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云垂 天涯 云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贞观三年,年景虽有小旱,关中粮食还算丰熟,漠北却是连年大雪,六畜多有冻死,突厥时局纷乱,东部西部不和,人心动荡,分裂在即。
这时代州都督张公谨“因言突厥可取之状:颉利纵欲肆情,穷凶极暴,诛害良善,暱近小人,此主昏与上,其可取一也。又其别部同罗、仆骨、回纥、延陀之类,并自立君长,将图反噬,此则众叛于下,其可取二也。突厥被疑,轻骑自免,拓设出讨,匹马不归,欲古丧师,立足无地,此则兵挫将败,其可取三也。塞北霜早,粮糇乏绝,其可取四也。颉利统其突厥,亲委诸胡,胡人翻覆,是其常性,大军一临,内必生变,其可取五也,华人入北,其类实多,比闻自相啸聚,保据山险,师出塞垣,自然有应,其可取六也。”
十一月,突厥进扰河西,太宗以此为由,任李靖为行军总管、张公谨为副总管,出兵征讨突厥,有俟斤九人带领三千骑兵投降,俟斤原为各部落的酋长之称。
随后拔野古,仆骨,奚等酋长也归降唐朝。
当年进入冬季后,太宗命并州都督李世勣为通漠道行军总管,兵部尚书李靖为定襄道行军总管,华州刺史柴绍为金河道行军总管,灵州大都督薛万彻为畅武道行军总管,合兵十数万,全部受李靖节度,北出雁门关,分做六路分道出击突厥。
史记“贞观三年,李世勣为通漠道行军总管。至云中,与突厥颉利可汗兵会,大战于白道。”
白道,早自《水经注》便有所记载,该地土色多为灰白,地处青山之上。山势巍峨陡峭,十分险峻,是历代军事必争之地。
而今,天上飘雪,大地肃穆。寒冷中另有着更为冷峻的杀气,铺天盖地的雪,盖得下斑驳的黑紫色,却盖不下这股杀气。
萧正源凝立在一方山岩上,眉毛已经被雪花覆盖。
突厥刚刚在定襄败过,那是李靖仅用了三千兵马创造的奇迹,以致得到“昔李陵提步卒五千,不免身降匈奴,尚得书名竹帛。卿以三千轻骑深入虏庭,克复定襄,威震北狄,古今所未有,足报当年渭水之役。”的赞叹。
突厥新败,这一战的侮辱也是未曾有的,再经与柴绍所率领的金河军混战后,哀兵之气蔓延,却令眼前战事尖锐起来。
兵法云:哀兵必胜。
突厥本性剽悍,民风粗旷,虽缺少坚韧个性,但屡次挫败既大又惨,归路如今被截断在眼前,家乡土地的召唤、亲人殷切的期盼无不撕扯着将士心灵,这战后的悲愤,终于宣泄在这一片灰白的大地上。白道上的每次鏖战都是极其艰难的,那场面……
人间炼狱,也许不过如此。
这兵出云中、鏖战于白道的**是六路之中的主力,主帅便是名震四方的李世勣,副帅乃是张公谨与高甑生。
李世勣——
那是萧正源慕名已久而未见过的、一个威名流传海内的人。
也让他觉得能够与此人身在同一阵营,共同战于此处,那是某种热血奔流的荣幸。他年少时“与其父皆好慧施,拯济贫乏,不问亲疏。”
其后入瓦岗,献策取黎阳粮仓,“开仓恣食,一旬之间,胜兵二十万余。”
李密降唐后,他将自己执掌地方的名录户口送给李密,“……自为己功,以耀富贵,吾所耻也……总启魏公,听公自献,此则魏公之功也。”不肯自己献城邀功,只想着成全旧主。
高祖赞他:“徐世勣感德推功,实纯臣也。”
后来李密叛唐被杀,他“……表请收葬……释服散之,朝野义之……”不顾朝廷非议,以君臣之礼葬了李密,却没有人责怪他。
“勣前后战胜所得金帛,皆散于将士。”追随左右的将士仰慕他高义,多能用命杀敌,屡建功勋。
平定王世充时,故友单雄信被俘,李世勣上表“请以官爵赎之,高祖不许,勣对之嚎恸,割股肉以啖之,曰:生死永诀,此肉同归土矣。”可怜单雄信吃了他的肉,还说他未能尽朋友道义。
他就是这么一个忠义无双、谋略过人的帅才。
斩徐圆朗、辅公祐,征刘黑闼,追随太宗皇帝经历了太多的战斗,那时,太宗身为上将,他为下将,后来他病重,太宗为之亲剪胡须做为药引,才有了托子之重,覆衣之亲。才有他鞠躬尽瘁,败薛延陀,击灭高丽的后事。
“吾为社稷耳,不烦深谢。”
“公往不负李密,今岂负于朕哉!”
这是一场君臣间的坦荡相惜。
明君贤臣,一曲相感,千古之后仍在铿锵传咏。
初唐经过乱世洗礼,英雄豪杰、能臣良将层出不穷,草泽之中所遗留各路英豪大有人在,这个炽热的朝代里,年少的萧正源也不免心潮澎湃。
他身后正围坐着十数个人。
这是一只并不普通的斥候队伍。这些人是军中百中选一选出来的,他们的任务就是每日刺探突厥动向,并及时回报,如见突厥将领,必伺机刺杀。
萧正源和赵锦嫙能够从军,还要多亏了这个朝代隐隐开启的、传之于人的博大慨然的胸怀。府兵制历来严谨,兵发将出,兵散将归,防的就是将领拥兵自重。征防宿卫都是由州府堪合后才能出兵,府兵不可随意迁徙,农忙时耕作,农闲时操演,按地区划分,轮流兵役。

百度搜索 云垂 天涯 云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云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唐均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均然并收藏云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