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爱之苑 天涯 爱之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通过这么一回,疤瘌他们那小渔村和江甸汽车机器厂可就结了缘了,两下儿不但实现了企村友好,还实现了互利共赢。
江甸汽车机器厂那可是企业,企业并不是啥慈善机构。当然,企业搞点儿啥慈善的事儿,那就得另说了!就疤瘌那人,也别说疤瘌,就吴支书,那江甸汽车机器厂假如真就到他们那小渔村搞点儿啥慈善的事儿,那俩人儿还不一定接受哪!
江甸汽车机器厂与疤瘌他们那小渔村的互利共赢并不就是一分钱不差的那种共赢,当然,各家有各家的帐,没有人去核算过,总的说,应该是大致平衡吧!两下儿并不是做买卖,也就只能这样了!待到后来,两下儿的合作可就更多了,互利共赢的事儿也就越整越大发,乃至后来两下合作开发了海滨浴场,整起了旅游业,江甸汽车机器厂在渔村建起了度假中心。在这度假中心的带动下,村里人办起了渔家乐,就是那种驴友能吃能住的小旅店啦!
就是通过这么一回,江甸汽车机器厂厂长王老板跟疤瘌相识,并成了朋友。也就是这一回,疤瘌才开始意识到,是吴谢挡在了他的前面。
在晌午饭的饭桌上,王老板刚刚把一盅酒喝下去,在把筷子拿起来的工夫,忽然就想起了啥。问道,唉呀!你们几位都姓吴,咱村里的人家儿姓吴的多吧?那是!大多都姓吴,不姓吴的也就那么几家。噢——那,有个叫吴谢的是不是咱这村上的人哪?啊!你说大谢呀!是!是!是俺村儿的!咋?你们认识啊?啊!不认识,我只是听别人说起过这个吴谢,说吴谢家就在咱江甸海边的一个渔村。今儿个听到你们几位都姓吴,我一下子就想起了这个吴谢!是!大谢那可不是一般人!人家这个!吴支书说着,伸出右手,握拳,把大拇指竖起。人家大谢可发了!听说人家现在有都是钱!听说他现在在省城?是!常回来!他爹妈还在村上!大谢能挣钱不说,对他爹妈那才好哪!噢——。大谢那可不得了!能耐!听说,他是通过开当铺挣的钱!王老板说道,是,我也听说了!前几天,疤——吴厂长到咱厂里去,我因为有点事儿在外面,没能和吴厂长见上,那时我就想起吴谢这个人了,今儿个一到咱这村上,看到你们几位都姓吴,我就知道,这吴谢很有可能就是咱这村上的人!真就是哈!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按说,这也就是一说一听的事儿,一走一过的事儿,可疤瘌却把王老板说起吴谢的事儿存在了心里。
看来,吴谢这犊子已经就把自个儿的名声传扬得满哪儿都是了!
其实王老板也是一时在脑袋里想起了吴谢这么个人,也就是那么顺嘴一说,并没有咋高看吴谢的意思。待到王老板见到吴谢,那已经是多少年以后的事儿了。在过去的那么些年中,王老板他们汽车机器厂与疤瘌他们那小渔村一块儿也不知搞了多少回活动,啥开发联谊啥的,那活动能少嘛!有两回,吴支书还真就想到了吴谢,打电话给吴谢,请吴谢能在百忙之中回村参加一下活动,可吴谢每回都以商务繁忙为由,或以在外地为由婉拒。在过去的那么些年中,王老板多次听到吴谢的消息,包括吴谢成了非常有钱的有钱人,吴谢经常性赌博,还包括听到那个参加有关方面组织的培训考察的企业家说出的吴谢在境外赌博,已经就成了大赌的赌棍的那一回。王老板真正见到吴谢,是一次偶然的机遇巧合,但并不就是邂逅,而是人为的一次安排,就在吴谢刑满释放之后不久。
人这个东西是有感情的。吴谢是江甸人,江甸人因为有了吴谢这么个非常有钱的有钱人,尽管吴谢还算不上太有钱,但在江甸市,在江甸区,那也是有号的了!吴谢一出事儿,那可就更有号了!江甸市,江甸区,都有点儿对吴谢这么个江甸人出了这么个事儿有点儿惋惜。江甸区要制定工业发展规划的事儿一出,江甸区要外请咨询公司帮助制订发展规划的事儿一出,有人竟然想到了吴谢。那要说,要外请咨询公司,吴谢那公司也不是啥咨询公司,且到得这时,吴谢那公司已经就是个空壳儿了,那咋还会有人想到吴谢哪?这个事儿,那说道可大了去了!说到根子上,还是人的感情在里面起了作用,但肯定不是全部啦!
最初,有人曾提议到北京去外请咨询公司。北京,那地儿,啥样的咨询公司没有?多大的咨询公司没有?话是那么说,可北京不比别的啥地儿,北京的咨询公司不比别的啥地儿的咨询公司!此话咋讲?北京那地儿的咨询公司是不是也有小一点儿的不好说,但大多数可都是大公司,就你?请得起吗?可省城就不一样了!办事,办事业,不是得既要少花钱又要能把事儿——事业办好嘛!在江甸市,在江甸区,还真就没听说有啥咨询公司。这样看来,那就只有省城的咨询公司可以比较正常地被考虑到了!可省城的咨询公司那也是多少家,就不说哪家好哪家差啦!可也不能逮着一家就请过来吧!这就得对省城的咨询公司有个大概的了解,得有那么个人,多少对省城的咨询公司这块事儿有所了解,请那人给推荐推荐,那要是能给穿穿线,搭搭桥,那可就再好不过了!那,这个事儿啥人能胜任哪?这样一来,想起吴谢可就是很自然的事儿了!应该说,在省城混的江甸人不在少数,可在省城混的非常有钱的江甸人那可就不多了!说这个话啥意思呢?是这样。咨询公司,那要说个大范围的话,应该隶属于商圈儿,那要想找个在省城混的普通人,那应该并不是啥难事儿。可普通人能担负起为江甸区外请咨询公司这个事儿穿线搭桥的重任吗?普通人具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吗?平白说,你干得了吗?商圈看啥?那得看谁个头儿大呀!啥叫个头儿大?那就是谁最有钱啦!这样一来,吴谢可就不能不出现在视野中了!可问题在于,吴谢是个刑满释放的人。能让一个刑满释放的人担此重任吗?那咋可能哪?那咋不可能!江甸区分管这块事儿的人,副区长,是个既有道眼又人情味很浓的那么个人,他琢磨出了一个招法。
副区长想到,吴谢的老家是在海边儿上的那个小渔村。那个小渔村不同于别的那些小渔村,为啥不同于别的那些小渔村哪?具体说,这几年,那个小渔村发展特快,已经就富得流油,人均纯收入啥的,非其他的那些小渔村可比。人家那个小渔村人自身努力,拼搏,那就不用说了,可这些还不够。那个小渔村之所以富得流油是与城里的一个人和一个厂子——公司有关。这个事儿要想办,就得找那个公司,找那个人!谁?王老板哪!王老板那个公司跟那个小渔村的那些事儿,那副区长可是清楚楚儿的!那副区长琢磨再三,给那个公司的董事长,啊!这时那江甸汽车机器厂已经更名为江甸汽车机器股份有限公司,已经按照现代企业制度进行了改造。改造完成,老板还是王老板。
副区长给王老板打了个电话。
喂!王老板吗?我是谁谁谁呀!呀!区长啊!咋?今儿个咋这有工夫?王老板问过,立马就意识到自个儿整错了!区长哪有有工夫的时候!立马就补充了一句,区长那么忙还给俺打来电话,一定是有事儿吧?咝,有点儿事儿,也不是啥大事儿!这一段儿到没到和你们公司相好的那个小渔村去哪?副区长是个非常随和的人,特爱开玩笑,跟他在一块儿干活,很少有生气窝火的时候。两下儿友好合作,到他的嘴里成了相好。王老板在电话里笑了笑,说道,啊,最近这一段儿没咋去。咋?区长,有事儿吗?王老板又一次问道。是这样,跟你们公司搞联合开发的那个小渔村出了个人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 ?出了个人?啥人?能人哪!能人?谁呀?那你还没听说吗?没有啊!就你们公司同那个渔村的关系,你能没听说?真没听说!行,没听说就没听吧!吴谢这个人你知道不?啊,你说吴谢呀!知道知道。这两年,那个渔村在你们的扶持下,已经就是远近闻名啦!在这么个时候出了吴谢这么个人,出了吴谢干出的那么个事儿,那渔村可就更远近闻名啦!这个事儿拐带得连你们公司都跟着——这个事儿,我想这样,那个小渔村发展得挺好,别再因为吴谢这么个人,吴谢整出的那么个事儿就一条鱼腥一锅汤!按说,吴谢做了错事儿犯了法,那也不干咱们啥事儿,可吴谢毕竟是咱这旮哒人,那不能让他白犯了法,咱得让他为家乡做点儿事儿!
吴谢聚赌服刑,当然王老板是早就知道的了,吴谢刑满释放,王老板也是早就知道的了,可偏偏这么多年过去,他王老板生生就没有同吴谢见过面,一回也没有!也是!你说你吴谢已经就不在家乡这边发财,已经就到了省城了,那你就是整赌博那套事儿,那也别回到家乡这边来整啊!你说吧哈!家乡这边儿有点儿啥事儿找到你,不是在外地就是没时间,这可倒好,整赌博整到家乡这边儿来了!按说,冤有头债有主,谁犯事儿谁自个儿担着!关别人啥事儿?可世上的事儿哪有那么简单!吴谢的事儿一出,整得他家乡那小渔村灰头土脸,整得江甸区灰头土脸,甚至连江甸市也被他吴谢整得灰头土脸了!
王老板听那副区长在电话里说出了这么一通话,有些意外!吴谢这个人,吴谢这个人做出来的那么个事儿,就是聚赌的事儿啦!着实把吴谢他们那小渔村砢碜够戗,把江甸区砢碜够戗,把江甸市砢碜够戗!那,把没把王老板的公司砢碜够戗?王老板摇头!吴谢既不是咱公司的人,整的那个事儿也不是在咱公司的地面上整的,跟咱公司那可真就是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到现在,我连吴谢长个啥样儿还不知道哪!
就这么个人,那咋还能让他为家乡做事哪?
副区长说道,我想让你代我请吴谢吃顿饭。你可以再找上几个人作陪。?

百度搜索 爱之苑 天涯 爱之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爱之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文之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之芝并收藏爱之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