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太真姨母?

    能够喊出这样称呼的人,杜士仪想也知道,总不脱是玉奴几个姊妹的女儿。见这求救的少妇尘土满面,衣衫凌乱,却还顾着自己的孩子,他不禁微微生出了几分怜悯,当下看向了陈玄礼。这时候,陈玄礼已经呵斥过那几个犹自不解恨的禁军士卒,匆匆走了过来,心里还在恨铁不成钢地骂了几声,随即无奈解释道:“杜大帅,这是广平王妃崔氏,韩国夫人的女儿。”

    杜士仪怎么都没有想到,面前的少妇竟然是广平王妃在既定的历史中,崔氏倚靠母亲出自杨家而得宠,安史之乱中虽说因为身为广平王妃而得到保全,但杨家败落,她也为之失势,最后郁郁而终。身为广平王嫡妃,她在广平王登基后却没有得到皇后追赠,其子亦无缘帝位,倒是其女升平公主尚郭子仪之子郭嗳,两人之女再度嫁入帝王家,死后追赠皇后,为郭家在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想到这里,他不禁侧头看了一眼郭子仪。

    郭子仪被杜士仪那古怪的眼神看得莫名其妙。他和这崔氏八竿子打不着,甚至从来都没见过,杜士仪看自己于什

    杜士仪的感慨也就是一刹那的事情。毕竟,广平王已经死了,崔氏现如今只有两个儿子,根本没有女儿,郭子仪的那个儿子郭嗳还在满地乱走,抢着想结亲的人多了去,一切的一切早已不再是那条既定的轨迹。因此,片刻之后,他竟是弯下腰去,摩挲了一下崔氏身边那个年长儿子的面颊。这样善意的表示显然抚平了孩子的惊惧不安。他竟是怯生生地张口问道:“你就是安北杜大帅吗?”

    “哦,郎君也听说过我?”

    李傀乃是广平王嫡长子,因为是韩国夫人之女崔氏所生,他刚生下来就很得太子李亨喜爱,甚至李亨还流露出想要把他这个长孙抱过去当成儿子养的想法来,常常把他抱养在跟前,闲来无事教些有的没的,至于是不是为了对杨家表示亲善,那就不得而知了。然而,李亨这一遭到鸩杀,慌了神的崔氏就立刻把他又抢了回来带在身前。尽管连日以来受惊过度,可在温和的杜士仪面前,他的胆子不由大了些。

    “我听大父和阿爷提过杜大帅,说你是很厉害的名将。”

    “名将不敢当,都是麾下的将士们尽心竭力,我只是用对了人而已。”

    说到这里,杜士仪见崔氏已经放开了最初紧紧攥着李傀的手,他却伸手把李傀一把抱了起来。面对这样出人意料的一幕,崔氏大吃一惊,慌忙伸出手来想要夺回长子,却不想杜士仪身侧亲卫早已抢上前拦住了她。而这时候,杜士仪抱着年方四五岁的李傀向四面八方转了一圈,这才高声说道:“淑妃已死,杨国忠也已死,我知道北门四军将卒对杨家怨怒已级,但现在罪魁祸首已经死了,你们却还迁怒妇孺,又岂是男子汉大丈夫所为”

    崔氏徒劳地挣扎了片刻,等听清楚了杜士仪的话,她立刻醒悟到,这是在为自己母子开脱,一时抱着襁褓中的幼子喜极而泣。

    如果刚刚那句话是陈玄礼说的,即便他是顶头大上司,禁军士卒仍然会不满喧哗,可杜士仪挟着朔方和安北大都护府援军刚刚开到的威势,又有多年鼎鼎盛名作为依托,此话一出,竟是四下无声,甚至还有些将卒不敢和他对视,有些惭愧地低下头去。

    杜士仪要的并不仅仅是这样人人无言以对的结果,他用了点力气,就让李傀这样稳稳当当坐在自己的肩头,随即提高了声音说道:“而且,太子殿下因安禄山一句拥戴太子而枉死,广平王和建宁王更是因为替父亲奔走而枉死,此乃天下奇冤,当时长安官民将卒措手不及,无人鸣不平也就罢了,又怎么忍心加害于孤儿寡母?各位都是忠义之士,难不成就忘了,这两个无辜的孩子乃是广平王遗孤?”

    直到这时候,人群中方才有了一阵骚动。太子李亨固然这些年没有什么存在感,甚至羽翼都被砍于净了,可终究是天子祭天地告宗庙册立的储君,而广平王乃是李亨长子,眼前的这个孩子并不仅仅是杨家人生的孽种,竟还是太子的嫡长孙就连此前一力阻止将卒施暴的陈玄礼,也不由得暗自责备自己之前昏了头,竟是连这样最明显的一茬也忘记了。

    郭子仪旁观者清,杜士仪第一时间抱起李傀时,他就醒悟到了这其中的关键。此时此刻,见围观的将卒果然因此而羞惭交加,不知道是谁带头,倏忽间竟是呼啦啦全都跪了下来请罪,他一面暗赞杜士仪手段绝妙,一面又扫了那尘土满面却依旧难掩绝丽姿容的崔氏一眼,暗道其真是好运气,不过是提了已经去世的姨母一句,就能够让杜士仪伸出援手,救下了何止一条命。

    这样一段波折被杜士仪三两下连消带打地平息了之后,陈玄礼少不得立刻遣散了围观的禁卫们,又命人去收殓了杨国忠的尸首。毕竟,在如今援军已至的情况下,已经用不着再靠辕门悬首来安抚军心了。

    而杜士仪放下了李傀后,崔氏感激之余,猛地想起秦国夫人尚在病中,慌忙开口恳求,却不想杜士仪淡淡地说道:“此前你母亲韩国夫人和杨国忠妻小被我军在半道上截了下来,业已在军中,我一会儿会派人送了她们过来,至于秦国夫人也会请大夫调治。”

    “多谢杜大帅,多谢杜大帅”

    崔氏只觉得这是数日惊恐之后听到的最好消息,所以,当杜士仪将李傀稳稳当当放在了地上,她上前一把搂住了这个长子,继而就抬头看着杜士仪,双膝一软又要跪下。这一次,杜士仪哪里会给她这样的机会,伸出手来阻拦了,摇摇头道:“王妃不可多礼,我只是说了一句公道话然则杨家人多年来仗着宫中淑妃之势横行,人人恨之入骨,却也不能怪禁军将卒我且问你,杨蛞和杨椅何在?”

    相比杨国忠,杨蛞和杨椅方才是杨玉瑶的两个从兄。可这样一个简简单单的问题,崔氏却有些答不上来,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她才用十分不确定的语气说道:“两位舅舅似乎一开始就不是和阿娘她们一块走的。”

    杨蛞和杨椅没有和韩国夫人这些人一块走?

    杜士仪心中狐疑。然而,他当初任成都令时,和杨蛞杨椅兄弟二人都打过不少交道,知道他们不是那种喜好学问又或者是深通经济的人,感兴趣的是那些吃喝玩乐的勾当。而在这种长安岌岌可危的时刻,两个人却没有跟着大队人马,这又是去了哪?和杨玉瑶以及杨国忠这两个上蹿下跳的野心家相比,那兄弟俩并没有太多的恶评,若是因此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只怕玉奴回头还会更伤心。

    什么广平王遗孤只不过是一个由头,留下崔氏和秦国夫人一命,不过是因为看在玉奴的脸面上当然,借此宣扬太子李亨的冤屈就是另一大缘故了

    既然解决了杨家人的事情,杜士仪看着崔氏带着两个儿子随陈玄礼亲兵去安顿秦国夫人,正要收回目光时,却只见李傀突然挣脱了母亲的手,随即回过身来对他深深一揖。面对这一幕,郭子仪瞥见杜士仪微微一笑,接下来一路往里走前去面见天子的时候,他忍不住低声问道:“如今东宫虚悬,大帅刚刚对广平王嫡长子那么特别,是不是觉得他名正言顺?”

    “子仪你不要瞎猜就单单凭他的母亲和杨氏有关联,而如今无论长安军民,还是这北门四军,全都恨杨家入骨,我说一句公道话就够了,再做别的岂不是自讨没趣?”

    尽管论起来,身为朔方节度使的郭子仪已经可以和杜士仪平起平坐,但这次杜士仪回到灵州,一来二去,他还是觉得去掉那个杜字叫起来更亲切,又再三要求杜士仪对自己的一切称呼照旧。郭子仪难得用这样开玩笑的语气谈论着国本问题,杜士仪却不免要正经一些。他可不希望因为自己和杨家某些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让人误解了某些问题。

    当两人在亲兵的簇拥下来到一处看似还轩敞的主屋时,陈玄礼派来引路的那个亲兵便停了下来。

    杜士仪和郭子仪立刻发现,门前竟是没有卫士。而屋子里头分明还正传来了韦见素带着哭腔请求辞官的声音。然而,相比韦见素那痛哭陈情,李隆基却显得很沉默,足足好一会儿都没有任何表态。因此,杜士仪便招手将陈玄礼派来引路的那个亲兵招手叫了过来。

    “为何无人守护?”

    这个十分简短的问题,那亲兵却有些犯难。足足思量了好一会儿,他方才小心翼翼地答道:“陛下身边原本是宦官服侍起居,同时守卫门禁,但这几日人逃亡殆尽,昨夜又闹出了淑妃之事,今晨又险些因为延王擅自举火进食而使得驿馆走水,门前守卫去救火了,陛下还是韦相公背出来的。此后陛下重重惩处了延王,又责备禁卫不尽心,于是……这里就没人肯来了。”

    堂堂天子竟突然沦落到这样的地步,郭子仪瞠目结舌,杜士仪却暗骂了一声咎由自取。正值这时候,韦见素突然从里头掩面出来,一见他和郭子仪,这位老实相公就忍不住开口问道:“杨国忠如何了?”

    天子尚未免去杨国忠的官职,韦见素竟直呼其名,这自然是一种表态。杜士仪知道韦见素不是什么能臣,此刻却还是客气地颔首道:“军中群情激愤,杨国忠已然授首。”

    话音刚落,他就只听的屋子中传来了咣当一声。很显然,正是李隆基这位天子失手砸了什么瓶瓶罐罐。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