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云垂 天涯 云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萧正源无奈,躬身说道:“在下欲登山拜访屈真人,还请道长行个方便。”
道士“嗤”地一笑,“这山那么高,上去干嘛?你拜访我不是一样吗?”
萧正源犹豫一下,道:“在下的疑问,只怕道长不能解答,所以……”
道士双手叉腰,瞪眼说:“娃娃,我是好心,山上都在接待那姚节度使,准备祈雨的事,哪有人会理你?让你对我说就对我说,哪里这么多废话!”
萧正源见道士使性子,也觉为难,索性问道:“在下真气失而复得,得而复失,是何原因?”
道士听了皱皱眉,挠挠头,道:“你说的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萧正源几乎就此泄气,耐心说:“既然道长不能解答,还容我上去问一问。”
“等等”道士不紧不慢举起葫芦,摘了盖,咕嘟咕嘟喝了好几口,抹抹嘴,“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没说不知道怎么去解这件事啊。”
萧正源满是不信,一时也不做声。
道士不在乎他那神情,忽的抽出拂尘点来,萧正源急忙双手接架,由于心神惊慌,真气一时也没有恢复。
道士点中他手臂,再一转,又点中他小腹,接着点中双膝、双肩、额头,速度之快,萧正源愣怔间他已收回拂尘,沈幽语虽然在他身旁,也没来得及救援。
真气缓缓出现在经脉里,萧正源心中惊骇却不减,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那拂尘来的虽快,但他觉得也是可以拆解的,可他偏偏就没能拆解得了。
如果说原因,他似也难以形容明白,就觉得得那拂尘仿佛是超越了时光距离,在出手与到达之间缺少一个过程,所以他无从拆解。
道士打个酒嗝,笑嘻嘻道:“男娃娃,你明白了吗?”
萧正源一头雾水,但也明白眼前道士定是高人,连忙赔礼道:“在下眼拙,请前辈恕罪!”
道士撇撇嘴,“我算什么前辈,他们都叫我牛鼻籽,你也这么叫。”
萧正源急忙作揖道:“在下不敢。”
道士瞪着眼喊道:“不叫,好,我踹你下去!”
萧正源万般不解,只好说:“牛……牛前辈,在下不明白,还请指教。”
“呸”道士一脸的不屑,“胆子小,悟性差,怎么指教。”
萧正源忙再作揖道:“牛鼻子前辈,请指教。”
道士歪着头,盯着萧正源,好一会才说:“我本姓牛,家中贫苦,母亲有孕时常常缺食挨饿,眼看临盆在即,她饿得浑身无力,唯恐不能顺利将我生下,哀求着想喝肉汤,父亲采了菜籽榨油,捡了一家屠户扔的猪鼻,才做好了汤给她喝。虽然生下我,她却耗尽了生机。父亲为我取小名鼻籽,乃是为了记这往事,别人不知所以,以此名取笑,可你呢?”
萧正源汗颜道:“在下因字生义,误解了,惭愧。”
牛道士说:“你能遵从本心叫我还是好的,可惜本心不纯,本心不纯便无法超越自己,切中要害。”他拍了拍萧正源肩膀,“刚刚见你经脉本空,随后有真气恢复极慢,似乎已经有人指点你恢复的法子,不过应该解不了根本。”
“正是,在下时而认为找到问题所在,时而又觉似是而非,很是费解。”
道士正色道:“指点你的人中似有在佛门中的,我身在道门,合起来赠你一句‘以空明见本心,以有无任自然’。”
萧正源重复了几句,脸现疑惑。
道士叹息道:“这根本在你心,若是无便是无,若是有便是有。”
“噔噔噔噔”,远远有人在喊,“那里那里,快快,抓回去。”
道士突然跳起来,骂道:“你这娃娃太笨,怎么说都不明白,我先走了。”一溜烟跑下山去,随后十来个小道士跑下来,萧正源拦住一个,问道:“请问小道长这是干嘛?”
小道士累的上气不接下气,怒道:“干什么?疯师叔把法器摔了、节度使打了,闯了大祸了!”
萧正源愕然问:“在下还想拜访贵派……”
小道士嚷嚷着打断他,“山上乱成一锅粥,哪会有人管你……”直起身来,追了下去。
沈幽语见这些情景不禁捂嘴发笑。
萧正源无奈,对沈幽语道:“罢了,我们下山吧,看来这趟不成了。”
沈幽语柔声道:“难怪那道士说哥哥笨,我倒是观者清明。”
萧正源奇怪道:“你明白了?”
沈幽语说:“哥哥似是迷失在某处了。”
她边向下走去,边说:“哥哥想想道长的赠语。”
萧正源紧皱双眉,“妹妹,我还没有认识到本心和自然是什么,前时我也认为找到关窍所在,有人传我口诀,也起了作用,可我达到那种状态时总感到隐隐的茫然,似乎我要做的,又不是我真正想做的,或者就像道长说的——不纯。”
沈幽语沉吟片刻,“所以我觉得是哥哥迷失了。”她摆弄着衣角考虑着如何说下去。
“这段时间,每天看着孟云在练习你教的心法,我问他是什么感觉,他说是混沌含光。我也费解了好一阵,混沌时万物不分,怎么能含蓄光明呢?”

百度搜索 云垂 天涯 云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云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唐均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均然并收藏云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