。
“这位是本寺主持海空大师,这一位是乾明寺主持怀虚大师,施主,请!”
庞勋等都抱拳施礼,“参见大师。”
“施主不必客气,拿来看看。”怀虚大师道。
看着那签,怀虚大师道,“名与利,要待时,问谋望,宜谨慎,神为贵,要慎防”
“敢问大师这是何意?”庞勋依然一头雾水,那几人更是云山雾罩,不辨东西。
“还请大师明示!”庞勋深深一躬。
“谨慎可无碍,防有意外事,出行需当心。交节换月,自然吉祥,善哉,善哉!”?

百度搜索 渠率 天涯 渠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渠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上官贺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贺拔并收藏渠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