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爱之苑 天涯 爱之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江甸汽车机器厂厂长就是王老板。
不怪是个大厂!人家还真就有样儿!疤瘌觉得那科长还真就是个办事儿人,真就是说到做到。但疤瘌对那科长还是有点儿不太满意。你说你个做下属的,事儿办得不透亮!你倒是把事儿整明白啦!疤瘌意识到,那么大的一个厂长能到他们这小渔村来看一看,绝不会是光要看那台撞坏的破卡车,肯定还得有其他的事儿!那要是光看那台破卡车,那也用不着他一个挺大的厂长亲力亲为,让那个啥销售科长来看一下已经就足足的了!正常情况,应该是让俺们把那台破卡车送到那汽车机器厂去。
疤瘌在电话里说道,科长!那可太谢谢啦!那,能不能麻烦您再问一下厂长,看看还想看点儿啥,我们这边儿也好有个准备。咝——行!那我问问厂长!那——行吧!那您就得再等我电话了!那可太好了!一个是厂长哪天来,再一个是都想看点儿啥!
那科长还真就是办事儿人!隔了一天,那科长又来了电话了。那科长在电话里说道,我们厂长说了,主要是看看那台撞坏了的卡车,再一个还想到海边儿走一走,看一看。疤瘌一听,心里画了魂儿。海边有啥好看的?诶?你们村离海边多远哪?不远!十来里地!那,你们村前面——啊,就是在你们村和海边之间还有其他的村吗?没有!噢——那从你们村到海边,不是有能走车的路吗?有啊!噢——那妥!那我们厂长要是明天去,你们能在村里——啊!不外出吧?不外出不外出!俺们都在!唉呀!咝——那,你们厂长要是来,这个事儿,俺还真得跟俺村上说一说哪!那得让俺吴支书出出面!吴支书?啊,俺村主任!吴支书又是村支书,又是村主任!你们厂长来,吴支书必须出面!那好!那您就跟您那村长——吴支书说一说,他要是没有时间呢,他就忙他的,他要是有时间呢,他就跟咱厂长见一见也行!有时间有时间!那您厂长都来了,还能没时间?那,几点能到哪?十点左右吧!妥!
放下电话,疤瘌立马去了村上。时任村长还不是大玲,是大玲的前任,已经就六十多岁了,村长这个活儿也干了有二三十年了!人民公社那会儿就是村长,那会儿叫生产大队大队长,同时也是村党支部书记,也是老吴家人,人称吴支书。按辈分,疤瘌得管吴支书叫叔。
吴支书也不知为了个啥事儿正和村上的一伙子人吵吵哪!一看疤瘌来到,那伙子人立马就消停了!竟然不再有人发声,全都扭过头来看着疤瘌。疤瘌瞅了瞅那伙子人,大声说道,干啥哪?吵吵巴火儿的!疤瘌左瞅右瞅,看不再有人说话,事儿急,那也顾不上许多了,走上前去,一把拽住吴支书的胳膊,往一边儿走了两步,有点儿不想让那伙子人听到他要和吴支书说的是个啥话的样子,可说话的声音却并不见小。疤瘌说道,叔!有个事儿俺得跟你说一说!咝!你们这是干啥哪?没干啥!净扯那些没用的!吴支书气哼哼地说道。疤瘌瞅了一眼吴支书,知道这村上一天的烂头事儿那也老了去了,没完没了,可这一看他到来,立马就都没了声儿,显然是吵着的事儿跟他有关,或者吵着的事儿是不想让他知道!这帮犊子!没正经玩艺儿!一码归一码,咱也别管他们吵的是个啥啦!说道,叔!明儿个你干啥?明儿个?明儿个不干啥!啊!那最好!明儿个你就是要干啥也别干了!咋?咱市里汽车机器厂的厂长要到俺这村上来!谁?汽车机器厂的厂长!汽车机器厂?厂长?他来干啥?有事儿呗!还干啥!啥事儿?
接下来,疤瘌就把吴健咋赶上了台风,咋撞坏了卡车,他和吴健咋找到了汽车机器厂请人家帮助修理,咋咋咋的,一应的事儿叙述了一遍。说道,这个事儿吧,俺想也是个好事儿!人家那么大的一个厂长到俺这村上来,叔既是支书又是村长,咋也得出出面,光俺一个人招呼,不大好。吴支书愣愣地瞅了疤瘌一回,刚才还气得不行不行的脸一时就放了晴了,有些温和。说道,那,啥时到?明儿个头晌儿十来点钟吧!疤瘌!你小子也太鬼了!你不就是把人招来了还不想出饭钱,想让村上请那厂长吃顿饭嘛!好说!这不算啥大不了的事儿!啧!叔!你咋这样哪!真是以小人……看吴支书立时瞪起了眼睛,疤瘌一下子顿住,说道,行!叔你出面让村上安排吃顿饭,饭钱俺出!这总行了吧?诶?我说疤瘌!他不是个厂长吗?你不也是个厂长吗?厂长对厂长,那不正合卤嘛!还用俺出啥面?快别扯了!人家那厂长跟俺这厂长那可不是一回事儿!
吴支书心里话,你小子知道就好!
吴支书那也是风里雨里过来的人,知道哪轻哪重,遂回过头去对身后的那帮子人说道,行!今儿个就到这儿吧!有啥完了再说。俺这还有事儿。说着就拽了疤瘌一把,俩人儿就进了屋了!身后的那帮人意犹未尽,可也没招儿,悻悻地杵在那儿,心里有话,嘴上还不好说。到得这时,疤瘌更意识到,这帮人刚才吵吵的事儿真就可能跟他有关啦!爱啥啥!
疤瘌跟吴支书进了屋了,接下来,俩人就汽车机器厂厂长要到村里来的这么个事儿,一应的事儿,详详细细研究了一番。主要是咋个接待法儿啦!其实,事儿也不是啥复杂的事儿!不就是吃顿饭,看看那台卡车,看看那厂长还想看点儿啥就看点儿啥,如此而已。吴支书和疤瘌俩人儿都明白,人家那么大的一个厂长,想必是知道他们这么个小渔村是咋个事儿!接待上不会有啥过高要求。那这顿饭都整点儿啥哪?鱼虾啥的那是必须的啦!这不是俺这渔村的特产嘛!别的那就简单啦!人家那么大的一个厂长,想必是啥山珍海味都是吃得足足的了,俺这小渔村,除了海产之外,再整点儿啥土豆地瓜啥的也就差不多了!人家初次到俺这村上来,又是为俺这村上的事儿特意来的,那咋也不能让人家空着手往回走吧!回去的时候,咋也得给人家整点儿啥带上。这事儿那可就好办了!疤瘌不是有海产品加工厂嘛!管啥整点儿不就结了!这时正值休渔期,刚出水的那些从海里整上来的东西还真就没有哪!
疤瘌告诉吴支书,那厂长到俺这村上来,俺可一定得招待好了!俺说这个话可不是为了俺自个儿的那台破车!俺村得通过这么个事儿跟那汽车机器厂建立点儿联系!那厂长亲自前来绝不会只是为了帮俺修车,也绝不会只是想到海边走一走看一看,肯定还有别的啥事儿!这个事儿呢,也不是俺瞎想!这世上,谁敢说不发生啥事儿呢?吴支书听疤瘌这么一说,把两只眼睛转了转,觉得疤瘌说得有理,点头,深沉地说道,这个事儿呢,俺也不要抱啥太大希望!人家是个汽车机器厂,造汽车的,俺一个小渔村,打渔的,啧!两下儿也不咋搭界,行吧,明儿个看看再说!听吴支书说出这话,疤瘌觉得,吴支书也是想到了啥了!毕竟人家可是当了多少年的支书了!
要说,就这小渔村那也没啥稀奇之处。那要是有啥人这么想,或说出这话,那可就大错特错了!这小渔村到底在这人世上存在了多少年多少代,已不可考。多少年多少代地打渔捕捞,在打渔捕捞的技能上,尽管都是比较原始粗放的那些个方式方法,但也是不断进步的,突出的表现就是那渔船有很多可都是机械的了!这说的是捕捞作业。那要说起在渔民的吃食上,在咋样吃那些从海里整出来的东西上,那可是非同一般的啦!经反复琢磨,多少年多少代地琢磨,那把海里整上来的那些东西的吃法琢磨得透透的不说,还能根据那海产,每种海产的特性琢磨出多少种的吃法。这个恐怕在别处,在城里,那可就是吃不到的啦!这个事儿说起来也是有道理的。那打渔的整天吃的不都是鱼嘛!成天吃鱼,那要不再琢磨出点儿啥新吃法,都按一个法子做出来,那不早就吃腻了嘛!这话这么说还不够全活,不够完整!那在咋样保存从海里整出来的那些海产上也是有一套法子的。古时候,早些年,没有休渔期,那就不用说了,待到现如今有了休渔期,就是在休渔期,人家小渔村的那些渔民吃的从海里整出来的那些东西跟啥人吃的从海里整出来的那些东西也是不同的。
头晌儿九点钟一过,疤瘌就陪吴支书到了小渔村的北向村口迎接汽车机器厂的客人到来。快到十点钟时候,俩人儿同时看到一辆乳白色的越野车出现在一里多地远的道儿上。疤瘌自从自家养了车之后,对汽车这个事儿始终处于好奇的状态,这种状态一直持续至今。疤瘌知道,这台车可贵了,是日本国生产,有劲,俗称霸道!真是霸道,特别适合走山道,多大的坡儿也能上去,让人看了都眼晕!
俩人儿赶紧往前迎了迎。那车驶到俩人儿近前,停下来,从那车副驾驶的位子上下来一个年青人,就是疤瘌和吴健已经见过的那个销售科长啦!从后排座位上下来一个瘦瘦的中年人,俩人儿都穿着浅蓝色运动服,袖子上和裤管上都有白色的彩条。一打眼就看得出,这俩人儿可不是一般人!那要说,根据啥说这俩人儿不是一般人哪?这个话那要是问疤瘌和吴支书,俩人儿还真就说不清哪!那时不比现在!那要是拿这个话问现在的人,那可就好回答了!那还用说嘛!气质!气质啦!
两下儿四个人热情握手。手还没有握完,那厂长就回过身去,笑着问道,你们那车是在前面坡下的那棵老槐树上撞坏的吧?是!是!疤瘌回答。疤瘌知道,那老槐树被撞得秃噜皮了!迎面的那一块也都被撞得凹下去挺深的哪!前两天,他和吴健到那汽车机器厂去,回来的时候走到那儿,俩人儿还下车看了一回。
那销售科长介绍道,这是我们王厂长!
王厂长——王老板拿出大半天的时间在小渔村活动,吃了一顿饭,看了看那台撞坏的卡车,到海边儿转了转。临走时,疤瘌给王厂长和那销售科长,还有开车的司机,每人带上一份土特产品,就是疤瘌那海产品加工厂的产品啦!疤瘌说道,这是家产的!
过了一天,疤瘌接到了那销售科长的电话。那科长告诉疤瘌说,你们把那台撞坏的卡车拖到厂里来吧!咱厂长说了,免费帮你们修理。那——哪好!俺咋也不能让你们白修啊!啊!厂长!你咋还说这个话哪!咱们两下不说好了吗?咱们两下儿不是厂村联动,友好互进嘛!修车的事儿你们就不用管了!啊!你们把车拖来就行啦!
这一天,无论是江甸汽车机器厂还是疤瘌和疤瘌他们那小渔村,那收获可是大了去了!
就这一天的工夫,江甸汽车机器厂和小渔村结成了企村友好关系,俩下儿实现了互动!啥是互动?互动就是你动我也动。所谓互动就是互相推动,你推动我,我推动你。向哪儿动?当然是向前动啦!共同向前哪!那要说,人家江甸汽车机器厂推动你个小渔村,那没啥说的,可你一个小渔村咋推动人家那么大的一个汽车机器厂?要说,提出这么个问题本身就毫无意义!那咋不能推动?
此后发生的事儿证明,那还真就不是小推动哪!
江甸汽车机器厂因为这么个事儿被江甸市有关部门表彰,引出了江甸汽车机器厂一个新内设部门的产生,江甸汽车机器厂多出一个汽车维修厂。疤瘌他们那个小渔村所有的渔船,是凡由柴油机驱动的,每年都由江甸汽车机器厂派人检修,所需费用由疤瘌他们那个小渔村以实物抵扣,实物当然就是那些海产品啦!?

百度搜索 爱之苑 天涯 爱之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爱之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文之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之芝并收藏爱之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