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爱之苑 天涯 爱之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如果说,张自文真就心中有了啥想法,不管切不切合实际,那都情有可原,都是无可厚非的。当然,这个时候的张自文,心里就是想着啥事儿,别的任啥人都不会知道,只是感觉张自文象是有啥事儿似的。这是根据张自文的表现推断出来的。既然是推断,那就有一定的不确定性,表面上的东西有时是不准确的。也可能,真就象张自文本人所说的那样,就是为了让他弟弟二利多挣几个工分,如此而已。但是,那天在场的人确实心里都产生了那么一种感觉——这个可不是楚维仑一个人的感觉!张自文是奔着那些新来的女知青来的!
新知青才到两天,这有点儿太急了吧!是!好事儿得抓紧,可……!其实,就张自文本人而论,他倒真就不一定眼下就要干啥。
俺王家窝棚这是咋的啦!
现在,在王家窝棚六队出现了再次要上演一场大戏的前期征兆。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大地在太阳的照耀下,冰雪早已消融。无垠大地,能清晰地看见不停向上升腾着波浪形的气流。很快,田埂,沟坎上面的小草冒出了嫩绿尖芽,大树枝桠也慢慢地为一层浅绿色所包裹。
春天一到,人的状态也不一样了!这个可不光是精神状态,身体状态也会在这个季节呈现出勃勃生机!
都达冈是个勤快而又好干净的人,早早就起来洗漱。过后,站在知青点儿的东房山,朝王家窝棚屯子里扫视,然后又南了北了地看上一回,用足力气呼吸新鲜空气。这些个完成,遂走向西房山,向王家窝棚的西部平原瞭望过去。目光止于遥远的地平线。在地平线的边缘,有那么一个为一层嫩绿色所围裹着的屯子,那就是沟沿儿啦!在大地之上,沟沿儿那么一个也有二三百口人的屯子,竟然就是那么一块儿!
人这个东西,何足道哉!
这已经是都达冈他们那茬知青到达王家窝棚的第三个春天了!何年是归期?一丝忧伤袭上心头。都达冈摇了摇头,眨眨眼,让自个儿从那种忧伤中摆脱出来,转身回了屋儿。
都达冈挺大的个子,谁也不会想他,他竟然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
屋子里的知青们竟然都没有睡醒。都达冈站在火墙北侧,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回到南炕自个儿睡觉的地方,在炕沿儿上坐下来。稍坐片刻,也不知是咋想的,都达冈再次站起身来,绕过火墙,到了他自个儿的那个木箱子前。随后,他从裤子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箱锁被轻轻打开。轻声!别人还都睡着哪!都达冈提醒自个儿。
做饭的田惠芝马上就要来了。她一来,锅碗瓢盆一响,啥人还睡得着?不醒也得醒了!
都达冈掀开了箱盖,从箱子里把他那个小本子拿出来,然后,回过头去,再次看了看还在沉睡着的一屋子的人。
扑扑拉拉,那个小本子在都达冈手里迅速翻动,本子里啥也没有。都达冈愣了一下,再次让那小本子在他手里迅速翻动。确实是啥也没有。
都达冈愣在那儿。他认真回想,前几天他还翻动过这个小本子,在过去二年多的时间里,他翻动这个小本子几乎成了习惯。
小本子本是他打算到了王家窝棚后记日记所用,可到了王家窝棚以后,他却一次日记也没有写。他每次翻开这个小本子只是为了看一看本子里夹着的那张他们一块儿到王家窝棚来的七个同学在铁山火车站站台上拍的照片。
七个现在只剩六个啦!那一个!她!在哪儿哪!
都达冈俯身查看了一下箱子里的其他物件,有他的一些换洗衣物,几本书,还有一个钱包,钱包!都在!都达冈把钱包拿到手里,打开来。里面有二三十块钱,一分不少。
都达冈再次回过身去,把南炕北炕的知青逐个看了一遍,又反过来再看一遍。都达冈回过心神,低下头去,琢磨了一回。然后,他不声不响地轻轻合上箱盖,细细看那箱盖和箱体的锁了吊。发现问题了。那锁了吊的下端有一点暗褐色的东西,他用手指抹了一下,那东西硬硬的。那应该是一种半干的驴皮胶,是木工活儿专用胶。他又把自个儿脸贴近那箱盖边缘,从上往下看那锁了吊与箱盖的接合缝隙,再看不出啥蛛丝马迹。
都达冈在箱子前的木凳子上坐下来,就那么一动不动地坐着。而后,他把箱子锁好,走出了屋子。
田惠芝来了,到了做饭的时间。
都达冈在心里进行了排查。首先,那得是对这张照片感兴趣的人才会下手。其次,如果对这张照片感性趣,就明了说就是,可以拿去看,或者拿到照相馆翻拍。这是就一般情况说来。可采用偷窃这一途径获得,行窃者一定是惧怕别人知道他对这张照片感兴趣。从这点上看,点儿上的知青可以排除。老知青,他们还在点儿上的六个人手里都是有着这样一张照片的,没有必要再行此道。新来的知青,只有楚维仑看过这张照片,楚维仑不可能对这样一张照片感兴趣到非要采用如此不光彩手段获得。这样看来,要想得到这张照片的人就只能是屯子里的人了!
都达冈心里豁然开朗。
那还是都达冈他们那七个老知青刚到王家窝棚不久,大约是他们回铁山过完春节后回到王家窝棚之后,应该是二月二已经过完的时候。乡下过年,那时间是抻得比较长的,有的说,过完正月十五才算过完年,可王家窝棚人说,过完二月二那才是过完年了哪!龙抬头了嘛!王家窝棚,不!董家生产大队给所有知青放假一律放到农历二月初三!在城里的家中过完二月初二再回来!等龙把头抬起来了再回来!
二月初三那天头晌儿,都达冈他们那七个知青一块儿回到了王家窝棚。刚吃上晌午饭,王老倔的儿子王海就进了唐友德的家门。打了招呼后,王海跟都达冈说道,大冈子!你们在城里念书时的书啥的还留着没?
听听!大冈子!他不管都达冈叫大哥也就罢了,竟然跟他爹王老倔一样管都达冈叫大冈子!你要干啥?俺寻思,你要是暂时不用,就借给俺看看!啊!我还真有几本语文书。说好了啊!我只是借给你,可不是给你,我还得留着哪!王海瞅了瞅都达冈说道,哎呀!你留着还有啥用?你们不是到俺这儿来扎根的吗?咋?扎根儿就不兴我啥时有工夫看看哪?你个小屁孩——哎呀!都大哥!俺就是跟你逗个乐儿!行!借俺!那你可不兴回头就往回要啊!那能么!你先回去吧!回头我给你找找!那你可别忘了啊!放心吧!
都达冈回到自个儿的住处,就是王会原家啦!在自个儿的那木头箱子里翻了翻,找出了两本语文课外读物,出了门,给王海送过去。按说,是王海向你借东西,你年龄又比他大,能借给他就已经不错了,这咋还这么积极主动热情哪?一个是都达冈喜欢王海这小子,再一个,王海他爹不是王老倔嘛!还有一个,王老倔家的前院儿左边儿第二家就是唐友德家!咋?这不是刚在唐友德家吃完晌午饭吗?
张芸住在唐友德家。?

百度搜索 爱之苑 天涯 爱之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爱之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文之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之芝并收藏爱之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