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当罗希秉被一股刺骨的凉意给刺激得悠悠苏醒过来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竟不是在任何封闭的屋子里,而是站在城墙之上。耳边是呼啸的大风,身边是一个个犹如标枪一般笔直挺立的兵士。面对这样诡异的情形,他不禁对自己失去意识之前的经历有些迷迷糊糊。揉了揉太阳穴环视左右之后,他便只见张兴正抱手站在自己的身侧,那张原本就黝黑的脸,此时此刻更是如同锅底一般。

    “张长史?”

    随着罗希秉的这个声音,张兴侧过头来瞥了他一眼,随即便冷笑道:“罗侍御连日以来胡乱调度兵马,又招揽那些恶行累累的恶棍,倒行逆施,以至于安北牙帐城中骚乱不断。你既然说是奉了钦命,前来查证黠戛斯袭杀杜大帅之事,可现如今,黠戛斯和回纥磨延啜余孽的联军已经兵临安北牙帐城下,你还有什么话说?”

    “什么?”

    罗希秉只觉脑际一片轰然巨响,半晌都没晃过神来。他之前之所以敢调动安北牙帐城留守的兵马,自然不无私心,省得自己那点人手在这偌大的城池中连一点水花都砸不起来,再加上安北牙帐城这么多年来稳若泰山,漠北亦是一片太平。可他哪里能够想到,黠戛斯和磨延啜明明已经在杜士仪手上败北了一次,又如何千里迂回,直接杀到了安北牙帐城?

    不肯相信这一点的他大步走到了城外那一侧的城墙边上,极目远眺,就只见千余步之外,黑压压的大军一眼望不见尽头,凭借他那点贫乏的战争艺术,一想到城中留守的兵马至少,头皮便是一阵发麻。但很快,他便意识到自己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怕的?

    支撑着城墙的他倏然回头,冷冷对张兴说道:“安北牙帐城丢了,那是杜士仪的事,和我何于?”

    然而,他并没有等到张兴的回答,因为这位安北大都护府长史恰是转过身来,冲着城墙上的数百将卒高声喝道:“安北大都护府的勇士们,你们都听见了来自长安的罗侍御,到了安北牙帐城后就作威作福,胡作非为的罗侍御说,如果安北大都护府丢了,那是杜大帅和我们的罪责,他不负任何责任”

    罗希秉见张兴故意曲解自己的话,自己从打击杜士仪一个点,扩散到了打击安北牙帐城所有官民将卒一整个面,他不禁目露凶光。可事到如今,他也懒得做出一丝一毫的辩解,于脆沉着脸不做声。可下一刻,他又听到了一个令他大惊失色的消息。

    “可罗侍御你这般折腾,岌岌可危的并不仅仅是一个安北牙帐城,而是整个漠北。还有一个坏消息我刚刚没说,都播的怀义可汗裹挟了同罗之主阿布思,号称出兵十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了仆固牙帐城。而在更东面,因为安禄山的举荐和请功,都播实质上已经悍然占据了契丹牙帐,奚人亦是望风而降。自从突厥覆灭之后,漠北又再次大乱了,你还敢说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责任?”

    得知漠北竟是大乱,罗希秉不禁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可是,他的家眷又不在这里,他的根基也不在这里,能够决定他生死荣辱的人更不再这里,这样一个坏消息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什么打击。

    “那又如何?难不成张长史还能把都播出兵叛乱归结到我头上?”

    “若不是你将安北牙帐城的兵马全都调了出去,我这时候还可分兵支援同罗仆固,怎会有今日窘境?”张兴声音越提越高,渐渐竟是变成了咆哮,“不但如此,你还三番两次去威逼利诱晋国夫人,以至于就在今天早上,安北大都护府的各位诰命们前去探望晋国夫人的时候,却得知了一个消息,夫人她不幸失去了自己还未出生的孩子”

    这个消息罗希秉还是首次得知,而城头上那些将卒,却在更早些时候就知道了。因为王容亲自出面,坚持严加惩处了罗希秉招揽的那些卫士,如今她在城中威望极高,因此得知她竟是人到中年难得怀孕之后,却失去了自己的这个孩子,所有人除了惋惜和痛心,便是对罗希秉的深深痛恨。

    虱子多了不怕痒,罗希秉哂然一笑,但紧跟着,那段短促而几乎他遗忘的记忆终于浮出了脑海。他想起了自己闯进后院某个院子后遭人阻拦,而后眼看就要发现那个弹琵琶的女子时,却又被人打昏。然而,他正想要把这个问题捅出来,他却只见城头那些将卒中,有人突然振臂一呼。

    “如今大敌当前,要是还有人乱传军令,威逼胁迫,我们别想保得住这座安北牙帐城杀了他,杀了罗希秉”

    罗希秉到安北牙帐城转眼已经一个多月了,只要他掣出钦使这个最好用的头衔,就只见从上到下无不让步,因此听到这个充满杀意的声音,他竟是没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直到那个暴喝的青年军官抽刀朝自己逼了过来,原本以为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包括面对死亡的他方才生出了一丝真正的惊惶。

    “张兴,杜大帅不在,你便是这样约束部属的?”

    “罗侍御这话实在是太好笑了。如果我没有记错,就在不久之前,你不是才刚夺去了大帅交给我的调度、财赋、人事等诸多留后大权?如今军中既有哗变,还请你自己解决,我这个光杆子长史什么办法都没有”

    罗希秉登时被噎得哑口无言,他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随即便感觉到,那个持刀威逼上来的青年军官身后,竟有更多的士卒拔刀跟上。尽管他甚至希望过出现这一幕,以此让杜士仪成为叛逆永世不得翻身,可现如今在兵临城下的时候出现这一幕,情况就不同了。

    安北牙帐城上上下下大可渲染是他错误调动兵马,以至于遭受敌军围城,又在城中纵容属下妄为,激起军浮动,于是将卒群起而攻,杀他以定军心。他当然愿意以自己的死,拉杜士仪同归于尽,可他绝不希望自己一条命竟然这样毫无意义地平白无故送掉

    他已经没时间去计较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么诡异的时刻恢复意识,只能声嘶力竭色厉内荏地不断晓以利害,然而,对于这些已经忍受了他太久的蕃军而言,他那些空洞的言辞已经难以起到任何作用。当第一把刀狠狠砍在他的肩膀上时,那股剧痛让罗希秉一下子跪倒在地,口中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哀嚎。

    “你们……你们竟敢袭击钦使,罪该万死”

    “罪该万死的人是你”阿古滕气急败坏地一剑刺入罗希秉小腹,恶狠狠地说,“要不是你这个狗东西胡乱调度兵马,我阿父怎会轻易被人挟持叛乱我恨不得拿你直接去喂野狗”

    阿古滕还会说汉话,但更多的胡兵全都是嚷嚷着本族的语言,将连日以来积攒下的怒火宣泄在刀剑之下,随着那淋漓的鲜血,罗希秉须臾就已经遍体鳞伤奄奄一息。当他看到张兴排众而出走到自己的面前时,他用怨毒的眼神死死盯着对方,可却已经没有力气说出一句话。

    就是这个状似粗莽的黑大个煽动了这些将卒,置他于死地不说,自己的手上还不用沾上半点鲜血,实在是高明。

    可是,张兴在盯着已经只剩下一口气的罗希秉好一会儿之后,突然拔出佩剑,径直一剑直入罗希秉的心窝在对方那惊骇不可思议的目光中,他才一字一句地说道:“身为安北大都护府长史,奉杜大帅之命留守安北牙帐城,我却慑于你三番两次的威胁,畏首畏尾,以至于造成今日的局面今日杀了你罗希秉,我一个人承担所有罪责,和其他人无关”

    垂死之际的罗希秉仅有一个念头——张兴怎么敢当众下手,他怎么敢

    “杀钦使这样的大罪,怎能让张长史一个人承担?”

    随着这个声音,自从因为出言不逊被杜士仪杖责的阿兹勒,终于在这个时刻现身。他大步上前,竟是突然拔出身上的佩刀,就这么一刀向业已垂死的罗希秉斩下,就只见随着一腔热血,死不瞑目的罗希秉头颅就这么飞了起来,随即却被眼疾手快的他一把抓在了手中。

    当此之际,阿兹勒环视城墙上的数百将卒,一字一句地高声喝道:“各位,我等辛辛苦苦为大唐开疆拓土,结果却因为这样一个酷吏,遭遇了如此不公的待遇忍气吞声了这么久,如今敌军兵临城下,谁还能忍得住?”

    刚刚群起而攻,在罗希秉身上尽情发泄怒火的将卒们顿时振臂应和,就连本只是阿布思派到这里镀金的阿古滕亦是满脸激愤迸出了一句忍不住。当阿兹勒高掣罗希秉的首级示众之后,随即示意高高悬挂在旗杆上示众,城头顿时士气大振。

    这时候,张兴方才举起刚刚染血的宝剑,厉声喝道:“黠戛斯的毗伽顿和磨延啜大约是这辈子第一次攻城,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好好看看,我安北牙帐城中究竟都有怎样的勇士传令城内六十四坊,每坊出兵百人。如有死难,安北大都护府将加倍抚恤”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