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云垂 天涯 云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萧正源“嗯?”了一声,目光转向黑夜中明亮的降花楼。
唐长生笑道:“他就在这楼中。”
萧正源随口问道:“又哪一方百姓缺钱了?”
唐长生道:“幽州地界出了不少难民……”刚说了一句,只听咕噜之声,萧正源细听,原来是唐长生肚子作响,笑问道:“你几顿没吃了?”
唐长生回忆道:“我也忘了,总有两天没正经吃过吧。”
萧正源道:“什么人叫你追的这么紧,连饭都吃不上?”
唐长生笑道:“追是追得上,可我兜里一文钱也没了,拿什么吃饭?”
萧正源忍不住笑道:“好个长生,经手钱财无数,全都周济百姓,自己却未染指一文,他们吃饱,你饿肚子。”
唐长生叹道:“我从小家贫,除了会点儿武艺没什么赚钱本事,赚不来钱自然饿肚子了,若不然,萧贤弟教我赚钱的本事?”
萧正源拍拍胸脯,道:“你看我,这店伙计干的不是很好么,白吃白住有工钱拿。”
他们说笑,褚捕头却在一旁伸手在怀里掏了掏,道:“唐大侠,我请你吃顿饭去,可否赏光?”他恐怕被拒绝,接道:“算我替幽州难民先请你一顿。”
唐长生看看他,忽的笑道:“我可不敢走,叫那人溜了就糟了。”
褚捕头道:“放心,我吩咐手下兄弟将楼围了,保管苍蝇也飞不走。”
唐长生笑道:“你们看不住他。”见褚捕头满脸遗憾,拍了拍他的肩头,“不如给我个冷馒头,来壶烈酒,就此对饮如何?”
褚捕头高兴道:“好,我这就去取。”
唐长生吩咐道:“切不可惊动他人。”
寒夜奇凉,萧正源瑟缩着身子与唐长生委坐在一团枯草上,两人一别数年,各述经历,自有唏嘘感叹。转眼间,萧正源已是弱冠之年,唐长生正值而立,十载年纪的差别并未拉开心灵的距离,两人又同是嫉恶如仇,悯于天下的性子,几句话说的火热,萧正源只觉得身上寒气也减了很多。
然而说来说去,唐长生口中的有名之财水落石出,那是北平沙县令新近得了一笔巨款,一小部分是贪饷所得,一大部分是不知从何途径收获,那无名之财便是小王村的前晋宝藏。
唐长生也曾在小王村查了数天,以他的眼力,看出几股势力高手如云,自己没有绝对的把握应付,而且许多人又挖又掘,再无新的发现,那传闻多半也不属实。沙县令手上的银子虽不比宝藏,却是实在可得的,况且难民不少,早一日救济过去,便少些难民饿死,于是他便进了县城,查了多日终于对沙县令藏银之处有所确定,还未及动手,就遇见了萧正源。
萧正源问道:“他藏银的地方难道在青楼?”
唐长生道:“他有个相好,那锁飞票的铜匣就保管在楼里。”飞票是当时的一种钱庄凭据,在一地拿票,另一地取款,类似宋之后的银票,但有所不同。
萧正源抱起双臂,道:“你既打探好了,怎么还不动手?”
唐长生面有疲惫之色,“这楼中有些蹊跷,我还不能擅动。”
萧正源忽然岔开话题,打趣道:“那有什么,进去一趟不但能造福百姓,还能看看姑娘,悠哉美哉。”
褚捕头拎着一方食盒凑了回来,揭开盖子拿出两壶温酒,几个馒头,一碟牛肉,一碟酱菜,唐长生真是饿了,狼吞虎咽起来,萧正源看着他这幅样子不由暗自心酸。
唐长生吃光了饭菜,对着褚捕头道个谢。
萧正源起身道:“我先回店了,青楼里有我的眼线,也许明天我给你些有用消息。”
一听萧正源这么说,唐长生乐道:“也好,看看你的本事。此事成了,我送一份小礼。”
褚捕头适时道:“唐大侠,我已派兄弟四处监视,您可放心睡一觉,有了什么动静我便会通知你。”
唐长生笑道:“谢你的好意,可我劝你将属下收回吧,否则惹了县令,你可是要捅大娄子。”
褚捕头寻思利弊,还是撤回了人手。
当晚萧正源回到房中,在屋中找出一个破铁盆放在窗边,抽了根木柴敲了三下,声音虽不大,但在夜晚远远传出,不一会,孟云顺着一扇小窗钻了进来,将几日所看到听到的消息告诉了他。孟云也不知重点,唠唠叨叨的说了半天,萧正源细心捋顺推测之后才有所断定。
他嘱咐孟云回去后多留意沙县令的消息,看着他消失窗外这才睡下。
第二天报晓时分,萧正源起身去找唐长生
唐长生连日不能好好休息,眼睛通红,胡须蓬乱,越来越融入乞丐的角色。萧正源大略将自己所知道的讲给他听,原来沙县令在降花楼为一个叫琉儿的姑娘赎了身,但并未带回自己身边,仍旧让她住在降花楼。那两个黑袍人不知什么来路,一个住在小客栈,一个住在降花楼,与沙县令有过多次接触,萧正源猜测沙县令那一大部分的钱财可能是黑袍人所给,但其中是什么样的交易,有怎样的目的仍未探明,仅从银两数目上推断,目的绝对不小。
他问唐长生道:“你可知启明和荧惑?”
唐长生脸色微变,道:“这是极秘密的组织,你从哪里知道?”
萧正源正要说话,唐长生见天色蒙蒙欲亮,摆手道:“此事你不要再介入,现在你尽快回去,必要的时候我自去找你。”

百度搜索 云垂 天涯 云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云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唐均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均然并收藏云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