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渠率 天涯 渠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胡公公,救我呀!”庞勋假装也不胜酒力,仆倒在地,附在已经倒在地上装醉的胡蔷耳边喃喃道。
“庞大人,这是说什么话呢?救你?”胡公公闭着的眼睛并不打开,“我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河呀,不过老奴还是要感谢你劝说那几位不要杀老奴的恩情。”
“你,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庞勋有些吃惊,这是他劝说众人不要把事态弄得不可收拾时的言语。
“庞大人,这个阁下就不用操心了,老奴还知道你也是身不由己掺和进去的。”
“呀!“”这下庞勋更吃惊了,“你……,你……”
“职责所在,老奴已经上书秉明长安霍军容。今天这顿酒,就算是送个人情吧!”
“你酒中有毒?”庞勋突然问道,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绝无此事!”胡公公摸了摸嘴,“好酒,那是当今圣上赏赐的御酒,入口绵醇,但后劲挺大。”
“为何?”
“这就是咱家的处世之道了,”胡公公翻身坐起,“奏疏上达天听实属职责所系,但对彭城子弟,老奴断然不会如此。昔年老奴委身霍军容,为出人头地,数九寒天,夤夜常常用身子给军容暖虎子,军容大为动容,多有提携,但也被人耻笑,被称作‘壶彭城’。老奴深以为耻,立誓以后不论发达与否,都绝地不做有亏彭城父老的勾当。”
“那为何不直接上表陈明戍边延期一事?”庞勋有些负气。
“台阁如同走马灯,人浮于事,十军军容正使王宗实独断专行,……,唉。”胡公公微微叹了一口气道,“知道那王仲甫是谁吗?那可是王军容的干儿子,打狗看主人,尔等好自为之。”
庞勋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那几个龟孙儿,可真是把我庞某人坑得不轻呀!这上书自辩以求自保的事情还有没有着落呀?
“尔等取甲胄、兵器都可以,但库室内尚有给京里的供奉,放在兵器内的大檀木箱子里,这些东西要是动了,大罗天神也救不了尔等!”
“公公大恩,在下没齿不忘!”庞勋抱拳道。
“如果路上不顺畅,你可派人投书霍军容……”胡公公忽然讳莫如深道。
假寐的王弘立,听到大檀香木箱子,依然不动声色,只是嘴角出现一个一闪而过的浅笑。
王弘立中途借故上了趟茅房,看看一众护卫都在,提点他们精神点而,一旦有变,就冲进内堂动手杀人。王弘立有个毛病,一喝酒,一会儿就要去撒尿,故而酒量浩大。酒宴前许佶暗地里叮嘱王弘立多加提防,看看到底庞勋和胡太监要搞什么把戏。但今天这个酒还是后劲太大,刚才就小迷糊了一阵子,半醒之间,却听到了胡太监提起库房的大檀木箱子这档子事情。王弘立一时心潮澎湃,躺在地上开始盘算。回到徐泗,买几十顷田地,水田、旱田都要有。添置几十头大牛,当然黄牛、水牛都要上槽。买几处宽屋大院,老婆嘛,当然要好几个,一个个貌美如花,左拥右抱……
王弘立差点笑出来,打开库房,首当其冲就是找到大檀木箱子,哈哈,这下发财了!
“老奴只求保全,能给庞大人参详的也都开诚布公,敞开心扉,愿庞大人护佑我周全。”
“这个自然,彼此也算是相互成就呀!”庞勋不经意间瞄到了王弘立嘴角的浅笑。
这顿酒喝完已然月上东山,遥遥万里辉,荡荡空中景。
庞勋推了推许佶和赵可立,“二位将军醒得,二位将军醒得。”
随即,早已醒来多时的两人都假装“大梦初醒”,揉揉眼睛,大大哈气,伸伸胳膊,扭扭脖子,坐了起来。
“呀,真是好酒呀,怎么一下就呼噜过去了。”许佶假装不好意思地笑笑,“你们几个还不快点滚起来,难倒要让老子一个一个给醒酒吗?”
那几个人也都伸伸懒腰,摸摸头,一幅贪酒误事后的模样。“赵大人,多见谅,小的们好久没喝过这样的好酒了,肚子里的酒耗子都馋了,多喝了几杯,还请赵大人海涵!”
“如今,庞大人是我们的头儿,尔等要烦请庞大人宽恕才是,”许佶道,“倘若庞大人既往不咎,在下自然是没话说的。”
“赵将军这样说就见外了,如今我等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同气连枝,休戚相关呐,不如咱就结拜成兄弟如何?”庞勋满脸堆笑,“这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正是黄道吉日,胡公公就做个见证,借胡公公的酒,我等斩鸡歃血,义结金兰,岂不幸甚?”
“好,义结金兰!”许佶道,“庞大人真是义薄云天呐,不,以后就叫庞大哥了!”
于是,庞勋拜了大哥,许佶是二哥,赵可立三哥、王弘立四哥,姚周五哥、张行实六哥,孟敬文七哥、王幼成八哥、刘晶九哥、傅基十哥,号称“彭城兄弟会”。
“二弟呀,这府库之中之物,我等尽可以搬走,但那些大檀木箱子,就不宜动了,那是预备发往长安的贡品。胡公公说了他已经报奏朝廷,请求赦免擅杀都将王仲甫之事,我等明日一大早,就启程如何?”
“胡公公是本乡人,又在个中事情上替我等开脱,此等大恩大德,我等敬胡公公一杯!”许佶提议道。
“敬胡公公!”大家齐声道。
“好说,好说,”胡公公道,“乡里乡亲的,他乡相遇也算是缘分,胡某很仰慕众位的豪迈情怀,彭城一别多年,故园尚在,就请各位回去代我看看吧。”
众位徐泗弟子听闻胡公公如是说,马上就有种去国怀乡的黯然之情在胸中激荡。
散场后,许佶吩咐王弘立即刻发放兵器盔甲等物件。
“那几个大檀木箱子要不要稍微动一下?”王弘立咬着许佶的耳朵,“那都是给皇帝的贡品呐!”
“打开,让咱也开开眼!”许佶道,“在此辛苦这么多年,总得有些回报吧!”
打开武备库,王弘立急不可耐地带人冲到了十几个大檀木箱子跟前。
“打开瞧瞧!”王弘立命令道。
“王大人,上锁的,没有钥匙!”几个军士嚷道。
“你们手中的家伙是用来剔牙的吗?”王弘立没好气道,“拿了兵器也不知道使呀?横刀撬开一把锁,捣不开?废物!”
随着那些大檀木箱子一一被用横刀撬开,这帮军士才的眼睛都“绿”了,这辈子的背井离乡,抛妻离子,在这边境之地驻守到底是为了什么呢?还不是为了以辛苦换取朝廷的勋传,过上“三十顷地几头牛,妻妾儿女热炕头”的光景呀!现在眼前这里面的好东西还真不少呢!珍珠、玉器、绢帛、古玩、字画,牛皮,象牙、香料,茶叶……,琳琅满目。这个胡太监也忒能搜刮了吧,既然这样,这些徐州军士就索性顺手牵羊,哄抢一番,乱成一锅粥。王弘立想阻拦都阻拦不了,索性抽出横刀,砍到一幅空的兵器架。
“成何体统?”王弘立大喝道,“人人有份,休得胡乱藏匿,违者格杀勿论!”
顾及脑袋,大家都消停下来。
这时,庞勋、许佶走了近来,两人相互对望一眼。
“分了?”庞勋问。
“那是当然!”许佶肯定道。
于是,庞勋就干起了老本行,发挥记账分物的优长,把分贡品的活动开展的井井有条,甚至还给胡公公留下了不少东西。当胡公公看到这些物件时不禁流下了眼泪,究竟是感激?喜悦?还是无奈?忧伤?
这帮人就身着甲胄武装起来,准备盘缠粮草,开拔北上。
走到郴州,庞勋心理一直七上八下的。都虞侯大都是都头的心腹,自己在常年军中,也素知泗洪徐州一带“土风雄劲,甲士精强”,这伙人只是需要一个人出头作为“领头羊”,一旦朝廷派遣大员来征讨,那自己岂不是根本不是“领头羊”,却是地地道道的那只“替罪羊”嘛?
“报,”一声长长的吆喝,打断了庞勋的胡思乱想,顺带着把他吓了一个激灵。
“朝廷六百里加急”,翻身下马的斥候,单膝点地,奉上一卷文书。?

百度搜索 渠率 天涯 渠率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渠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上官贺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贺拔并收藏渠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