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爱之苑 天涯 爱之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疤瘌一听他媳妇儿说刚刚看到了吴谢的车,心里就是一动。诶?这不逢年不过节的,这犊子回来干啥?
你看准了吗?看准了!大谢那台车我还不认得!
疤瘌在院门口闷头琢磨了一回,拽了他媳妇一把说道,走,回屋!你不是要出去吗?过一会儿!
俩人儿回了屋,疤瘌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把腰板挺得溜直,两手撑在膝盖上,眼睛在眼窝里叽哩骨碌地转。吴谢这个时候回来,肯定是有事儿,这就没啥说的了!疤瘌琢磨,这天儿眼瞅着就擦黑了,这犊子咋才回来?估计应该是白日里已经就到了城里了,并没有到咱这村上来。他这次回来,是到江甸办事儿之余,顺便回来看看他的老爹老妈?要说,疤瘌琢磨这个事儿,那可就是扯了!家家有家家的事儿,人人有人人的事儿,关你屁事儿!再说了,要说一个人在某一时究竟要办个啥事儿,别人谁说得清?也没必要说得清!
但是!疤瘌之所以一听他媳妇儿说看到了吴谢的大奔就立时连出门都不出了,回到屋里琢磨这琢磨那,那还真就不是没有缘由的。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吴谢开辟海上战场——赌场这个事儿,确切地说,村里没有人知道,但却有传言在悄悄流传。说是吴谢有时回到村里来,并不是头天回来第二天就走,但也并不在家里呆着,而是到海上去。而且回来还大多都在休渔期间。疤瘌还听说,吴谢回来到海上去的时候 单单用他表姐夫的船,别人的船那是不用的。这可是被人看到了眼里的。要说,疤瘌那是啥人,这些传言,疤瘌哪会不知道!初听这些传言,疤瘌有些不解,纳闷儿!咝?咋?这犊子在外面折腾够了又回家来折腾啦?挣的钱还嫌不够多?可时日一长,并不见吴谢整出啥新花样。
其实,疤瘌还真就有点儿害怕吴谢回来折腾,原因当然还是那个首富不首富的事儿啦!到得这时,疤瘌不但已经就进入有钱人行列,还完全可以说是这个渔村的首富!在一个并不大的渔村,有钱人能有几个?当然,这有个以啥,以多少为富的标准问题了。普遍说来,渔民是富起来了,泛泛地说,那都可以说是有钱人,都不缺钱。但要说,在这渔村,真正的有钱人有几个?也就那么几个!那要说,在寻常生活中,有哪个人,或者哪户人家儿不想把自个儿,把自家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不想发家,那就是扯淡!在这渔村,人与人之间,户与户之间,相互之间,那可都是眼盯盯儿地瞅着哪!村上的哪个人,哪户人家儿,一有啥动作,一有啥风吹草动,不说整个渔村都得知道那也差不多,更何况那几个有钱人,那几户有钱人家儿啦!
疤瘌琢磨,吴谢那犊子从有了回到家就到海上去的这么个事儿,这也有几回了,并不见吴谢有啥动作,吴谢这犊子到底在干啥哪?疤瘌心里第一次出现了动了一下的那么一种情况。吴谢这犊子不会是到海上整赌博那套事儿去了吧?赌博这个事儿那可是不得了的事儿!咋?在陆上整怕出事儿到海上整去?说这个话的时候,正是疤瘌整这整那,上这个项目上那个项目的时候,那家伙忙得!脚打后脑勺!心动可是心动,但并未大动。从那时起到现在,这也有几年了!疤瘌已经过了最忙碌的那么个发家阶段,步入了致富的正轨。忙肯定还是忙啦!但毕竟眼目前没有啥新项目,经营的那些玩艺儿都运转正常,多少倒出了一些空儿出来,稍微有点儿闲工夫可以琢磨点儿别的事儿了!
既然扳倒吴谢已经就是既定方针,且今儿个,又让媳妇儿撞了个正着,是得琢磨琢磨了!
疤瘌不再坐在沙发上,站起身来在屋地儿转了两圈儿,说了一嘴,我出去一趟!他媳妇儿以为他出去还是为了刚才要出去中间折回来的那么个事儿哪!并没咋在意,应了一声,那你可早点儿回来啊!疤瘌径直出了房门,出了院门。
疤瘌去了吴谢的老爹老妈家。
吴谢成了非常有钱的有钱人,那他老爹老妈还能住原先的那房子嘛!当然也得住楼啦!小楼!可说点儿实在话,吴谢老爹老妈家委实用不着盖小楼。吴谢在他家是根独苗,吴谢自个儿在外面发财,家里就剩下他老爹老妈。就俩人儿,还盖啥小楼!可不盖小楼,那咋能行哪!村里的有钱人家都盖上了小楼不说,那咱要是不给咱爹咱妈盖一栋小楼,那村上的人得咋说咱哪!况且,那盖小楼的钱,还不敌有时赌博一回输赢的钱!玩上那么一回,赶上顺溜了,那盖楼的钱就回来了!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那要是有个啥人在心里老琢磨你,这个事儿确实有点儿可怕。
天儿过了擦黑的阶段,这时已经黑下来了。吴谢老爹老妈家院门紧闭,只是小楼门楼上的灯亮着,把个院子也照得挺亮堂。疤瘌看了看四下里没人,就朝院墙的东侧走过去,在东侧院墙墙头处朝院子里面看了看。
院子里面很安静。吴谢的那台大奔停在了西侧院墙边儿。
看样子,吴谢应该是在城里吃过了晚饭回的村。估计这时,在屋子里跟他的老爹老妈唠着闲嗑儿哪!顿了顿,疤瘌在黑暗里把眼睛骨碌骨碌,遂转身离去,到了村上街里的小商店。小商店里并没有啥人。那店主看到疤瘌来到,立时从倚着的柜台上直起身来,打招呼道,诶!稀客呀!光临寒舍——寒店!咋?今儿个咋这有空?
平素,疤瘌很少到这店里来,缺东少西的,都是他媳妇到店里来。这倒不是疤瘌在家里充大,疤瘌确实是忙,一应家里吃穿用度上的事儿,啥酱油醋糖茶,都是他媳妇儿前来。这个小商店其实是家百货店,村上人过日子常用的那些东西,基本都能在这店里找到,啥针头线脑,啥猪肉生鲜。啥都有,唯独没有鱼虾之类。海产加工品也是有的,但并不是本村出产。象疤瘌家加工厂生产出的那些海产加工品,海鲜食品,这个小商店还真就看不着。疤瘌家加工厂生产出的那些海产食品,疤瘌家自个儿卖,直销。
那店主有点儿惊奇。疤瘌媳妇儿才走也就一会儿的工夫,这疤瘌咋就来了?疤瘌初进店门,那店主还以为是疤瘌媳妇儿买东西买错了,疤瘌媳妇儿回去忙着做饭,这把疤瘌差来换货来了!一看疤瘌空着手,知道疤瘌是另有其事。
疤瘌和那店主唠了几句闲嗑儿,无非也就是生意咋样之类,疤瘌把那店里货架上的东西,柜台下玻璃罩儿里面的东西浏览了一遭儿,在这一应过程中,那店主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看着疤瘌。那店主知道,疤瘌到这店里来肯定是有事儿,并不是要买啥东西。浏览完毕,疤瘌开口问道,你这店咋这么清——啊!这会儿都在家吃饭哪!可不!你这是吃还是没吃哪?那店主问疤瘌道。吃过了!噢——你要是没吃,咱哥俩儿整点儿!那店主说的是喝酒。哪天的!妥!那你还买点儿啥不?不啦!店主问出这话,实际上就是有点儿撵疤瘌的意思了——那店主家里的饭刚刚做好,正要吃饭的这么个工夫,疤瘌进了门了。
疤瘌复又到那猪肉柜上看了看,有一搭没一搭地问道,这肉是新进的吗?新进的新进的!这半拉扇儿是头晌才进的!整点儿不?那——整点儿吧!就俩人儿,也吃不动,放冰箱时间长了,也不好吃。就来二斤吧!这咋?这一天一点儿也没卖出去?啊!我这个店,你有所不知,就这猪肉卖得好,这半拉扇,还不够明儿个一头晌卖的哪!
那店主并不直接回答疤瘌问的话。
从那店里出来,疤瘌直接回了家。
第二早上,八九点钟的时候,疤瘌再一次到了那家小商店。疤瘌的本意是想看看那块猪肉卖出去多少。疤瘌琢磨,吴谢要真就是整赌博那套事儿,那就不会是一个人,那得是一群人。那一群人要是整起来,张罗一回,绝不会只整一天,咋说也得两天。一群人吃饭,整两天,吃鱼那就没啥说的了,可也不能光吃鱼,也得整点肉啥的。
没曾想,有些事儿真也是巧,还没容疤瘌进得那小商店,却见吴谢那远房表姐夫从那店里走出来,拎着两只塑料袋。那塑料袋都是透明的,眼见一只塑料袋里面装着一块猪肉。
从两只塑料袋上看,那可不是为一两个人准备的,那得是为一群人准备的。? ??

百度搜索 爱之苑 天涯 爱之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爱之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文之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之芝并收藏爱之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