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三猫流浪记 天涯 三猫流浪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
紫宸殿上,天子程福贵遥望着廊外夜色,心下黯然,不禁扶栏叹道:“登楼遥望秦宫殿,茫茫只见双飞燕。渭水一条流,千山与万丘。远烟笼碧树,陌上行人去。安得有英雄,迎归大内中?”
“启禀皇上!耶侍卫已带到!”
闻听此报,天子转身寻望,只见秦天下身后正走来耶无害和阮晓峰。
“臣耶无害叩见皇上!”
“免礼!免礼!朕已为你们俩设好酒宴,为你们接风洗尘!”
“谢皇上!”于是,君臣三人走向了殿内的宴席。
····························································································
“哎!我说兰陵王,我赵下乡有一事不明白,你是十四陵王之首,为什么零陵王金叶没有位列其中?”
“哈哈哈!”香满楼不禁笑道:“这一问题,你自可问金大侠好了!”
“哎对!金大侠!你说这怎么解释?”赵下乡忙转首向金叶金大侠寻问。
“哈哈哈!”只见东座上一位白衣剑客笑道:“人家十四陵王不要,我当然不能位列其中喽!”
“咳!”赵下乡不禁泄气道:“这话说的和没说一样!”
“金兄此言差矣!”只见北座之上身着蓝色衣装的兰陵王说道:“其实天下占陵为王的人士多的是,十四陵王只不过是历来的习惯称呼而已。更何况,你既为零陵王,这个‘零’是个分界点,是独树一帜的典范,何必划入我们十四陵王之列?”
“兰陵王言之有理!”南座之上的青衣刀客说道:“我郇(húan,环)下海在如今乱听过东侠东方不败说过这么一句顺口溜。”
“他说什么?”金叶随即问道。
“他说‘不读金、古、柳,枉在世上走;不读乱世魂,白在世上混!’据说这‘金’字、‘古’字里就有‘零陵王金叶’一位!”
“嗳!我说郇(环)老弟!”西座之上身着黄袍的赵下乡接着说道:“这顺口溜做何解释?你能不能详细解说一下?”
“详细解说一下倒可以。不过我可要告诉你们,要说详细解释,我也只能三下五除二地多说一点;不然,就是七天七夜也讲不完哪!”
“行了!行了!你别在这卖官了,你就赶快说了吧!”赵下乡催促着说道。
“好!你们听好了!这‘金’就是指江湖武林人士的称号与姓名之中所有沾金带银带铁的统统算上一号。比较著名的有金陵王李金山、‘金氏三兄’、‘飞天神龙’耶金风,其中当然就有金陵王金叶喽!”
“那‘古’如何解释?‘柳’又如何解释?”
“古乃立起之叶,叶乃卧倒之古,故此古、叶合一。它所指的武林高手当然就是姓古的和姓叶的。姓古的就是号称西庄王的古西天,姓叶的当然多了一些。比较著名的有徐州司马叶无双,徐州‘猫王’捕快叶学云,淮阴‘叶氏三兄’;‘金枝玉叶’万花公主程圆圆。当然,零陵王金叶也算上一号。至于‘柳’嘛,就是指徐州凤凰山庄的柳如烟和天水郡的‘美人剑’柳如烟。”
“呵!郇(环)兄知道的还真不少哩!”只见香满楼给他满了一杯酒,说道:“那‘乱世魂’又如何解释?”
“哈哈哈!”郇(还)下海笑道:“我和赵兄号称‘乱世双雄’,当然对这江湖乱世的事情知道的多一些。这个‘魂’就是说‘狂风巨浪八步登峰夺魂掌’金坛法师、枪魂‘金枪有敌’金再来、追魂不散秦天下、销魂教教主司马奔、八封夺魂东宫道士夏七公、九宫葬魂西宫道者苍九公;魂乃云中之鬼,离鬼魔不远也。故又有:鬼见愁刘西周、海外神魔欧阳神风、燕山浪魔、十面反剑夺魂鬼黄道真人容天下、枪魔金马利、枪鬼金利来以及废掉的“混世魔王”程世皇。当然,这其中含有‘金’字的,也同时列在‘金、古、柳’的金字名侠录之中。”
“好!好!真不愧是‘乱世双雄’之中的郇下海!你可以下海去摸鱼也!”只见兰陵王举杯说道:“来!我敬你一杯!”
····························································································
“哎!我说迟老兄!”只见角落之中的“风侠”甘上山小声对“雨侠”迟上海说道:“你说他们四人如今来到京城要做什么?”
“大概也和我们一样!行侠仗义!追查江湖杀手!”迟上海寻思着说道。
“难道他们就不为别的点什么?”甘上山神情诡秘地说道。
“为什么?”迟上海也小声寻问道。
“据江湖传闻,京城内有两件宝物,就是雌璧‘万宝玉’和雄璧‘万宝玉’。我想他们是为此而来。”甘上山瞪着惊奇的眼睛神秘莫测地说道。
“我看他们来了也是白来!”迟上海立即作出了判断。
“为什么?”甘上山不解道。
“据说昆仑山镇山之宝已经重现江湖,它和‘万宝玉’雌雄双璧乃是江湖奇物,人人意欲得到它们。你可以想想,拥有此物者也绝非等闲之辈,他们岂能让别人轻易得手?”
“嗯!迟兄言有理!我想这酒楼内必有高人在注意着他们的行动,想必也和他们有共同的目的。”
“嘘——小声点!”只见迟上海压低了嗓子,向甘上山递了个眼色。甘上山心中会意,瞥了一下眼神,只见一角落之处一位头戴笠帽的披氅侠客,正在独饮独酌,象是对其他酒客们的谈话漠不关心。但是,谁又能知道他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高贵名药?
然而,就在“风雨二侠”专心吃酒之际,那位冷漠剑客已悄悄离开。远远之间,他已在不明之人的眼帘里左转右拐,一直来到“慕容府”的高门之下。借着朦胧灯光,那位头顶笠帽的披氅剑客向左右瞧了瞧,见四下里无人,便纵身一个“雄鹰展翅”飞身上檐,轻飘飘落入院中。
“嘭!嘭!嘭!嘭!嘭!嘭!”几声门响过后,房门半开,披氅剑客潜身而入,房门再次合闭。
“慕容兄!多年不见,你如今在何方效力?”
“我如今在幽州卢龙节度使刘守光幕下效力!”
“刘守光?!就是那个私通其父小妾又囚禁其父的幽州刘守光?”
“哈哈哈!你我是彼此彼此!”
“此话何意?”
“你所为这效力的所谓长安天子程福贵不也是囚禁了其父皇么?不仅如此,他的皇兄皇弟同样也被他软禁在深宫大内!”
“哼!那是老皇帝昏庸无能,荒淫误国,圣明天子理当大义灭亲!”
“哈哈哈!如今天下混乱,乱王割据,各自为政,其所作所为无非都是为了自己,这可以说是天下人所共有的本性!所谓‘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你我就不必互相谴责了。”
“不过我听说这幽州的刘守光已称臣于梁帝朱温,但他暗地里还结好于晋国和契丹。”
“这是人之常情!不过,慕容兄!我此来不是和你谈论这些乱国小事的,我们要谈我们的国事!”
“我们的国事?!”“京师第一枪”慕容山水不解其意。
“对!我们的国事!你不要忘了,你我都有是慕容世家的后代,我们的先祖慕容德曾经是南燕国主,你我既是堂兄弟,就应该联合起来继承先祖遗志,再次打出我们慕容世家的南燕国。慕容山水!乱世出英雄!你所率御林军的枪声可以提前打响!你我就撒手大干一场吧!”
慕容山水闻听这番言语,心中骇然震惊,他没想到他这位堂兄竟还有如此的雄心壮志,但说反了这是野心勃勃,是犯杀头之罪并且要诛连九族的。他既然已誓为长安天子效忠,就应该忠贞不二,怎可另起异心?虽然他和堂兄都具有相当的势力,但如今群雄逐乱中原,想要打出自己的一片国土,谈何容易?弄不好,自己却要身首异处、遗臭万年,如此念头万不可生!不行!他必须规劝堂兄放弃此念,以免招致杀身之祸。于是,慕容山水神色颓然地说道:“山雪兄!如今世道混乱,群雄并起,岂是你我可以化地而治?我看你还是乖乖地放下此念、各侍己主为妙!”
“哈哈哈!世道混乱?!东晋末期,我们先祖所建立的南燕同不也是处在乱世之期么?但它毅然能立于十六国之首与东晋王朝分庭抗礼,这难道说我们慕容世家不可以建立自己的王朝么?山水兄!听我一言,如今形势,乱世出英雄,‘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我就大干一场吧!机不可失哪!”
“山雪兄!你不必再多言!我如今身在官场,身不由己,我决意要侍奉在天子左右,岂能去做乱臣贼子?”
“乱臣贼子?!”慕容山雪却满不在乎地说道:“这天下间所谓的皇帝、天子,哪个不从乱臣贼子登上的皇帝宝座?想想看,他们又有几个好人?”
“山雪兄此言差矣!如今虽然是乱王割据,但圣明天子还是有的,为了使平民百姓安居乐业,他当然要以暴制暴、平定叛乱,没有铁的手腕如何统治天下、安邦定国?这是为人君者应该具有的素质,不能以此评定他的好坏。”
“够了!你我不必再争论这些没用的话题。老实说,你愿不愿和我一起共谋我们慕容世家的大业?”
“山雪兄!请恕小弟实难从命!”
“好!既是如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告辞!”
“山雪兄!……”慕容山水想向前阻止,但是,慕容山雪已推门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
“慕容山雪!今夜就是你的死期!”
“啊!……”慕容山雪心下一惊,抬眼观望,他只见树林之中迎面站立着一对手持寒剑的男女拦道挡住去路!
“你们是什么人?”
“什么人?!我可以告诉你,死也让你死个明白!我们就是沧州的王金龙和王金凤!”
“你们就是沧州的阴阳二王!是刘守文手下的人!”
“正是!我们要诛杀的就是刘守光手下之人!你我各为其主,你就老老实实的受死吧!”
“哈哈哈!让我受死?实话告诉你们,我奉主人之命,也要送你们两个去西天!”
“废话少说!你看剑——”王金龙话说之间,只见一道寒光闪过,他已展剑直刺慕容山雪的咽喉。说时迟,那时快,又见树丛之中一道寒光闪过,顿听见“当”地一声脆响,火星四射。刹时之间,两柄利剑就战于一处。
然而,就在慕容山雪和王金龙恶战之际,那位王金凤非但没有进前力助王金龙一把,她反而不见了踪影!真是活见鬼!她去了哪里?这号称“阴阳二王”的一对狗男女果然是名不虚传!明里一个,暗里一个,真是令人防不胜防!不行!必须小心谨慎!不然,必是身价难保!想到这,慕容山雪向王金龙虚晃几剑,便要夺路而走。但是,他猛觉腹下一凉,一道寒剑已冒出地面刺入其腹!就在他一愣神之际,又是一道寒光闪过,其首已被利剑削落于地。可怜一代慕容世家的弟子,壮志未酬,就这样过早地身死而去,年仅28岁!
慢慢地,慕容山雪的无头之尸缓缓落下。谁也不知道这死者名为何物,谁也不知道这不名之人因何而死又为何人所杀!因为“阴阳二王”早已将其头颅带向沧州。
····························································································
“启禀皇上!万花宫皇甫梨奇求见!”
“噢?”天子程福贵望了一眼身边的耶无害和阮晓峰,向来报的秦天下问道:“这么晚了,他有何事要见朕?”
“这……”秦天下愣了一下,道:“想必是有请耶侍卫的!”
“哦!这一定又是皇妹的主意!耶侍卫远道回京,尚未歇息,如何又要连夜去万花宫?告诉他,朕不准!”
“皇上!”只见耶无害不禁向前请求道“我与护花使有言在先,我不想失信于他。我已答应他等我见了皇上之后,便和他一起去晋见万花公主。他一直在外等我,请皇上恩准!”
天子闻听此言,看了看耶无害诚挚的目光,便点头应道:“好吧!快去快回!朕还有要事与你相商!”
“是!”于是,耶无害便带着阮晓峰一起和“铁手护花使”连夜赶往万花宫。
····························································································
“启禀公主!耶侍卫就在殿外恭候!”
“嗯!我让你把耶侍卫请入宫来,没想到你还多带来了一位!”
“你是说阮姑娘?!……属下一时疏忽,请公主恕罪!”
“算了!去请他们两个进来!”
“是!”
片刻功夫,耶无害和阮晓峰便进入大殿。
“两位请从!知道我这么晚把你们俩请入宫来有何事么?”
“在下不知!请公主明示!”
“公主我是想为你们俩接风洗尘!听说你们俩刚从皇上那吃过晚餐,所以如果你们俩不嫌弃的话,可以在我宫内沐浴沉香,以消除身体疲乏。”
“多谢公主美意!时间已经不早,我和晓峰呆一会就走!”
“噢!你就是太行山寨阮老寨主的干女儿阮晓峰?”
“正是!不过公主如何对我如此了解?”
“这个你不必多问。我请你们到此沐浴沉香,你们可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闻听此问,阮晓峰不由望了一眼耶无害,回应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公主请我们沐浴洗尘是为了迎接明天的‘上巳节’。”
“嗯!果然是耶侍卫的红颜知己!没想到你对这些传统风俗佳节还是如此的了解。不错!明天就是三月三,是传统的‘上巳节’。这一天,男女老幼一定要沐浴净身,还要到河边洗涤污浊,进行春游、野餐,用以消灾除邪,祈求全年幸福。不过我还要告诉你们俩,明天的三月三还是王母娘娘的生日,我决意在万花宫举行蟠桃盛会,庆祝王母娘娘的生日。到时候,我还要请你们俩参加盛会。不知你们两位意下如何?”
“多谢公主盛情。如果可能的话,在下和晓峰一定前来赴宴!”
····························································································
“启禀皇上!公主请耶侍卫是要他参加明天万花宫的蟠桃大会。”
“噢?明天是‘上巳节’,又是王母娘娘的生日,我这皇妹真是个不甘寂寞的有心人哪!”
“皇上!”只见“天皇密使”又进前说道:“据臣所察,公主是有意要从皇上身边挖走耶无害这个人才。他可是微臣费尽心思为皇上寻觅的奇才,请皇上三思!”
“以你之见是要朕不准耶侍卫参加蟠桃盛会?”
“皇上英明”
“哈哈哈!放心吧!司徒太保!朕一切都明白,让他们之间接近还是有分寸的。朕不会将耶侍卫拱手让于皇妹!”
“皇上圣明!用人之际,理当如此。”
“嗯!司徒太保!明日你也要随朕一起去万花宫。”
“是!”
····························································································
京城大雁塔,漆黑一片。在其顶层,又回荡起了阴森黑暗的声音!
“大师!明日万花宫要举行蟠桃大会,我们应采取什么行动?”
“什么行动?!……我看应是按兵不动!”
“按兵不动?!其时皇宫大内高手云集,还有皇上前去,这岂不是我们消灭他们的大好时机么?”
“哼!正因如此,所以我们才不能采取任何行动!”
“为什么?”
“为什么?蟠桃盛会,你以为是你我可以来去自如的么?万花宫里有万花公主、‘铁手护花使’、飞云道姑以及无数的女中豪杰,其时又有皇帝亲率大内武林高手前去赴宴,你说我们为何要前去?”
“怎么?此次我们没有去年京师擂台的那两下子?”
“什么那两下子?!你可知至今皇上还在暗派‘天皇密使’查访此事?你说陈丞相还敢在蟠桃会中暗放炸? 药么?”
“他不放,可以由我们俩来!”
“由我们来?更是自讨苦吃。你不要忘了,由我们派去万花宫做卧底的梅氏姐妹早已在二月二十二日夜被万花公主碎尸抛诸黄河矣!”
“你是说‘采花大盗’李海健和‘混天无忧客’纪庆云?”
“嗯!他们和杜春生、任玉龙一样,都是些酒囊饭袋,恶棍加淫棍!派他们去搅乱万花宫和销魂楼,可是一样都没办好,而且还暴露了你我!他们死有余辜!”
“不错!这事是让我们弄巧成拙,这些淫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而且是绰绰有余!我们非但没有借此除掉万花宫主、销魂教主和幽冥教主,而且引得司马奔和左丘黄要联合十八教主和十大庄主一致对付我们。虽说是‘偷鸡不成反触了一把屎’,但也更能让我们分清敌我,大师的黑名单上又可以添枝加叶了。”
“善哉!善哉!所以嘛,不光是他们,而且还有义昌节度使刘守文手下的‘阴阳二王’,我们都要一一解决!”
“这么多人,要花费我们很长时间的。”
“这是我们的职责,又是一项特殊而艰巨的任务。必然要花费时间、精力。从今以后,我们要想将他们一一处决,必须多动脑子,而不能死拼蛮干去送死!要学会‘避强打弱,避多击少!’”
“大师是说要我们避开他们此次的蟠桃盛会?”
“正是如此!对付他们,还有十八教主、十大庄主等等,我们要分而治之、借刀杀人,才可以达到我们事半功倍之效!”
“大师之有理!我想这次我们虽然放弃一个机会,但是随后我们还会有更好的妙计在等待他们,何乐而不为?”
“阿弥陀佛!……”
“怎么?你又想念咒?我听了就头疼!不知所云!Do you understand?”
“混蛋!你的良心大大地坏啦!你又在崇洋媚外?你以为老衲听不懂是不是?Do you understand?你的明白?”
“阿弥陀佛!I understand certainly! Do you know?”
“善哉!善哉!耶库尔!你的不要说了。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哪!”
“Yes! Yes!”阿里耶库尔连连应道。
“咽死?叶死?你少吃点,不至于咽死!”法深老佛讽刺着说道。
“哪里!哪里!大师和我应是彼此彼此!”
“哈哈哈!莫要再耍嘴皮子了!老衲还得给你谈谈正经事!”
“噢?正经事?!什么正经事?”
“自从你在京师擂台错杀‘金扇公子’陈剑南取回‘万宝玉’之后,陈丞相一直还在追查这位蒙面杀手誓为其子报仇。他首先把报仇的矛头指向耶无害。不过,老衲一直在为你保守着这个秘密,你自己也要多加小心为是!”
“那是!那是!多谢大师的关照。这事可全要仰仗大师您了。”
“谁叫你是我的徒儿呢?更何况我们都是在为契丹国主效力,我不关照你,谁还能关照你?不然,中原绝无你的立足之地!虽然你贵为契丹特使,我想万一陈丞相知道你是杀他儿子的凶手,即便是你逃到天涯海角,他也绝不会放过你!为了报杀子之仇,他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动用江湖黑道杀手,动用全体相府杀手,甚至是动用千军万马,他都能做的出来!”
“有这么严重吗?大师你是在危言竦听吧?”
“老衲绝无戏言!你可要好自为之!”
“好吧!中原有句俗语,叫做‘听人劝,吃饱饭。’这事,我全听大师您的。”
“善哉!善哉!这才是我的好徒儿!时至今日,你怀中的‘万宝玉’也应该重出江湖了!”
“大师这是何意?这岂不是让我去暴露送死么?”
“No! No!我不是这个意思!那‘万宝玉’是块官方通行令牌,可以自由通过官方哨卡、自由出入皇宫大内,你要用它去杀剩下的八位太保!死了的人,是不会泄露你有‘万宝玉’的!”
“原来是这样!这么说这‘万宝玉’我只用在皇宫大内,令见之者亡!”
“善哉!你果然是可造之才也。不过,在你行动之前,你还要去找你的‘浪魔’师叔,立即请他出山!”
“他已经躲起来在修炼‘震魂大法’和‘反魂大法’,相信等你找到他之日,他已经功到垂成。如今玉玄真人、静眉老道、东海怪叟、海外神魔以及四大野剑、‘金枪无敌’金日来、‘大手棋子’东方不败等许多世外高手已经重现江湖,要除掉他们,不能仅靠你我的有恨力量,必须请浪魔出山,必要时,我们还要联合相府杀手。”
“哈哈哈!你所说的世外高人,又有何惧?我会一个个地将他们赶尽杀绝!”
“莫要大言不惭!所谓‘骄兵必败’,你切不可小瞧他们。”
“大师不必担心!以后的事,我知道该怎么做。”
“善哉!善哉!明日你我离开京城!”
“离开京城?!去往何处?”
“分头去华山!”
····························································································
三月三日,中原传统的“上巳节”,王母娘娘的生日。是日晨初,万花宫殿内外,一场盛大的蟠桃宴会已经拉开序幕——
万花宫苑,鲜花簇拥,绿萌满地,桌宴纵横成行,仙桃堆砌如山,美酒佳肴阵阵飘香,好一派仙宫圣地!游走其间的万花宫女更是七彩缤纷,犹若嫦娥仙子。在一曲曲悠扬悦耳的琴声之中,忙碌不停的宫女们逐渐把一切按排就绪。一曲声断,万花宫女便一个个成行结队地排列在宫殿内外。
宫殿二楼之上,只见白牡丹白艳丽再次手拨琴弦,奏出一曲充满生机与活力的《阳春白雪》。一间之间,这万花宫苑,充塞着活泼清新的旋律,流动着富有活力的节奏,一派万物回春、生机盎然的春意景象。这明亮的色调,质朴而丰富迷人的音乐语言,让人听来耳目一新,更催人振奋、积极进取、乐观向上,让人返朴归真,充满着对大自然的无限感情。
据说这首《阳春白雪》又简称《阳春》,是中国广泛流传的一首琵琶古曲,后有人改成琴声。据说此曲乃是高流人士弹奏的大雅之曲,曲高和寡,与琴曲《下里巴人》乃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知是真是假!至于这古曲《阳春白雪》的确切产生时代目前尚无定论。但至少我们可以说它最迟应产生在战国时楚国名士宋玉所在的年代,言意之下,这首古曲产生的时期甚至可以更早一些。
何以言此?那么你且听听下文,便会晓其意。春秋战国时期楚国名士宋玉所作《对楚王问》一文曰:“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其为《阳春白雪》,国中属和者不过数十人。”此中的《下里巴人》乃是春秋时期楚国的通俗民间歌曲,而《阳春白雪》便是其时的高雅歌曲,后多用来喻指高深莫测的文艺作品。明代诗人王稚登曾在《长安春雪》一诗中提到:“抱来只选《阳春曲》,弹作盘中大小珠。”但是,如今已很难确定诗中所说的《阳春曲》是否就是千古流传至今的《阳春》一曲。
幽雅迷人的琴声,依旧悠悠飘扬在万花宫苑,白牡丹那白皙柔嫩的手指时而“勾挑”,时而“扫拨”,又时而“滚抹”,已由清脆明快如玉珠落盘的基调,越过生机勃勃的高音区位,走向趋于平稳、节奏均匀的安祥悠缓之区。突然,白牡丹的手法由慢而快,快如奔雷闪电,强若狂风扫落叶,直把琴弦扫拨得瑟瑟发抖,经久不衰!至此,白艳丽手指停动,以一种强烈奔涌的手法结束了全曲。正所谓“余音绕梁,三日不绝。”这白牡丹的一曲《阳春白雪》已久久回荡在万花丛中……
“公主驾——到——”
随着一声高喝,顿见万花公主程圆园如众星捧月一般慢慢走出万花宫殿。在其身后,便是“铁手护花使”皇甫梨奇、飞云道姑以及“扬州八技(妓)”的七姐妹。这七姐妹便是大姐霸王花巩美兰、二姐一枝花万品红、三姐人参三七何婉君、四妹玳玳花戴青红、五妹昙花谭晓月、六妹含笑花杨金镯、八妹凌波仙子杨银环。这七姐妹加上刚才那位弹琴的七妹白艳丽便是名符其实的“扬州八妓(技)”。
此时,万花公主已率众站列在大殿的走廊之上,她眼望站列在她前面左右两列的“红花十三妹”、“南海十三妹”、“巫山十二莲”、“马氏九姐妹”、“蓬莱十二月季花”、“六朵玫瑰”、“七色牡丹”、“五朵金花”等等难以数计的姐妹花,她的眼神里不由露出一丝丝惬意的微笑。
“各位姐妹们,今日是良辰佳节,我们在此举行盛大的蟠桃会,以庆佳节!随后我们这万花宫,天子还要有幸光临,希望各位都精神着点,莫要有失我们万花宫的体面和荣誉!”
“护花使!天子已率人出宫了么?”
“回禀公主!天子御队就在路上,相信很快就会赶到!”
“天子——驾——到——”
随着这一声的长喝,顿时使得万花振奋,纷纷举目遥望万花宫门。但见天子黄袍加身,两列太保行走其后,龙凤旗帜飘扬,威风凛凛地直入万花宫苑。
刹时之间,两旁宫女一齐下跪,恭迎天子圣驾。
这时,万花宫主也已率众迎候而上,与天子御队相逢在绿荫草坪之上。
“皇阿哥有幸驾临,皇妹甚是感激。请皇阿哥殿内上座!”
“哈哈哈!”程福贵不由大笑道:“皇妹和朕何必如此客气?朕看这满园之春色格外清新,倒不如令朕在此品阅一番!”
“既是皇上有此雅兴,皇妹就随皇阿哥一道走览!”
“嗯!众位爱卿平身,朕要和皇妹一道在园内赏阅一番。”于子说完,便又转首冲身后的耶无害和阮晓峰说道:“你们两位爱卿随朕一道,其他人等在此候驾!”
“是!”只见“神行太保”插手施礼,便令御队闪列两旁,严密注视四周的一切动静,做好安全保卫工作。
此时,天子、万花公主便带着耶无害和阮晓峰踏着绿茵草坪,走向万花丛中。
“神太保!”只见“天皇密使”悄声对神太极说道:“天子至此,我们可要严家防犯,格外小心,切不可掉以轻心。如今我们不在天子左右,如何让我等放心?”
“天子身边有公主,还有耶侍卫和阮姑娘,相信在这万花宫苑内不会有事!更何况,我和慕容山水已将这万花宫里里外外清查过一遍,尚未发现一丝可疑之迹!你我自可在此严阵以待便是!”
神太保说完,又向四周环视了一下,便也手扶佩剑和众位太保列队而站。其实至今,所谓的大内“十八太保”已有十位惨遭毒手,尚余八位太保依旧在尽职尽责。这八位太保便是第一太保“神行太保”神太极,第二太保“天皇密使”司徒一敏,第三太保“日月追星手”赵燕 平,第六太保“霹雳飞锤”华志雄,第十一太保“索命太保”耶家权,第十二太保“寒风追云剑”马德龙,第十三太保“十三太郎”左人龙,第十五太保“追魂不散”秦天下。此次的天子御队,除了这八位太和几十名锦衣卫之外,还有“右散骑常侍”唐宋州、“左散骑常侍”臧克星、“骠骑将军”董建业、“车骑都卫”刘德华,以及“京师第一枪”所率的御林军。如此看来,真可谓是“皇帝出槽,地动山摇!”如此之多的护驾军将已把整个万花宫里里外外守护得连一只苍蝇也休想飞过!
“皇妹!你可真是名副其实的万花宫主!没想到,在这阳春三月,你竟已令人培育出这么多的花朵,而且有的是秋冬之季才开的花你也已超前培养了出来!令朕甚感惊奇!在此期间,皇妹一定是费了不少心血!”
“嗯!‘不经一番寒彻骨,焉得梅花扑鼻香?’皇妹虽是为此多费心机,但也从中寻觅出无穷的人生乐趣!我这万花宫,就要让她万花簇拥,万古流芳!”
“嗯!好一个万花簇拥、万古流芳!耶侍卫,这么一个人间圣地你想不想迷留在此?”
耶无害闻听此问,他瞥了一眼万花公主,只见她正眉目含笑地望着自己。于是,他微笑着回应道:“的确是迷人的桃花园色,怎么不令人心荡神迷?但是梁园虽好,却非久恋之家园!”
“哈哈哈!”天子不禁大笑:“朕料到你会这么说!不过朕会赐予你山水田园。明日朕就委派你去初次见到你和阮姑娘的骊山华清宫,让你去守卫临潼关和骊山一带。”
“皇上!临潼关不是已经有姚志远将军尽职尽守么?”耶无害当即疑虑道。
“嗳!他有他的事,你是你的事,明日朕就写一道手谕,你拿去、去见姚将军便是!”
“下官遵旨!”
且说一直在一旁伴驾的公主程圆圆闻听他们这君臣二人的一唱一和,心中大为不快,但是她又不能表现出来。她只觉得,如此一来,耶无害移居骊山,她试欲多接触耶侍卫之念便会从中受阻,她势必要面对现实、改变策略。她没想到今日的走园观花,皇阿哥竟会当面说到军调之事,她甚至开始认为这是他们君臣二人表演的一出“双簧戏”!但那又能如何,难道比她的万花盛会和蟠桃大会还精彩么?
“皇阿哥!我们还是开始我们的蟠桃大会吧!”
“好!”于是,这君臣四人便走向万花宫殿,开始了鲜花、美酒、仙桃满厅的蟠桃宴会。
但是,今日的蟠桃盛宴,对万花宫主来说,那则是“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百度搜索 三猫流浪记 天涯 三猫流浪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三猫流浪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yxy110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yxy110并收藏三猫流浪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