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云垂 天涯 云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沈幽语做工归来,见到盐罐满了,一边笑问是谁买的盐,一边打开橱柜,原来里面已有了一小麻袋的盐。
萧正源干咳几声,叫过孟云,说每顿饭他吃的最多,以后要少吃几碗,孟云满脸委屈,可怜巴巴求助沈幽语。
夜间霹雳大作,惊醒了镇上许多人,随后哗哗下起雨来。
大雨连着下了几天,久旱终于迎来甘霖,镇子热闹了起来,人人面有喜色。
萧正源有了空闲,便去整理菜园,想为沈幽语分担事务,因为大雨连绵,园子里积蓄雨水,他用铲子将陇旁的淤泥疏通清理,积水随之流出,孟云和他讲的五龙池景象忽然浮现脑海,他抓起泥巴做成墙堵住水沟,积水不能排出,越积越多,最后冲垮泥墙奔涌而走,萧正源又堵住,这般反复三四次,他忘了手上沾着淤泥,重重拍了下额头,自语道:“我怎的糊涂了……”
匆匆在园子旁挖了个深坑,将垄沟的雨水疏通导引到这个坑内,忙完这些,回到屋中凝神趺坐,变换心神,令真气不断消失恢复。
内观多时,渐渐看出端倪,他觉出真气出现时心脉处有细微波动,这种细微几乎融入呼吸起伏,太难察觉,如果不是他自水渠处被点醒,也难以将这变化当一回事。
自丹田经脉各处依次涌现真气后,他将心神变化,真气似乎突然被截断,接着便渐渐消失,似乎龙吸水一样被什么吸光。
经过数次他更加清晰感觉到经脉边界涌出两股几乎不可见的波纹,合在一起,堵截了脉络。就像他以心态建立堤坝阻隔那波纹,可蓄力久了,波纹如潮越来越多,一旦堤坝不能承受,那么就会溃塌。
萧云均再观察数次,冷汗已冒了出来,每重复一回恢复和消失的过程,波纹形状比之前要更细密一些,更扩大一些,这意味着经历更多这样的过程,这种阻隔会不断增强,这也许是他感觉恢复真气越来越困难的原因,或者某一天再也无法恢复也说不定。
形象的说,这更像是一种能够不断加强的锁。
从之前神秘道士,周庸等人的说辞中,萧正源不难明白,这锁的钥匙便是自己心中那股情思,他发自心底思念赵锦嫙,甚至爱屋及乌,时常想起小琮儿稚气的脸蛋,他告诉自己要放下这种思念,他明知道两人间的感情有违伦理,却又无法放下,这感情掩盖过他的理智,心里的苦恼无处诉说,绵绵密密积累起来。
或许赵锦嫙是他的第一个恋人,又或者是两人经历患难生死,思念是他不能抑制的疯狂生长的藤蔓,茂盛着缠满了他的内心,就算他能够模仿那种舍生救人的心态,那也不过是这藤蔓露出一线地方容他去透气的假象,却不可能给他自由与真实,因为这些藤蔓裹挟的复杂欲望是萧正源自己也没有完全看清的。
找到了可以开锁的钥匙,这结果让他反而垂头丧气,不住暗自问:为什么?为什么我心里有她就不行呢?什么前生今世,什么姻缘因果。
他的心口一阵紧缩,疼痛使他有些癫狂,用力捶打着自己。
“哥哥……哥哥……”
是沈幽语的呼唤,原来她回来了,看到萧正源的样子不明所以,双手用力摇晃着萧正源的肩膀。
萧正源总算清醒了些,一抬头,遇上了沈幽语因惊惶大睁的眼瞳,眼角是亮晶晶的泪,他喘息道:“没事,我没事……”想挣扎着站起,“噗”的喷出一口血来。
沈幽语惊呼一声,手忙脚乱扯下一片衣襟给他擦拭。
孟云和明了听到动静,也都赶到门口,一起愣怔着问:“怎么了?”
萧正源吐出血后,神志清醒许多,心力憔悴,任沈幽语紧紧抱着,才觉得有一丝安慰和暖意。
从此后沈幽语几天没有出门,总是时不时转到萧正源门前,时不时探头看一眼,见他恢复如常才算放心。
与此同时,萧正源已下了决心。
既然不能逃避,那么就该面对。这样拖下去,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画地为牢虚度时光。他不能这样,还有事情要他去做,还有家人要他去找。
他要去寻赵锦嫙,至于有什么结果,他不知道,但是这必须是他要面对的。
他把想法告诉沈幽语时,这个女孩用贝齿紧咬着下唇,垂头盯着地面,半天才一字一字说:“我要跟着哥哥。”
萧正源故意表现得很轻松,“你若走了,这两个傻子没人看管还不闯祸么?”
沈幽语不答,还是一字一字道:“我要跟着哥哥。”
萧正源苦笑说:“妹妹,你要知道我有必须去做的事。”他摘下蒙尘剑来,递在沈幽语手上,柔声道:“这剑我一向视如生命,现在将它托付给你,妹妹就让我没有后顾之忧的走这一趟吧。”
泪水迷蒙着沈幽语的双眼,紧紧抱着剑,低声说:“为哥哥做什么我也心甘情愿,只是我不放心。”
萧正源手抚着她双肩,朗声道:“我的功夫不是能够恢复了嘛,不用担心。”
沈幽语摇头,“是真的么?哥哥以为……以为能骗过我么?”说到后来几乎声不可闻。
萧正源眼圈已红,是啊,自己隐藏的担忧和痛苦,可能是瞒不过眼里全是自己的她。
他已不是从前那个自信温润的少年侠客,可她从没有说破,从来都在困境中为自己树立着信心,今天她说了,可见她心里矛盾已极,担心已极。
萧正源深深吸一口气,“也许这是我的劫数,需要我依靠自己去真正的化解。如果你们随着,我难免会有所依赖。我不能再浪费时间,也不能再这样继续活着,那还不如死了的好。”
沈幽语急忙道:“不,不,哥哥要好好的活着,在我心里哥哥是最坚强的人,哪怕什么都失去了,他也不会放弃。”
萧正源笑道:“这便是了。这把剑你先保管着,我一定回来拿。”
沈幽语千言万语堵在喉间无法说出,扑在他双膝上哭了起来。
过了两天,准备好路上带的东西,萧正源随便找个借口说要远行,叮嘱孟云要听话,出门时竟没有敢看沈幽语一眼。他心里无比的杂乱,他不是不知这一走世事难料,生死也难料,能不能再回来更是难料。可他得走,得在完全失去武功之前找到解决的办法,否则他这一生都将晦暗悲叹。
沈幽语从他背影里看到了那一切,紧紧握着蒙尘剑的手一直在抖,可直到那个身影消失在视线里,眼里也没有流出一滴泪水。

百度搜索 云垂 天涯 云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云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唐均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均然并收藏云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