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云垂 天涯 云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太阳躲进了晚霞里,半天被染成了血红颜色,鲜艳壮丽。
孟云在当院坐了半日,一动未动。他心白如纸,思虑单纯,当真是所有尘俗事物不入怀中,此来大合太微息的混沌妙识,这门心法又最重心灵状态,他一旦入了门庭,面前仿佛一马平川,任由奔腾,说是一日万里也不为过。
孟云的太微之气渐成,自行扩充经脉,每运转周天,便觉得四肢舒坦,百骸充盈,乐得天天练功不辍。
直到院门开启,萧正源与沈幽语进来,他才睁开眼睛,叫道:“姐姐,师傅大哥。”
这句“师傅大哥”叫得突兀,沈幽语隔着面纱捂嘴偷笑。
萧正源回到此处已有半年多,这院落租金虽不高,但他四处奔走银两花尽,便在一家酒楼寻了个差事,可他嘴上一向少有奉承,因他有功夫底子,手上有准头,被安排个劈柴的差事,他劈的柴均匀整齐,易燃耐烧,在镇上出了名。眼下初冬季节,饭馆茶楼烧饼铺的老板,还有些富户也找他劈柴,这一来,他劈了东家劈西家,每月收入倒也不少。
沈幽语本有音律之能,但她不喜人前唱曲卖弄,只给别人缝洗衣物,赚些辛苦钱财,三人过的倒也平淡满足。
这里偏处一隅,日子简单,四邻和睦,家长里短的琐事固然不少,可这份平静惬意对于三人甚是难得。
起初孟云叫萧正源做“大哥”,后来沈幽语告诉他,萧正源对他有授业之恩,该称作师傅,可这“大哥”二字在孟云心中最为亲近,怎也不愿改去,但听沈幽语说师傅是必须要叫的,索性把“大哥”放在了后面,就出了“师傅大哥”这么个称呼。萧正源哭笑不得,也知他对这些混淆不清,未做过多解释。
孟云自幼少有母爱,沈幽语心思细腻,善良温柔,将他照顾得无微不至,在他心里已然变成了母亲的形象,视为至亲之人。每每见到两人,总是先叫沈幽语,后叫萧正源。
萧正源经这半年努力也未能参透真气消失的原因,就连内力也一去不返,体质甚至略逊于寻常人了。他没有真气在身何谈找寻、解救家人,可也自知焦急不得,曾想命孟云出去代自己打探消息,又担心他不识世间情理,惹麻烦上身。
一来二去,时间似水,转眼过了这半年,他心态经此磨砺趋于冷静,时而觉得对家人失踪的哀伤和对那不知名仇人的仇恨被理解约束住,不如开始那般强烈,喟叹时也命也之时,反倒多了几分坦然自若。他明白了这恨怨于万事无补,却是阻碍他的最大屏障。
以往他身怀武功,几乎无所不能,失去之时,这才体察到往常不能真正明白的许多感受。
沈幽语笑过后,摘了面纱自去做晚饭,萧正源考教孟云心法进展,这下令他惊喜不已,敢情孟云已入窥天之境!区区半年便有此进境,可说是绝无仅有了。
不多时,沈幽语招呼吃饭,三人刚端起碗来,只听有人拍门,萧正源开门一看,门口站着数名衙役,还有个打扮花哨的媒婆,只听媒婆谄笑道:“可是萧家小哥吧?早听说你有个好妹子,我这受新任老爷之托前来提个媒。”她说着,也不等萧正源让,侧着身子往里挤去。
沈幽语生得一副清雅絶俗的容貌,兼之性格温顺,善解人意,乍来时,小镇上便有几户人家托媒人提过亲事,却被沈幽语婉言回绝,后来她为遮掩容貌便戴了面纱,可她身姿窈窕婀娜,仍旧不少追慕者上门求亲,半年多下来,屈指算算,谢绝了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让她不厌其烦。
没想这回来的是个官媒,这媒人也有官私之别,既是个官家的,可就不容易对付了。
一个管事模样的衙役低声对萧正源道:“我们老爷上任前就托人打探,十里八镇的早就查了个遍。这婆子也留意你们两月了。你若识相,答应这门亲事那是你好我好,若是推拒,只怕……”他住口不再说下去,其中意思萧正源全已明白。
媒婆挤进院子,絮絮叨叨和沈幽语攀谈,沈幽语性子温柔,虽十分反感,却还是有问有答,不时望望萧正源,流露求助神色。
萧正源对几个衙役低语几句,回到饭桌上,端饭吃饭,边吃边道:“这位婆婆,我代她认了亲事。你回去交差吧。”
那媒婆一时狂喜,也没听出来话中含义,乐颠颠道:“好,这就好,跟了老爷呀,那是要什么有什么的,你一家就等着享福吧,做梦可都要笑醒呢,以后你可是要谢我的……”领头的衙役见事情成了,懒得听她絮叨,将她领子一提拎了出去。
沈幽语只顾站着,也不吃饭,萧正源看她一眼,见她紧咬下唇,眼圈通红,心道:糟糕。
急忙对沈幽语道:“我这是随口应付的,赶紧吃饭,晚上我们就离开这儿。”
沈幽语这才转悲为喜,笑道:“哥哥,你何时变得不耿直了?”
萧正源笑道:“事事何必争强,再说我现在也打不过他们呀。”
沈幽语落座盛饭时,却发现木桶见底了,原来孟云可不管闲事,他说他的我吃我的,连众人对话时也未停筷子,这一会儿将饭菜几乎吃个干净。
等到了夜深人静时,三人收拾好包裹,偷偷出了镇子,沈幽语出门前颇是不舍,在这里的日子虽然琐碎平淡,却是温馨快乐,这一走,只怕再也不会回来。
这一程走了很久,天光大亮时天上飘起零星雪花,眼前道路蜿蜒远去,不见尽头。
萧正源疲累已极,招呼两人停下休息,沈幽语瞥见他眼眉上粘了星点雪花,脸色微微发白,随手掏出根银笛吹奏起来,曲子欢快明朗,萧正源听了一阵,浑身暖融融的。孟云仰头听得呆住,口水流下尚不自觉。
萧正源等她放下笛子,笑道:“我幼时便喜欢乐器,可当真学起来,无论如何也学不会。”
沈幽语莞尔笑道:“枉我教了你两个月,用尽了办法,哥哥却连吹都吹不响呢。”
萧正源打趣道:“记得你说:乐生于音,音生于律,律生于风,此生之宗也。区区不善大言,这吹么,也就吹不出那么大的风啦。”
沈幽语笑道:“是啊,道理是记足了,说透了。只是嘴上不灵便。”
萧正源哈哈一笑,“教你剑术不是也没学会么?不灵便的岂止我一个?”

百度搜索 云垂 天涯 云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云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唐均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均然并收藏云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