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爱之苑 天涯 爱之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清晨,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
由于一整天都处于兴奋之中,楚维仑这一宿觉是在愉快并心存蒙胧希冀的状态下进入的梦乡,呼呼的一场酣睡!
太阳遥远地悬挂在王家窝棚的东边天上,把房屋和树木的影子斜斜地投映到屯子西侧,青年点儿东侧,啊!也是王家窝棚队部东侧的那个大水泡子白亮亮的冰面上,把队部和青年点儿笼罩在金色的阳光里。白雪反射太阳金色的光线,看上去有些刺眼。无垠大地,安静而壮丽。
大水泡子早已经冻得有一尺多厚的冰面上,一些人家儿正在打出了窟窿的地方用水瓢往水桶里一瓢一瓢地舀水,然后挑回家去。这个大水泡子应该是自然形成,多少年多少代已不可考,王家窝棚人的先祖是是不是因为有了这个大水泡子才在这地儿落的户都是个说不定的事儿!反正,王家窝棚的人家儿,那也别说是五队还是六队啦!人吃马喂全靠它啦!
楚维仑醒来的时候,都达冈已经不在炕上,紧挨着他住睡着的另两个老知青也已经起了炕啦!他们的被褥已经折叠整齐靠在窗侧的墙边。楚维仑支起身看了看一屋子的人,一个个的还在梦中。透过窗玻璃,楚维仑朝院子里看过去,院子里空空荡荡,人影儿不见。楚维仑穿好衣服,走出了已经睡了一夜的青年点儿。
站在房门前,楚维仑东了西了地看上一回。
东房山一侧传来了说话声。
啊!这眼瞅着就过大年了。知青等到过完年再过来不就得了!你说这个时候来,当不当正不正的……!你说那玩艺儿!那国家不得一个令儿嘛!那可不象俺们这些老倒子所想的那样儿。再说,这年前先到俺这儿看看,回去跟他们爹妈说说俺这儿的情况,不也省得他的爹妈不放心嘛!国家那可是太精了!啥事儿都给你想得到到儿的!
很快,王老倔和王贵原出现在东房山处。看到站在门口的楚维仑,两个人都堆下了笑脸。王老倔说道,咋不多睡一会儿!到了新地儿,睡不着吧?
还行!睡得挺好的!王队长,那我们今天几点出工啊?
啊?这小子,还是年青人,闲不住哈!诶?贵原!大冈子他们那三个老知青也跟着去刨渠了吧?嗯那!那他们这些新知青今儿个咋办呢?要不——,贵原哪!要不,等到吃完了晌午饭,你带着他们这些丫头小子到场院上看看,帮俺队上的那些妇女整整场院上放着的那些苇子,好好码码!行!要不他们这些年青人呆着也是难受!楚——?楚维仑!啊!楚维仑!啧!这一个是岁数大了,再一个也是你们新来乍到,一时还分不出个儿哪!都起来了吗?王老倔问道。还没哪!说着话,三个人进了屋。
喂!起炕啦!队长来啦!
楚维仑喊了一嗓子!
屋子里有两个已经醒了过来,早听到屋外有人说话的声音,接着就是有人进了屋的声音,遂在炕上一骨碌起了身,看到一正一副两位队长来到,率先就忙着穿起了衣裳。
喔!咋样?睡得还行吧?要是还有点儿没醒过来,就接着睡!王老倔说着就停了下来,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脸上洋溢着温和。等到吃过了晌午饭,让贵原领着你们到场院上看看,帮着那些妇女捋捋苇子。现在正冬下里,也没有啥太多的活儿,等到过了年儿,到了春儿上,那可就该忙了!
吃过了晌午饭,刚刚放下碗筷,王贵原就出现在了青年点儿的门口。知青们赶紧把碗里还没有吃完的饭扒拉几口,穿上外衣,戴上棉帽子,遂一个儿跟一个儿地出了青年点儿房门。队部西侧新接出的那两间新房子里的女知青们是把饭菜打回到她们住着的地儿吃的,早听到北面男知青的房子里传出的动静,已经就从那新建房子的东侧门斗处走出来——鱼贯而出!所谓门斗,也就是在那房门外边用建房子用的一样的红砖建起了跟那房檐一样高的一个拐脖儿墙,墙上面封了顶。朝东的一边儿是豁开着的,房子里的人从房门走出后,向右拐一下子,就走出来了!这么个门斗儿的作用,主要是挡风,是不是还有风水上的说道就说不清啦!想来,应该是与住家儿门里对着的门两下儿要有一堵墙或放置一个屏风的意思差不多。
真是个好天儿!已经转向西南的太阳,在浅蓝色的天上明晃晃地照耀着,照得大地暖暖的。
知青们随着王贵原向西走过去,从女知青住着的那两间新接出来的房子西大山处转向南,走了大约有那么半里来地的样子,就到了王家窝棚六队场院了。
场院有那么方圆五十米左右大小,用土墙围着,西北角儿上留有一个能走大车的豁口,豁口处是用木头杠子钉成的一边儿开的门,也就三尺多高。这场院门实际上算不上门,就是拦上那么一拦而已。场院北端是一座两间的土坯房子,场院的围墙和那座房子的建筑材料都是就地取材,用的都是当地的盐碱土和着稻草垒就。
河山县地处九河下梢,大部都是盐碱地。这盐碱地挖出的盐碱土特别适合垒墙盖屋抹房顶。垒墙不怕水,抹房顶不漏雨。河山县多数人家儿住的都是这种盐碱土垒就的房屋。到了王家窝棚所在的河山县东部,这种由盐碱土垒盖的房屋倒是少了起来。但是垒个墙啥的,支个偏厦儿啥的,还是用这种盐碱土,一个是牢靠,更主要的是顺手方便,就地取材。
场院里堆放着几大垛山一样高的芦苇,老远就看得见。等到王贵原领着一帮知青慢慢地走过来,场院里已经到了的那些男女劳力都放下了手里的活儿,站下来观望。所谓的男女劳力,女劳力就没啥说的啦!男劳力说的可就是男性老劳力啦!当然还没有老到不能干活儿,只是不能干重活儿啦!男性青壮劳力得去干那些重活儿!就是象今儿个都达冈他们去干的活儿啦!因为距离较远,都达冈他们晌午饭是并不回队上吃的,而是带着大米,到挨近的屯子上找一户人家儿,自个儿做上一顿,对付一口也就得了!省时省力呀!修渠挖沟之类活计,就是春夏秋三季都是累活儿,得抡镐抡锤!更何况这大冬天儿!
待进了场院门,王贵原站在一群人的右首上说道,大家伙儿听着!这些知青从今儿往后就是俺们王家窝棚六队的人啦!我们要象家里人一样对待他们!大家伙儿好好的!谁也不许整那些没用的幺蛾子!冯弟!梁俊红!你们就领着你们这帮知青跟俺屯子里的人先认识认识,看看能干点儿啥就干点儿啥!啊!香草!你倒是动窝儿呀!
香草是个三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子,应该是这时在场院里干活儿的带头人。
嗳!香草答应一声,把一把扬场用的木头叉子一扔,走上前来,走到梁俊红面前,瞅了瞅,说道,妹子!你们跟俺来吧!说着转过身去,把一只已经摘下来的棉手闷子又戴上手去,领头向场院的南面一大垛芦苇走过去。
香草,老知青就不用说了,新知青也是认得的,是在昨儿个队上的欢迎酒席上认识的!
楚维仑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并不是很新颖的字眼,新生活!?

百度搜索 爱之苑 天涯 爱之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爱之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文之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之芝并收藏爱之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