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云垂 天涯 云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金粟脸色越来越苍白,最后头慢慢低下,轻声对萧正源道:“我要走啦,你……你可一定要去看我啊。”
萧正源不知发生什么事,金粟也不解释,低着头走到查尼身前。查尼冷冷瞧了瞧萧正源,转身带着金粟远去。
驿站中陆续走出几人,都是黑布蒙面,萧正源一看就知道都是厉害角色,更要命的是太微真气忽然消失无踪,屡屡尝试也不能恢复。眼见着几人逼近,萧正源冷汗几乎落下,他想起其中有人中过金粟的毒,“哈哈”大笑起来,装模作样挥手在身前的地方洒着什么,嘴里嘟囔不停。
果然中毒的那人最先制止了同伴,他身中奇毒时以为凭着自己内力可以逼出毒性,结果落得个生不如死,那滋味记忆犹新,如不是苗人查尼救他,生死还真是难料。
这时看见萧正源做的手势和金粟十分相似,有道是一朝被蛇咬,他就觉得处处都是陷阱,处处都是毒药。
萧正源随口说道:“刚才金粟姑娘临走时候教了我自保的方法,我也不想惹下梁子,你们不来伤我,我也不想害你们,知趣的就别过来。”他说完扯扯向满,回身就走。
向满还真以为他有那本事,挺胸昂头的走了,只是心里可惜不能夺下马匹,可此时能保住性命已是万幸了。另几个黑衣人都见过中毒的惨状,看那两人离去时神态自若,不像诓骗,妄自武功高强,却也不敢追了。
转过一段路,萧正源带着向满举步就跑,“刚才我只是拖延时间,他们早晚发现上当,快跑。”
向满也跟着慌了,萧正源真气消失,体质顿时虚弱,反倒被他落下好远,向满无暇想这些,回身拉着萧正源拼命的跑。
可两人跑了不远,萧正源再无力气,扑通一声摔倒,脸颊也跌破了。
向满只得停下,不断喘息着,“你不是有功夫在身吗?怎么跑几步就累成这样?”萧正源苦笑道:“我这功夫说来便来,说去便去,也由不得我。这会我连个普通人也不如的。”
向满难以理解,不等再发问,后面已经传来骂声,“抓到那厮定活剥了他!”向满急忙拉着萧正源躲进一丛灌木之中,低声说道:“既然这样,你替我将这信送到凤县,让县丞递到朝廷去,尽快尽快!一定要快!”
萧正源怎么能同意,说道:“你跟我躲一阵,甩下这些人再走。”
向满紧张盯着外面,那神情已经告诉了萧正源他的决定,无论如何他要确保这封羽檄尽快送至朝廷。萧正源明知他要做什么,却又难以阻拦,这一刻他更加感到自己的无力,这种无力让他像一只蝼蚁面对狂风暴雨时那般的茫然,渺小得像空气中一粒尘埃,任由微风指引他飘飞,无能为力去改变什么,这时候他在回想以前,倘若真气还在……
可就算真气还在,在命运中他不也仍旧是一粒尘埃么?他一样的无能为力,他已想不下去,因为他昏了过去。
向满下手很重,那一拳十分奏效。看着昏倒的萧正源,他把羽檄塞进萧正源的衣服里,静静地最后看了他一眼,那眼神里有信任和托付,有决然和坚毅,一眼过后他悄悄出了灌木,向另一个方向跑去。
等萧正源醒来的时候先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夜空里的明月大而圆,圆而亮,这么明亮的月辉不知照耀了天下多少团圆的人家。
他的脖子还是很痛,向满不见了,他料到向满要舍弃自身保全他,但没有料到向满会打晕自己,并且下手这么重。
萧正源明白向满凶多吉少,他所能做的,就是将羽檄送到凤县,完成他留下的使命。
他连夜赶路,天明时分还没有看到一个村落或镇子,肚子已经饥饿无比,放眼望去,只有野草顽石。萧正源盼着快些到一个有人烟的地方,也好能够吃些东西充饥,想到这儿他才想到自己一无所有,现在就这样饥饿,哪还有力气赶路,他一咬牙,在野草堆里挑选了一会,拔了丛鲜嫩些的在手,张口就吞,嚼几下也不辨滋味咽了下去,脸上的伤口随着那一嚼,剧烈疼起来。这么一路走着,一边找寻能够裹腹的东西。
太阳又慢慢垂在了山边,昏黄得老态龙钟似的,萧正源终于看见一座村落,房屋稀稀落落,仅有十几户人家。他挨户询问过去,结果没有一家肯收留他,也没有一家愿意给他些吃的东西。
萧正源有些意外,并不是因为村民的拒绝,而是他们眼中浓浓的恐惧,每个人都很憔悴和枯瘦,显然他们害怕生人,显然他们在经受着某种折磨。
这一夜该怎么过呢,村子的出口有一个破旧的水缸,里面还有些积水,萧正源想洗一洗脸再走,他探过头去,水面上浮现出一个满身满脸泥垢的人。
萧正源笑了,他被打晕在灌木从时粘了一身泥巴,沿路又在草丛里不断找着能够吃的东西,也难怪他是这副狼狈副样子。
他洗完脸一仰头,发现对面有堆很高的柴草,他犹豫一下,见村中的灯火都熄灭了,便到了草堆旁躺下,胡乱扯了些枯草将自己盖住,打算休息休息,明天趁早赶路。
萧正源不得不小心,他原本以为自己找到了真气恢复的关键,但他似乎还不能掌控住这个关键。夜路中难免有野兽或歹人,他必须要注意自己的安全,以及那封羽檄的安全。
这一刻他不由沮丧起来,升起一种久违的低落,他在失去真气后受了不少屈辱折磨,但多以淡然处之,并未从心里真的在意那些侮辱,然而这次的得而复失,这一次次的失败,却令他深深的沮丧,他努力驱散这些负面情绪,却总是挥之不去,无法入眠。
杂乱的枯草散发着熏人的气味,与身上的泥土味道混合在一起冲进萧正源的鼻腔,他开始茫然起来,可他觉得自己不该茫然,还有要紧事情要自己去做,他要救家人,还要找到失踪的仙凝……
锦嫙呢?也许再也不见吧。他的心头又是一阵暗淡。
胡思乱想着,月亮渐渐升到当空,清冷的光辉洒在他的脸上,那仿佛是一道冷冷的目光,默默看着萧正源。

百度搜索 云垂 天涯 云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云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唐均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均然并收藏云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