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十余万朝廷大军业已四面合围,幽州城中从早些天开始就已经全面戒严,不许进出。尽管史思明用了最严酷的高压手段,可依旧不能避免军心士气的低落,于是,由其心腹牙兵组成的军法队神出鬼没于城中各处,甚至连夜半时分也会冷不丁出现在城头,但凡被抓到有懈怠的,立刻就是拉下去抽鞭子,至于逃兵则更是处罚凌厉而严酷,往往五人甚至十人连坐。

    傍晚时分,当城门前头,史朝义以及十个牙兵出现时,立刻引起了城头一片骚动。尽管身为史思明的长子,可他还是遭到了严格的盘查,为首的队正亲自把他身上搜了一个遍,见那十个剽悍的牙兵亦是眉头紧皱,却不得不经过这一道必要程序,他方才低声说道:“长公子怎么弄得这样狼狈回来?莫不成是撞到了唐军?回头见大帅时,你可千万小心一些,大帅最近脾气越来越大,这两日光是活活打死的逃兵就有几十个,而且若是巡查的斥候遇到唐军有所死伤,逃回来的人也多半会挨上一顿,所以最初抽到当斥候的竟全都是如同送死一般,谁也不肯去,可这两天又有人肯去了。”

    见史朝义有些不解,那队正便把声音压得更低了:“因为大家现在都想明白了,与其在城中等死,或是被大帅处死,还不如于脆趁着当斥候,投到唐军那边去,说不定还能得一条生路,反正大帅也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两天,整整七队七十个斥候,没有一个人回来。大帅一怒之下派出一支六百人的骑兵,没有发现任何迹象后,知道这些斥候都是趁机逃跑,也就没再派人了。”

    史朝义这一路回来,确实一个斥候都没看见,此刻登时心中一紧。他在这些底层的军士当中颇有些威望,这会儿身上却已经什么都没剩下,没法赏人,只能谢了一声。等到和那些经过搜检的牙兵会合,刚一进城,他就只见道路旁边竖着一排刑架,一个赤条条的汉子被绑缚了挂在上面,一旁正有人用蘸水的皮鞭用力抽打,尽管一个个人全都被堵着嘴,可那凄惨的呜咽和呻吟声依旧能够听得清清楚楚。而再看看旁边被五花大绑等候下一轮行刑的人,至少有几十

    自己的脊背上这会儿还伤痕累累,可看到眼前这更加凄惨的一幕,史朝义只觉得身上的伤仿佛更痛了。他低着头强自忍住不去再看,一抖缰绳就疾驰了出去。等到范阳节度使府门前,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跳下马背,也不管那些牙兵跟上来没有,疾步往里头奔去。

    史思明完全没有想到杜士仪竟然会让史朝义活着回来。节堂上,坐在主帅之位的他看着面前的长子,心中生出了凌厉的杀机。然而,只是须臾,那十名心腹牙兵也到了面前。

    为首的那个大汉瞅了一眼先到一步的史朝义,随即便单膝跪下沉声说道:“启禀大帅,我等随长公子到了文安郡清苑县廨,杜士仪把我等一一分开软禁,据长公子说,拖到夜半时分,杜士仪方才见的他,而后就又关了我等两日。临走之际,是杜士仪义子杜随来提的我们,叫嚣说若不是不斩来使,就要把我们全都杀了祭旗。可即便如此,我们还是每人挨了二十鞭子方才得以回来。”

    见十名牙兵全都脱下了上身衣衫,露出了那纵横交错血迹斑斑的鞭痕,史思明不禁怒容满面。等到史朝义也沉默着解下上衣,伤痕比那些牙兵更深三分,显然是鞭笞的人有意折辱,他不禁冷哼一声,摆手吩咐这些牙兵全都退下去

    知道父亲是想问见杜士仪的经过,跪在地上的史朝义便低声说道:“我照着父帅的话,原原本本对杜士仪转达,他原本要杀我,却被郭子仪劝了下来,之后就把我软禁了。原以为不死也会一直被关下去,可不曾想只两日后,那杜随就来放了我们走,临走前却是凶相毕露,亲自狠狠鞭笞了我一顿。他还说,要不是看在朝廷使节就要到了的份上,定然不会让我们活着回来报信。”

    史思明原本已经动了杀心,可听到朝廷使节已经到了,想着史朝义今日进城也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了,他便暂时遏制了那个念头,冷冷说道:“总算我没白养你这废物。既然事情办成了,就暂时寄下你这颗脑袋。给我把嘴闭得紧一些,别让外头全是风声。好了,滚吧”

    既然没有期待,也就谈不上什么失望,史朝义默不做声地磕了个头,随即悄然退了下去。等他出了节堂,就听到里头史思明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仿佛是得意得很。依旧上身的他看不到背上那些可怖的伤痕,可心里却狠狠抽搐了一下,面上却只是微微一龇牙。

    当他回到自己的宅子,刚刚上过伤药包裹了伤口,外间就已经有亲随禀报,说是他麾下几个部将找上了门,他想也没想便吩咐请了众人进来。他身为史思明长子,又早年从军,在军中将士中间的人缘很不错,三五号人一进屋子,看到他这上身全都缠着白棉布,里头还能看到殷殷血迹渗透出来,为首的蔡文景不禁勃然色变。

    “长公子之前突然无影无踪,我等全都急坏了,还以为是大帅害了长公子今天得到消息说长公子回了幽州,我们还将信将疑,却还是立刻来了。长公子究竟到什么地方去了,这一身伤又是怎么回事?”

    史思明垂下眼睑,没有立刻吭声。其他部将顿时忍不住了,聚拢过来七嘴八舌盘问不休。足足好一会儿,史朝义方才开口说道:“我之前奉父帅绝密指令,去了一趟文安郡清苑县,见了杜士仪。”

    他这短短一句话,却让屋内瞬间鸦雀无声,几个部将全都呆住了。可很快,刚刚打头的蔡文景便大叫道:“大帅这不是存心要长公子的命吗?唐军上下对我们恨之入骨,知道长公子的身份,又怎会轻易放你回来?莫非,莫非这一身伤也是……”

    “如果不是这一身伤,纵使我能够活着从杜士仪那里回来,父帅也不会让我活命。”史朝义哂然一笑,这才语气平淡地说道,“因为父帅让我去找杜士仪,不是谈别的事,而是父帅瞒着我们所有人,早已经派人去长安见李隆基请降。他生怕杜士仪非要打幽州,所以⊥我以满城百姓作为要挟,让杜士仪不敢攻城”

    屋子里再次呈现出一片压抑的沉寂。史思明如今自命范阳节度使,史朝义却没有水涨船高,麾下这些部将还是从前的官阶。他们都是真正上过战场的,知道相比幽燕叛军从前反唐时的气势如虹,现如今兵败如山倒,整个河北被人逐渐蚕食得只剩下了三郡之地,对于未来的前途,每一个人都悲观得很。所以,主帅也生出了降唐之意,他们在最初的震惊之后,也都觉得理所当然。可最关键的就在于,史朝义刚刚说,史思明竟是以满城百姓安危作为要挟

    “长公子,大帅何必多此一举?若是激怒了杜士仪,岂不是弄巧成拙?”

    “安禄山叛乱,父帅附庸其后,本以为河洛转瞬即下,长安也必定唾手可得,谁知道生死未卜的杜士仪只一现身,就让崔乾佑那五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紧跟着,情势就急转直下。可是前方告捷,天子和杜士仪君臣却面和心不合。杜士仪的心思大家也应该很清楚,显然是想要一口气平叛;可天子失尽人心,自然疑忌杜士仪的功勋。所以父帅要降天子,而非降杜士仪,便是希望能够保存最后的实力,捏住这数万大军。”

    史思明想要归降的同时保持实力,其他人也能看清楚这一点。蔡文景和其他人对视了一眼,于脆径直问道:“那长公子这次去见杜士仪,他究竟怎么说?”

    “我对父帅说,因为长安的使节已经到了,所以杜士仪就令人放了我,只不过挨了一顿鞭子折辱,但实际上……

    史朝义见每一个人都屏气息声,等待自己口中的真相,他想起那天见过的那个犹如狼一般的青年,心底不由得生出了一丝深深的恐惧。如果说杜士仪那时候只是轻轻捅破了那层窗户纸,那么,那个自称前锋营主将杜随的青年便是于脆用刀子在他的心脏上狠狠戳了一刀

    面对聚焦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他立刻丢开了那一丝惊惧,少许变换了一下说法:“实际上,我在挨鞭子的时候假作昏厥了过去,听到了他们私底下的议论。杜士仪确实不打算功亏一篑,把收复幽州的功劳放给长安来的那些使节,所以,这所谓的使节根本还没有到清苑县,而是已经被沿途各郡县主司缠住了。杜士仪已经联络居庸关的安北大军,让平卢的侯希逸牢牢拖住渔阳和密云方面的兵马,马上就要攻幽州了”

    这一次,众将登时全都为之骇然。为首的蔡文景使劲吞了一口唾沫,忍不住问道:“这么大的事,长公子为何要欺瞒大帅?”

    可话一出口,见史朝义流露出了异常苦涩的表情,别说蔡文景立刻醒悟到自己问了蠢问题,其他人也全都明白了过来。

    史思明这样瞒着众将想要归降朝廷,却派史朝义去威胁杜士仪,分明是根本不在乎牺牲这么个儿子。如果史朝义回来的时候,将杜士仪的话据实以告,怎还有性命在?

    “如果是那样的话,诸路兵马加在一块超过十万,幽州城内虽有数万兵马,可其中征召的新兵超过七成,这场仗怎么打?”

    也不知道是谁问了一句,屋子里却一片寂静,谁也没有回答。眼看那气氛实在碜人,自始至终没出声的史朝义心腹大将骆悦方才开口说道:“若是杜士仪竟然命人拖延朝廷使节,而长公子又不得已为了保命而对大帅说了假话,接下来唐军一旦攻城,不说究竟能否一举而下,可大帅一怒,不但长公子,我们都得死”

    昏暗的屋子里,那唯一的灯台无风而动,其中一团火苗竟是猛地窜动了一下,照耀得周边几张面庞晦暗不明。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