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云垂 天涯 云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十轮铁箭射罢,**阵型已然不成,伐世弟子也到了眼前,嘲风弓手向后退却,貔貅刀手向前挺出,狻猊铁骑分做两队由两翼迂回夹击。
霎时金光四射,银光飞腾,黑甲穿梭,**士兵中的强壮者也挡不住这些武功有成的伐世人马一击,霎时好像风偃草芥,成片倒下。
忽闻鼓声,一座阵势突出,阵中一员唐将指挥,周围六队军马不断变换,颇是凌厉,正是威名赫赫的六花阵。
伐世人马猝然受阻,也不在意。三将各自号令,狻猊铁骑早奔袭至阵型两侧,嘲风银弓故技重施,目标却是那员唐将。
**的盾牌怎抗得住这些铁箭,可怜那唐将立时死于箭下。六花阵失去中枢,难以变化,顷刻混乱不堪,伐世人马又趁机大肆杀戮。
一阵鸣锣声响起来,白道口的**死伤惨重,不断后撤,活着能够撤出的却已不多。
伐世人马还想追杀,巨大山石由两侧山上滚滚落下,三将呼啸一声,数千人如风返回。
斥候小队里,几乎人人脸色苍白,何曾见过这等来去如风,杀人如割草的功夫。
之前惊呼那人叫道:“这还是人嘛!”
“那是伐世的战士。”说这话的是这只斥候小队的队长,名叫蒋横,官拜宣节校尉。“当年我身为骑兵时,曾与那队人马打过交道,可怜当时同袍万人,十有七八丧在他们刀下。”
“一万人?那他们有多少人?”
蒋横冷笑道:“不过两千,可我方几乎覆灭。”
一片惊愕声起伏,立刻有人道:“五个对一个!咱们便是和突厥虎师对冲起来,也不会这么惨败啊。”
蒋横不再说话,冷冷盯着下方,脸上一道深深伤疤不住扭曲。
赵锦嫙轻声道:“这下可糟了。那些弓手所射距离三倍于我们,由他们先乱对手阵脚,刀手随后掩杀,我看那金刀比陌刀大了许多,威力更强,重量却不是一般人能用的。骑兵速度最快能够机动夹击敌阵,打乱军心。这本是**的战术,却被伐世反用到他们身上了。这三将也不是等闲之辈,能轻易除掉枢纽,将六花阵破去。”
“依赵姑娘看,有什么法子可以破敌?”萧正源随口问道,心内却有个疑惑不能解开。
赵锦嫙道:“倒是有个法子,但是可要很多人帮助才成。”
这话被蒋横听见,冷笑出声。
天色变黑时,斥候队伍下了山梁,仍旧准备按原定路线在突厥大营东侧刺探军情后回营,才到山脚,迎面来了六道人影,前面两条牛犊般的大犬带路,狂吠声远远传来。
一个骂道:“这是最后一队了吧,收拾了这些杂碎,老子还想睡个好觉呢。”
另一人骂道:“六子,你想自己躲清闲?”
被叫做六子的人道:“呸,清闲?门主要是早叫咱们来,早就灭了这些唐兵唐将回家清闲了,我就不明白他老人家有什么不放心的,非要亲自带着咱们来,咱又不是三岁孩子。”
一个又道:“伐五儿,伐六儿,闭嘴。”为首的伐一发话了,别人再不敢出声。
伐世三将之下,便是各队弟子中每千人选出的一名首领,以数字为号。
斥候小队见这几个人大刺刺的叫嚣,几个有血性的已然耐不住,不等蒋横发令,张弓便射向那几个人影,突听嗡嗡之声,转眼惨呼连连,射出的箭竟然迅疾折回,反将他们射杀。
伐五笑道:“不知死活的东西,论这射柳的本事,你们给大爷提鞋都不配。”
萧正源心头一凛,他本想救下同伴,但那箭支快得惊人,他竟来不及阻挡。
伐四道:“你张狂什么,若不是门主耗时十年制出这些银脊射月弓,你们哪有施展的机会?”
蒋横把手一挥,唐兵聚拢一处严阵以待,萧正源顾自挡在他面前。蒋横正要斥责,伐一等人已到了十步开外,萧正源道:“蒋校尉,你带弟兄们先退下去吧。这里交给我。”
蒋横眼睛一瞪,喝道:“说的什么屁话!我从来就不会丢下自己的弟兄,你刚来几天,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
萧正源道:“你若此时不走,只怕还有人要丢了性命,是去是留,你身为队长还是早拿主意。”
伐一冷冷道:“死到临头了,还说什么梦话。”手向前一挥,俨然将眼前的斥候们都看做了死人。
伐二见下了命令,首当其冲杀奔过来,他与伐一乃是铁骑首领,所用的金刀略长。
夜黑无光,刀风吼声响亮,只听“叮”的一声响,只听伐二怒道:“这里有硬手,小心!”他身子倒翻落回原地,呼呼喘气,金刀的尖端已然少了一块。
方才伐二冒然进攻,萧正源趁隙用蒙尘剑迎上金刀,想要断他的兵器,伐二也是久经战阵的人物,蒙尘剑的剑身并不反光,在夜间如同隐形,萧正源出剑又轻,几乎没有带起剑风,伐二却感到一股寒意袭来,直觉有异常,顿时不敢大意,以金刀前去试探,同时留了力量准备应变。
萧正源运剑绕过金刀平刺,伐二凭着对方姿势做出反应,金刀翻转正好碰到剑刃上,顿时金刀尖端折断,挡不住蒙尘剑的攻势,惊得他全力后跃。
萧正源顾及同伴不去追击,唯恐自己稍一纠缠,其他唐兵便会被伐一等人杀害。
蒋横眼看对方身手了得,已明了形势,嘱咐一人带队急撤,自己却握着把重刀留了下来,道:“小兄弟,我知道你有能耐,若是保得咱们这些弟兄安然返回,我蒋横纵然今日死了,也在地府谢你。”
赵锦嫙早将双环化成战之翼,闻言道:“蒋校尉,你也快走吧。”她看出蒋横功夫虽然不弱,但面对这些高手无疑只能成为拖累,他若走了,自己与萧正源抵挡一阵,脱身也不会很难。他若留下,可就不那么容易走得了。
蒋横可想不出这些道理,“姑娘忒小看人了,我虽没多大本领,终究是一队之长,等弟兄们脱险,我拼着命不要,也掩护你们脱身。”
赵锦嫙喉间一堵,也不再说什么。
萧正源笑道:“好,与蒋兄这等汉子并肩一战,也算一件快事。来,小弟在前,若是不济了你再上。”

百度搜索 云垂 天涯 云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云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唐均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均然并收藏云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