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爱之苑 天涯 爱之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楚维仑头一回有了那么一种极其难受的感觉,楚维仑认定是心痛。人生坎坷,因为啥失意事儿烦心事儿产生心痛感觉的时候不会少,任啥人也是如此。可说来也是个怪事儿,楚维仑就觉得这一回的心痛是以前不曾有过的,来得有点儿猛烈——剧烈!几乎让人无法承受。他爱上她了吗?是一见钟情吗?大概——属于这种情况。
男女这个事儿可不得了!多年以后,楚维仑对一个人——一个女人说了这么一句话。
不用说,潘娟的说法就是一种托词。那,潘娟到底是因为啥回绝的哪?事儿差在了哪儿哪?回到办公室,楚维仑脑袋里面嗡嗡作响,混浆浆一片,真真儿就是理不出头绪,百思不得其解。回想与潘娟相见的整个过程,应该说基本顺畅,但有两个细节多多少少让楚维仑觉得有些突兀。一个是吴姐有意无意地拿出她外孙照片这一举动,再一个是财务室的门被一股风吹得突然关上这一意外情况。按说,这些事儿那还算事儿吗?难道为了这么些不能算事儿的事儿会把两个人的姻缘……简直匪夷所思!楚维仑忽略了一个事实,如果真就是因为这些不算事儿的事儿的缘故,那不恰恰说明他楚维仑和潘娟无缘嘛!问题在于,出现这么个结果,真就是因为这些不算事儿的事儿吗?细节决定成败?不会吧?这个事儿是不是会成为历史迷团,无法钩沉,不得而知。如果真就是这样,那说明潘娟这个人对待婚姻这样的人生大事是何等草率!既然如此,对这样的一个人,那还值得心痛——猛烈剧烈的心痛吗?楚维仑把心横了一横。啧!只是——实在是太漂亮了!嗯?会不会是吴姐从机关回到招待所后站在财务室门前的神态让潘娟产生了反感哪?当时,吴姐的表现确实有些奇怪,愣愣的,有点儿神经兮兮的。难道,原本开着的门被风吹得关上了,吴姐会认为是他或她故意关上的吗?吴姐会认为,两个正值青春期的男女,坐在关着门的屋子里,孤男寡女,烈火干柴……?
楚维仑的爱情观发生了摇曳。一直以来,在楚维仑的心目中,真正的爱情是存在的,人世间发生的多少男女为爱情而赴死的真实事件可以佐证。但爱情是个复杂的事儿,之所以这样说,就在于爱情必须得是两个人的,双方的!一厢情愿那不是爱情,一见钟情或日久生情说的都不是一个人的事情。爱情这个事儿的复杂根源于人性的复杂和人类社会的复杂……
希冀同漂亮女人共度一生——天下男人几乎都这么想,尽管口头上并不一定真就这么说。漂不漂亮不重要,只要她能和你一起到老……这样的说法,楚维仑认为是一种无奈之下的不得已而为之,是退一步的表现,是一种人性的善良。能同漂亮女人共度一生的幸运男人肯定是有,正是因为有,这种情境才成了男人类在爱情上的永恒追求。但是,也只是追求而已。大千世界,人的长相各异,并不都是也不可能都是美女俊男,啊,现在管俊男叫帅哥啦!这样一来,谁配谁,一个人的一生能够遭遇到什么样的爱情,并不完全遂人的主观意愿,换句话说,并不是人所能左右得了的,真正左右爱情的是缘分。你看吧!走在大街上的男男女女,成双成对,有多少是般配的呢?一个漂亮的小伙子,身边走着的女孩儿却相貌平平。这相貌平平还只是一种委婉的说法。你再看,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子,陪伴在身边的却是一个难看到不能再难看的男人。这单单说的是相貌,那要是再从修养气质上说起来,那可就更……!这样的婚姻是爱情的结果吗?有点儿让人起疑。人用自己的一生书写爱恨情仇,每个人总会遭遇到爱,但却不一定遭遇到爱情!
楚维仑伤心了,灰心了,更准确一点儿说,楚维仑厌倦了。是对男女之爱厌倦了吗?不是。楚维仑还是个处男。楚维仑厌倦的是相亲择偶这个事儿!
正是在这么个时候,楚维仑与谢珍相遇了。
与谢珍相见发生在与潘娟相见过后半年左右的时候。
省里开会,机关人事处的老田太太跟谢珍母亲坐到了一块儿——谢珍母亲也在省机关工作。会间休息,两个人唠了几句嗑儿,于是就有了楚维仑与谢珍的由相见相识到结婚以至到后来的离婚了。
老田太太把楚维仑喊到了她办公室,简要地把谢珍的自身情况和家里情况跟楚维仑说了一遍。
谢珍比楚维仑小了几岁。恢复高考那年,她也是参加了高考的,但没能考中,后来又考了两年,仍未如愿,于是在职读了函授大学。眼下在她母亲单位所属的一个事业单位工作,文员。
春末。天气还没有热起来,杨柳依依,枝条嫩绿,生机勃发。楚维仑站在街边等了一会儿,就见一个身着浅米色西服套装的女孩儿从公共汽车站那边走过来。越走越近,模糊的面庞渐渐清晰起来。楚维仑朝那女孩儿迎上去。
怪事儿!楚维仑觉得那个女孩儿就是谢珍!
回到机关,老田太太急切地问道,小楚!咋样?挺好的!老田太太眨眨眼说道,那就先处处吧!我现在就给她妈打电话!孩子我是没看着,但她妈跟我可熟了!那人才好哪!看着孩子的妈也就看着孩子了!人不都那么说嘛!找媳妇先看丈母娘!
就这个吧!楚维仑在心里做了决定。
楚维仑看上谢珍了吗?看上了,但没有看到潘娟时的那种感觉。
楚维仑与谢珍相处一个月,两个人确立了恋爱关系,相处一年整,两个人领了结婚证。结婚证共有两张,一模一样的,男女各一张。巴掌大小的硬纸片,中间那么一折。大红漆面烫金字,里面粉白印黑字。结婚证几个字印在漆面,一应姓名出生年月民族籍贯之类都印在里面,楚维仑和谢珍的名字是用钢笔写上去的。证书里面贴有楚维仑和谢珍的相片,黑白标准照。楚维仑看上去有点儿黑瘦,表情严肃,谢珍黑黑的眉毛,大大的黑眼睛,看上去也有点儿严肃。
两个人没有照结婚照。
相处的那么一年的时间里,没有什么大波澜。两个人相见了,相识了,相爱了——相爱了么?相爱了!楚维仑觉得,他爱谢珍,谢珍也爱他。爱到了什么程度?楚维仑觉得,还行。激情是激情了,但并不就是轰轰烈烈你死我活的那种。结婚生孩子过日子,还需要轰轰烈烈你死我活吗?轰轰烈烈当然好,可你死我活却不一定好,两个人都得活着,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可结婚也就二三年的时候,楚维仑就有了不该同谢珍结婚的想法,这种想法一直持续到他和谢珍离婚的那一天。那,他对谢珍到底是爱还是不爱哪?爱了吗?爱了!那时,他还年青,对女性的爱恋,荷尔蒙……爱,确实是爱了!回忆起来,在他同谢珍从恋爱到结婚到有了女儿楚明到离婚,有那么几件事构成了他与她婚姻故事的节点,看似微不足道,却也惊心动魄!到后来,楚维仑有那么几次仿佛看到了一条河,漫长的,悠悠向前流淌着的河。起初他的脑海里出现这条河的时候,他不知道这条河将要流向何处,最后,他知道了。?

百度搜索 爱之苑 天涯 爱之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爱之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文之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之芝并收藏爱之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