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爱之苑 天涯 爱之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说来也是个怪事儿。吴义跟吴谢几乎就是穿一条裤子,吴谢每次回乡,不管回乡是干啥,为了个啥事儿,总是要让吴义跟在身边的。可这一次,吴谢却没有让吴义跟在身边。吴谢对吴义交待道,你就别回去了,公司也得有个人。村里那边不没啥事儿吗?我三两天就回来。吴谢三两天是回来了,但很快就走了,进了笆篱子。
那,这次回乡,吴谢为啥没让吴义跟着哪?办案人员问吴谢,吴谢回答说,啧,我也不知咋回事儿,就是觉得让吴义跟着回去没啥用!问吴义,吴义回答说,不知道啊!我还纳闷哪!这以前每次回去,他都让我跟着,谁知道这回是咋回事!
那要说,吴谢对这次回乡整赌博这个事儿会出事儿有啥预感了吗?应该不是。要是那样的话,那还回乡整啥赌博!
吴谢聚赌案的审理相当费事儿,整整审了也有七八个月。要说不就是吴谢整了一帮人在海上赌博吗?那咋审理了七八个月哪?问出这话的人那一定是个外行啦!当然这说的是在犯案这类事儿外行啦!
吴谢是个有钱人,非常有钱的有钱人。这么些年,吴谢周游各地,周游列国,周游世界知名著名赌城赌场,钱赢得无数,输得无数,输的可比赢的多得多了!到得这时,吴谢到底身价几何?也就是还有多少钱哪!没人说得清。可倒驴不倒架,这个时候的吴谢,那可还是有底气的。等到聚赌案的一应程序走完,啥侦查起诉审判执行等等那些事儿都整完,吴谢的那个啥大同礼品典当公司可就不剩啥了!执行也执行了,并处罚金也并处罚金了,那还能剩啥!这些年间,吴谢仗着自个儿有钱,非常有钱,还把自个儿的钱往别的行业投,看到啥行业有点儿旺,或者有点儿要旺的样子,前景看好啦!就往那个行业投钱!这里说的投钱并不是他自个儿再开啥公司,而是在别的啥公司参股入股。他参股入股的那些个项目,同他的赌博有些相同之处,就是得到收益的少,亏损赔进去的多。
说来也是怪事儿!啊,吴谢身上怪事儿实在太多!这些年,社会上光怪陆离的那些事儿,最为时髦的那些事儿,象有钱人找个小三小四啥的,在吴谢身上还真就没有表现。当然,这时的吴谢身边已经有了方蓝云。这类事儿是不是已经就成为了有钱人的一种生活方式?不得而知。到哪儿领着个小三小四,光鲜靓丽,时髦儿!时人趋之若鹜,以至于竟然发生了几个朋友相聚,被邀请人均被告之,把自个儿的女友带上,不带女友之人,谢绝参加宴请之事。听清了!不是太太夫人,更不是媳妇儿老婆,是女友!这当然得是私密宴请啦!邀请人之所以在邀请时提出这么个要求,也是对被邀请的那些人有所了解的,知道这样的要求并不是啥苛刻要求,甚至知道这样的要求不但不会激起被邀请人的反感,或许还会得到被邀请人的赞许!邀请人还额外补充了一句,一时没有的,或暂时没有的,可现找一个带上!说这话的意思,啥人都听得明白,你要想不带一女友,或者你带了不是女友的女人,象啥太太夫人,媳妇儿老婆,那是断然不行的!可说得轻巧,找一个!这急三忙四的,上哪儿找去?再说了,这事儿可不是小事儿,随便不得!那,一帮子朋友,人家带着的小三小四,年青漂亮,光彩靓丽,不说是仙女下凡也差不多,你带着个相貌平平的妹子过去,那不得让人——朋友笑掉大牙!那你以后还咋在朋友面前露脸?还咋在圈里混?这个圈字是个多音字,在这儿读啥音想必是人人都知道的了。是没法混。
那一回,吴谢也在被邀请之列。
一帮子有钱人,啥个体工商户老板,啥乡镇企业家,啥小企业转制后摇身一变的厂长经理,就是由转制前的厂长经理变成了转制后的厂长经理!啥!反正都是有钱人!相聚。男女插花儿坐着。插花儿是东北这旮旯的习惯用语,用在饭局上,那就是男女穿插着坐着。男的就别挨着男的坐啦!女的也别挨着女的坐啦!男的挨着男的,女的挨着女的,那有啥意思!插花儿这个词儿的来源当然就是插花儿啦!插花儿那可是一门技艺!但把男女在席间穿插坐着说成是插花儿,应该是插花儿这个词得到了妙用,不都把女人比喻成花儿嘛!那要说,咋?这餐饭,相聚,是喝花酒吗?席间,还要整啥动作节目是咋的?扯淡!想啥哪!那咋可能哪!
人齐了!
待众人坐定,主持人,也就是那邀请人——宴请做东的人,一转制小厂厂长,隶属于纺织业,环视一应众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男五人,女五人,整十人。 男的那就不用说啦!个个都是春风得意,西服革履。当然,到了这么个时候,那西服的上衣都已不在身上,挂在了座椅靠背。餐厅一侧是有着一排衣挂的,可没人往那儿挂,费事!主持人有点儿荣耀,在座的这些朋友不管长了个什么模样,个个可都是有钱人!圈里人!这主持人并不是个嫌贫爱富的人,可也不咋,在他眼里,那有钱人都是鼓鼓溜溜儿的,那没钱人都是鳖鳖虾虾的!有钱人的突出特点表现在那张脸上,红光满面!有的那脸色简直就跟那猪肉柈子差不了许多!主持人的眼光绕着桌子转了一圈儿,发现事儿并不尽然!他看到,就在这席桌的末端,在正对着他的座位上坐着一个脸色稍显灰白的人。主持人让自个儿的眼光在那人的脸上流连了一忽儿,也就一忽儿!移开了!那你总盯着人家看,容易让人家起疑,发毛。实在说来,那人的脸应该并不是灰白,而是比较健康的白,但比形容女人面色白嫩常用的那么个词儿——白晰,还是略显深了一些,可还算滋润。
主持人是个转制的纺织厂厂长,原来就是企业干部,小企业干部。长期的修炼,有样儿!那这一桌子人,象他这样有样儿的,虽说都是有钱人,还真就不多。要说,人这个东西那是太复杂啦!这主持人虽说跟这一天到场的人都是朋友,但也还是有所区别的。有的私交甚好,有的也就一般,但,经过这么一次宴请,以后就有也变成私交甚好的那么一种可能了!到场的这些男人一共就五人,除了他本人,就剩四人啦!而这四人中,还有一位是他此前不曾谋面的人,就是那个脸色稍显灰白的人!这么说来,除了主持人本人,其余的那四个男人中,有三个是那主持人相熟的,老朋友,而坐在他对面的那个脸色稍显灰白的人并不是他相熟的人。这不是怪事儿吗?这么一场聚会,咋会有生面孔出现?不是怪事儿,这个人是主持人委托今儿到场的一位相熟朋友邀请过来的。
要说,这些个人相聚,那并不就是平白无故。闲来无事!请你过来吃个饭,聚一聚!看上去平白无故,朋友相聚,那是表面上。邀请人和被邀请人心里都是有数儿的,可到场的人并不一定都知道,谁跟谁是有啥事儿要在这相聚中办一办的。同样,这一次呢,那也是不能例外的!事儿是这么个事儿。那个脸色稍显灰白的人也是一个小厂的厂长,他那个小厂生产的一种胶带被这次宴请的主持人看好了,主持人有点儿想同生产胶带的那小厂长做点买卖的意思。要是在这聚会中能谈成更好,就是谈不成,有个意向也是好的呀!当然,这次宴请,朋友相聚是主要的。
主持人让自个儿的眼光顺着排下去,看到那脸色稍显灰白的厂长旁边坐着一个年轻靓丽的女子!那女子有三十多岁,白白的脸儿,穿着一身应该是由乔其纱面料制做的西装套裙,那应该是一套昂贵的衣服。嚯!别说,这小子还真行,从跟着他来的这女人看,还有点儿实力哈!
既然人已到齐,那就开席吧!开席之前,得先介绍介绍各自的身份啦!这一天到场的这十个人,五男五女,有的是相熟的,有的不咋相熟,有的干脆头一次见面。这类场合,介绍自个儿,只介绍自个儿叫什么名字,在哪儿高就,在哪儿发财,别的不说。要是再说,那可就多了,也的确不太好说!
这一天,吴谢把方蓝云带在了身边。
接到参加这次朋友聚会的邀请,把吴谢乐得够戗!吴谢自打跟方蓝云相好之后,两个人从未在公开场合一块儿露过脸。机会倒不是没有,吴谢也非常希望两个人一块儿出席个活动啥的,包括朋友聚会。可方蓝云不干。吴谢的一些商界朋友,有的知道有方蓝云这么个人存在,但谁知道这俩儿人是咋回事儿!吴谢并没有把这次聚会邀请人提出那么个象怪不怪的要求说给方蓝云,只是说,人家要求携夫人太太参加,携女友也可以,但一个人到场那可就不行了!方蓝云听了,皱了皱眉,说道,那就不去不就得了,吃个饭还啥这个那个的!吴谢说道,那可不行!朋友相聚,咱要不去不好。都是圈里人,咱要在圈里混,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哪!方蓝云琢磨来琢磨去,觉得自打跟吴谢相好这也有二三年了,虽说俩人儿并没有正式结婚,但总这么不明不白的也不是个事儿,早晚也得露脸。于是,同意了。
这次聚会让方蓝云参加,实际上是吴谢的一个失误。要说,不就是参加个朋友聚会嘛!可这类的聚会对方蓝云说来,还真就是她没有见过的。
一俟坐定,方蓝云就发现有点儿不对了!参加聚会的这么十个人,男女插花儿坐着,看样子没有哪两个人是夫妻。要说方蓝云那在商海里也是扑腾了多少年的人了,对商界的一些事儿,一些商人的一些习性那也是知道的,但就这样齐齐整整的局面,场面,她还真就是头一磨儿遇到。要说,那方蓝云根据啥判定参加聚会的那些男男女女不是夫妻哪?是从神态上,年龄上吗?是,也不是。此话咋讲?此话得这么讲。夫妻之间那是有着一种默契的,这是一。再有就是,长期生活在一块儿的夫妻,从长样儿上看,还会出现连相这么一种说奇怪也不奇怪的生理现象,就是夫妻两个人的长相越来越有点儿相象。那这种连相的现象是咋样促就生成的哪?没人说得清。
说起来,吴谢和方蓝云的关系可是同参加这次聚会的那些人,那些男人同他们的女友的关系不同的了。吴谢和方蓝云俩人儿都是光棍儿,两个人都没有结婚。要说从符合这次聚会邀请人提出的要求上看,吴谢是最符合要求的,吴谢携带着的可是真正的女友。
人齐了,介绍也介绍完了,那就开吃开喝吧!先是主持人敬酒,也就是邀请人,这次宴请做东的人,然后被邀请人逐个儿敬酒,后来就分不出个儿了,互相敬酒。当然,席间说点儿不太文雅的事儿,说点儿荤话唠点儿荤嗑儿讲点儿黄段子啥的,那就在所难免啦!
最后,参加这次聚会的人都尽了兴,无论是邀请人还是被邀请人。邀请人想要借这次聚会办的事儿办没办哪?想必是办了!最后,当大家朝外走的时候,那邀请人走在了最后,把那个脸儿稍显灰白的厂长同随他而来的那年轻女子送到了餐厅门口,笑着问道,这是咱三嫂子还是四嫂子哪?听到这个话,那任啥人也明白,两个人要谈的事儿已经谈成啦!最少也是半拉架儿啦!气氛融洽,看得出来!主持人说这个话,证明两个人已经……主持人问的话当然是句玩笑话啦!那脸儿稍许灰白的厂长因为喝了酒,也可能是因为在这么一次聚会上谈成了一笔并不算大的生意,脸儿多少有点儿发红。他顿了一下子,还未容回答,他身边儿那年轻女子却笑了笑说道,啊!咱家建仓熊蛋!我是大嫂子!?

百度搜索 爱之苑 天涯 爱之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爱之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文之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之芝并收藏爱之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