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常山郡州治真定城被四万叛军围城,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多月。尽管颜杲卿招募了众多团练兵,麾下又有河北其他各郡县投奔来的文武官员,以及不愿意屈从安禄山的燕赵勇士,可在经历了一天又一天的残酷攻防战后,他唯一庆幸的是,安北那支偏师及时回援,这才能够堪堪支撑了这么久。可是,真定并非长安洛阳那样的坚城,如今又不是数九寒冬,不能泼水成冰,阻止敌军攻城,他们能做的竟只有日以继夜,用血肉之躯一次又一次把敌人赶下城头

    “多少天了?”

    傍晚时分,站在满是尸体和伤员的城头,突然听到颜杲卿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胡子拉碴脸色消瘦的袁履谦低声说道:“第四十三天了。”

    “四十三天……呵呵,每天晚上合眼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是否能够看到明天的太阳,所以每坚持下来一天,我都会在想,活着真好。”

    颜杲卿的脸上异常苦涩。随着安禄山先后派出大军回师河北,处于南北东西两条大道上的常山真定城,就成了叛军一定要拔除的眼中钉肉中刺。他派人去联络安禄山任命的范阳节度使贾循,可贾循却因为事泻被杀,史思明及时赶回幽州主持大局,而邺郡兵马拖住了唐军三路兵马,真定被蔡希德大军围困,便成了一座实际意义上的孤城。各地举起义旗的郡县主司都只是仓促招募了团练兵,可这些从未经历过战阵的民壮又怎么是叛军的对手?仅仅是数日,深州饶阳郡、定州博陵郡、易州上谷郡便先后为叛军所破。

    不但如此,他早就得知有太原一支偏师进驻井陉关,可蔡希德重兵屯驻西路,可既然至今不见河东援军赶到,那就意味着西面的一线希望也已经很渺茫了。

    袁履谦见颜杲卿面色枯槁,整个人从围城到现在,瘦了不下一二十斤,他只能劝慰道:“如今河东朔方安北三路兵马已经逼近邺郡,只要我们再坚持一下,一定能够等到他们来援。”

    “你我共事那么多年,你就别说这些安慰我了。我问你,自从守城至今,死伤多少?”

    袁履谦登时面色大变,在颜杲卿的目光逼视下,他方才苦涩地说道:“招募的团练兵总共八千,这一个多月就战死了不下两千四百余人,伤者超过四千。这还是多亏了安北兵马训练有素,承担了最大的压力,可刚刚仆固将军告诉我,安北军中累计也已经战死了八百余人,余下的几乎人人带伤。”

    “这就是了,能够坚持到现在,简直是奇迹”颜杲卿长叹一声,当一队从城中招募来的百姓将阵亡将士的尸体从城头抬下去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已经尽是水光,“我这些天一直在想,我是不是太心急了?倘若不是因为我迫不及待举起义旗,号召各州县相从,只有安北两路一奇一正安北大军突袭河北,安禄山也许不会火烧火燎派了那么多大军回来,也许不会让如今的常山郡变成一片焦土,更不会让真定百姓如此受苦。我只消虚与委蛇,暂待时机,不要在乎一时之污名,到时候在叛军背后捅上一刀就行了如此,也不会累得你家大郎……”

    听到颜杲卿说起儿子,袁履谦登时面色大变。蔡希德大军围城的时候,就曾经在城下宣扬,破城之时,定要将此前被安禄山带走的二人长子以及他们全族凌迟于城下,甚至还发出了屠城令。如果不是仆固砀的四千兵马压住阵脚,只怕城中早已乱了。如今,他们的儿子生死未卜,而眼前面对的压力越来越大,更让人绝望的是,不久之前叛军着力宣扬的杜士仪已经遇害于长安的消息

    “仆固将军来了”

    仆固砀从前也曾经跟着父亲仆固怀恩南征北战,战功无数,尤其是和回纥的一战中,他和仆固怀恩在千军万马之中来回冲杀死战不退,硬是牢牢拖住了磨延啜的主力,为大军赢得了取胜的宝贵时间。可是,他没有想到,自己这次好不容易赢得的独当一面机会,换来的竟是死守常山真定城眼睁睁看着叛军一次又一次攻上城头,眼睁睁看着跟着自己建功立业的族人和部下倒在面前,他也不知道多少次心生后悔,当初不该跟阿古滕抢这偏师主将的位子。

    然而,已经被连番杀戮磨砺得心肠冷硬的他,此时此刻见到颜杲卿和袁履谦时,口气却和吃了块爆炭似的毫不客

    “颜使君,我有一件事憋了很久,不得不问你,听说你是安禄山一手提拔起来的,这才从一介参军到节度判官,再到如今的一郡太守。他既是你的恩主,你又何必星星念念为了朝中那个昏君,非得丢下安禄山许诺给你的高官厚禄,反他娘的?”

    如果换成别人问这样的问题,颜杲卿一定会疾言厉色呵斥上去。然而,他很明白,这些天也不知道杀了多少叛军的仆固砀之所以说这话,并不是讽刺他,也不是因为想向叛军投诚,而只是因为听到叛军宣扬的那个消息后,心中的那一腔愤怒。于是,他只能苦笑一声,竭力用最缓和的口气说道:“安禄山对我是有知遇之恩,可仆固将军别忘了,他又是受了谁的知遇之恩?如果不是陛下一次次提拔他,哪里有他的今天,他又哪里记得陛下的知遇之恩?”

    “哼,那个昏君是瞎了眼,张守畦这样战功赫赫的大将,就因为麾下出了个假造军令的部将,自己又一念之差谎报军功,竟然是就这样把人给贬了,倒是让安禄山因此混得风生水起,最后竟是当上了三镇节度使如今我家杜大帅收复长安洛阳,挽狂澜于既倒,却还要被那个昏君疑忌如若叛军所言是真的,大帅有个三长两短,他日若是能够守住这常山真定,我定要提军杀回长安,上金銮殿当面质问那昏君,他到底配不配当这个大唐天子”

    城头上此时此刻远不止颜杲卿和袁履谦,还有不少将卒跟着仆固砀上来,可听到仆固砀口口声声的昏君,连日以来见了太多袍泽死伤的他们竟是没人站出来指斥他的大不敬。有人蠕动着嘴唇,可到了嘴边的话却又不自觉地吞了回去。

    叛军在城下喊话时宣扬的杜士仪已死之事,实在是让人太心寒了

    “仆固将军,叛军所言岂能当真?如果真的因此生恨,那就让亲者痛仇者快了”

    颜杲卿只能勉为其难如此解释了一句,见仆固砀冷哼一声不再言语了,他方才沉声说道:“我颜杲卿之所以不受叛军的高官厚禄,而是举起义旗反了他,是因为忠义。这忠不但是忠于陛下,还是忠于大唐安禄山若是真的能够治军以德,抚民以恩,我也许还能背弃仁义礼智信暂且从了他,可他用不从者诛三族来胁迫幽州文武,此次贾循及三族又因为打算反正投降而悉数被株连,这样一个人若是坐了天下,那只会是比昏君更可怕的暴君”

    颜杲卿嘴里第一次吐出昏君这个字眼,就连袁履谦也不禁为之侧目。尽管知道这只是泛指,并不是这位常山太守真的违礼指斥天子,可他还是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河北生灵涂炭,常山尸横遍野,长子生死未卜,再加上铺天盖地的流言,纵使铁打的人也经不住这样的打击,何况颜杲卿?

    “那好,就冲着你颜使君这句话,我和麾下儿郎就算拼了这条命,也会守住常山。希望真的能活着看到大帅那面大旗出现在真定城下”

    仆固砀撂下这话,这才对左右说道:“传令下去,让日间守城的人全都下去休息。如果有赖着不走的,赶都把他们赶回去,不怕死是好事,但送死就不必了夜战这种勾当,还是交给我们这些打仗惯了的人”

    一个多月的浴血并肩奋战,坚守不退,仆固砀以及麾下这数千仆固部勇士,早已经完全被真定城中父老乡亲接受,更赢得了他们的敬爱。每逢他们轮班休息,总有无数百姓送浆水,送饭食,甚至还有未婚女子慨然许嫁,希望能给那些独身的男儿留后,因为对于他们不但每日承担上午的半日防御,还要再防御夜晚敌军的偷袭,每一个军民都心中感念。尤其是刚刚还听到仆固砀怨气冲天大倒苦水的颜杲卿和袁履谦,此时能做的只有深深躬身行礼而已。

    然而,就在颜杲卿和袁履谦打算下城回太守府,抓紧时间处理一些最紧急的事务,从抚恤死伤再到统计补给兵员等等的时候,他们陡然之间发现叛军之中欢声雷动,紧跟着,在夕阳的余晖下,他们就只见一面异常醒目的大旗被打了出来。

    安

    颜杲卿登时面如死灰,下意识地喃喃自语道:“莫非是安禄山亲征?”

    不但颜杲卿,袁履谦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去,反倒是仆固砀初生牛犊不怕虎,此刻冷笑着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轻蔑地说道:“安禄山若是亲征的话,那才正好,我倒要让他看看,什么叫做不破之城”

    嘴里虽然这么说,但仆固砀心里却很清楚。不管是否真的是安禄山,只怕接下来这一波攻势,将是这么多天来最可怕的一次如果顶不住,他再也回不去见自己的父亲、妻子、儿子,也不可能活着确定杜士仪的生死

    无论多难,他仆固砀一定要活下去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