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当初哥舒翰大军败退回潼关,叛军终于杀入洛阳的同时,安禄山得知李亨已死,李隆基失尽人心,登时大喜过望。他本待直接在洛阳预备称帝事宜,可在麾下文武言说潼关无备,打下长安指日可待后,立刻心动了,当即便命崔乾佑为主将,田乾真和孙孝哲为辅,直奔潼关夺取长安。然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不过是短短半个月,坏消息便一个个接踵而来。

    先是得知有兵马突入河北,直逼自己的老巢幽州,常山太守颜杲卿带头号召河北各州郡响应,驱逐叛军,重归大唐。他才先后派了史思明蔡希德十万火急地带领大军回去平乱,不过数日,本该唾手可得的长安方面也传来了恶讯。安北大都护杜士仪竟然和朔方节度使郭子仪一起带兵南下,解围长安的同时,更大败崔乾佑大军,在郭子仪的一路追击之下,最终逃回洛阳的兵马竟不足五千人

    这些噩耗仿佛还不够,河北那边再次传来了要命的消息,幽州北面那支不明兵马的底细已经查明,是仆固和同罗的联军,主帅为安北大都护府长史张兴。而与此同时本该已经和他达成协议的都播怀义可汗,竟是悍然把契丹和奚族领地捅了个对穿,疯狂扫荡了给他提供了很多兵源的契丹和奚族部落,这个消息他甚至至今都吩咐下头人死死捂着,生怕那些契丹和奚族蕃兵因此哗变作乱。

    当初去联络都播怀义可汗的人乃是侯希逸,如果侯希逸人在此处,安禄山恨不得立刻把人召来面前直接杀了,可侯希逸偏偏被他留在了平卢在杜士仪突然回归,真正展现出那锋利的獠牙时,安禄山对于自己一直认为是太平后院的平卢也不再有任何侥幸。侯希逸当初就是杜士仪的部下,安知不是早就和故主暗通款曲,却一直在自己面前演戏?正因为如此,连日以来安禄山心情大坏,动辄用鞭笞之刑处罚部下,一时人人自危。

    洛阳宫含元殿中,安禄山虽然还没有登基称帝,却一直都理所当然地坐在那象征天子的高高御座上。此时此刻,他正面色阴沉地看着下头血腥的一幕。安忠志麾下带领的精锐牙兵,正手持皮鞭,一下下用力鞭笞着捆缚在刑架上的几个人。

    这几人当中既有文官也有武将,文官是高尚和严庄,武将则是崔乾佑、田乾真、孙孝哲。不论他们平日在下头人面前是如何威风凛凛,架子十足,可这会儿在蘸了盐水的皮鞭抽打下,全都多亏了嘴里紧紧咬着的湿布条,方才没有发出鬼哭狼嚎。大唐军中和官府的肉刑一样,大多都是犯了军法军棍伺候,可安禄山却不喜欢大棍子打人那种沉闷的声响。用他的话来说,军中不论文武,全都是要骑马的,屁股上挨一顿怎么骑马打仗?

    于是,鞭笞之刑就几乎成了幽燕军中的正刑。这时候,整整二十下之后,无论是骁将如田乾真崔乾佑,还是文官如高尚严庄,抑或是孙孝哲这样从前在安禄山面前有头有脸的,脊背上全都再找不出一块好肉,血肉模糊,看着异常吓人。安忠志亲手把一个个人解下,眼看他们步履虚浮地上前跪下,连忙一声不吭地退到一边,可斜睨一眼他们身上的伤,他却只觉得自己背上都有些隐隐作痛了。

    就在前天,他刚刚被气性不好的安禄山亲手抽了十几下,如今伤口还只是堪堪收口。原本还哀叹自己倒霉,可今天看着一大堆比自己更受宠更得用的文武重臣也都挨了这么一顿,他就心气平了。尤其是严庄和高尚往日高谈阔论,这会儿却连脸上的每一块肉仿佛都在抽搐,看着都疼。

    “是不是都在心里埋怨挨的这顿打?”

    听到这么一句凉飕飕的话,田乾真反应最快,立刻低下头道:“我等是败军之将,本来就是死了也罪有应得,大帅慈悲饶了我们性命,怎敢埋怨?”

    崔乾佑毕竟不像田乾真这样被安禄山当成子侄辈,反应稍慢,慌忙也跟着反省这场大败。而孙孝哲还是第一次吃这样大的苦头,龇牙咧嘴了好一阵子,方才含含糊糊应了两句。至于严庄和高尚,他们就没有这些武人的好身板了。更何况,他们也实在是心里难以服气。这三个武将是因为在夺取长安一役中大败亏输损兵折将,能够逃得一条命就已经很幸运了,挨上几十鞭子也算应当,可他们凭什么要陪着一块挨打?

    正因为如此,严庄也好,高尚也好,认错的声音既小又勉强,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在他们那敷衍了事的认错之后,传来的便是安禄山那愤怒的咆哮。

    “严庄,高尚,你们是觉得委屈?觉得冤枉?是不是?当初是谁一个劲在我耳边吹风,说是天下再无可战之兵,只要我振臂一呼,这大唐江山转瞬之间就会易主现在呢,现在就只是一个杜士仪,连番出招之下,大好的局面立刻逆转,而就连这河洛之地,先是有什么义勇军神出鬼没,几次派兵扫荡都扑了个空,又有吴王李祗那个老家伙带兵起事和我作对你们两个身为幕佐,到现在为止拿出什么主意了没有?”

    安禄山越说越怒,用手一撑想要站起身,可他现在实在是太胖了,竟是稍稍立起却又立刻跌坐了回去。恼将上来的他奋力一拍扶手,怒声喝道:“滚,你们两个立刻滚我不想再见你们这些徒有虚名之辈”

    没想到只是因为认错的态度勉强了一点,安禄山竟然这样凶相毕露,严庄和高尚不禁暗暗后悔。他们跟了安禄山这么多年,早知道他是刚愎自用之辈了,刚刚还较什么劲?可是,眼下再求饶解释,说不定还要再挨一顿打,两人唯有哭丧着脸站起身,狼狈不堪地退了出去。一时间,这空荡荡的含元殿中只剩下了三个败军之将。有了严庄和高尚的前车之鉴在,三人谁也不敢贸然开口。

    “那两个软蛋已经走了,说吧,现在的局势已经如此,你们认为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好了,全都站起来说话,阿浩,你先说”

    对着三个自己曾经器重过,这次却打了打败仗的大将,安禄山虽然仍旧板着脸,可语气却缓和了许多。这次打下了洛阳,李橙等抵抗派竟然莫名其妙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一面派人挨家挨户搜索,一面却重用屈膝投降的达奚坷以及罢相之后回东都养老的陈希烈,预备称帝之后用这两个颇有名气的文官为宰相,高尚严庄亦会一样得到重用。可从骨子里,他却瞧不起这样的文官,反而觉得只有那些能打仗的大将才是一定要紧紧抓牢的。

    大败若此,却还能逃得一条性命,即便这会儿脊背上火辣辣的疼痛,可田乾真却早就将其置之度外了。听到安禄山仍旧亲昵地直呼自己小名,态度也只是比从前稍稍严厉了一些,他在站起身沉吟片刻后,竟是又单膝跪了下去。

    “大帅,战事不利是实情,但大帅刚刚对严高二位先生,实在是有些严厉了。相比投降的达奚坷和陈希烈之辈,严高二位先生跟随大帅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因为他们不曾对现状提出好的主意,就如此严厉责罚,甚至与我等败军之将同刑,军中一定觉得大帅赏罚不均。所以,末将恳请大帅收回不许他们再见的命令,或者派人给予他们相应的恩赏和慰劳,或者对末将三人再施以其他处罚,以此安定军心。”

    这不是吃饱了撑着吗?

    孙孝哲一听这话就险些没跳起来,正要提出反对意见,他的眼角余光瞥见安禄山脸上露出的笑意,立刻闭嘴。而崔乾佑也没忽略安禄山那满意的表情,跟在田乾真之后开口说道:“田将军所言极是,我等败军之将,能够逃过一死已是万幸,甘愿贬为小卒军前效力。”

    两个人都开了口,孙孝哲只能低头说道:“大帅不杀之恩,我等铭感五内,还请正赏罚。”

    “安忠志,你亲自去看看严庄和高尚,去叫个御医给他们治疗外伤,然后在库房里挑些金银财帛,说是我赏赐给他们的。之前是我情急之下说的话,他们如果有什么好点子,仍然可以和从前一样,随时来见我。另外……”安禄山顿了一顿,这才一字一句地说道,“越是在现在这种不利情况下,越是要振奋人心。我已经决心立刻称帝,国号大燕,让他们俩立刻和达奚坷陈希烈碰一下头,立刻准备起来登基大典上,我会封赏功臣,提振军心”

    这是下头三人谁都没有料到的提议。可安禄山既然心意已决,谁都不敢和他拧着于,当即齐齐叫好。就连安禄山本人,也完全忘了刚刚田乾真压根没有提到如何扭转如今的不利战局,在飘飘然中幻想着自己称帝时的风光。也正因为如此,对三人的处分他也并没有过于严苛,除却刚刚那一顿鞭子之外,他甚至没有降三人的军职,只是命他们率领残兵出洛阳,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补齐所缺兵员。

    河洛这么多的人,还怕抓不到壮丁?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