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云垂 天涯 云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萧正源尴尬于他看出底细,不知如何开口,岳仙凝抢在他之前道:“他可是我师傅新收的弟子。瞪大你的眼睛看看,他所用的,哪一招不是我天镜门的功夫?”
沈星郎冷然瞥了眼萧正源,漠然中带出不屑与轻蔑,面无表情道:“哦?你我心知肚明,入门之时本门弟子都负誓言在先,服药在后,他符合了哪一点?两位前辈怎能视赌斗之规不顾?”
欧阳水南遥遥地道:“这一切都是我的主意,要说相违,那也是算在我的身上。况且,我这徒弟名正言顺,两厢情愿,你若胜出,残本我双手奉上,若是败了,早早交出你师傅那部分。”
沈星郎默然半晌,右手臂微抖,袖中簌簌有响,垂下一团细丝,粗如绣花针,被阳光照射,光闪闪的勃勃欲动。
早先岳仙凝自以为与萧正源联手,必然能够战胜,那料劲敌如此。刚才吃了个不大不小的亏,让她更为谨慎,心念刚动,萧正源侧身已挡在她身前,手抱乾元刃道:“乾清坤浊,混元太极。”
岳仙凝心绪阵阵波动,暗道:他到底决定用这一变了。
这口诀出自乾坤流云刃法的最后一变,昔日岳仙凝也曾和师兄演练过,但从没成功。只因为这个变化需要两人以对手做轴,双双围之转动,除了进退步调一致,更要保持均衡一线,走出来个完全的圆形,招式配合上也要丝丝入扣,不能有半分疏漏。如此一来,两人恰如磨盘碾压,如影随形的转动,另有阴阳两气拾遗补缺,同时加于敌身。
利用“巡天身法”快速绝伦,一旦施展出来,令对手顾了前后,难顾左右,只有输的份儿,可两人配合之间绝不能有一瞬一丝的失误。先不说对手时时移动,要随时保持过招对抗的状态,倘若两人之间行差踏错半步,不单自己破绽显露,连同伴也会随之跌进险境。若无极大的默契,这一变根本无法使用。
众劫丝忽如有灵,一端经由阴阳真气催发,弹射而起,缠绕而来。
岳仙凝与萧正源同时进身,双刃拨开众劫丝,各自抢占位置,沈星郎不及收回,已被两人欺近前来,他右臂圈转近处之丝如涟漪般飘荡开来,蕴含阴阳真气裹向两人,尖端受真气所激,绕个弯子刺往萧正源后心。
萧正源步子不停,身子斜斜一荡,几乎与地面平行,躲开前后之丝,乾元刃突刺沈星郎双腿。
岳仙凝记疾跃而起,凌空一刃劈出,沈星郎前后临敌,众劫丝过长不及更多变化,退后一步避过锋芒,躲开刺击,岳仙凝从容落下,萧正源重新立身,步调分毫不差。
杜为慧脸露微笑道:“这两个孩子,真是难得。”回头看了看刘清绝,又道: “绝儿,人与人之间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我明白你对凝儿的心思。可有许多的事情都不能勉强的,你也不要太过看重,为情所困。”
刘清绝脸上一红,忙道:“师傅,徒儿都明白。”
欧阳水南皱眉道:“姓沈的娃娃这技法有古怪。怎么有几招颇像河西吴家的赶山鞭呢。”
杜为慧道:“你还看不出来?我们拳脚功夫虽弱,刃上功夫却强。东郭这回是有意在众劫丝上下了功夫,补足了后一半,你看那一招一式,专是冲着乾坤刃来的。”
欧阳水南哼道:“这老滑头,不知道从哪里弄了这么个徒弟。”
杜为慧道:“看他骨骼精奇,天资绝代,尤在绝儿凝儿之上。若非有正源这个臂助,可真是要让东郭遂愿了。”
欧阳水南叹道:“这小子的真气内力修为也胜过他们许多,这一场还真难料啊。”
远处,沈星郎舞动众劫丝盘旋不止,银光烁烁,时而出掌如风,阴阳真气嘶鸣奔腾,但他越是凌厉,对方也不断凌厉变化。坤为地,凝厚沉稳,乾为天,造化多变。
岳仙凝一招一式循规蹈矩,端端正正,却总能牵引着萧正源生出匪夷所思的变化,使得沈星郎不得不全力应付,反过来又让自己的循规蹈矩更从容深远,两人仿佛一唱一和,演出一场好戏,这戏渐渐精彩,就要推往**。
沈星郎白皙的脸颊上淡淡泛红,眼中的漠然一度波动起来。阴阳生生术极难练习,可谓一步一关,过不得即有生命之虞。纵使小成,也足可傲视江湖。
六年前,他的父亲在外经商病亡,母亲带着他及家人还乡,中途遇到山贼,是所有人舍弃性命拦住贼人们,拖延了时间。一个家仆将他藏在灌木丛里,又引开山贼,他才能活下来。他看到母亲倒在地上,因为拼死抵抗,被砍了好多刀,浑身是伤,血流了许多,流在身下就像一条红绒的毯子,眼睛却还死死望着他的方向。他咬着唇,拼命忍着,忽然昏了过去。等再次醒来,所有人的尸体都不见了,连血迹也被掩埋起来,从此天地间就孤零零的剩了他自己,连亲人家人的埋葬地都不知在哪里。
流浪了数月,他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忍饥挨饿,被人殴骂,历经许多折磨,最后几乎死在荒地上。是东郭有崖救了他,传他衣钵,让他武功一日千里。师傅说他是百年来阴阳门中资质最高的弟子,甚至高过师傅本人。告诉他,他是阴阳门的寄托和希望。
那时候,师傅的眸子里有熊熊火焰在燃烧着,烫得他眼睛很痛,他那时有些害怕,怕这些火焰将自己也烧成灰烬,怕这火焰后他不明白的什么东西。
一晃多年过去,他一直追逐着师傅的脚步,跟着他拼命攀登,就在他的阴阳生生心法小成之后,亲眼看着大师兄、二师兄不慎沦为了废人。
东郭有崖带着他参与“伐世”上下的一切行动,带着他阅历了无数生死,带着他在平常人无法接受的血腥中走过来,造就了他的漠然——对自身、对别人生死的漠然。也因为看淡生死,他练功时候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危险,也能数度堪破阻碍,一路走到现在。
而现在,他虽然胜过面前两人中的每一个人,却不能同时击败他们。阴阳真气虽强,众劫丝虽精巧无比,一个人的能力却毕竟有限,萧正源与岳仙凝竭力避免和他接触,双刃纵横天衣无缝,处处直指要害,身形转换如电,周身防御滴水不漏,偶有破绽也及时被另一人所补,他稍一放松,只怕输的不仅是一场赌局,而是自己一条性命。
但凡高深功夫,威力即大,所冒风险也大,消耗体力精神亦大,他屡次未能得手,真气损耗过巨,衔接稍缓,身子发滞,险些中了一招。
他不由以仰望的心思想:可惜,师傅没能来。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东郭有崖会冒着危险做那么一件令他不明白的事情。

百度搜索 云垂 天涯 云垂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云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唐均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均然并收藏云垂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