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长风画眉 天涯 长风画眉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画杏林躺在地上,心中暗暗郁闷,这帮小子一个个像木头桩子一样,只知道将我团团护住,竟忘记解开我身上绳索,连口中布条亦不知取将出来。
众少年见任婵娟阴招频出,虽数次被大先生堪堪躲过,亦不禁为其暗暗担心,哪里还有心思去理会画杏林。
画杏林口中“唔唔”有声,见众少年均目不转睛,不予理睬,只好扭动身子,连打几个滚,待得靠近一名少年,便用脚尖猛踢那少年脚踝,那少年“啊”地一声跳开,低头看时,见画杏林额上青筋凸起,眼珠乱转,一颗脑袋对着自己似鸡啄米一般乱点一气,始恍然大悟,忙蹲下身来,一把扯下画杏林口中布条,并解开绳索。
画杏林恢复自由身,“哼”了一声,便坐起身来,对那少年并不道谢,那少年搔了搔头发,腼腆一笑,倒似显得理亏一般。
画杏林忍住酸疼,慢慢站起身来,见大先生与任婵娟正打得兴起,嘶声吼道:“姓任的,你还不快来求求老子,让老子救你一救。你左臂肘上一寸长出硬物,想是手三阴经中,心包经脉络不畅,那你定是常常心悸无眠,并伴有咳喘口臭,哈哈,这么一位北地天公,竟然口中臭不可闻,难道说心悸无眠竟也是被自己臭的不成?哈哈哈……”
任婵娟正聚精会神与大先生一场大战,闻听画杏林当众说出隐疾,颇有些羞怒,那心悸无眠倒还罢了,但口臭一事又如何能让外人得知,不由偷偷看了一眼画眉,见画眉眉头紧皱,似欲掩着口鼻向后退却两步,显是对自己厌恶之情已无以复加,心下对画杏林之言更是怒不可遏。
又见画杏林似听到天下最为可笑之事,说着说着竟是笑个不停,而诸葛倾世在一旁亦是笑靥盈盈,捂住口鼻亦似一副恶心欲呕的模样,不由怒到极点。口中叫道:“你家祖宗才臭不可闻。”
说话间,心神一分,被大先生一记峨眉刺险些刺中胸口,大叫一声闪身后退,胸口衣衫却已被划出一道口子,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
只听画杏林接着道:“你不只是臭不可闻,简直是臭气熏天,臭名远扬,臭的连心也已坏掉,心坏掉了,那便不如快快死去得好。”
画杏林说着,拍了拍适才给自己解开绳索的少年肩膀,大声问道:“你说是也不是?”
那少年大声道:“先生所言甚是,他还不如快快死了的好。”
画杏林对那少年颇是赞许,心道,这小子孺子可教,大合我意。
两人一唱一和,任婵娟口中怒吼连连,如不是大先生步步紧逼,非得奔将过来,将画杏林碎尸万段不可。
却又听画杏林接着道:“正所谓心者,五脏六腑之主也,精神之所舍也,心伤则神去,神去则死矣。如今你若给老子磕上几个响头,说不定老子大发慈悲,还能救你一救。”
任婵娟心中怒火万丈,却再也不敢出声回骂,咬着牙拼命集中心神力敌大先生,奈何画杏林故意大声喝叫,竟隐隐从四面石壁传来回声,想要充耳不闻实在是难以做到。
画杏林见任婵娟脸色铁青,却是骂不还口,更是越骂兴致越高,到得后来,竟将任婵娟七岁断奶,八岁尿炕,十几岁擦屁股仍将纸张抠破之事也编排出来,任婵娟渐渐头大如斗,身边犹如无数苍蝇嗡嗡乱叫,双手亦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起来。
画眉与诸葛倾世听得亦是眉头紧锁,大是厌恶,白了画杏林一眼,如真的见到粪便一般,掩住口鼻朝画杏林远处移动两步,心下均想,好好的一个郎中先生,今日怎地竟出此污言秽语。
百里长风却知画杏林用意,心道,此地确宜速战速决,否则任婵娟援手一到,更是麻烦。大先生曾暗地助我,此时我亦理应帮上一帮。
百里长风见大先生将任婵娟逼得向左急闪两步,大喝一声:“大先生接剑。”说着,将手中天鸾剑朝大先生掷去。
大先生单手一挥,抓过长剑,精神倍涨,越战越勇,不到半盏茶功夫,任婵娟已是左支右绌。百里长风见任婵娟已支撑不了多久,心下大定,转头看孤竹与九歌两人也已将屠麒、屠麟杀得大汗淋漓,摇摇晃晃。
此地甚是温暖,屠麒、屠麟二人又身着铁甲,密不透风,加上长途追来,再接连一番恶战,没有被热晕过去,已是耐力惊人。
屠麟先是双战百里巨与诸葛倾世,体力已几近透支,又逢九歌身法莫测,拳影如电,咬牙挺到此时,早已是汗流如注,眼前一片模糊。恍惚间又见任婵娟披头散发,满身血污,狼狈不堪,心中那份苦苦支撑的信念瞬间崩塌,被九歌两记飞拳正中面门,随即应声倒地,昏迷过去。
百里长风见孤竹久战不下,正欲出声指点,却见孤竹围着屠麒开始游走,匕首上下翻飞,已将屠麒一身铁甲生生划出几道口子,屠麒大惊,见援手仍是未到,心中焦急难耐,分神间,只觉眼前一花,面上一热,一股钻心般的疼痛已从眼眶处传来。右手不禁一捂,已是鲜血淋漓,惨叫一声,终是痛极晕倒。
百里长风心下暗赞孤竹,只觉孤竹灵性十足,如对敌经验再丰富一些,屠麒应早已落败。百里长风正思索间,忽觉有人拉扯衣袖,只听诸葛倾世道:“长风哥哥快看,那口臭恶人被那位先生打败了。”
百里长风定睛一瞧,只见任婵娟已卧倒在地,披头散发,面目狰狞,大腿处一处伤口正汩汩流着鲜血,哪里还有半分君临天下的威势。
百里长风走上前去,朝着大先生深施一礼,道:“大先生援手之德,百里长风感激不尽。”
百里长风说完,只见大先生摆了摆手,似自语道:“我终究还是老了。”说完,胸口起伏,气喘吁吁,百里长风知其已是疲累到极点,忙搀扶至石桌前坐下。
却闻大先生道:“大春,二夏,你二人去将他绑牢,稍后我有话说。”说完,又是一阵急喘。
只见众少年中走出两人,低头称是,径自从怀中掏出绳索,眨眼间已将任婵娟捆得结结实实。
此地大战一停,众人便纷纷朝大先生与百里长风二人围了过来,画杏林难忍好奇,悄声问解救自己的那名少年,道:“适才那二人叫大春,二夏,另有一人叫九歌,难不成你们是同胞兄弟不成?你又叫何名字?”
画杏林说完,又摇了摇头,心道,这些少年年纪相仿,一共有十三位之多,怎会是同胞兄弟?即便是老母猪也不能一下生出这么多崽来。想到这里,无声一笑。
那少年亦悄声道:“回禀先生,我叫十赋。我们众兄弟均是大先生收留的孤儿,我们之中大哥叫大春,二哥叫二夏,其余兄弟分别叫三秋、四冬、五雷、六雪、七风、八霜、九歌、十一苦、十二难,我最小的兄弟叫十三欢喜。”
画杏林听完,“噗嗤”一笑,道:“这也叫名字么?哪有给孩子取名这苦那难的。”说完似好奇更甚,接着又问道:“哪位是十三欢喜?这名字喜庆,皆大欢喜,听着就欢喜。”
十赋闻听亦是一笑,指了指不远处一位少年,画杏林见那少年缩头缩脑,颇有些猥琐邋遢,心道,这般模样,还有个狗屁欢喜,遂住口不言。
诸葛倾世见孤竹满头大汗,身上长袍已被撕裂开来,敞胸露怀,站在自己身后却是昂首挺胸,忍不住小声问道:“你没受伤吧?”
孤竹躬身答道:“回禀郡主,小人无碍,万幸郡主无伤。”
诸葛倾世心下熨贴,正要夸赞孤竹几句,却听大先生缓缓说道:“任兄,今日你为北地之主,我为凤凰之民,立场各自不同,请恕老夫无礼了。”
任婵娟“呸”地吐了一口血沫,恶狠狠地道:“老匹夫,你便是这般报恩么?果真光明正大,只可惜你只能在凤凰王朝充当伪君子,在我极北之地却永是卑鄙小人,本公只恨二十年前为何没有将你杀掉。”
大先生道:“任兄,二十年前你杀不了我,今后更无机会。我是君子也好,小人也罢,这些评价对老夫早已无关紧要,只要能护我百姓安好,即便做一做小人又有何妨?”
任婵娟道:“老匹夫,你可敢放我北去?且看本公日后能否杀得了你。”
大先生哈哈一笑,道:“任兄不用使激将之法,你若用此法,说不定我此时便会给你个痛快。”说着,站起身来,仗剑便朝着任婵娟上前几步。
任婵娟大惊,急道:“你,你,你……”却已不敢再言其他,深恐大先生此时真的走过来,将自己一剑刺死。
大先生走了几步,便驻足不前,定定地望着任婵娟,过了好大一会,方道:“今日我最后一次叫你任兄,你该明白,二十年前若不是我请求蝉衣两次救你,你应早已化为枯骨。”大先生说完,接着一声长叹,似有说不尽的惆怅。
百里长风与诸葛倾世闻言心头巨震,“蝉衣?二十年前?”两人不禁互相望来,心中均想,大先生口中的蝉衣难道是当今皇后?
百里长风心道,二十年前当今圣上始从北地南下,这任婵娟与当今圣上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大先生口中的蝉衣不是皇后又会是哪个?只是万万没想到在这地下深渊之中,竟藏着皇后故人。
百里长风想到这里,忍不住多看了大先生两眼,只觉他身上忽有一道无形的气势弥漫开来,越发显得神秘莫测。
只听大先生接着道:“任兄,只要你说出此次是受谁人指使,来此何为,今日我便放你一马。”
百里长风大惊,道:“大先生不可,此人所谋事大,且已是罪大恶极,我务必将此人解往帝都,交由圣上亲断。”
大先生一笑,道:“壮士勿急,此人不过疥癣之患,翻手可灭。我放走此人,若圣上怪罪下来,你可持我书信交给圣上,可保你无罪。”
百里巨闻听此言大惊失色,此地距我东渡里仅百里之遥,竟有如此通天人物,而自己竟不得而知,实是昏聩无能,日后定要多来拜访。
任婵娟闻听却是心中大喜,虽强自忍住,眼神却仍是忍不住地放出光芒,大声说道:“大先生此言当真?”
任婵娟说完,脸色突地一红,忍不住内心羞愧,偷偷瞟了一眼画眉,见她嘴角微微撇了一撇,对自己连看也未看,显是轻蔑已极,更觉无地自容,不由地嗫嚅道:“你,你说的可当真?”
大先生道:“一言九鼎。”说完,一瞬不瞬地望着任婵娟,眼神中尽藏说不出的落寞之意。
任婵娟道:“好,我信你君子一言。”说到此处,任婵娟似再无恐惧,声音竟是不自觉地高了几分。
只听任婵娟道:“三个月前,吐浑国主派秘使前来见我,晚间本公设宴款待,那密使醉后,却说起白西一族有人在苍鹰后人那里,无意间探听到此地藏有前朝重宝。本公早闻那苍鹰宝藏金山银海,明珠无数。”
诸葛倾世听到此处,心中一动,心道,若那宝藏被我取得,定要寻出几件送于娘亲,还有皇后阿娘,还要寻出最好的一件送给我岳家哥哥,然后再一股脑地交给圣上。
诸葛倾世想到这里,呆了一呆,心中又道,为什么我会把最好的一件送给岳家哥哥?而不是我娘亲?诸葛倾世对男女之情懵懵懂懂,自不知少女情窦初开,一缕相思已将自己紧紧系牢,自是满心满意将世间最美之物送于情郎。
诸葛倾世不禁转头看了一眼百里长风,见百里长风棱角分明,双目深邃,心道,长风哥哥虽神威无敌,我那岳家哥哥却要比他俊朗几分,诸葛倾世想着想着,竟是大起柔情,再看任婵娟时,竟也不似适才那般面目可憎。
孤竹见任婵娟求生心切,心中鄙夷,心道,天公之名,叫得威风八面,却如此这般贪生怕死,若换做是我,定宁死不屈。只是那宝藏我若能得上几颗,也是天大美事,便能迎娶小陌过门,便能在一起生儿育女。
孤竹见面前诸葛倾世背上长发如墨,转头时露出些许颈间皮肤,却是白润如玉,心中又道,我那小陌虽不能与郡主仙子相比,却是柔情似水,正合我意。
那十三名少年却似不知金银之贵,听闻宝藏之事竟不为所动,只觉此事又是吐浑密使、又是白西一族,更牵扯苍鹰后人,如今却是北地天公前来寻宝,如同听书猜谜一般,均是满脸好奇之色。
只听任婵娟接着道:“待那密使走后,我便动了来此寻宝之意。不料还未等我布置完毕,几日后,便有鬼族之人专程前来,言说助我寻宝一事,我心中大惊,宝藏一事本是天大的秘密,鬼族又是如何知晓?”
百里长风听到这里,心想,这宝藏一事现在看来已不是什么秘密,我凤凰周边各国主似已全部知晓,目前虽只有鬼族武士与北地天公府前来争夺,想那吐浑、白西两族定也不会无动于衷,坐看重宝落入他人之手,且苍鹰细作赵南楼已在此筹谋多年,如各方来人,侍卫营定是独木难支,自己又无权调动军营,如现在请示圣上,一来一去便是数日光阴,这数日之中,不知暗藏多少凶险,这却如何是好。
百里长风越想越觉此事难以善了,抬头见画眉朝自己望来,眼中满是殷殷关切之意,心中一动,只觉温暖倍至,一股豪情却是油然而生。不禁向画眉微微一笑,画眉面色一红,忙低下头来,只觉丝丝卑微夹带着一丝甜蜜瞬间袭来,不由暗暗自责道,我一个待罪奴婢,哪来的闲情雅致去替别人担忧。
画杏林心道,宝藏之事那苍鹰后人定然知晓,然后白西族人也知晓了,然后吐浑国主也知晓了,然后鬼族武士也知晓了,今日在驿馆,老子也知晓了,这还算得上哪门子秘密。
只听任婵娟接着道:“我再三追问,见那鬼族之人始终顾左右而言他,便也未再深究,随后我们商定好,宝藏寻到后,本公独占七成,七成,嘿嘿,七成呐……”
任婵娟说到后来,几近喃喃自语,只觉无数重宝离自己远去,先前踌躇满志的雄图霸业已化为幻影,心中愤恨至极却又无计可施,竟不自觉地偷偷望了一眼画眉,见画眉低着头,似在沉思,又似在懊悔,显然对自己死活,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不由心中一痛,心道,这女子一颦一笑,一发一毫无不牵我魂魄,我这一眼情生,竟无时无刻不在意她对我的种种念头,万人之上的天公那便如何,却也是得不到心上人半分好感。
任婵娟时而凄凉,时而迷茫,只觉江山美人似一日天涯远隔,心中乱作一团,几近癫狂。却听大先生大声喝道:“昏聩至极,你被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尚不自知,即便你今日取得重宝,试问你如何将之运走?指望你的铁甲士卒背回去?还是自觉得能逃出凤凰万里疆域?”
任婵娟浑浑噩噩,如木偶般僵卧在地。却听大先生接着道:“你那弹丸之地,圣上灭你只在一念之间,可这么多年来圣上始终未去剿之,你也不扪心自问一下么?”
大先生说到这里,却转头朝着百里长风道:“我深知圣上与蝉衣有为难之处,所以才未让这位百里大人将你押往帝都。”
百里长风心道,原来如此。遂对着大先生深施一礼,大先生摇手制止,径自走回座位,又转身说道:“我今日擒你之后又答应放你,已报了当年收留之恩,你我今后恩断义绝,盼你好自为之,再见面时,你我之间将无半分情面,再也不用手下留情。”
任婵娟渐渐回过神来,闻听大先生此言暗暗冷笑,心道,若我力盛之时战你,你又怎会取胜,若不是这位千刀万剐的死郎中扰我心神,我又怎会落败。任婵娟想到这里,口中却道:“好,自今往后,你我再无相欠。那就请你解开绳索,我此时便走。”
大先生道:“我虽答应将你放走,却不是此时。”任婵娟脸色变了数变,心中骂道,难道要将我囚禁几年再行放走?该死的老匹夫,若有朝一日擒到你,本公非活剐了你不可?
任婵娟忍不住嘶声道:“出尔反尔,你待如何?”
大先生一笑,道:“你须召集你铁甲营士卒尽数来此,吩咐他们十人一队径直返回,每隔两个时辰上路一队,且所有士卒在路上不能滋扰生事,待他们几日后上路完毕,你的腿伤也应有所复原,到时老夫亲自率人,将你护送回极北之地。”
说罢,不待任婵娟答话,却转头对画杏林道:“适才听这位先生所言,想必是医道高手,还请这位先生给这位外人治上一治。”
画杏林上前道:“大先生,我适才助你杀敌,你尚未谢我,如今却又要我医治这恶人,是何道理?”
大先生淡淡地道:“适才你用污言秽语助我,使老夫胜之不武,脸上颇是无光,如今要我谢你,又是何道理?”
画杏林一呆,心道,你想胜的光彩,当时为何不出声阻止于我?现今再来数落,真真不识好人心。
画杏林道:“我今日助你伤了他,现在你又要来让我救了他,这又是何道理?”
大先生自失地一笑,道:“天下间若有道理可讲,那便天下太平了。”
画杏林却也不再辩解,转身便朝任婵娟走去。

百度搜索 长风画眉 天涯 长风画眉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长风画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魏楚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魏楚敖并收藏长风画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