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爱之苑 天涯 爱之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企业家大学时代发生的那么一件不愉快的事儿应该说并不是一次美好的记忆。可这就得看咋看啦!多少年过去,企业家从一个有些多愁善感的大学生到经过努力而又艰苦的奋斗,完成蜕变,华丽转身,成为了一个企业家,一个在江甸有些影响的企业家。时间太长啦!按说,他对那件事儿和事中人应该释怀才对。可也不知为啥,他非但没有释怀,反而在他蜕变转身的较长期努力奋斗中,时不时地忆起那件事儿,那个男学生和那个女学生会时不时地在他的脑海里出现。当然,那个男学生的出现往往都是由那个女学生出现带出来的啦!他知道在他蜕变转身的这么个过程中,那个男学生所发生的重大变化,那个男学生和那个女学生的关系在毕业后不能算长的时间里所发生的重大变化。
那个男学生和那个女学生俩人儿确实是男女朋友,也就是恋人啦!那个男学生和那个女学生并没能步入婚姻殿堂,两个人在走向婚姻殿堂的中途止步,随后就分道扬镳啦!
企业家是个能够正确看待任啥事儿的人,要不然,他也不会成为企业家,一个在江甸有些影响的企业家。企业家认为,从表面上看,那个男学生和那个女学生非常般配,两个人应该步入婚姻殿堂,可是却没有,这一定是有着啥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在里面。这么多年来,企业家一直关注着那个男学生的生存与发展,知道那男生毕业后回到了家乡江甸,先是被分配到了江甸市的渔政部门,后来辞了职,自个儿做起了买卖,后来又到省城发财。再后来,发财发大了,成了非常有钱的有钱人。那个女学生毕业后留在了自个儿的家乡锦阳市,被分配到了一个与海事没啥关系的市里的一个部门。当知道那男学生毕业后回到了江甸,而那女学生并没有跟着前来的时候,企业家的心里有啥东西闪了一下。一般说来,男女朋友,两个恋人,在由相恋到步入婚姻殿堂的过程中,那都是存有不确定因素的。也就是说,经过相恋的那么个过程,两个人是不是会步入婚姻殿堂,并不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那个男学生和那个女学生出现了这么一种情况,应该说,两个人相恋关系中的不确定因素在增加。那时,企业家是不是已经就意识到,或者预感到那个男学生与那个女学生的关系会发生变化哪?不得而知。要知道,当年,那件不愉快的事儿发生之前,企业家可是预感到,那个女学生已经就是名花有主了的,并很快得到了证实。只是,那名花的主发生了变化,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主——那个男学生啦!多少年过去,那男学生还是孤身一人,成了老光棍——中年光棍。企业家在为自个儿的预感感到自豪的同时,也深深感到,这么个结局是事情发展的正常走向,带有必然性。为啥这么说?是这样。别看那个男学生同那个女学生是如何如何般配,啊,这当然是在当时看啦!那只是表面!两个人,两个恋人,男女朋友,夫妻,般不般配,那可是多方面的。那时,那个男学生和那个女学生青春年少,青年学生,正处于心智不全的那么个阶段。并且,企业家知道,他与那男学生和那女学生之间发生的那么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件,对他们三个人说来,都会在心里留下记忆,都会对他们的心理产生影响,是不是就会对他们日后的行为行动产生影响,那都是说不定的事儿!那个男学生和那个女学生最终没能走到一起,你能说,这么个结局没有受到那个事件的影响吗?
那要说,咋?就那么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儿,事件,就能决定两个人的婚姻走向吗?那——啊,尚不知两个人没有走到一起,到底是那个男学生提出的分手,还是那个女学生提出的分手。企业家估计,应该是那女学生提出的分手。为啥?因为那个男学生在那次事件中的表现有违常规,非常恶劣。这么一种恶劣的表现,你能说不是一个人品行恶劣的显露吗?反正,不管是那个男学生提出的分手,还是那个女学生提出的分手,这里面都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他对她,或她对他,到底是不是真爱。如果是真爱,那咋会因为这么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件就分手哪?就那件事情发生的当时情况看,那男学生对那女学生的爱是真爱,那女学生对那男学生的爱也是真爱。企业家不认为,在那天发生的那事件中,那男学生的表现是争强好胜,他应该是在维护自个儿对所爱的权利。当时,那个男学生应该是把企业家反复邀请那个女学生跳舞看作是对他的一种侵犯。如果真就是这样,企业家认为,那个男学生的表现应该是一种不属于人类而属于动物的表现——有点儿象两只在母鸡面前的公鸡。人是高级动物,既然是高级动物,那就有别于中级和低级动物。人作为高级动物,一些和中级动物低级动物共有的特征,在不得不表现和必须表现的时候,那也不会象动物一样那么平白和公开化。这可不是虚假不虚假的事儿!那你能把人的那些事儿——任啥事儿,包括相亲相爱的那些事儿都整到大街上去吗?为啥有密室之说哪?当然,现今已经出现要整到大街上去的苗头,将来是不是真就能整到大街上去,那都是不好说的事儿!但企业家估计,一时半会儿,这种情况还不至于发生。这也是人和动物不同的地方啦!说人之所以为人,成为人,啊,也就是最初由动物进化到人的时候,节点在站立和劳动,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啦!但并不见有啥人,啥专家,啥学者,说到自打人成为人之后,有些事儿得在密室里办——操作!当然,也有一些啥专家,啥学者,啥研究人员说到,人类进化到了一定时候,知道了害羞,知道了穿衣服,知道了美丑,这些都是人类文明的表现。可事儿怪就怪在,现代,已经就现代文明了,可人类,啊,一些人类却偏偏渴望回归自然,要怡心养性,且随处呼喊。那么,问题自个儿来了!回归自然了,还要不要文明哪?这些事儿,应该说,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事儿。有多少专家学者穷经皓首,整了一辈子,从头发乌黑整到白了毛儿,也没能整明白。这当然说的是中国的专家学者啦!外国的专家学者有的天生头发就是白的,无法用穷经皓首这句成语来表达。
这扯得有点儿远了。但现代文明,人已经早就同动物有了本质的区分。那你还动不动就要展现张扬自个儿身上的动物性,那可得小心了!
那男学生在不恰当的时候展现张扬了自个儿身上的动物性,那咋会被那么一个温文尔雅温良贤淑的女学生看好哪?即便一时被那男学生的表象所蒙蔽,但终究不会得到一个好的结局。
就吴谢当时的那么一种表现,那应该是他长时期——平素所作所为的一次表现!说点儿实在话,他就那德性!那德性,配有那么一个温文尔雅,温良贤淑,长样儿过于漂亮的女人——妻子吗?那不是扯么!
不用说,吴谢就是当年的那个男学生啦!
现在有个事儿没整清楚,是吴谢辞职做买卖在先还是和那个女学生切断关系——男女朋友关系在先。这个情况不整清楚,很难对吴谢同那个女学生切断关系的缘由做出更进一步更合情理的推断。但无论如何,从当年发生的那么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件过程上看,吴谢的表现确实有些不妥。人家企业家欲邀请那个女学生跳舞,尽管有反复之嫌,但说到根儿上,那也还是合规的,没啥过格儿之处。咋?男人邀请女人跳舞,这有啥不对吗?至于接受还是不接受,跳还是不跳,决定权在那个女学生手里。你吴谢凭啥替那个女学生做出决定?那个女学生是你吴谢的啥附属物吗?人家受邀跟别的啥男人跳个舞,那有啥呀?再说了,就企业家那人,即便真就有点儿多愁善感,有点儿文弱,有点儿浪漫,可人家毕竟也是个大学生呀!且又是在两所学校的联谊舞会上,他还能整出啥出轨——出格儿之事吗?那咋可能哪!你吴谢何担心之有?吴谢的所作所为,有违君子风度,不够大度,毫无男子汉胸襟!这还没咋的就这样,那将来在一个屋檐下居住,在一个锅里搅马勺,在一个被窝内里……,那还让不让人活?这还真就得好好考虑考虑了!一般说来,这样的事儿一经有了开头,就会没完没了,考虑起来无休无止,考虑到最后,就会得出一个让两个人都非常痛心痛苦的决定——我岂能容你!有些多事的人可能要问,就因为那么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儿,整出这样的决定,或者说两个人的相恋关系以这样的结局收场,到底是对还是不对哪?这个问题,当今这人世上没有人能够回答,未来世界是不是有人能够回答,不得而知。
假如,俩人儿分手这个事儿是吴谢做出的决定,那个女同学去恳求吴谢,说,俺俩儿已经相好了这么长时间,你男子汉大丈夫,胸怀宽广,不能小心眼儿,俺俩儿还接着好吧!吴谢可能还有回头的可能。可要是那个女学生做出的决定,吴谢去恳求那个女学生,说,咱俩已经相好了这么长时间,你温良贤淑,气质优雅,聪明伶俐,我发自内心地爱你!没有你,那让我咋活呀!我就是有一万个不对,你也得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呀!哪儿做错了,你说就是,我一定改,且下不为例,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啥事儿我都依着你,你说咋的就咋的!你要不信,我可以对天发誓,如有违忤,我这个!那个女学生会对吴谢做出的手势看都不看!如果能说上一句,这个事儿就这样吧!俺俩儿无缘!那已经就是天大的面子啦!你还寄希望于转圜吗?绝无可能!这里面的道理说不清道不明,可事儿确实就是这么个事儿!
多年后的某一天,那企业家参加了有关方面举办的培训班,并在境外进行考察期间偶然撞见了多年前与他有过一回纠葛的吴谢正在赌博。当时,企业家初以为认错了人,细看,真还就没错!那人真就是吴谢!要说,人这个东西真就是怪事儿!这么多年过去,乍一看到吴谢,企业家的脑海里立时就出现了多少年以前在锦阳,两个学校共同举办的那场舞会上的场面,发生的那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件。奇怪的是,这时的吴谢看上去并不比当年的吴谢老上去多少,只是微微粗壮了一些,脸儿却比那时的吴谢更显细白,更成熟了一些。企业家当时确实产生了一种要上前与吴谢相认的那么一种想法,或者说冲动,但最终,他并没有上前,而是很快就离开了。他没有上前与吴谢相认的本意并不是象他跟王老板说的那样,担心吴谢在这么个场合与相识的人见面会感到尴尬,不愿让别的啥人知道他所正在做着的这么个事情。企业家的真实想法是,这要是相见,以后有些事儿可能会有些麻烦。那会有啥事儿麻烦呢?实在说来,企业家当时还真就不清楚。反正,当时就是有了这样的一种想法。是预感吗?可以说是预感。
企业家预感到,吴谢完了!别看他这时还是一个光鲜靓丽的人,完蛋是迟早的事儿!
企业家看到在境外赌博的吴谢,一忽儿有些不敢相信自个儿的眼睛,一忽儿有些震惊,一忽儿竟然有快感生出。
此前,企业家没有把看到的事儿说给任何人,当然,他接受培训回来也没几天。他在给他接风洗尘的饭局上,首次把这个事儿说给了王老板。?

百度搜索 爱之苑 天涯 爱之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爱之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文之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之芝并收藏爱之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