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东都洛阳那冠绝天下的天街,也就是南北向的定鼎门大街上,从午后开始,就已经被清理得空空荡荡。杜士仪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入城,享受什么被人当成救世主,万众高呼的荣耀。毕竟,崔乾佑等人固然弃城而逃,但城中尚有叛军不少,此外还有那些从洛阳东部登封、颍阳、偃师等地被强征而来的壮丁,整个洛阳治安一片混乱,需要立刻弹压、安抚,同时加以甄别。

    所以,杜士仪笑眯眯地让仆固怀恩和浑释之二人拈阄,浑释之欣喜万分地抓到了追击崔乾佑的差事,而仆固怀恩则是哭笑不得,他也不知道这该算是第一个踏入洛阳的荣耀,还是该算是叹息自己运气不好没能够追击叛军,只得一门心思入城剿灭残余叛军,顺便代杜士仪重新设立起东都洛阳的管理班子,对李橙卢奕等人表示支持。

    至于杜士仪和郭子仪,两人和麾下的兵马也没有闲着,转战洛阳南北,肃清残余叛军的同时,贴出安民告示,告知已经收复洛阳,勒令溃逃叛军限期到官府投诚归降,否则半月之后,则格杀勿论。

    两股兵马和之前分兵崤山北道和崤山南道一样,一北一南,井水不犯河水。杜士仪率军渡过河阳桥,安抚怀州河内郡一线,顺便打通河东兵马南下的通道。而郭子仪则是在浑释之率先锋军追封崔乾佑三人之际,收复登封颍阳等地,同时剿灭各地叛军。

    河内本是安禄山攻下洛阳后,曾经派骁将和重兵把守的地方。当初驻扎在此的乃是蔡希德以及一万大军,但因为河北大乱,蔡希德领军东行新乡北上,这里的防卫顿时空虚得很,杜士仪大军一到,叛军几乎顷刻之间为之溃散。如此一来,好处就是己方大军几乎没有损伤,但坏处同样很明显,那就是叛军往往肆虐乡里。于是,杜士仪便在麾下抽出二十支百人左右的小队,共计两千人,分散在怀州各乡里讨击叛军,同时贴出了招降令。

    且饶这些家伙一条性命,回头就远远放逐到安北牙帐城去,这些人的民怨实在是太大了

    当被将士拥为河东节度使的程千里率兵赶到怀州河内郡时,却发现这里已经看不到半个影子的叛军,只有安北杜的旗号随处可见。意识到这一路紧赶慢赶,竟然还是晚了,程千里顿时有些懊恼,可他也知道自己刚到河东,对麾下兵马的控制力还远远不够,再加上被前任节度使王承业给折腾了一番,天兵军之中最初还有过军心不稳,他从天兵军中调出的这两万人能够这么快赶到这里已经很不容易了。

    正好撞到一支剿叛小分队的程千里得知杜士仪身在怀州治所河内县,想想自己带了这么多兵马,特意跑去见一趟有些不方便,可他虽是骁将,但正如高仙芝当初骂他言行举止似妇人一样,他还有妇人常有的毛病,那就是爱瞎琢磨。一想到杜士仪如今尚未解除安北大都护的官职,却又正式拜右相,他思来想去,最终把大军暂时交给了麾下的兵马使,自己则在亲兵扈从下,亲自赶去河内县见杜士仪。

    听说河东兵马已经到了河内郡,程千里还亲自跑来见自己,杜士仪不禁有些意外,但随即便笑看了身侧的李怀玉一眼:“这程千里倒是着实多礼,莫非是想着礼多人不怪?怀玉,你随我去迎一迎程大帅”

    等候在河内县廨门口的程千里发现杜士仪亲自出来相迎,慌忙避让行礼,连声口称拜见相国不迭。杜士仪却笑携了他的手说:“程公若早些派一个信使来,我也不会如此怠慢,远来辛苦,请。”

    见杜士仪对自己的态度仿佛很热络,程千里心下稍安。毕竟,杜士仪这次兵出潼关,甚至还没有哥舒翰当初那副元帅的头衔,并没有权力节制其他军镇。可是,郭子仪是杜士仪的昔日部下,突入河北的两支兵马是杜士仪的部属,就连扫荡奚族和契丹腹地的都播怀义可汗也是被杜士仪说动的,他这个名不正言不顺,根本没有经过朝廷正式任命的节度使殷勤一点,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他稍稍落后杜士仪半步往里走,正思量该如何开口拐到自己的职务问题上,突然就听到杜士仪开口说道:“据说王承业一行人进入潼关之后,一路上就四处宣扬,说是程公你挑唆河东节度麾下将士哗变,然后驱逐了他回长安,分明是居心叵测。照这样看,说不定他回长安后会来一个一哭二闹三上吊也说不定。”

    程千里最心虚的就是这件事。他那时候在王承业面前那一闹,最初是裴休贞的游说,再加上大清早稍稍喝了两口酒壮胆,而后越说越气,甚至连被高仙芝从西域排挤到长安这口子怨气都给一块出了,谁能想到真能成功把王承业拉下马?他在长安呆过,对李隆基的脾性颇有了解,当下赔笑说道:“相国应该知道的,我真的是被逼无奈,方才暂摄河东节度使之位,如若朝廷有了正式委任,我可以立刻退位让贤……”

    “除非陛下肯把王忠嗣王大帅调来,否则以河东军的脾性,来几个也不顶用,你能够说出他们的心里话,他们自然都拥护你。”

    “这……相国谬赞,我真是有些担当不起。”虽说是称赞,可程千里怎么听怎么觉得,按照杜士仪这分析,只会让朝廷,让天子觉得自己拥兵自重,讪讪地谦逊了一句后,害怕异日遭到清算的担心终究占据了上风。因此,他当即小心翼翼地试探道,“我实在是情非得已,王承业非要如此恶言中伤,我实在是一筹莫展。相国是否能指点我一二?

    李怀玉当初与其说是被侯希逸给押给了罗盈,还不如说是直接送到了杜士仪身边磨练。他跟着先到朔方,而后又在马嵬驿见证了百年难遇的一幕,随即解围长安,兵出潼关,收复洛阳,他在杜士仪身边并没有经历什么太激烈的战事,可就是这样游刃有余的从容,让他觉得百感交集。此刻又见到深受将士拥护而成为河东节度使的程千里,竟然在杜士仪面前摆出了如此低姿态,他就更加心情微妙了。

    “如今安贼未平,叛军还在,你有什么错?难不成是错在你为河洛军民请命,怒斥王承业这个缩头乌龟,于是得到了河东军民的拥护?”

    程千里本还以为杜士仪会打打官腔,可没想到竟用如此不容质疑的口吻表示了对自己的支持,对王承业的唾弃,他只觉得一颗心完全放回了肚子里。如今杜士仪在关中的名声如日中天,朝中虽也有非议的声音,但更多人觉得是他的动作迅速,避免了叛军攻占长安,肆虐关中的惨剧。有这么一句话,他这个河东节度使也许就不会名不正言不顺了

    “相国如此信赖,千里定当粉身碎骨以报”

    “诶,程公何必如此。”杜士仪一把将程千里搀扶了起来,这才笑着说道,“好教程公得知,我已经命人将一道表奏送回长安,叛军未灭,河东将士忠肝义胆不可辜负,请顺应民心军心,即刻以程公为河东节度使”

    什么叫做雪中送炭,尽解后顾之忧,程千里这才算是完完全全都领教了。当他在亲兵扈从下紧赶慢赶离开河内县,和自己的大军会合之后,他便立刻召来军中兵马使、先锋使、游奕使以及偏将裨将在内的中高层军官,宣布了杜士仪的军令。自从杜士仪挑明已经保举他节度河东的一刻,他就已经在心里决定,只要杜士仪的军令不是让他率军去送死,不是让他跟在后头没功劳,他就一定听命行事。

    “杜相国说,我河东军民驱逐了王承业,这是大家义愤之举,不但不应追究,而且还应该嘉赏大家忧国忧民的忠肝义胆如今洛阳城内的叛军已经先一步望风而逃,河洛境内州郡一时尽弃,只怕会退回河北道重振旗鼓,先安内再出击。如此一来,河北境内定然会生灵涂炭。我等既然没能赶上洛阳这一仗,那就不用再南下了,改为东行,从官道收复修武、获嘉,然后直取卫州汲郡,我们也进逼河北”

    此前闻听叛军一路败退,河东军多有没能赶上这一仗的遗憾,但家中在河洛的亲戚得以重见天日,心中也还是如释重负的。可既然叛军跑了,他们不免要担心此前驱逐王承业会不会引来朝中非议甚至于处分,如今程千里这么一承诺,又听得他们很可能会成为第二支打进河北的兵马,一众军官顿时齐声应喏,竟没有一个人提出反对的。等他们把军令传达到了军中,一时欢声雷动,人人振奋

    当了这么久的缩头乌龟,如今竟很可能先打进河北,若不拼死向前,怎对得起从前王忠嗣王大帅的苦心操练?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