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衍国 天涯 衍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益江铁路,自益州锦城,经巴渝、夷陵,达鹦鹉洲,连绵三千公里,号称庆国最长的铁路。
开始时,这条铁路的修建资金采用的是第二种方式,用“田亩加赋”的办法,按照每家每户的田亩数向农民派发,筹集了1500万两白银,如果铁路修建顺利的话,等于几千万的益州百姓都是这条铁路的股东,每个人每年都可以分到铁路所产生的红利,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民生工程。
但是,有好的开始并不意味着就有好的结果。益江铁路最终还是烂尾了,问题出在一个叫章施典的人身上。
章施典是益江铁路的总收支,他利用铁路公司没有监督、定期查帐的漏洞,挪用公款去借贷、炒股。股市历来都是个杀人不见血、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很不幸,灾难降临在章施典身上了。
章施典所买的橡胶股的企业大股东携款潜逃,导致股价狂泻,钱庄倒闭。
章施典血本无归。
不仅如此,由于铁路公司监工不力,铁路修了一年,花了四百万两白银,才修了三十里路。减去章施典依法挪用的三百多万两白银,照这个进度,剩下的七百多万两白银顶多还可以修六十里路,要想修成二千多公里的铁路,无异于痴人说梦。
此时,要想挽救这条铁路,唯一的方法就是收为国有,由国家统筹资金。但大庆国库里干净的连个铜板都没有,因此所谓的“归于国有”,无非是将铁路的经营权抵押给洋人,向洋从借钱修路。
事情就是这样,这条铁路修与不修,归不归于国有,几千万老百姓的血汗钱全都打了水漂,作为商人的石子松看得很清楚,做出来的善后事宜也相当的商业化:做生意有赚有赔,亏了的款项理当由当事人赔偿,和政F无关。现在铁路收为国有了,与铁路有关的存款和现有之款均归于国有。
总之,就三个字:“不退钱!”
当然,石子松的这个决定,自然少不了拓拔泽宇的“英明指示”,毕竟财神爷囊中羞涩,总得变着法子弄点“外块”花花。
石子松的算盘打得不错,但他忘了老百姓的算法不是这样的:你可以打我,骂我,轻我,但我的血汗钱被贪污挪用了,是朝廷用人不当,既然铁路收归于国有,那国家理应赔偿我的损失,至少也得归还本金。
总之一句话:“我的损失国家必须买单。”
在两者争持不下的时候,石子松和拓拔泽宇捣鼓拓拔锋下了一道措辞严厉的谕旨,警告百姓:“如有不顾大局,故意扰乱路政,煽动抵抗,即照违制论。”
这道谕旨顿时掀起轩然大波,益江铁路的股东们在益州士绅头面人物的带领下,成立了“益州保路兄弟会”,天天到督署衙门向总督喜雪峰请愿,后来逐渐发展到全城罢市。
喜雪峰无奈之下,只得联合锦城文武百官,联名奏请朝廷罢免石子松,改变铁路国有政策。
此时正被拓拔泽宇和石子松哄得有如身处云雾之中的拓拔锋哪里听得进去?于是拓拔锋立刻又下了一道措辞更为严厉的谕旨,责令喜雪峰立即解散“保路兄弟会”,平息事态,否则将治罪于他。
拓拔锋似乎觉得这道谕旨份量还不够重,同时任命端木郎为铁路钦差大臣,率兵进入益州协助喜雪峰平息事端。
说是协助,其实谁都清楚,端木郎此次领兵入益州,就是为了益州总督这个职位而来。
“夹心饼干”喜雪峰在朝廷和百姓之间两不讨好,最后沦落到丢官掉脑袋的境地,一怒之下在锦城大开杀戒,下令开枪打死前来请愿、手无寸铁的男女百姓六十多人。
为了恫吓百姓,喜雪峰下令三日内不准收尸,任由几十具尸体摆放在督府面前,景状之惨,令人不忍闻睹。
“锦城血案”发生后,“保路兄弟会”成立“保路兄弟军”,在南国义军的带领下揭竿而起。
战争一起,义军从四面八方赶往锦城,与困守孤城的金军展开血战,益州一时大乱。
在拓拔锋收到贺楼硕的云梦泽行省的义军名单时,拓拔锋等人正在商议从全国各地调兵入益州平乱的事情。
一条铁路的修建竟然演变为一省暴动,闹到如此境地,替儿子监国的拓拔锋如果对石子松没有一丢丢怨恨,那绝对是骗人的。
拓拔锋可以不理捅了马蜂窝的石子松,对即是大堂哥又是度支大臣的拓拔泽宇却不能置之不理。两人是一根绳上的两只蚂蚱,利益相关,一荣具荣,一损具损。
作为局中人,拓拔泽宇要避嫌,不便亲自上阵,于是向海军大臣拓拔洵使了个眼色。
拓拔洵虽是海军大臣,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文人。在一众王爷中,拓拔洵小有才名,吟诗作画,样样在行,尤其书法,颇见功力,篆隶楷行草,无不出彩。
收到哥哥拓拔泽宇的眼神后,拓拔洵缓缓站了起来,道:“作为军人,食国家之俸禄,不思报国,为朝廷分忧,反行叛逆之事,其罪当诛。臣以为,此等乱臣贼子,不杀不足以正法,不杀不足以安民心……”
拓拔锋看着雄辩滔滔的拓拔洵,只觉得一阵头痛。开什么玩笑?没有人在你回家的路上放炸D,你自然“站着说话不腰疼”。
“不能杀!”
民政大臣肃亲王拓拔善见拓拔锋脸色铁青,生怕拓拔锋听信拓拔洵之言,赶紧说道,“杀,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喜雪峰在益州杀得痛快了,现在益州人皆反。摄政王仁政爱民,定不想江城成为下一个益州吧?”
“这个自然!”总算有一个通事明理之人,拓拔锋轻吁了口气,“这事肃亲王认为该如何处理?”
“江城闹兵变,事情一定不简单,贺楼硕这个时候请示内阁,意在不想担责。我们远在京师,对江城之局势并不清楚,冒然决断,恐酿大错。贺楼硕督署云梦泽行省,自然比我等清楚云梦泽行省情况,因此只要新军不兵变,不妨让贺楼硕便宜行事即可。”拓拔善说道。
“如此甚好!”拓拔锋点头道。

百度搜索 衍国 天涯 衍国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衍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修真的大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修真的大鱼并收藏衍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