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日上中天,常山太守府中恰是一片笙歌曼舞,觥筹交错的景象。常山太守颜杲卿亲自执壶劝饮,对着一个外表粗豪的大将大献殷勤。而长史袁履谦亦是逐席给那些部将劝酒,阿谀奉承张口就来。美貌侍女则是穿梭席间,不时有人被醉醺醺的武将们拉了在身边坐下,不顾场合便上下其手。面对这一幕,平日里最方正的颜杲卿看在眼里,却始终不动声色。

    那都是他特意出条子叫来的官妓

    酒酣之际,被颜杲卿亲自从井陉关请过来的李钦凑哈哈大笑道:“大帅势如破竹,直捣洛阳,到时候少不了我们的富贵荣华颜使君,袁长史,各位兄弟,我等为大帅贺”

    眼看众将轰然起身,齐齐举杯道贺,颜杲卿亦是笑容可掬陪饮了一杯,这才不无惋惜地对李钦凑说道:“将军也本是幽州大将,这次却只得镇守井陉关,不得出击,否则若是打下洛阳时,不也能分得一番功劳?只恨我一介文士手无缚鸡之力,也只能替大帅守好这常山郡了。”

    “颜使君说对了,我恨不得插翅飞到前方跟着大帅征战,也不乐意就守着那小小的井陉关河东节度使王承业,那就是属兔子的,代州兵马一个都不敢动,我在那关上和弟兄们都闲得发慌了若不是颜使君传大帅将令,犒劳我等同贺前方捷报,我还得苦巴巴在那井陉关蹲着”

    李钦凑大倒苦水之后,又亲切地拍了拍颜杲卿的肩膀道:“颜使君,你倒不用灰心,大帅麾下虽有严庄和高尚张通儒那几个家伙,可他们不过小聪明,怎比得上你?你镇守常山郡有功,回头等大帅得了天下,我一定对大帅举荐,封你一个尚书当当”

    这帮乱臣贼子那拥戴太子之类的宣言果然只是为了蒙骗天下人的

    颜杲卿心头大怒,面上却只是勉强笑了笑,劝酒却越发殷勤了起来。直到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堂上连带李钦凑在内的众将无不酩酊大醉,他方才稍稍舒了一口气,当即悄然叫了自己的心腹家丁进来,把人一个个全都捆了起来。临到李钦凑时,他却阻止了要绑人的家丁,想了一想便沉声说道:“不要留着他,砍了他的脑袋”

    袁履谦不由得大吃一惊:“使君,留着他性命岂不是更好?回头兴许还能交换一些落到叛军手中的忠良之士”

    “安禄山麾下强将如云,如他这种货色算不得什么,根本不会为了他的死活而费心机”颜杲卿心中还在痛恨李钦凑刚刚的胡说八道,而且他心中早有计较,摇了摇头后就沉声说道,“虽说杜大帅和郭大帅联名传书,让我们静待时机,可若是河北这边毫无动作,安贼老巢无忧,就能定心经略中原。李钦凑的部下并不是什么精兵,很多都是临时招募来的,只要手持他的首级劝降,相信他们一定会一哄而散,到时候兵不血刃,也就少了一番大麻烦”

    袁履谦这才恍然大悟,眼看刚刚还和他们谈笑甚欢的李钦凑就这么糊里糊涂被家丁砍下脑袋,他只是别开了眼睛片刻,便主动请缨前去井陉关劝降,却不想颜杲卿竟是执意亲自前往,留他在这太守府镇守。一来二去劝不回这位主司,他也只好答应了,但仍是再三提醒此行小心。

    夜色之中,当颜杲卿带着随行家丁以及暗中招募来的勇士百余人赶到井陉关的时候,群龙无首的这座河北要隘显得很平静。

    抵达之后,他便借着李钦凑的名义召集了旅帅队正等人,突然就宣示了李钦凑血淋淋的首级,随即喝令伏下的家丁以及勇士群起而上,拿下了这些中级军官。见不少人还在恼火地叫骂,他少不得吓唬这些人说,河东兵马已经枕戈待旦于井陉关外,这时候,除却一两个死硬分子,大多数人都表示愿意投降。军官们都如此,下头士卒当得知主帅被杀,外有雄兵,第一时间逃散的占了大多数。

    直到这时候,后背心完全被汗的颜杲卿方才如释重负。连日以来,他承受了太多太多的压力,其中最大的一桩,便是身为颜氏子弟却屈从于叛贼。

    哪怕他有现如今的前程,离不开安禄山的举荐,可傲骨铮铮的他怎能甘心从贼?他和定州博陵郡太守张献诚不一样,张献诚是张守畦的儿子,张守畦左迁之后,才能庸碌的张献诚没了后援,安禄山给个甜枣就立刻顺竿爬了上来,如今竟然在前博陵太守被杀之后,心甘情愿为安禄山守博陵,他的骨头可不像张献诚没那么软

    因此,一回到常山太守府,颜杲卿就立刻在书房召见了袁履谦以及四乡前来投效的那些不愿屈从安禄山的官吏。坐在主位上的他将井陉关已经收复的消息一说,就只听书房之中传来了一阵压抑不住的惊喜欢呼。他抬抬手示意众人且住,这才沉声说道:“安贼罔顾圣恩,河北道心存忠义之辈无不含恨。如今听说安禄山又派人回幽州征兵,而伪范阳节度使贾循因为百姓不愿从逆而焦头烂额,值此之际,我等不首举义旗,更待何时?”

    “使君说得没错,这时候不举义旗,河北各州郡的官民将卒就会受更多的苦”长史袁履谦第一个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如今井陉关已经拿下,我们也该发檄文联络各州郡的主司起兵,如果能让贾循以及更多的叛将反正,那安贼叛军指日可灭”

    太守和长史都这么说,书房中顿时群起响应。在草拟檄文时,颜杲卿亲自操刀,当他一蹴而就洋洋洒洒拟好了那一篇数百字的檄文之后,众人一时传看,藁城尉崔安石便大赞道:“慷慨激昂,不能更易一字,使君真是好笔法”

    其他几人也一一赞了,众人便计议如何联络各方,尤其是要立刻出井陉关去联络河东节度使王承业,禀报河北将举义旗反正的消息。这时候,因为不愿从叛,孤身从邢州巨鹿郡逃过来的内丘丞张通幽便开口说道:“若是要向朝廷报捷,振奋人心,区区一个李钦凑的脑袋却实在是太轻了。想当初安禄山最初起兵时,曾经派二将从井陉关前往太原,劫了北都副留守杨光,如今这两个人中,高邈正在幽州征兵,据说就要返回洛阳去向安贼禀报,何千年也正从洛阳过来回幽州公于,若能擒得这两人献给朝廷,同时昭告各州郡,一定会事半功倍不过是使君重新用一次对付李钦凑的手段而已。”

    对于张通幽这一计,众人你眼看我眼,最后同时叫好。接下来两日之内,颜杲卿依样画葫芦,果然用同样的诱骗之计,在藁城擒获叛将高邈,在醴泉驿拿住了叛将何千里。当两个人同时被五花大绑送到常山太守府时,颜杲卿本待将人斩首示众,硝制了首级之后,立刻送往太原,其他人力劝留活口,他却不肯听。最后,还是何千年为了活命,不得不豁出去一搏。

    “颜使君,我是跟着安禄山谋逆,但有安禄山诛三族的威胁在,我敢不听命?如今使君既然要首举义旗,单凭常山一郡,单凭李钦凑,还有我和高邈的人头,难道就能振奋人心?河北各州郡几乎全部沦陷,要号召其他人起事,只有使君做出更大的功绩给大家做个榜样别的不说,常山北边的博陵郡太守张献诚,不过是靠着其父张守畦当初那点名声,这才当了个太守,论他的才能狗屁不值如若使君放出河东兵马一万已经出了井陉关的消息,那张献诚定然会望风而逃要知道,他麾下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的团练兵而已,他又丝毫没有练兵之能”

    尽管颜杲卿本意是杀人立威,可听到何千年这侃侃而谈,他不禁有些心动。环视其他幕佐,见众人全无异议,他便嘿然笑道:“你说得轻巧,如果我能如此轻易取下博陵郡,便饶你一命,囫囵送你去长安。至于陛下是否饶你,那就得看你的福分和运气了”

    当颜杲卿真的只凭些许谣言,不费吹灰之力就吓得张献诚落荒而逃,夺下了博陵郡之后,他便得到了另外一个让他又惊喜,又疑惑的消息。

    有一支兵马西出飞狐陉,已经直插进了易州

    尽管对方旗号尚不明确,可颜杲卿敏锐地意识到,如果是叛军要回幽州,怎么也不可能从河东道冒出来,这只可能是平叛的兵马。于是,亲自赶到定州博陵郡收拾张献诚留下那一摊子残局的他甚至来不及和幕佐商量,直接派几个心腹随从护送儿子颜泉明前往易州上谷郡,看看能不能和那支兵马取得联系。同时,他又竭力收拢张献诚的团练兵,等留下崔安石镇守博陵郡,他回到常山见到代自己主持事务的袁履谦时,他立刻对其说出了这个消息。

    “一定是河东的兵马,一定是”袁履谦亦是激动得无以复加,他紧紧握住颜杲卿的手,声音颤抖地说道,“如果是安贼叛军,怎会从飞狐陉神出鬼没地冒出来?”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才让泉明亲自过去接洽,如果真是朝廷兵马,那整个河北道各州县一定会群起响应”

    袁履谦虽然高兴,可听说颜杲卿竟然把自己的儿子派出去了,他不禁失声惊呼道:“你怎可如此?你的三子季明已经被安贼带走,如果得知我等反了他,一定凶多吉少。虽说我们猜测那是河东兵马,可如有万一……”

    “事到如今,还想什么万一不万一如果想那么多,我们只消继续忍气吞声听安禄山指派就好,何必冒险举义旗?”颜杲卿捏着拳头重重敲在了案上,一字一句地说道,“如果不是泉明亲自去,何以取信于人?”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