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云垂 天涯 云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萧正源在最近的村落里讨要了身粗布衣服,又费了好大力气找到自己被抓走的镇子,他满怀希望沈幽语会在镇上等着自己,可跑遍了镇上客栈也没看到三个人的影子。
难道他们先去太和山了?
萧正源一时拿不定主意。
当在一家饭馆吃饭的时候,偶然听见有人议论,说来了好大一队兵马,在山上发现有处银矿,之前被人私自开采,抓了好些过路的人当壮丁,折磨死好多人,挖出来数百的尸骨。好在有个高人出手相救,逃出来的人报告了保正,保正告诉了府衙。
萧正源这才明白,原来那采的是银矿石,难怪要杀人灭口。
金银矿在当时禁止私人开采,否则要治重罪。
那蒋堡主看来也不过是个小角色,也不知和自己交手的两人什么来历。
他无暇过多停留,起身赶往太和山,打算沿路寻找沈幽语等人。
金粟说自己闲来无事,也要跟随,萧正源一堆说辞,没一句有用,记着她的解毒恩情,又不好狠心甩开她。于是劝金粟说苗疆的衣物太惹人注目,不如换中原的服饰,也好掩人耳目。金粟欣然答应。
路途上萧正源问起她门派内的事情,金粟也不隐瞒,如实说出。
用蛊之说在先秦时期已有提及,千年流传演变在苗疆创新出许多蛊术,渐渐成立了一种派别,专们治蛊用毒。苗疆厉瘴众多,毒草奇特,不少种类是中原所没有的,优势天然,可说在用毒用蛊上无出其右者。
百年前有巫蛊的弟子到了中原,因被人视为异类屡屡遭人排斥,便用毒害人,惩罚那些排斥自己的人。恰好有位医者遇见,随手解了受害者的毒。
那位巫蛊弟子不服,用尽了手段继续施毒下蛊,最后也没能难倒那位医者,他大怒之下用了最后一种蛊。那医者只能验出患者中了蛊,却怎么也祛除不了。
那医者便出身于悬壶。
说起悬壶,成立的时间却不如苗疆久远。自古医者父母心,曾有那样一群医林圣手结伴著书,想把天下所有疑难的病症都记下来,逐一攻破,他们的想法是使天下再无病苦。
这想法虽然几乎不可能办到,却将更多相同志向的人聚集在一起,久而久之便有了悬壶。
所以那未解之蛊一旦现世,悬壶上下立刻集众人之力解蛊,一直没有成功。可百年过去,中蛊之人早已死去,这蛊已成了谜团,再无人能解。
金粟说起这些事情很是自豪,“其实我们并非有意去害人,只是惩罚那些激怒我们的人罢了。”
萧正源心知苗疆与中原所处不同,教化也不同。
中原毕竟有儒家宣扬礼仪,有佛教度人一心向善,有道教引人求真问道,往往遇不平之事,各人能克制恶性,化解冲突。
这巫蛊出自苗疆,门人却有些肆意妄为,凭个人喜好做事、不顾后果的特性。
萧正源盘算着怎样能让这金粟姑娘以后多做些对人有益的事情。
“你对自己中的毒了解么?”金粟一旦谈起毒药,总是兴致勃勃。
萧正源摇头道:“我从没听说过。”
“你们汉地用毒厉害的人也有很多,这种毒是有人特意到我们南疆重金买得,其中好像有个叫做媚妖姬的女人。”
媚妖姬?萧正源隐约记得听人说起过这个名字,似乎这个女人毒死了自己的丈夫及其家人,令名噪一时的武林世家一夜间在江湖除名。后来据说被朝廷专司江湖的太牢部所擒,不知为何能逃到这里。
“这毒是我参与配制,所以才能知道解法。”金粟脸上露出喜色,“否则谁也救不了你的,可幸,也让我遇到了你。”
萧正源干咳几声,急于岔开话题,问道:“那些人都是什么样子的?”
金粟陷入回忆的样子很是专注,她本就活泼,这时轻轻皱着眉头的样子更惹人怜爱,如不知底细的人,会以为她是个弱质少女罢了。
“他们有老有少,每次来都是穿着黑袍,那帽子好大的,有些人遮住了脸,我也看不见面目。”
“黑袍?上面是否绣有金丝!”萧正源心头震动,大声问。
“金丝是有的,形状像是……夜晚的篝火。”金粟托着腮想了又想,“他们的功夫也很好,我看到他们轻轻一跳就跳到很高很高的树上,像鸟一样的飞走了。”
萧正源咬紧了牙关。
没错,就是他们!
他们去苗疆买秘制的毒药做什么。晋朝的遗宝,无名的银矿,苗疆的毒药,这仅仅是他所知道的,这个组织的神秘总算在他眼前露出一条缝隙,也许他由这条缝隙就能找到它,找到自己的家人。萧正源的心剧烈跳动起来,他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太和山找到幽语等人,找到解决自身困境的方法后去苗疆守候那些人的踪迹。
“算了,说这些你也不见得相信。你要是同意,我可以带你去我们那里玩的。”金粟笑着说,眼里充满了期望。
萧正源眉头上挑,一字一字道:“我定会去的!”
金粟高兴得跳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会去的,为了我,你也会去。”
萧正源心境正乱,这句并未往心里去,站起道:“我这就要赶路了。”
金粟蹦蹦跳跳道:“走!”
两天下来,金粟着实令萧正源头疼不已。
中午两人落脚一处饭馆,等饭菜上了桌子,金粟又闹起性子,啪啪拍着桌子,“不好吃,不好吃。”
店小二急忙跑过来,赔笑道:“这位姑娘,我们店的大师傅那厨艺是出名的,还没人说他做的饭菜不好吃呢。”
“我说不好吃,你敢说好吃?”一句话惹怒了金粟,小二也感为难,只好说:“姑娘稍后,我去换过便是。”
可金粟仍不满意,店小二有些急了,“我看你是来找茬的!”
“是又怎么样?”金粟撅嘴说道,手往小二身上一按。
店小二忽觉浑身奇痒,这痒深入骨髓,乃至内心深处都痒了起来,他先是双手乱挠,而后满地打滚,恨不得挠进心里去,哀叫道:“你……你……做了……什么……”
金粟才不理会,撇了筷子就走。
萧正源无奈,厚了脸皮求她道:“金粟姑娘,你看他生不如死,还是放过他吧。”
“哼,你如果不求情,我才不管他。”金粟走过去,狠狠踢了一脚店小二,那小二立时就觉得不痒了,他怕极了金粟,一骨碌身站起,躲进了后间。
萧正源一路上对金粟讲了许多话,盼着她能收敛这种性子,却是屡屡失望,他也知本性难改,只能尽量慢慢诱导。
更令他尴尬的是金粟俨然将他当做未来的如意郎君,举动亲昵,动辄拉拉他的手,摸摸他的脸,一旦萧正源拒绝,金粟便很是气愤。但不推开她,萧正源又十分不安。他又总是记挂这金粟为他解毒的恩情,可说是左右为难。
一路上真是够萧正源受的,金粟简直就是他的克星。

百度搜索 云垂 天涯 云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云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唐均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均然并收藏云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