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承医者 天涯 承医者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从蜜湖别墅的北门出来,过了一条马路后,往前走了不到十分钟,便是一条繁华的商业街,而卧你马超市就在前方不远处。
正值天心想朝超市走去之际,后面的杨轻舞却在后面拉了拉他的衣角,对着他眨巴着双眼:“天心!现在时间还早,先在这附近逛一下呗。”
天心回过头来疑惑地看着她,想不通这人来人往的商业街有什么好逛的,这漫无目的地乱逛,也没有意义啊,不过,看着她那楚楚可怜的眼神,也没有拒绝,就当是熟悉下新环境了。
双手插着口袋,百般无聊地掉在两人身后,双眼不时地在匆匆的行人中掠过,心里也是佩服在这个炎热时间段,还热衷于出来闲逛的人们。
几乎每碰到一个奢侈的女性品牌专卖店,不管买不买,杨轻舞都要进去逛上一圈,而天心对此却了无兴趣,每次都只能在店门口等待。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不觉中,三人已经在商业街逗留了近两个小时,这么长时间下来,杨轻舞倒是买了不少东西,两女手上都提了几个精美的购物袋,就连天心也未能幸免,帮她拿了几个。
也许是走累了,杨轻舞在一家咖啡厅门前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后面慢吞吞的天心,将手中的几个购物袋往身后一背:“天心!我脚走得有些累了,我们休息一会先吧。”
天心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你也知道累了,这整个商业街都快让你逛了个遍,既然累了,那就休息一会吧。”
杨轻舞不好意思地吐了吐小舌头,率先进入了咖啡厅,三人找了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了下来,两女各点了一杯咖啡,而天心却是要了一壶茶。
自从上次跟张玄雪喝过一杯咖啡后,天心就对这咖啡失去了兴趣,觉得还是对喝茶比较感兴趣。
对咖啡没有兴趣的天心,对于一向比较喜欢清静的他来说,觉得这咖啡厅里的环境倒是还不错,其中还伴随着一阵舒适的轻音乐。
刚喝了一口咖啡的杨轻舞,忽然,莫名其妙地给天心来了一句:“张玄雪是你什么人?”
“朋友啊!怎么了?”天心不明白她好好地问这个干嘛,也就随口说了一下。
杨轻舞看着天心的眼神,并不像是撒谎的样子,也很是困惑:“什么朋友?她是不是长得很漂亮啊?”
“朋友就是朋友了,算起来我也没认识有几个人,她算是其中之一吧,至于你问她长得怎么样嘛,我觉得还好吧。”每个人的审美观都不太一样,天心也只能凭自己的感觉跟她说。
当天心都喝了半壶茶后,杨轻舞都还在询问着,关于他与张玄雪之间的事,这让天心再次领教了她那强烈的八卦之心。
这让天心不得不将目光,投向玻璃墙外的大街上,临近傍晚,商业街上的行人,也是越来越多,在天心的视线中,一个年轻女子,抱着一个两岁左右的小孩,从咖啡厅门前走过。
而这时,女子的正前方,却迎面走来一个满脸横肉的年轻人,和两个面貌凶恶的中年男女,那女子见状,便向旁边移动了几步,想避开三人。
可令她没想到的是,那个年轻人,快速地走到她面前说了一句“林月芬,贱女人!”然后,使足了劲,一个巴掌便朝林月芬的右脸上扇了过去,她顿时被打得懵在了原地,嘴角也流出了鲜血来。
在林月芬还未反应过来时,跟年轻男子一起的那名妇女,却伸手将她怀中的小孩抢了过去,林月芬这时也反应了过来,见儿子被人抢走,心中一片焦急,第一个反应就是,上前抢回自己的儿子。
正想呼救,却从嘴巴里传来一阵剧痛,这让她恐惧地发现,自己的嘴巴竟然无法闭合,急得眼泪都流了出来,看着在中年妇女怀里哭泣的儿子,林月芬朝着中年妇女冲了过去,想要将儿子给抢回来。
而这一响亮的巴掌声,也引起了路人的注意,纷纷停下了脚步围观,却都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看见那个年轻男子扇了女子一个耳光。
再看向旁边的一对中年男女,大家都以为是这家人在闹矛盾,在没弄清楚是非前,也不知该如何上前劝说,便都选择围在那旁观。
见林月芬想冲上来抢回小孩,中年男子伸出双手挡在了她面前,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没能过去中年男子这一关,这让林月芬的脸上充满了着急之色,看向围观的群众,想向他们求救,却又发不出声来。
围观的群众,只见林月芬流着眼泪,不停地用双手比划着什么,却没人能理解是什么意思,一个中年大妈看不下去,就站了出来:“你们两个大老爷们,干嘛欺负一个小姑娘啊?害不害臊了?”
年轻人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怕事情越闹越大,到时候不好控制场面,便装作出一副很委屈的可怜样来。
“大妈!本人是洪天宝,她是我媳妇林月芬,这女人太不要脸了,两年前,我爸妈为了给我取媳妇,在乡下托人介绍了个哑巴给我,现在找对象困难,我们家都愿意接受她,为了迎取她过门,我爸妈还将一生的积蓄,二十多万都给她们家做了彩礼。”
说到这,洪天宝还做出了个抹眼泪的动作:“本来我们之前过得也是挺好的,谁知前段时间,她在外面认识了个小白脸,也不知道对方看上她什么了,就想着要跟我离婚,我们家都不同意,这不,这段时间竟抱着我们家小宝躲了起来。”
洪天宝说得起劲时,旁边的林月芬却拼命地摇头,眼泪也不停地哗啦啦往下直流,不明真相的群众,纷纷对她指指点点起来,指责她不要脸,没良心之类的话。
但还是有些比较理智的人,暂时保持了沉默,在他们看来,一个哑巴姑娘,应该不太会做出这种事来,再说那小白脸,怎么会看上一个不会说话的女人呢,何况,还是一个结过婚的女人。
只是这部分人,又找不出女子无辜的相关依据来,胡乱插手别人的家事,最后,还可能会落得个吃力不讨好的名声,但还是帮忙劝洪天宝三人不要动用暴力,有什么话好好说。
而林月芬看着周围的人群,此刻,才真正体会到了人世间的人情冷暖,感受到了现实中的无助,为什么就没人愿意站出来帮自己呢。
这时,林月芬心中一动,自己刚只顾着着急了,都忘记打电话报警了,只要让别人把警察叫过来就行了,忙掏出手机来,正准备拨打电话呢,手里突然一空,再看手机已经到了洪天宝手里,不由得伸手就想抢回手机。
洪天宝高举着手机,双眼中似是一片愤怒:“是不是想打电话叫那小白脸过来啊?告诉你,没门!这手机也是我当初花钱买给你的,既然你想要跟那小白脸过日子,这些东西我也要收回来。”
林月芬急着抢回手机,却被洪天宝右手一甩,跌倒在了地上,无计可施的林月芬,此刻,开始感到了深深的绝望无助。
突然,林月芬做出了一个,让围观众人都感到意外的举动来,从地上起来后,直接跪在了三人面前,双手却对着自己儿子。
这个动作,围观的群众倒是都看明白了,就是想要三人将儿子还给她,这让大家的脸上多少都有点动容,心里也多少出现了一点同情心。
但同情归同情,大家也不敢劝洪天宝把儿子还给人家,大家心里面的想法便是,不可能让人家亲生父亲,把孩子还给妈妈,让孩子跟那个第三者一起过。
在咖啡厅里的天心三人,也同样关注着外面所发生的事,三人也以为他们在闹家庭矛盾,只是,天心在仔细地观察了下女子的面部表情后,却发现了一些异样出来。
“我们也出去看看吧。”说完便起身朝外面走去。
杨轻舞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看不出来,这家伙还喜欢看热闹啊,只是,坐在这里看不舒服么,还得跑出去,外面人又多,见他已出了门,便赶紧跟华姐两人拿上购物袋跟了上去。
洪天宝见事情已办得差不多,就想着离开了,回过头看着两位中年男女:“爸,妈,我们回去吧,不要再理这贱女人了。”
中年妇女抱着小孩跟那男子对视了一眼,两人点了点头,便转身想离去。
林月芬这时也不再幻想着求他们了,见他们要离开,站起身来,疯了似的就想朝那中年妇女冲去,只不过,被洪天宝给拦了下来,而这时,洪天宝眼中凶光一闪,举起右手,便想再给林月芬一个巴掌。
洪天宝的手刚扇下一半时,就感觉手腕被人给抓住了,定睛一看,却是个小年轻,眼中的凶兆频频闪现:“小子,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小心夜路不太好走。”
看着洪天宝这凶狠的眼光,天心就猜到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看了一眼正想离去的中年男女:“两位大叔大婶,请留步!”
两人转过身来,看着被天心抓着手腕的儿子,不由心中一惊,不过,还是很快就淡定了下来,中年人脸上露出一副愤怒的表情,盯着天心:“小伙子,你抓着我儿子的手干嘛,想打人啊?”
天心对着他轻轻笑了一声:“你先别生气,我只是想证实一些心中的猜测而已。”
中年妇女却在一旁骂了起来:“你这小王八蛋,你想要证实什么东西,关我们什么事,快放手了,不然,我报警将你给抓起来。”
听到这话,天心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确定想要报警?要不要我帮忙打电话?”
中年妇女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我们没时间陪你在这瞎折腾,我们还得赶火车回乡下呢。”
中年妇女眼中的神情,让天心更加笃定了心中的想法,收起了之前的笑容:“我估计你们哪也去不了了。”
洪天宝见事情不对劲,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个想法来,另一只手指着天心大叫起来:“原来你就是这贱女人的小白脸,大家快看啊,这就是那个贱女人的奸夫。”
围观的群众开始对天心指责了起来,在大家眼中,天心的样貌,还真是有做小白脸的潜质,而旁边的杨轻舞却忍不住笑了起来,她自然不相信天心会是洪天宝口中的奸夫,只是单纯地想看天心出糗。
天心的目光冷冷地扫了一眼,周围起哄的围观群众,这些人还真是奇怪,之前需要他们出声讨伐之时,一个个却像个哑巴似的,现在,别人的一句话,就像是化作了正义的化身一样。
看着被天心一个眼神就吓得闭嘴的群众,杨轻舞不由得眼睛一亮,想不到这家伙的气势还是能挺唬人的嘛。
见洪天宝还是在嚷嚷着叫个不停,天心索性松开了他的手,随后,一个巴掌呼了上去,正所谓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洪天宝也感受到了林月芬之前的痛苦。
洪天宝张着嘴怒视着天心,想开口怒骂,却发现嘴巴稍微动下,一阵剧痛就从嘴巴处传来,也知道嘴巴被扇脱臼了,这也算是自己的老本行了,对这方面甚是熟悉,伸手就将嘴巴给推了回去。
天心有些意外地看着他,没想到这家伙还有这一手,难怪之前对那女子的手段如此娴熟,回过身来看着林月芬,对她轻微一笑:“你嘴巴是被他打了之后才脱臼的吧?我可以帮你接回去。”
林月芬激动地点点头,终于都碰到一个愿意站出来帮自己的了,一颗本冰冷了的心,瞬间又温暖了起来。
在林月芬的泪光中,天心托着她的下巴处,用特殊的手法,将她之前被扇脱臼的下巴,给重新推了回去:“好了,你试下,应该可以开口说话了。”
林月芬尝试了一下闭合嘴巴,已经感觉不到疼痛:“谢谢你!还有这些人,我都不认识他们,他们还抢了我儿子,麻烦你帮我报警好吗?”
围观的群众见林月芬开口说话后,也知道大家都被他们三个人贩子给利用了,全都显得怒气填膺,这一刻,大家才真正地化成了正义的化身,将对方三人给围了起来。
对方三人见诡计被识破,现在又惹了众怒,不禁也紧张了起来,只是眼下无法逃出去,便恶向胆边生,中年人与洪天宝两人,各自掏出了一把匕首来,对着围着的众人比划了几下。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之心,相信很多人都有,但绝大多数人,也只能是在自身安全的前提下,才会出手相助,如若有危及生命的可能,那就得要三思而后行了。
见两人拿匕首后,围着的众人,便开始向后退去,一些正义感较强又不敢上前的人,便在后面开始打电话报警。?

百度搜索 承医者 天涯 承医者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承医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游离的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游离的风并收藏承医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