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爱之苑 天涯 爱之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吴谢因为买了一台一百来万的奔驰,被他老家那个渔村的人骂了不知有多少回。大谢这犊子!真能祸祸!别看眼目前人五人六的,早晚得让他自个儿把自个儿败扯了!到得这时,啥人都看得出,事儿还真就照这话儿上来了!那要说,咋?就那个小渔村的那些人,那还能看得这么长远,还能预知未来是咋的?话还真就别这么说!这倒不是那些人能预知未来,可事儿的走向,未来的发展方向,尽管充满可变性和不确定性,但根据征兆,就可以预见事儿的发展进程,判断出事儿的发展走向。那要说,这不是扯么!就那些人?渔民?诶!可不能小看那些渔民!
看到吴谢成了非常有钱的有钱人,村上那些人有点儿羡慕忌妒恨,这也属正常。但人这个东西那也太复杂啦!就是在这羡慕忌妒恨的同时,那要是在哪儿一说起吴谢,那也是有些自豪的!吴大头还真是能耐!能整出……话说得有点儿粗,但话里话外也还是有点儿赞许的意思在里面,毕竟吴谢成了非常有钱的有钱人,给他爹吴大头长了脸,给村上的人长了脸。当然这是把那个渔村当作一个整体来说的。整体当中,出那么一个两个另类,那也是保不齐的事儿!
吴谢一俟被捕服刑,那可就啥啥都变了!真真儿就是水火两重天,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吴谢不但不再是啥有钱人,更不是啥非常有钱的有钱人啦!在他家乡那个小渔村的人眼里,羡慕忌妒不再,只剩下恨了!大谢那小子早晚得有今天!迟早的事儿!咋样?没错吧?我就说大谢那小子不是好作!
说得没错!事儿还真就是这么个事儿!这一切,所有的这一切,不都是吴谢自个儿作的吗?到了今儿个你能怪谁呢?
吴谢能咽下这口气吗?那咋可能哪!
可这口气, 你不咽你想咋?你不咽你能咋?你最好还是咽下去!
不能不说,吴谢是摔了跟头了!这个跟头摔得可是不轻!可人这一辈子,谁能说得准不犯个错儿啥的?不摔个跟头啥的?可吴谢犯的这个错,已经不能说是错啦!已经就是犯了罪啦!触犯了刑律!
可人这个东西,即便触犯了刑律,但还罪不该杀,那也还不能说就是不可救药。就吴谢说来,那要是认真服刑,总结反思,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那也不是就没了出路。当然,吴谢的后半辈子还想再活出前半辈子的那种光彩是不可能了,但做个遵纪守法的普通人,还是可能的。尽管色彩暗了点儿,或者说没啥色彩,但毕竟还是个人,还活着!
问题是,吴谢不是普通人。
要说,吴谢在服刑期间,有都是时间对自个儿的所作所为作以反思,追悔过去,面向未来。吴谢也真就是这么做了,可他反思也反思了,追悔也追悔了,面向未来也面向未来了,只是他反思追悔面向未来的那些事儿并不是他应该反思追悔面向未来的那些事儿!
吴谢对自个儿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吴谢那是啥人!做下的事儿不认,或者不敢认,那不是吴谢的做事风格!吴谢是个人才,是个人精,按照现今的标准表述,是个精英!心高气傲,那咋会耍赖皮哪!下三滥的事儿,打死他,他也不会干!
吴谢对自个儿做下的事儿,犯罪事实啦!他认。除了这,他还认一个事儿,那就是之所以出了今天的事儿,那是他自个儿作的。
吴谢认罪态度那没的说。可态度这个东西那可都是显露在表面上的,心里咋想谁知道!
吴谢心里想着的事儿,那可就有点儿吓人了!
吴谢认为,自个儿确实犯了罪,被抓服刑都是罪有应得。但是,如果没有人从中作鬼,作祟,他就不至于栽到今儿个这个份儿上!
事儿是再清楚不过了!有人实施了举报。吴谢认为,这个事儿那是秃脑袋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公安那么及时那么准确地出现在他们赌博作案现场……那,这个事儿是啥人干的哪?举报人是谁哪?吴谢认为,这个事儿也是秃脑袋上的虱子,明摆着的!
吴谢认定,这个事儿只有一个人能干得出来,谁?疤瘌。那,疤瘌咋叫得那么准,就知道他们雇用的渔船是隐在了那离渔村也有二三十浬的沙湾里哪?那还用说嘛!那不就得是表姐夫说给疤瘌的啦!表姐夫向疤瘌透露的时间地点,疤瘌实施的举报!
那,吴谢咋就叫得那么准,就认定是疤瘌干的哪?吴谢利用服刑期间的充裕时间,多少回对参与这次赌博的人,或者说在场的人进行了排查。跟他上船的都不是吴谢老家那个渔村的人,最近的也是江甸城里的。他本人并没有把这次泊船的地点告知任何人,且,在整个过程中,没有一个人打过电话,电话在一上船时就被收缴了,统一管理!这次赌博时间地点讯息的透露应该是在一应人等上船之前。上船之前,他本人并没有对啥人说起这个事儿,唯一能对外界说起这个事儿和这个事儿时间地点的,那也就只有表姐夫啦!参赌的那几个人只知道时间,并不知道地点!?
要说人这个东西那可真是不得了!吴谢揣摩推测得一点儿不错。
早上,表姐夫买了菜从那小商店里出来,迎面碰到了疤瘌。疤瘌跟表姐夫唠了几句嗑儿。
疤瘌问道,咋?听说你那船上今儿个儿有客?这个客字在中国东北话中发且的音,意思还是原意,客人。表姐夫就是个老实巴交的渔民,不会说谎。可这个事儿那不说谎也不行啊!就说,没有啊!没有?那你买这么多肉干什么?自个儿吃呀!俺和俺那小子。你婶儿在家,再给你婶留点儿!疤瘌斜楞着眼睛看了看表姐夫,说道,大哥,我可不是说你啊!你也不够意思啊!你说吧哈!你家杌子一休渔就到我那厂子里干活,说是一个大小伙子那也不能在家干呆着!我可是都成全你了啊!你心里也不是不明白,我那厂子成年开工,休渔时是需要人手,但那可是我的厂子,用谁不用谁那可是我说了算。你拍拍自个儿心口窝儿,我疤瘌亏着过你家没有?赶上你家的船打渔上岸,我哪回不是给你家先过称?表姐夫一听疤瘌说出这么一大套的话来,心里可就明白疤瘌的意思了 !可是明白也没招儿,今儿个上船的那些人——大谢整来的那些人,那些人干着的事儿,那可是说不得的!实在说来,表姐夫这时心里想着的倒不是蹲笆篱子的事儿,也不咋,表姐夫这时心里想着的却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俗话说,熟人好办事儿!可人熟有的时候也不一定就是啥好事儿!都一个村儿住着,谁不知道谁呀!说的也是人熟这么个事儿!
疤瘌对表姐夫熟,表姐夫对疤瘌也熟。疤瘌知道表姐夫是老实人,表姐夫也知道疤瘌是不老实人。一般说来,老实人比较害怕不老实人,不老实人很少害怕老实人。
疤瘌突然看着表姐夫说道,大哥,今儿个这么的。你呢,一会儿上了船,你就说,怕出事儿,今儿个远点儿走!说过这话,移步上前,附在表姐夫耳边这么这么地说了一通。然后,瞪着一双贼亮的眼睛看着表姐夫说道,大哥,这个事儿你就这么办!回头我让咱家你弟妹给你送过去五百块钱,就是老弟我的一点儿心意。
听了疤瘌附在耳边说出的一席话,表姐夫好象遇到了在电影里或在电视剧里才能看到的故事,日本鬼子要那汉奸这么这么的!本是黑了巴叽的一张脸,一下子变得惨白。
可是,不这么这么的,那也不行啊!
吴谢刑满释放后没几天,他就回了一趟他老家的那个小渔村。?

百度搜索 爱之苑 天涯 爱之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爱之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文之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之芝并收藏爱之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