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天理昭彰,报应不爽。这是信佛的人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又或者是,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潼关东面的高墙上,杜士仪和郭子仪仆固怀恩并肩俯瞰河洛大地,仿佛是闲聊一般,说出了这么一番话。一左一右的两位大将全都不仅仅是擅长打仗的大老粗,即便仆固怀恩这个铁勒人也心思敏捷,再加上长安的信使来得很快,两人当然知道杜士仪说的是王忠嗣之事。对于这位从开元中后期开始崛起,声名盖过信安王李炜和张守畦,受到军中无数将士尊崇的一代名将,两人即便未曾与其共事过,但全都是服气的。

    仆固怀恩便嗤笑道:“什么天理,长安城中只知道金口玉言,哪里有什么天理?如果不是这次安禄山叛乱,单凭赐鸩一事,只怕民间顶多是因此叹息痛心,官场上还会是一片沉默,陛下照旧是安坐金殿,浑然不在意。”

    杜士仪对仆固怀恩的反应深以为然。

    历史上,王忠嗣就是被逼死得太早了,肃宗李亨即位后,甚至都不曾想到给这位一代名将追封唐代宗即位后虽说追赠了王忠嗣一个兵部尚书,可需得知道,潼关大败后又投降了安禄山,甚至还给郭子仪李光弼写过劝降信的哥舒翰,反而被追赠为三公之一的太尉至于仆固怀恩,一样是结局凄惨,转战北方战功无数,却因为得罪了宦官而被逼得不能不反,甚至一条道走到黑引回纥入寇。至于郭子仪,几度掌兵又几度被解兵权,如果不是深悉如何自污自保,韬光养晦,又哪里会留下所谓郭汾阳善始善终的佳话?可郭子仪就真的甘之如饴?

    此时此刻,郭子仪沉默片刻方才开口说道:“不管如何,王大帅若能够重回河西,吐蕃再不敢越雷池一步,我等不用再担心腹背受敌了”

    既然郭子仪主动把话题拐回了河洛战局,杜士仪也没有继续揪着王忠嗣的话题继续死缠烂打下去。

    当杜士仪说到哥舒翰于崤山隘道大败之后,并不熟悉河洛的仆固怀恩便紧紧皱起了眉头,郭子仪却笑道:“我祖籍太原,自上头三代就徙居关中,而后也很少到过河洛,但中原形胜之地,我也好歹都有相应研究,我这武举可不是单凭武艺考出来的。再说,没有边令诚那样的宦官指手画脚,又有大帅这样熟悉河洛之人,怀恩你就不用杞人忧天了

    “我哪会担心重蹈哥舒翰覆辙,我担心的是,如果安禄山一味据洛阳城而坚守,攻起城来岂不是要死伤惨重?”仆固怀恩一面说,一面掰着手指头算道,“安禄山从幽州和渔阳两路出兵的时候,总共十五万人,号称二十万,一路打下来没折损多少,唯有崔乾佑这一路四万大军直扑长安后,在我和子仪的截击追击之下溃退败北,估计逃回洛阳的只剩下数千。而河北大乱,史思明蔡希德又率兵四五万火速回去平叛,也就是说,安禄山手中至少还有五万人”

    尽管仆固怀恩计算时的动作仿佛有些孩子气,但郭子仪却没工夫去打趣他。一想到这五万人万一龟缩于洛阳坚城之中,不但会让己方陷入攻城的泥潭之中,而且还会无限期拖延战役的进程,同时让洛阳百姓继续陷于水深火热的泥潭之中,他就觉得大为棘手。突然,他眼睛一亮地说道:“如果能令河东兵马从太原出击又如何?一路虚,一路实,如此就可以声东击西,打安禄山一个措手不及”

    “王承业此人,胆小如鼠,却又贪图功劳。我们离开长安时那一封来自太原的战报陈情,想必你们全都看到了。竟敢把我安北大军突入河北道的功劳算在他头上,这个王承业如果还坐在河东节度使的位子上,哪怕他出兵河洛,我也要担心这一仗会不会被他打得不成样子”

    杜士仪说到河东节度使王承业,竟是露出了森然怒色。火线提拔的河南节度使张介然顶多只能说是平庸,可王承业就简直是昏庸无能,胆小贪功他示意仆固怀恩和郭子仪随自己进入城楼中,亲手摊开一张都畿道以及河南河东道的地图后,他便在河阳桥上重重一点,随即看了看身边两人。

    “从太原出兵,经潞州上党郡、泽州高平郡,过河阳桥就能够直逼洛阳。此前张介然在武牢关失利,最终不得不退守洛阳的时候,就曾经烧毁了河阳桥,安贼入主洛阳之后,没有抓到张介然以及东都留守李橙等人,在尚未得知都播并未依约进军河东的情况下,他对王承业不屑一顾,当即就将河阳桥修复了,令蔡希德驻兵怀州河内郡,如今蔡希德回兵河北,怀州诸军极其薄弱。怕就怕现如今得知我大军进犯,再次焚毁河阳桥,以断绝河东兵马。”

    “据说濮州东平太守吴王在安禄山兵进河洛时,曾经在濮阳组织兵马抗击,而河洛亦有另外一支义勇军神出鬼没,让叛军寝食难安,不知道能否给他们分别送信,令其设法保住河阳桥?而大帅以右相之名,严令河东节度使王承业出兵?”

    郭子仪提出的这样一个建议,在仆固怀恩看来也是上上之策,可那支义勇军连叛军都抓不着踪迹,他们应该如何调度?而更要命的是王承业这样一个贪天之功的小人,又会不会龟缩不出?于是,他对郭子仪的建议只能摇头。

    “老郭你说得容易,可做起来却难。”

    “义勇军的位置暂时不明,恐怕难以联络。前河东节度使裴休贞如今闲住绛州,那里是河东裴氏的根基,我已经派人送信给他,希望他能够去见王承业,劝说其出兵河洛。如若不能……”杜士仪微微一顿,随即一字一句地说道,“那就只能寄希望于河东兵马能够凭着一腔血性,搬开王承业这块碍眼的石头了”

    杜士仪这番话中,分明透露了不可动摇的决心,仆固怀恩顿时大喜过望:“大帅说的是,就应该如此,那王承业既然不听指挥,就撤了他”

    郭子仪对于王承业也并没有什么好感,唯一担心的便是朝中反应,可想想如若王承业贻误军机带来的严重后果,他到了嘴边的话最终还是吞了回去。多打一天仗就会多死无数人,为此一定要速战速决,即便毁谤加身也在所不惜,这是杜士仪一到潼关之后,对他交心时说的话,他至今想起还觉得五味杂陈。因此,对于仆固怀恩至今还称呼杜士仪为大帅,而不是相国这个问题,他竟是根本没察觉到。

    “报潼关之外有自称河洛义勇军的信使求见”

    “这还真是来得及时”

    杜士仪顿时大为振奋,立刻开口吩咐道:“就带到这里来”

    然而,等到那个风尘仆仆整个人都笼罩在一袭灰色大氅中的人被带上来时,当其一解下风帽,郭子仪和仆固怀恩便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咦,杜士仪亦是遽然色变:“张耀,怎是你?”

    “看来,小郎君应该还来不及把消息禀告相国吧?此前安贼叛军从渔阳和幽州两路出击之后,担心河洛战事不利,虎牙就向小郎君主动请缨出了潼关。他临行前见了贵主,贵主就二话不说,带着剩余狼卫离开了终南山玉华观。如今整个河洛的义勇军总共有将近五千人,若非贵主凭宗室之名振臂一呼,也不会有这样的声势。”说到这里,张耀见郭子仪和仆固怀恩满脸震惊之色,她便解释道,“我家贵主,便是昔日和番奚族,而后退居云州的固安公主。”

    固安公主这些年来住在玉真观,深居简出,分外低调,郭子仪和仆固怀恩对于这样一位昔日和番公主全都没什么了解,顶多只隐约听过那些从前的传闻。可眼下张耀所言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一想到在天子宗室仓皇西逃之际,这样一位挂着宗室之名,其实却和皇族没有半分关联的女人挺身而出,他们全都不由自主生出了一股敬意。

    “阿姊实在是太乱来了”

    杜士仪忍无可忍地迸出了这么一句话,心里把杜幼麟大骂了一顿。这样重要的事情,竟是没有及早地告诉他如果早知道如此,他绝不会在长安逗留这么久,早就率大军出潼关入河洛了而郭子仪和仆固怀恩陡然听到杜士仪冒出这么一个称呼,不由得交换了一个眼神,同时为之大讶。

    张耀见杜士仪脸色阴晴不定,少不得又解释道:“贵主说,国难当前,人人当尽心。她一到河洛,就先行协助宋山主撤离了嵩山草堂的人,又封堵了通往草堂的路。而卢大郎裴三郎则是自告奋勇进了东都,负责在城破之时安置东都留守李橙等人,等待他日伺机内应夺城。贵主而后利用身份之便招募义勇军抵抗叛军,同时组织民众避难,这是她和那两位早就商量好的。如今,贵主已经联络上了濮州东平太守吴王李祗,预备分头进兵。”

    既然谈到军情,郭子仪和仆固怀恩也不再纠结刚刚听到的称呼问题,杜士仪更是招手示意张耀来到了长案上那一幅巨大的地图面前。

    发间银丝密布的张耀沉着地说道:“今年河南关中一定会耽误了春耕,收成恐怕根本不能指望,如此江淮转运就至关重要。所以,叛军之中此前有人提出往东南进兵,夺取运河沿线粮仓,如若不能运走便立刻烧毁。所以,贵主联络吴王的意思是,由义勇军主攻雍丘,只要能夺下此地,叛军就不能往东南进兵运河周围的重镇,便可确保粮食供给,也就相当于断绝了叛军的补给。而吴王则是从濮州出兵,趁机收复灵昌郡,这样,就能把叛军挡在黄河对岸。如此一来,河洛叛军以及河北叛军就被从中割断,正好各个击破。”

    杜士仪深深吸了一口气,暂时把固安公主身处险境的事情丢在脑后,这才一字一句地说道:“好,便从阿姊之议。我将立刻兵出潼关,牵制叛军主力”

    求月票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