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秦之悲歌 天涯 秦之悲歌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赵国,半夜子时,皎洁的月光遍扫大地。
邯郸城李家,一厢房内。一个二十岁青年躺在床上睁大双目,面色带着惊恐的表情。
李坚花了一个时辰,才终于确定,他确实转世重生了。
大二的李坚本来和另外两名室友萧可、徐贵,暑假到昆仑山游玩,不顾当地人的劝阻,进入山内“死亡谷”探险。行入谷中,三名青年正在嘻嘻哈哈嘲讽当地人胆小迷信,突然上空乌云密布,一道道闪电撕破苍穹击落下来,三人没来及发出任何惊呼,当场身亡。
李坚嘴里吐出一口浊气,想到从天而降的闪电不由得不寒而栗。李坚忍住身上的疼痛,跌跌撞撞爬起身来,点亮蜜蜡,找来铜镜。镜中之人身高修长,国字圆脸,浓眉大眼,嘴角有一丝淡淡地贱笑,这不就是自己的样子?只是脸上有青紫痕迹,李坚不由惊奇:这李坚连相貌也和我一样。!
李坚想起,现在是赵国赵王迁八年,历史上记载秦王买通赵重臣郭开,散布大将李牧,副将司马尚谋反的消息,最后赵王迁处了死李牧和司马尚。那李牧正是重生后李坚的父亲。父亲一死,倾巢之下,岂有完卵?这个富二代,马上要变成赔死二代了!
李牧有三个儿子,李坚为老三。由于赵国近些年战事不断,李牧常年在外征战,疏忽了对儿子的教育。李坚两个哥哥年轻稍大些,被李牧带在身边随军征战,大哥李刚因军功升职为偏将军,二哥李强为裨将军。而李坚二十年来未上过战场,天天在邯郸城内走狗斗鸡,听曲观舞,惹是生非,不务正业。只因爱好武艺,所以身手也算不错,因性格鲁莽且仗义,好管不平之事,故经常得罪邯郸城内一些王孙公子。好在心性纯良,正义感爆棚,并不持强凌弱,所以即使李牧在家,亦对李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昨日,和好兄弟刘喜相约喝酒,在酒楼又遇赵宁调戏唱小曲的舒儿,还毛手毛脚。便上前教训了赵宁一顿,还打伤了赵宁的两个护卫。赵宁恨恨而去,李坚完全陶醉在自己行侠仗义的快感中,完全看不见唱小曲的舒儿眼神中的狡黠与兴奋。听完小曲,喝过小酒,正准备离去的李坚和刘喜被赵宁带来寻仇的公子哥们堵在了酒楼,公子哥们武艺不如李坚,但是人多势众,一番大战下,寡不敌众的李坚和刘喜被揍得鼻青脸肿,只得破窗而出,为了掩护刘喜逃跑,独自吃了无数拳脚,又被追了几条街才作罢。李坚勉强逃回家中,就晕倒了。醒来后就是半夜,二十一世纪的李坚正好转世重生在这个同名同姓的人身上。
“这群人渣太狠了,分明是想打死人。”李坚恨恨的想到。赵宁以前可没这个胆子,现在居然这么大胆?“不好,难不成他们有什么依仗?还是说李家马上要完蛋了?秦国的反间计已经发动且要奏效了?”李坚站在窗前,望着空中的明月,虽然自己刚转世过来,对李牧没什么感情,但李牧是自己最崇拜的名将之一,也不好见死不救。自己该怎么救这个便宜父亲李牧?自己可以先一个人逃之夭夭,但是李家怎么办?
舒儿,长相清纯,歌声甜美。来邯郸城有三个月了,李坚想到,每次舒儿对自己都十分热情,好像在多暗示喜欢自己,对当时的李坚深情款款,李坚很是陶醉这种感觉。但是每次听她唱小曲都有意外发生,自己都会与其他公子哥发生摩擦。这段时间因为舒儿确实得罪不少世家子弟,要不也没有昨日的围殴。重生后的李坚站在旁观者的立场马上发现不妥:这舒儿有问题,或许是秦国的间谍,会不会是特意来破坏李坚与邯郸城王孙公子的关系?而使邯郸城达官贵人嫉恨李家,加快反间计的实施。想到此处,李坚惊出一身冷汗。前面的那个李坚,真是一个坑爹的货。
历史注定的东西,能因人而更改么?且史书并没有记载李牧后人之事,自己是否就是这场计谋的牺牲者?李坚在房间里兜来兜去,一时彷徨无计。
天色渐亮,李坚洗漱一番,配上宝剑,决定找舒儿来印证心中的猜测。
前世的记忆,舒儿的落脚点在城西的西风客栈。李坚骑马赶到客栈,早有小厮迎了上来:“李公子,这么早就来了?有什么吩咐?”
“我来找舒儿!”李坚边下马边说。
“舒儿?那个伶人么?她今早五更就被人接走了。”小厮道。
“接走了?”李坚心中警觉起来:看来舒儿真的是间谍,现在离开肯定是任务完成了。李家危险了!
“具体走了多长时间?由什么人来接的?从哪个方向走的?”李坚掏了一块碎银子交给小厮后问道。
小厮咧开嘴接过银子,笑眯眯说道:“走了半个时辰。由两名中年壮汉接走的,这两人面生的很,但对舒儿姑娘很是客气。向西方而去,具体到什么地方就不知情了。”
李坚拱手谢过小厮,翻身上马,朝邯郸城西门驶去。
将到西门,远远看到两名守卫分立城门两旁持戈而立。李坚认识,是张立,张林二人。李坚在马上远远抱拳施礼:“二位张家哥哥好!”
李牧能征善战,在军中有极高的声望,士兵常以能在李牧麾下效力为荣。李坚心性直爽,对人从不摆架子,所以李坚在军中也颇得人心。
张立,张林二人慌忙见礼:“不知李公子这么早到此,可是有事?”
“二位哥哥,可否看见舒儿和两名中年男子出城?”
“舒儿?”二张面面相觑,张立为难的问:“李公子所说舒儿,是谁家姑娘?我们可认识?”
也是,李坚心说,你们哪有闲工夫去听曲,哪有闲钱去酒楼喝酒。当下将舒儿容貌形容了一下。
“前不久是有两男带着一女出了城,不过那女的骑马且戴了面纱,看不清容貌。”张林回忆说。
“一定是她们!”李坚心中一动,问:“不知西门还有多少哥哥在此值守?”
“何故有此一问?”二张不解。
“实不相瞒,”李坚满脸惭愧道:“这舒儿本是唱小曲的怜人,小弟见她曲儿唱的不错,心生爱意,时常打赏,这一来二去,就和小弟好上了。谁知这贱人竟然三心二意,水性杨花,勾搭别的汉子。昨天那贱人被我抓到府中准备严惩,那贱人赌咒发誓不再犯,苦苦求饶。是我一时心软,信了那贱人。岂料贱人趁我熟睡,将我钱财统统偷走,又赚开府门,和奸夫一起逃走。今次追她们到此,实在是惭愧!现如今又得知人己逃走,虽走了不多时,只是这城外道路颇多……”
二张听闻,强忍笑意,张立说:“李公子勿忧,待我传讯,让弟兄们帮你出城追那贱人。”
李坚大喜:“如此多谢二位哥哥。只要抓到人,且莫听她们胡言乱语,男、女最好都要生擒,我想亲自教训她们。至于从我这偷走银两,哥哥们搜出尽管拿去喝酒,不管搜不搜得出,事成过后,小弟都有重谢!”
二张欣然去招集弟兄。准备帮忙追人。
李坚出得城来,略一思索,向上郡方向追去。?

百度搜索 秦之悲歌 天涯 秦之悲歌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秦之悲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立木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立木斤并收藏秦之悲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