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爱之苑 天涯 爱之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这是王老板头一次听到吴谢是个大赌的赌棍,已经就赌到了境外的事儿。甫一听到这么个事儿,王老板着实有些震惊。诶?俺江甸可真是出人才呀!这咋把赌博这么个事儿还整到了境外哪?你说吧哈,这么些年,俺江甸可真是人才辈出!各方面各领域,那人才出得也老了去了!别的俺先不说,单就发财这个事儿说吧,那也出了老了人才了!俺江甸,眼下,那有钱人,你能数得过来吗?有钱了,饭吃饱了,干啥呀?不就得烧包儿嘛!这烧包一词是当地土话,意思跟那个嘚瑟的说法有点儿相近。这几年,俺也听说,有些有钱人耍钱,参与赌博,但把这个事儿整到了境外,这还真就是头一磨儿听说!吴谢在俺江甸有号,听说是个非常有钱的有钱人,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把赌博整到了境外!那是不是已经就整到了国外也是说不定的事儿!听那企业家说的意思,吴谢在这个事儿上已经就不是一天半天了!他动作娴熟,已经就有了自个儿的架式!有样儿,太有样儿了!这样琢磨着,吴谢那身架儿,那作派,就不能不出现在王老板的脑袋里了!尽管这时的王老板与吴谢还不曾谋面。
一忽儿,王老板的脑袋里不能不出现一些疑问。赌博已经就成为吴谢的专业,经商只是吴谢的业余了吗?赌博已经成为吴谢增加收益和财富的手段了吗?吴谢在赌博这个事儿上已经抵达出神入化境界了吗?吴谢已经就是一个无往而不胜的赌神了吗?这些疑问只在王老板的脑袋里驻足了一忽儿就过去了,接着出现在王老板脑袋里的是一种推断,由这一推断演化出的强烈的感叹。
吴谢这小子完了!
这一推断,竟然同那企业家在境外见到吴谢赌博时做出的推断完全一致。
当然,这种推断,无论是那企业家还是王老板都是在自个儿心里做出的,并不曾对别的啥人说起过。那要说,为啥那企业家和王老板看到或听到吴谢在境外大赌的这么一种情况就不约而同地做出这么一种推断哪?这是有缘由的。
赌博这个事儿,你要是偶尔地玩上一回,娱乐一下,赢了就当出门摔跟斗捡着钱了,正象时下人说的那样,撞了狗屎运了,自个儿偷着乐上一回,也就算了。输了就当一时倒霉,反也赚着个玩儿,娱乐了,也就得了,并不是啥不得了的事儿。可你要是经常性的,长年累月地赌博,玩,娱乐,进入专业化形态,那你要是不输,那可就值得研究总结了!是不是就会成为赌博这个事儿上的经典案例,那也是说不定的事儿!事实上,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你已经得到了赌博这个事儿的精髓。可有一样,你就是真就得到了赌博这个事儿的精髓,那说不定个啥时,一旦被人发现,就是给你留条命,恐怕你想再赌博那也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了!俗话说,十赌九输,说的就是这么个理儿。
那企业家和王老板窝在心里的推断在此后也就一年多一点儿的时间里就得到了证实。吴谢真就完蛋了!吴谢在家乡聚赌出了事儿了!待到啥侦查审理起诉宣判那套事儿整完,待到吴谢从笆篱子里面出来,那可就是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
吴谢在进去前和出来后,要说判若两人,可一点儿也不为过。这个话说的还不是吴谢本人,而是说的吴谢的生存生活环境以及吴谢所感受到的周边情势在蹲笆篱子期间发生的重大变化。说实在话,从外观模样上看,吴谢还真就没啥太大变化。除了这一样儿,那可真就是任啥都变了!
人世上有些事儿那可真就是怪事儿。王老板与风华正茂,啊,光鲜靓丽时的吴谢无缘相见,可在吴谢倒了运之后,却有了相见的机缘。这个机缘是由王老板与疤瘌的缘衍生出来的。
吴谢家乡的那个小渔村富起来以后,为发展生产和经营,疤瘌家先是购买了一台既能拉货又能坐人的那么一台车,俗称半截美。后来,疤瘌整得有点儿大发了,那半截美有点儿不够使唤了,于是,疤瘌又买了一台卡车。那台卡车买回后,使用频率极高不说,还谁逮着谁开——驾驶,当然那个谁得是会开车的人啦!有一回,疤瘌让吴健开着那台卡车到省城去送货。乡下人办事儿,那都是赶早不赶晚的。货送到,事儿办完,已经就晌午了,吴健是在省城吃了晌午饭才朝回走的。吃饭的时候,可能是觉得活儿已经干完,心情有点儿放松——轻松,于是吴健就喝了小半斤省城本地出产的老龙口——白酒!那老龙口可是高度的,低度的也不是不好喝,没劲!要说,人这个东西真就是怪事儿!开着车朝回走,从省城到江甸,那可还有七八个钟头的路哪!就不说到那个小渔村啦!且这段路山路居多,崎岖难行,正常说话,那开车的人得格外小心,那咋还能喝酒哪!且还是高度白酒!那时不象现在,但就是那时,也没有谁不知道,喝酒开车那可是大忌,但那时的法律条文上说没说喝酒开车就是违法犯罪,那可就说不清了。反正,当时的人都知道,喝酒开车那可是太危险了!就是在这么个人人都知道喝酒开车危险的情况下,吴健也还是喝了小半斤老龙口才开车往回返的!吴健有酒量,平素喝个斤八的不算个事儿!可那是平素,这开车从省城往回返,并不就是平素!偏偏那天天儿还不太好,但也不是啥太不好,从省城出来时,只是有点儿阴天。喝了酒,又阴天,道路崎岖难行,那道儿上再下个雨啥的,谁说得准?那就别往回返了,等到明儿个天儿好了再往回返,不是挺好点儿事儿嘛!可吴健那是啥人!那可是跟着疤瘌风里雨里多少年的人了,且又是资深赌徒,那还惧这个!要说经常参与赌博的人,时间一长,那性子都变了,赌博已经成为浸润沉淀到人的血液中的一种精神,经常参与赌博的人行事风格都会不同常人,那可真真儿就啥也不惧!这可不是瞎说,是凡较长期参与赌博的人,那胆子可都是一般人比不来的!吴健吃了晌午饭,喝了小半斤高度老龙口之后,心情舒畅地把那台卡车从省城慢慢幽幽地开了出来。还好,一路无事。那天,也是该着出事。卡车开到江甸还没进江甸的时候,窝了一天的那天儿就变了!骤然之间,乌云从西北的天边打着滚儿就上来了,那大雨瓢泼一样从天上就下来了!天儿一下子就黑了下来。要说,遇到这么一种情况,你就别走了,进江甸城里,找家小店住上一晚不就结了,啥事儿有安全这个事儿重要哪!这样的想法也曾在吴健的脑袋里闪了一下子。吴健想,咝,啧,你说俺一个海边儿长大的,大老爷们,这眼瞅着就到家了,虽说这风雨确实够大,但俺也不能都到了家门口还住在外面哪!再说了,那要是住店,就得花钱,疤瘌给俺的那几块钱补助,俺也不能都花在道儿上啊!走!爱他妈啥啥!吴健是渔民出身,海边儿上长大,那对海边儿的气候啥的那是再清楚不过了。海边儿同内陆不同,那风雨啥的要是来了劲了,刮起来下起来那都吓人!可那天,吴健来了牛劲,自个儿打定主意,毫不停留。想来,这还是跟他喝了酒有关。说话间,这卡车可就过了江甸城了!吴健也真是能耐!就这,也还是把卡车开得又走出去十来里地!这个时候,天儿可就黑透了,不说伸手不见五指也差不多!那卡车也还算胜任,就是在那样一个喝了酒的人的驾驭下,也还是在那大风大雨中在那土路上左拐一下子右拐一下子奋力前行。可就在走到距渔村也就不到十里地的时候,前面出现了一个小漫坡,漫坡对着一个小弯儿,那路弯处正对着一棵并不是很高大但却很粗壮的老槐树。等到吴健在车灯照耀下透过大雨看到那棵老槐树,急忙刹车时,车已经就到了那棵树前。吴健一看不好,急忙向左打舵,打方向盘,意欲避过,那哪还来得及!卡车撞到了那老槐树上。老槐树没咋的,可那台卡车却被撞得严重变形,那棵树的树干半边从右面楔进了卡车前部机器仓。吴健虽说已不年轻,但还算盛年,也真是命大,人居然啥事儿没有!也不知是那老龙口后返劲儿还是被那卡车与那老槐树的撞击震晕了,吴健居然在那已经严重变形的卡车驾驶室里睡着了,直到第二天头晌儿,才在那卡车上醒过来。到得这时,那大风大雨还没停,真真儿是风雨飘摇,象要把这个世界掀过来似的。吴健睁开眼一看,啊,哪还认得是个啥地儿!说来也是怪事儿!那卡车都撞到那么个程度了,驾驶室居然没咋的!这么大的雨,这么大的风,两丈开外是任啥看不清,那哪还知道哪是哪儿!吴健经过认真回想,再周边反复撒目,想起来了!这不是在回家的道儿上呢嘛!劲儿是缓过来了,可这大风大雨那也没法走啊!等着吧!一直捱到傍晚了!这才扔下车,冒着已经不是很大的风雨回了村。吴健到得村上,没有回家,直接去了疤瘌家。疤瘌一看吴健象个落汤鸡一样走进自个儿的家门,还有点儿奇怪,一忽儿想起,吴健是外出送货的。遂打了一声招呼,哎呀!你咋不披件雨衣呀!顶雨回来的呀?快回家换件衣裳,有啥事儿回头再说!一边说着一边拿块手巾递给吴健。埋怨道,你也真是,着啥急呀!等雨停了再过来呗!哎呀!快别磨叽了!赶紧给俺整口饭,俺他妈一天一宿没吃饭了!疤瘌听得这话,一下就愣住了,这才意识到是出了事儿了!咋啦?那你……那你是从哪儿过来的呀?哎呀!赶紧先给俺整点儿吃的!吴健头天晌午,光顾着喝酒了,没咋吃饭,这一天一宿米水未进,早就前胸贴后腔了!正好疤瘌家刚刚吃过晚饭,先把那还热乎的大米饭盛上一碗,再把那蒸好的咸鱼块儿端上一碟,疤瘌媳妇儿又给吴健倒了一杯白开水。这一回,疤瘌表现得有点儿不同凡响,就那么一动不动地坐在吴健吃饭的那桌子对面,目不转睛地看着吴健狼吞虎咽。
那台卡车的发动机撞坏了,且又进了水,那得送到修理厂大修。这要是修起来,那可就跟换一台新车差不多了!
疤瘌蹲在那台已经拉回来的卡车前看了半天,他想到了一个既能把车修好,又能少花钱的招法。
疤瘌想到,咱这城里不是有家生产汽车零部件的厂子嘛!咱找那个厂子去!他们厂子生产汽车零部件,都啥零部件?那厂子必然得和其他的那些汽车厂子有些联系,说白了,必然是相关的。跟他们说上一说,说不定他们就能修咱这车!那要说,这得多麻烦哪!找这个找那个,还不一定行,扯那个干啥!可话是那么说,要不这么扯,那也不行啊!你送汽车修理厂,不说了嘛!那就跟换台新车差不多了!这说的是修车的费用。费用是啥?不就是钱嘛!那要是有钱,那还说啥了!问题是咱现在不是没钱嘛!没钱就得想没钱的招儿!麻烦就麻烦吧!谁让咱没钱哪!
疤瘌那是谁?招法有都是!这才哪到哪儿!
疤瘌从那废车旁站起身来,看了看陪他蹲着的吴健,把叼在嘴上的烟头猛地吐出去,说道,啧!这车废了!吴健此时心里正七上八下,极为忐忑,看到疤瘌吐掉了叼在嘴上的香烟,立马掏出自个儿的香烟,抽出一根递上。疤瘌把那根烟接过去,并不让吴健为他点上,而是顺手夹在了耳朵上。
哎呀!大健!你也是——行吧!这个事儿呢,也不能都怪你,那么大的雨,搁谁身上也够戗!你说吧哈!也真他妈的怪事儿,这老天爷动不动就他妈的来一场儿!你就说今年,这都刮了几场台风了!真他妈……!?

百度搜索 爱之苑 天涯 爱之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爱之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文之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之芝并收藏爱之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