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长风画眉 天涯 长风画眉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任婵娟见画杏林转过身来,脸上似满是讥讽之色,更是恨到极点,适才的求生欲望似突然之间被怒火冲得不翼而飞,心道,这恶贼辱我之甚,老子与你同归于尽又有何妨。待画杏林走至近前,猛地吐出一口血沫,却是不偏不倚,正中画杏林额头。
画杏林“啊”地一声,忙不迭地伸袖乱擦一气,口中喝道:“老子不光能用药救人,也一样能用药杀人。”
任婵娟嘶声道:“老子真后悔没有杀掉你这个乌龟王八蛋,今日你不杀老子,日后老子定杀你全家,鸡犬不留。”说罢咬牙切齿,死死地盯住画杏林不放。
画杏林见任婵娟面色苍白如纸,脸上抽搐不停,目光之怨毒直似两把钢刀,刮得自己浑身上下阵阵发凉,身形不由顿了一顿,知身后众人都在瞧着自己,却是无论如何胆怯不得。
画杏林挺了挺身子,两步已到任婵娟身前,低下头却“嘿嘿”一笑,道:“你跟着老子学骂人,倒是一学就成,呸呸,你口中果然臭气熏天。”说着,掩鼻作势欲呕。
任婵娟道:“老子适才说杀了你,那也太过便宜,老子捉住你,只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却还要你长命百岁,你说好也不好?”说完,竟亦是“嘿嘿”笑个不停。
画杏林只觉浑身汗毛根根竖起,想要反驳,却又似不知从何说起。只听任婵娟接着道:“枉我以为你还是个神医,没想到竟连自己口臭亦无从知晓,”
画杏林听完,忽觉自己今日污言秽语层出不穷,大异于往日,实在是斯文扫地,丢尽颜面。此时想来,却连自己也不知为何竟会如此,越想越觉匪夷所思。
画杏林想到这里,羞愧之意油然而生,苦笑一声,低声道:“我说过,如你受伤,我也定会救上一救。”说罢,便蹲下身来为任婵娟疗伤。
画杏林离开沈白玉之时,便终日不停地行医救人,有意使自己疲惫不堪,只为身无片刻安宁,以为如此便能将沈白玉渐渐忘怀。画杏林虽心中孤苦,但总是知礼之人,平日里极少说出恶俗之言,遇到贫苦百姓,亲和更甚,多在救人之后扬长而去,分文不取。长此以往,画杏林在众百姓千恩万谢中,倒也驱散诸多苦闷。
数年之后,画杏林每每念及沈白玉,虽仍是惆怅未减,却也再无挖心掏肺般的痛苦,只道已熬过难过之时,便返回故里,半隐半入,性情却也日渐乖张起来。
画杏林得知画眉乃沈白玉之女后,面对昔人之女,已是避无可避,不免内心激荡,犹如千层浪涌,纷纷拍崖而起,却又难免凄凉之意。后知画眉母女已遭逢大难,而自己对此却无能为力,更是深深自责。
任婵娟进入阁楼时,画杏林见周若愚受伤,众人又均非敌手,虽自知无缚鸡之力,仍激起侠义心肠,遂站将出来插浑打科一番,以为缓兵之计。熟料任婵娟见到画眉后,却将其强行掳走,而自己亦似歪打正着,成功引起任婵娟的注意,被一并掳来。
画杏林一路上对任婵娟或赞或骂,或讽或斥,千方百计转移其念头。到得任婵娟与大先生大战之时,画杏林见二人难分难解,遂又站将出来,以言语分其心神,使其力不能全,只是没想到,骂人之时,行走半生听来的污言秽语,竟是无师自通般脱口而出,绵绵不绝,一发而不可收拾。
任婵娟见画杏林似被自己击到痛处,面有愧色,只觉心中畅快,遂喝骂连连,各种北地骂法,源源不断地传入众人耳中。众人只觉此等新奇骂法,实是闻所未闻,见画杏林突然间骂不还口,更是惊奇不已,均觉被救者将救人者骂得狗血淋头,又实在是见所未见。
画眉亦是好奇不已,心道,画先生是我母亲师兄,且于我又有救命之恩,论将起来,总该称他一声舅舅才是。如今舅舅被人骂的凄惶,怎地突然间就一言不发了?抬头却见百里长风如铁塔般站在自己身前,挡得严严实实,想去看个究竟,却偷偷看了诸葛倾世一眼,见她似笑非笑,不由地大是厌恶,却也终未从百里长风背后探出头去。
任婵娟正骂得起劲,只见一道身影突然如一缕轻烟般飞到自己身前,附身便“啪啪”两记耳光,任婵娟一愣神间,正待喝骂,只听大先生喝道:“住手。”百里长风已闪电般飞身而至,将那人一把扯回。
画杏林扭头一看,却见十三欢喜站在百里长风身边,不停地吸着鼻子,道:“他骂我恩公,我便要打他。”
众人心中一动,均心中暗道,这少年好俊的功夫,只是,画先生何时成为你的恩公了?画杏林亦心道,我怎地想不起何时相救于他。
百里长风道:“***勿急,那位天公伤不了你恩公一根头发。”
十三欢喜却对大先生说道:“大先生,有恩不报非君子也,他若再骂,我还要打。”
大先生道:“小十三不要乱来,莫要耽误那位先生救人,那位天公断不能死在此地。”
十三欢喜点点头道:“你救他为报恩,我打他亦为报恩,但我不会再乱来了。”
说完,见大先生默不作声,遂又轻轻地走到画杏林身边,双目却盯着任婵娟,亦是一脸怒色。
任婵娟知此时若再多言,只有自取其辱,遂住口不言,却觉腿部已不再疼痛,心下也不由暗道,这老混蛋倒真是医术高明。遂慢慢躺下身来。
任婵娟一躺倒放松,犹如累到极点,突然之间躺在一张舒适的大床之上,满心说不出的舒服,求生欲望又自升起,心道,本公金玉之身,若真与你同归于尽,可真是怒极失策。念及于此,一阵倦意袭来,不知不觉已沉沉睡去。
过了盏茶时分,众人见画杏林慢慢站起身来,道:“百里大人,此人已无大碍,休养三日,便能行走。”
百里长风点点头,却听大先生道:“先生真乃神医,我那十一苦,十二难两位弟子颇喜医道,望先生日后能多加指点。”
说完,却不待画杏林答话,转头对二人说道:“还不过去见礼。”
十一苦、十二难两人见画杏林不一会功夫,便将一个深可见骨的尺许长伤口止血包扎完毕,手法之娴熟,确实高出自己甚多,心下不禁暗自钦佩,闻得大先生之言,便绕过众人,奔到画杏林身前,恭恭敬敬跪倒磕头,磕完便站起身来,不发一言,便又奔至众人后方。
画杏林适才被任婵娟一阵痛骂,终是心头窝火,此时见二人只知道磕头行礼,却未正眼瞧上自己一眼,只觉哭笑不得,但心情终是痛快了许多。朝大先生笑道:“你送给我两块木头疙瘩么?这却让我如何承受的起。”说完,心下却道,当年,我何尝又不是木头疙瘩一块。
大先生道:“我众弟子皆自然天性,未加雕琢,现今亦该出去见见风雨,总不能陪我一个糟老头子终老于此。如先前有言语冒犯,请先生恕罪。”说着,大先生朝画杏林拱手一礼。
画杏林苦笑道:“大先生言重了,我只会些浅薄医术,只恐会误人子弟。”
大先生呵呵笑道:“如此便说定了,误就误了吧。”
说罢,不再理会画杏林,起身对百里长风道:“这位壮士,好俊的功夫,适才老夫听这位姑娘叫你长风哥哥,难道兄弟是侍卫营统领百里长风大人吗?”
诸葛倾世在一旁笑道:“老先生,所猜不错。”
众人闻听,心中均想,我等都叫大先生,你怎地竟称他为老先生?想到这里,均是一愣,心中暗道,大先生确是老矣,叫老先生亦并无不可。
大先生颔首微笑,却见百里长风躬身道:“岂敢岂敢,正是在下。今日幸亏遇到大先生,否则结局难料,百里长风已铭记于心。”
大先生道:“铭记倒不必了,只是我有一事相求,请长风大人允准。”
百里长风道:“但请大先生吩咐,长风万死不辞。”
大先生道:“我这十三名弟子如今已长成人,前些日子老夫尚发愁如何让他们出去历练一番,如今遇到大人真是天意,就让他们随了你吧,如若哪个看不顺眼,开了来便是。”众少年闻听,互相对视一眼,见对方眼中均是难掩喜色,均想,我等已窝在此处甚久,今日终可去闯荡一番,从此便天高地阔,跃马万里,实在快意。
百里长风闻听亦是又惊又喜,道:“只是我不知这些兄弟底细,稍后尚请大先生一一说明。且大先生明言,欲亲自押送任婵娟返回极北之地,其间山高路远,大先生身边无人照应,总是不成。”
诸葛倾世闻听大先生让这十三名少年去追随百里长风,又见九歌、十三欢喜两人均功夫非凡,想是其他人也定是非同小可,着实羡慕不已。
大先生道:“大人请勿担心,老夫自有安排,到时再告知于你,我稍后便给圣上修书一封,也好了你后顾之忧。”
众人闻听大先生给圣上修书,说得竟是如此轻松随意,均面色一变,心下却又是半信半疑。
只听百里长风道:“多谢大先生成全。”说完,却见大先生并未再回应自己,而是转过头去,道:“大春、二夏、三秋、四冬,你四人去看守任婵娟,断不能让外人靠近。”四人点头称是,齐齐奔至任婵娟身边站定。
百里长风心中暗喜,此时任婵娟大援将至,能得此人强助,燃眉之急将大为缓解。
大先生环顾四周一眼,道:“小十三,你将这两位姑娘和这位先生先安置在我家中,如遇危险,便带他们去大竹林庵去找静笃师太。”百里长风见大先生安排的井井有条,更是安心不少。
十三欢喜答应一声,便待上前招呼三人离开。却听诸葛倾世道:“我不去,我不去,老先生,我有宝剑在手,他们近我不得,你放心便是了。”
大先生却喝道:“你需着人分身保护,又怎能放心得下,小十三,把她带走。”
诸葛倾世闻听大先生之言斩钉截铁,竟是不容置疑,面上一红,冷哼一声,盯着十三欢喜道:“我乃当今皇后义女,小子休得放肆。”十三欢喜正待上前拉住诸葛倾世,闻听不由迟疑一下,却见孤竹已挺身站在诸葛倾世身前,亮出匕首。
百里长风正欲出声劝告诸葛倾世,却听一道阴森森的声音竟似从远方传来:“原来皇后义女竟然在此,只是不知所值几何?”
百里长风大喝一声:“来者何人?”话未落地,已持矛在手,大步向前。五雷、六雪、七风、八霜、九歌、十赋紧跟其后。
孤竹亦不由将手中匕首紧了一紧,闻身后诸葛倾世呼吸急促,知其心中又气又怕,轻声道:“郡主安心,孤竹舍命也不会让别人伤你分毫。”
诸葛倾世低声道:“你只管上阵杀敌即可,大不了我去那老先生家中躲上一躲便是。”说完,忽觉自己真成了众人累赘,脸儿更是红透,眼中余光见画眉与十三欢喜两人均瞟了自己一眼,竟似有说不出的嘲讽一掠而过,只觉自己尊严被扫的无影无踪,心中“腾”地火起,暗道,这个贱婢若胆敢再多说半句,定割下她的舌头,划烂她的脸蛋,看她将来还如何狐媚。
诸葛倾世心下正自发怒,却见石壁后转出十余人来,领前一人乃一名黑衫中年,瘦如长竿,一双眼睛深深凹进眼眶,却是黑如点墨,明亮有神。身后三人均着一身斑纹虎皮,身背大刀,均浓发虬髯,膀阔腰圆,走起路来更是跺的地面“喀喀”有声,三人身后又有数人,均手持板斧,身披兽皮,亦是个个人高马大,孔武有力。
诸葛倾世适才听得来人似有意绑掠自己,换取宝藏,眼神不由地一缩,心道,这些人目露凶光,非我凤凰之人,显非善良之辈,还是早早离开的好。
诸葛倾世想到这里,小心转身,轻轻一扯十三欢喜的衣角,朝其努了努嘴,四人便悄然离去。
十三欢喜一言不发,闷头带路,转眼四人已至村中长街,画眉见长街齐整笔直,尽头烟雾缭绕,而街道两旁青竹亭亭,一座座茅屋鳞次栉比,鸟鸣犬吠之声伴随炊烟四起,越发衬托的安宁祥和,一尘不染,如入幽境。画眉不禁大是心动,心道,若能与母亲在此过活,也不枉此生了。忽又想起自己与母亲前途未卜,一颗心不禁又渐渐沉重起来。
诸葛倾世心下亦是起起伏伏,难以平静,心道,我在圣上和皇后阿娘那里,究竟会价值几何?他们又会作何决断?但我若被人捉去,娘亲定会倾其所有搭救于我。
诸葛倾世思来想去,心下对圣上和皇后阿娘能否竭尽全力解救自己,颇是捉摸不透,不由心中一阵阵失落。扭头见自己已远离那些恶人,不由地又暗自松了一口气。
诸葛倾世扭头见画眉跟得自己甚紧,心中不禁无名火起,怒道:“你这贱婢离我远些,都是你这丧门星,让本郡主遭此大罪。”
画眉闻听,身形自是顿了一顿,心下道,你遭此大罪,与我何干?
只听耳边画杏林温声道:“丫头,跟着我走。”
诸葛倾世见画眉不言,又道:“你这贱婢日后少在我长风哥哥面前露出那狐媚贱样,就凭你这八辈子也翻不了身的贱婢,想勾引我长风哥哥,那是想也别想。”
画眉低头走路,心中亦是光火,却也不敢顶撞,只一张脸蛋通红,小手紧握衣角,暗暗难过不已。
画眉心道,若不是怕阿娘被押入帝都后,你对阿娘不利,我便是死,也不会让你半分。你不让本姑娘靠近你那长风哥哥,待阿娘安稳,我若不死,却偏偏要靠近你那长风哥哥,你又能如何?
画眉一会想到阿娘押解之苦,心中痛怜不已,一会又想到百里长风此时安危,心中又是一阵阵迷茫,心道,我怎地又去担忧百里长风,他看似待我尚好,但又不肯为我和阿娘之事在圣上面前周旋,又哪里有半分情义。
画眉想起母亲,心中忽地一动,此时前去大先生家中,那大先生似是圣上故交,若今日在大先生家中留书一封,求他救救阿娘,说不定尚有一线生机。想到这里,似看到丝丝希望,脚步不由地加快,转眼又奔至诸葛倾世身后。
诸葛倾世眉头一皱,正欲开口呵斥,却听画杏林道:“请郡主口下留德,人无贵贱之分,你一口一个贱婢,便显得你高贵十分么?”
诸葛倾世见画杏林说完,昂着头撇了撇嘴,似对自己颇为不屑,又似在说,你也并非高贵之人。
却听十三欢喜道:“先生所言甚是。人人皆是爹生娘养,谁也不会多生一只眼睛,又哪里会有贵贱之分。若真的多生了一只眼睛,那也只能称为怪物,又哪里会是高贵之人了?”
十三欢喜说完,抖了抖肩膀,猥琐地笑了两声。
诸葛倾世见画杏林帮着画眉谴责自己,而十三欢喜也似对自己颇有成见,此时虽是前去避难,但若遇危险,这三人定不会全力相助,自己此时孤独无助,早知如此,便叫上孤竹一并前来,让他先在十三欢喜脸上划出一只眼来,看你还怎生欢喜。
诸葛倾世越想越气,但见三人亦皆板着脸,对自己更是毫无好感,遂不敢再多说半句,脚下却加快步伐,只想将三人远远甩开,转眼间,竟已超过十三欢喜甚远。
画杏林见诸葛倾世远远走开,悄声对画眉道:“丫头,你今日说心有暗疾,可惜我并未诊出,你能与我详细说说,你究竟哪里不舒服么?”
画眉悄声道:“当时他们看我看得紧,我又想着怎么才能为娘亲送出信去,好让娘亲逃走。当我得知先生前来,无法之下,便说自己心有暗疾,只盼着先生能单独为我诊治一时,我也好哀求先生助我,我说出外公之名,其实也只是想着与先生套个近乎,没想到,你……你竟……”
画眉本想说没想到我说出外公之名,你竟与我母亲是师兄师妹。但画眉隐约感觉到画杏林与母亲之间似是大有隐情,说着说着忽觉难以启齿。
画杏林闻听画眉要救沈白玉之语,心中亦是一动,道:“待我今日好生去求大先生,他定有救你母亲之法。”
画眉大喜,知大先生对画杏林另眼相待,如他相求,定比自己强上百倍,遂停下脚步,对画杏林款款一礼,道:“先生是我娘亲师兄,论起辈分,我当叫你一声舅舅。”
画眉说完,又款款施礼,笑道:“若我娘亲得知是舅舅相救,定会欣喜万分,如此多谢舅舅了。”
画杏林听得画眉口口声声舅舅相称,忽感口中苦涩,嘶声道:“你……你……你不要多礼,你……你叫我舅舅么?”
画杏林说完,只觉胸闷气短,心中犹如万把尖刀刺来,短短几个字,说来亦是艰难无比,脑海中一条条江河咆哮,不断将自己抛至空中,瞬间又将自己吞没无踪。
画杏林终于知道,那些年游历四方,忘乎所以的不知疲倦,不是为了忘记,而只是为了无暇再想起。
画杏林终于知道,自己多年来独自一人的苦苦坚守,原来竟是刻意为自己留下一盏不愿熄灭的希望之灯。
画杏林终于知道,如果无人将自己逼入无力企及的死角,挖心挖肺亦挖不出终生不敢触碰的梦魇。
画眉见画杏林忽地激动万分,双目不停地流下泪来,又似绝望至极,深知绝非自己一声舅舅的缘故。
画眉越想越觉震惊,越想越是浑身无力,猛地睁大了眼睛,颤声说道:“你……你……你竟是我的父亲吗?”

百度搜索 长风画眉 天涯 长风画眉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长风画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魏楚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魏楚敖并收藏长风画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