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云垂 天涯 云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傍晚时,到了县城大门,门上镌刻北平二字。
萧正源匆匆进城,连过三条大街,四下寻找,到天色变黑时也没见到头戴儒冠的人。
城内灯火高高悬起,行人渐少,前方立着座四层高楼,装饰华丽,朱门之上一块匾额十分醒目,上书“北平客栈”。
沈幽语拉一拉萧正源,手指了指另一边,那里还有个小客栈,仅有两层,朴实简单,门庭清净,连招牌也没有挂,只在门口立着一块木板,简单写了“客栈”两个字。
萧正源会意,奔着小客栈而去。
里面台上坐着个中年妇人,身圆体胖,脸颊两边肉嘟嘟的垂着,柜台旁排着十来张木桌,只四五张上坐着客人吃饭,妇人见来了客人神色淡淡,不见热情,懒懒看了萧正源一眼,沈幽语上前问道:“请问客房价格多少。”
中年妇人懒洋洋道:“每天十文。”
沈幽语面嫩,想要讨价又难以启口,可囊中只有她和萧正源辛苦积攒的百余铜钱几块碎银,实在舍不得过多花销。
萧正源笑道:“不知姐姐能否找两间便宜的,我们要多住几天。”
中年妇人一听“姐姐”这称呼,有点满意,语气还是冷淡的。“每天八文,嫌多去别的地方住。”
萧正源看沈幽语仍旧轻咬嘴唇,笑笑道:“你看我和我徒儿都是有力气的,若是有合适干的,我们想讨份差事。”
中年妇人眼珠转转,道:“好,正好缺两个打杂伙计。你们要干,每月一钱银子,房间嘛,就住着好了。”
沈幽语心中一宽,问道:“可有我能做的事儿么?”
中年妇人道:“缝洗被褥,每月也是一钱银子。”
沈幽语觉得工钱太少,萧正源却暗暗示意她答应。
饭桌上有个汉子听见,笑骂道:“老板娘,你这算盘打的好。就这些钱还不够吃顿酒的,能招这三个人,真是合适的买卖。”
中年妇人恼火道:“ 刘富,吃饭堵不上你的狗嘴?”
刘富嬉皮笑脸道:“我是看不过去。”
中年妇人大声唤道:“相公!让他滚蛋。”
随着一声答应,楼上下来一个彪形汉子,刘富脸色顿时难看,赔笑道:“穆大哥,我就是随口说两句,和大嫂闹着玩的,这眼看就到了宵禁时候,让我到哪里投宿……”
穆掌柜眼睛瞪着,喝道:“收拾你行李,立刻给我滚出去!”
刘富知道他脾气,也不敢多说,去自己房间打好行李,灰溜溜的出了店门。
萧正源心道:难怪这家冷清,这哪是做生意的样子。
穆掌柜横着眼打量三人一番,孟云似乎怕他目光,缩着身子躲在沈幽语背后。
“愣着干什么,工钱是白拿的?干活去。”老板娘已然吩咐上了。“把客人的碗筷收拾了,洗刷干净,地面楼梯给我打扫干净,哪个需要热水给我端去……”
听着她喋喋不休,萧正源暗自好笑。
萧正源带着孟云,逐步教他如何干这客栈的活计。沈幽语自去拆洗缝补了,她到了存放被褥的屋子,看到堆积如山的杂物和脏被破褥,那酸臭味道飘出好远,也不知多久没有洗过。
穆掌柜夫妻二人偏偏是挑事儿的,又是这个不对,又是那个错了,一张木椅擦了几次还不满意。等萧正源,孟云好不容易干完了杂活,已到了深夜,穆掌柜安排了两人住在柴房便走了。
萧正源悄悄去看望沈幽语。
一张硕大的木盆,里面满满泡着被褥,沈幽语正用力的搓洗,水珠不断溅在她的面纱上,混着她滑落的汗水将一张轻纱洇得湿湿的。这些活计若是她一人来做,明天中午也干不完,可她只是埋头一下一下的搓洗着。
萧正源只觉得那瘦弱的身躯叫人无比怜惜,这种瘦弱本来是应该被人时刻呵护的,可就是在这样的柔弱中跳跃着一颗坚强而柔韧的心。他走过去,随手抓起两件,用力搓洗起来。
沈幽语察觉,忙停下来道:“哥哥,你身子不好,还是早些休息吧。我能洗完。”
萧正源只是一笑,学着她埋头不语。
沈幽语着急了,道:“若是你不放心,叫孟云来。”
孟云是随叫随到,远远道:“姐姐叫我么?”说完人就到了眼前,一看这许多东西,略感茫然。
萧正源开口道:“这些不洗完,你姐姐就不能睡觉。”
孟云一听,马上蹲身开洗,他年纪虽小,个头也不高。但论起气力,一个人顶十个人,只听稀里哗啦一阵大响,水珠四溅,萧正源笑着抹去脸上的水珠,道:“早些洗完了,也好各自休息。”
沈幽语眼珠一动不动看着他,忽然一低头,心里涌过种种暖意。
三人一番努力,等到鸡鸣报销时,总算是全部完工。
老板娘打着哈欠,伸着懒腰来验收,等看清楚眼前景象,大感惊讶,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些积攒数月的东西能一夜间就被洗得干干净净。
她一时高兴,拍手道:“干的好。”
孟云还想去休息一会,老板娘道:“去把店门开了,将早饭端给客人。”

百度搜索 云垂 天涯 云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云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唐均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均然并收藏云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