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云垂 天涯 云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不防背后灼灼发热,沈星郎不及打坏车弩便回身探掌,正与祝阳对了一招,二人真气几乎势均力敌,祝阳掌心轻微麻木,暗暗吃惊道:瞧这少年不过十六七的年纪,真气竟能与我持平,枉我十几年苦练却胜不过他。
沈星郎掌心火热发烫,也正吃惊,他想不到自己才出世不久,接连遇着对手,不说萧正源、刘清绝等人,这里又有两个年轻好手,真不知还有多少少年豪杰未曾露面,以往高傲之心终于有些收敛。
他才想到这里,一个妙龄女子探掌攻来,沈星郎也举掌还击。
四掌相对,沈星郎脸色忽变,原来水火相克,但也相济。祝阳的烈阳真气与施卿瑾透的夜光真气似在相互吸引,掌上冷热交替,使他大感吃力。背后孟锐复又出拳打来,沈星郎堪堪撤掌拧身,众劫丝悄然从袖中抖出,孟锐一时大意,左腿被抽了一下,疼得他大皱眉头。幸亏祝阳、施卿瑾及时援护,才让他不致被沈星郎重伤。
山下三人围斗东郭有崖,山上三个弟子同战沈星郎,那边伐世弟子早红了眼睛,在三将引领下拼命冲击**阵营,无奈距离越近车弩威胁越大,往往间不容发,难以躲避。**数万之众挺出几只部队,均是六花阵型,转而聚成人墙,密集固守,不使伐世人马前进,原来李世勣一眼看出其中关键,传下将令改换阵型。任何人不可退后。**军令极为严格,李世勣平日治军有法,虽然面对实力强绝的伐世人马,铁盾皮盾也禁不起金刀劈砍,**士兵往往抵挡不过一合便丧了命,但是人人咬牙坚持,舍生忘死的拼杀,呐喊声此起彼伏,震动天地。
生死鏖战,惊心动魄,身在其中不觉,旁观者却是冷汗淋漓。
沈星郎费尽力气也只毁坏了三架车弩,偷眼看时,伐世人马被**拼死阻挡在外,十架车弩轮番射击,也不知损失了多少人。间或有车弩又向远处突厥大军发箭,每轮过后,骑兵气势均是大大减弱,人人惶恐,被赵锦嫙的孤虚望气术所迷惑,竟然渐渐有逃走的,突厥势力本就不甚聚合。各头领也是自有盘算,一旦有了领头的逃亡者,连颉利也难以抑制颓势。
李世勣见此情景,命令所有**将士倾巢出击,鼓手全力擂鼓助威。上下军将士气大涨,多日被伐世人马压制的悲愤,以及对死去同袍的哀痛全部爆发出来,如大潮海漫般反扑,势不可挡。
颉利可汗见大势已去,只好吹起号角,下令退避。李世勣哪里容他安心撤退,统军紧追,吩咐不生擒颉利,不可停下追杀
东郭有崖暗叹颉利无能,但己方气势枯竭,他一人之力毕竟有限,又被轩辕等人紧紧缠住,此刻也无力回天,只得从围攻里脱身出来,发出长啸,招呼伐世人马回归。
经此一战,伐世人马几乎伤亡了三分之二,东郭有崖十数年心血毁了小半。
那颉利可汗败走阴山,突厥被俘五万之众。
李世勣仍想令赵锦嫙随自己追赶突厥败兵,赵锦嫙婉言推脱,她对萧正源放心不下,执意留下看护。李世勣料想她二人关系不同寻常,也不勉强,亲自率领**追杀下去。
萧正源再次睁眼时正值傍晚,他只觉得睡了很久,身上暖融融的,挺身坐起时,险些碰着趴卧手边的赵锦嫙,这些日子赵锦嫙又是监造车弩,又是日夜苦思战胜突厥的方法,又是征战军前,几死还生,面庞憔悴得毫无往日光彩,熟睡之时眼窝深深塌陷。
萧正源活动一下手臂,身上虽然有些酸涩,力气却恢复不少,他不知昏迷时已服了少林的灵药,他看着赵锦嫙,明白这个女子一心陪着自己在生死间徘徊,她想帮着自己摧垮伐世一脉,为家人报仇。
萧正源胸口阵阵疼痛,他何尝不知伐世百年发展,哪里轻易就可被毁?自己势单力薄,无非是凭着悲愤,一时莽撞。可她却如此死心塌地的和他来到这里,拼命的帮自己,几乎赔上性命,现在呢,又在眼前憔悴的熟睡着。
他不知伐世已败,还在想:我是不是太过自私?
他猛然一推赵锦嫙。
赵锦嫙立即栽倒床下,她一时惊醒,不顾身上疼痛,见萧正源醒了,喜道:“你可算醒啦,怎么样,好些了么?”
萧正源面如寒冰,冷冷道:“好些了么?你在这里,我怎么好得起来?”
赵锦嫙一愣道:“正源,你怎么说这话。”
萧正源冷笑道:“我怎么不能说。若不是为你,我怎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重伤?你还在这里干什么,你走,你走!”
赵锦嫙瞪大了眼睛,凄凉而伤心,仿佛看陌生人一般看着萧正源,泪珠忽然滚落,扭头跑了出去。
萧正源本意想激走她,真的看她离去,心里难受已极,不由懊悔道:我又何必这样对她。
呆呆坐了一会,他下床到了帐外,寒风迎面吹来,他内伤在身,气血虚弱,身子一阵阵颤抖,望了片刻,他发现军营内都是些伤兵,往日喧嚣不在,往日两军僵持的压迫感也已消失。
他随手拉来一名士兵,询问之下才知道赵锦嫙舍命领军阵前诱敌,用自己做饵,磨光了颉利的士气,使得东郭有崖毫无建树,最终凭借车弩之力,凭借李世勣指挥得当和**积蓄已久的悲愤之心,大败突厥。
萧正源听到这些,身上更加寒冷,比身子更冷的是他的心。
突然一阵风灌入他的口里,让他咳嗽起来,越咳越重,以致弯下腰去,等他重新直腰的时候,有人为他披上了一件棉袍子。萧正源扭头看去,就看见了赵锦嫙憔悴的脸庞,红红的双眼,他再也控制不住,抓起赵锦嫙的手道:“赵姑娘,方才是我一时糊涂,你……”
没容他多讲,赵锦嫙用力抽出手来,默默离去。
萧正源不知如何是好,目送她背影,一阵寒风鼓荡,吹起赵锦嫙数缕发丝上下飘摆,萧正源如同被冰封雪冻一般,僵立许久。
好一会儿,赵锦嫙忍不住返身回来看他,却见他仍是默默站立着,心中一软,到他身前道:“正源,你还有伤在身,回帐休息吧。”
她话未说完,只见一颗晶莹泪珠滴落在地面的积雪中,赵锦嫙还以为是看错了,凝目时才发现萧正源睫毛上潮湿温润,她心头忽痛,双手一张搂住萧正源,涩声道:“以后可不要赶我走啦。”
风卷雪起,飘散飞来,渐渐落于大地,归于沉寂,任由两人无语相拥。

百度搜索 云垂 天涯 云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云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唐均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均然并收藏云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