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安阳北门大开,郭大帅麾下左厢兵马使浑将军已经一马当先杀进去了。”

    听到牙兵来报,说是浑释之已经由北门进城,杜士仪顿时笑了起来。浑氏亦是铁勒九姓大族,归附极早,隋代便曾经一度受册封守边,而自从唐太宗李世民在灵武受天可汗尊号之后,浑氏一族便世袭皋兰州都督,也不知道出了多少赫赫有名的武将。这其中,浑释之祖孙三代都是有名的悍将,杜士仪时浑释之便已经官居先锋使,郭子仪继任朔方节度使时更是对其一再重用,便如同杜士仪当初器重郭子仪和仆固怀恩如出一辙。

    “只可惜怀恩此时不在,否则恐怕就要看到他们两个铁勒人争功的情景了”

    杜士仪随口开了个玩笑,见伫立身边的李怀玉满脸跃跃欲试,他便突然出声说道:“可是觉得至今无有寸功,心里不痛快?”

    李怀玉犹豫片刻,最终还是小声说道:“除了给元帅出了那么个馊主意,其他的我什么都没帮上忙,回头表兄若是知道了,一定会责我没用。”

    听到这里,杜士仪顿时莞尔。他又扫了一眼同样满脸不得劲的阿兹勒,便开口说道:“杜随,你带上李怀玉,给我预备好了。北门既破,叛军不可能再继续守在这么一座岌岌可危的安阳城中,必定要出城突围,你率前锋营给我突上去。记住,杀敌其次,招降第一,别忘了长安解围之战,你给我拼掉了多少人?再加上留给幼麟的那五百人打底子,你要是再招不到人,可别怪我异日把你降下去当旅帅”

    最初听到命令时,阿兹勒差点生出满肚子杀心,可听到最后,他立刻给强压了下去,凛然应命。而李怀玉也为之大喜。随着这支不过七八百人的兵马已经开始预热准备出击,早有准备的程千里和郭子仪麾下兵马也从最初的虚张声势转变成了整体进攻,就只听偌大的安阳城内外喊杀震天,这一场历时近一月的围城之战眼看便要到了真正分胜负的时候。

    杜士仪身边只剩下了虎牙这一支牙兵,以及郭子仪和程千里硬是留下来拱卫中军的人,虽不过三千余,却都是精锐中的精锐。此时此刻,他抬头看了看越发阴沉沉的天空,随即便听到耳畔传来了虎牙的声音。

    “元帅之前对崔乾佑三人说水淹安阳,只是吓唬他们而已,没想到城里那些家伙却当了真。”

    “也不能说是吓唬,如果再拖下去,也就只能用水淹安阳这一招狠棋了。当初李明骏在新安献城归降,我就有心在叛军之中再做些文章,他愿意冒险潜回为内应,兼且有心腹兵马随行,我便同意了。因为我被召回长安,朔方、安北、河东三军的协同不利,却让安庆绪在邺郡扎下根,召唤河洛众军前往聚拢,而李明骏借着这个机会,也就顺利混在叛军之中进城,如今,在叛军军心士气无不低落到极点的关键时刻,他这一打开城门,自然是事半功倍。”

    杜士仪说到这里,却收回了关注天色的目光,沉声说道:“这天色看着不妙,如若下上一场瓢泼大雨,我军士气高昂,固然不会因此败绩,可如果让叛军因此溃散四逃太多,对接下来的河北安抚大为不利。传令下去,全力攻下安阳,叛军降者免死。让崔乾佑田乾真孙孝哲也全部给我上去,这时候他们若是不能给我发挥降将的作用,我留他们的命何用?”

    虎牙连忙应命,须臾便从牙兵之中挑选了最精于的人前往各军传命,同时又命人立刻去把安庆宗和刘骆谷给护送回来。当看到安阳城中果有数支兵马出城突围,而郭子仪和程千里大军已然围杀了上去,他退回杜士仪身边时,心里已经不再担心这一仗了,反而一面分心想着仆固怀恩可有及时赶到常山,那边战况如何,一面却又想着留守河东的裴休贞是否能看准时机,从井陉关东进,到最后,他的思绪却又飞到了远在数千里之外的长安。

    河北这边显然已经打开了僵局,京城那边的天子可不要再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安阳城中已经乱成一团。安庆绪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是没有听从严庄的话上城头督战,转瞬间就发生了这样让人意料不及的大变。连日以来,他都是居住在邺郡太守府的后院,前头的文武议事他常常能不参加就不参加,竟是犹如撒手掌柜,全凭严庄等人商议决定。可这样眼不见心不烦的严重后果,就在此时此刻完全爆发了出来。当他得到消息,在一个小宦官的服侍下穿戴了全身甲胄出来时,就只见太守府其他人已经逃得空空荡荡。

    没有一个人还惦记着保护他这个大燕天子

    “人呢?人呢?该死,他们竟敢全都跑了”

    安庆绪暴怒地大声叫着,突然转身怒瞪着那个小宦官,满脸狰狞地质问道:“你呢?你是不是也后悔没跟着他们一块跑?嗯?”

    那小宦官已经吓得完全懵了,面对凶相毕露的安庆绪,他一闪念间确实生出了一丝后悔,可随即福至心灵地回过神来,竟是拔腿就绕了个圈子躲开安庆绪,拼命往外跑去。

    安庆绪不意想自己这一怒,身边这最后一个人竟然也抛下自己溜了,在难以抑制地咆哮两声之后,他突然生出了深入骨髓的恐慌。他下意识地追在人背后往外跑去,可当他跑到太守府门口,他就看见一队兵马凶神恶煞地冲了进来。他哆哆嗦嗦想要去拔腰边宝剑,可剑是拔出来了,他的双腿却完全支撑不住身体,就这么一屁股坐在地上。眼见得这些人越逼越近,他疯狂地挥舞着剑想要把人赶开,可很快那剑上就传来一股大力,一时脱手远远掉在了地上。

    下一刻,一把大刀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拿着刀的那个中年将领厉声问道:“本将朔方左厢兵马使浑释之,你是谁,给我报上名来”

    安庆绪哪曾遭遇过这样的对待,面对这样利刃加颈的一幕,他突然脑袋一歪,就这么昏厥了过去。浑释之没想到冲进太守府中却只遇到了这么一个人,而这唯一的一个家伙竟然在自己问其名姓时就这样昏了过去,他顿时骂骂咧咧地回刀归鞘,随即恼火地对左右吩咐道:“你们几个,把这个软骨头给我看好了,说不定是什么重要角色。其他的人,跟我巡城,既然我是第一个冲进安阳城的,没有缴获怎么说得过去?

    浑释之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捕捉到了一条最大的鱼,只是犹自不死心地率军在城中扫荡。有他这么一个凶悍不下仆固怀恩的凶神领军,安阳城中那些错过机会没有跟着突围的叛军顿时倒了大霉,几乎都是摧枯拉朽被浑释之刷战功的命。

    好在这位朔方大将还记得杜士仪的严令,再加上从洛阳出发的时候,杜士仪慷天子之慨,从叛军没有来得及带走的库藏中给将士厚厚发了一笔赏钱,如今一面扫荡残余,一面令人沿街敲锣打鼓安顿百姓。当那一场瓢泼大雨终于落下来的时候,城中本来几处燃烧的屋宅亦是幸运地躲过了一劫。

    这一场大雨来得比杜士仪担心的还要早。然而,郭子仪和程千里之前都已经憋得太久了,再加上仆固怀恩奇袭常山,按照这一位的往日战绩来看,十有八九必定会告捷,两人谁也不想被其比了下去,哪怕他们最初只是拈阄的时候,输了这么一个任务给仆固怀恩也是一样。

    所以,大雨之中,叛军的士气更加低落,而朔方河东两路大军却都打得有声有色,阿兹勒和李怀玉更是一面杀敌一面劝降,到最后还是眼看雨实在太大,那两位大帅又派人过来,半是玩笑半是当真地让前锋营不要再抢功,他们方才收手。好在夏天的雨来得快去得快,当天空终于云收雨散,他们清点自己这边收拢的降兵人数后,却发现不知不觉竟是收下了两千余降兵,远比前锋营如今的人数多。

    李怀玉看着这些垂头丧气的叛军,心中不禁有些发痒。他有些讨好地跟在阿兹勒身边巡视了一圈后,便对这位和自己年纪相仿的杜士仪义子软磨硬泡。当得到阿兹勒点头,同意向杜士仪说情,放他到前锋营来的时候,他险些没乐开了怀。

    虽说接下来不会有那么多硬仗打了,但他至少博得了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一场大雨之后,杜士仪同样浑身湿透,知道如今即便是夏天,如此淋上一场雨,仍然难免会造成军中出现伤病,因此,虽知道此时收兵会影响战果,他仍是第一时间下令收拢兵马进安阳城驻扎,来日再扫荡叛军。进城后的第一件事,他便命人敲锣打鼓全城安民,同时招募大夫以及青壮,照顾军中之前的伤病者,同时命里保统计各坊居人的情况上报,另外,搜寻那些落入叛军之手的文武官吏以及士人。

    除了这些,他又少不得命人去满城搜罗生姜红糖等物,为将士熬制姜汤御寒,自己等到进了邺郡太守府,方才去换了一身于爽的衣服。可他还没等收拾好满头湿淋淋的头发,就听说浑释之求见。他当即随便往头上搭了块白色软巾,就这么直接走了出来。

    浑释之还是头一次看到杜士仪如此随便的形态。他张大了嘴巴,直到杜士仪随随便便三两下把湿发抹于,他方才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

    “怎么,在笑话我这急急忙忙的样子怠慢了你?”杜士仪随口玩笑了一句,见浑释之连道不敢,他便笑着说道,“如今郭程二位那边战报尚未传来,你是第一个进安阳城的,我怎能让你等久了。说吧,你抓到几条大鱼?”

    杜士仪任朔方节度使的时候,浑释之也曾经在其麾下呆过,此时此刻见杜士仪口气随和,显然还当自己是自己人,他顿时也就恢复了军中豪爽本色。

    “元帅,天大的好消息,我拿到了安庆绪以及伪相严庄和高尚”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