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杜幼麟的婚事过去后仅仅两天,杜士仪便带着王容启程回安北牙帐城,连幼子携新妇回岳家的三日回门也没有顾得上。这是王容此前从灵州回到长安之后,第一次离开故乡,心头自是百感交集。杜广元早一天就赶紧跟着高仙芝回西域去了,今天来送的除却杜仙蕙崔朋以及杜幼麟宋锦溪两夫妻,以及杜十三娘之外,还有尚未回嵩山的宋慎,以及王元宝和两个儿子。

    尽管不舍得王容一下子要到那么遥远的地方去,可王元宝也知道女儿女婿分别多年,因此絮絮叨叨吩咐了无数的话之后,他便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锦囊塞在王容手中。见她讶异地看着自己,他便压低了声音道:“幼娘,收好了,阿爷也不知道能不能捱到你重回长安的这一天,这些体己钱留给你。”

    王元宝虽说年纪已经很不小了,但身体建康精神矍铄,此刻竟然这么说,分明已经嗅到了某种危机,杜士仪不禁有些吃惊,随即便笑看着有些为难的妻子道:“幼娘,你看两位内兄都在点头,他们显然也是同意的。既然是岳父和他们的心意,你就收下吧。”

    那锦囊拿在手中轻飘飘的,可王容情知父亲既然说体己钱,里头必然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无可奈何收了下来后,她突然一把抱住了父亲,声音哽咽地说了几句话,复又和两位兄长一一道别,等到自己的儿女们也上来的时候,她不禁泪眼婆娑,竟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直到杜十三娘好容易安抚了她,又送她上了骡车,她从车窗中探出头去远远望着自己的亲人,哪怕人已经都瞧不见了,她仍旧呆呆地望着长安的方向。

    因为她心中隐隐觉得,这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还能重回此地她都已经鬓生华发,青春不再了,更何况父兄

    “夫人,擦擦脸,喝点茶润嗓子吧?”

    听到耳畔这个声音,王容这才醒悟到,自己把于将和承影都留在了长安辅佐杜幼麟,如今在车中的是莫邪。她勉强平息了激荡的情绪,接过软巾擦了擦脸,幸好今天她不曾上妆,也不用担心花了脸。擦于眼泪,重新抿好了头发,她接过白瓷茶盏喝了口水,昨夜临行之前彻夜未眠的睡意终于渐渐上来,甚至忘了去查看父亲塞给自己的东西。当缓缓合眼的时候,她的眼前依稀浮现出前一日杜幼麟带着新妇给自己和杜士仪行礼时的一幕。

    转眼间,就连三个儿女都已经成婚了,她已经是当祖母的人,时光真是如同白驹过隙……

    杜士仪知道,虽说顺利带了妻子离开长安前往漠北,但毕竟抛下了儿女,妻子心情绝对不会舒畅,因此,等过了原州之后,他就让王容换上了男装和自己骑马同行。果然,尽管天气仍旧寒冷,可不用憋在骡车之中,王容的心情渐渐舒展了开来。尤其是当进入了灵州,来到了自己曾经和杜士仪呆过多年的地方,她面上的笑容就越来越多了。这一天,纵马和杜士仪并肩驰骋了一阵子之后,她突然勒马停下侧耳倾听,突然惊咦了一声。

    “似乎有很多人朝这边过来。”

    “灵州乃是朔方腹地,说是最安全的地方也不为过,多半是朔方兵马,绝不会是马贼或是流寇之类。”杜士仪说到这里,便极力放眼远眺,果然,他很快就看到了那面朔方的军旗,当下摩挲着下巴,笑着说道,“不知道谁消息灵通来得这么快。这一程我们可是大多数住驿馆,过城不入,走得够快了。”

    他如今已经不是朔方节度使,连关内道采访处置使一职也一并卸任,此行过境京畿以西各州县时,尽管他刻意不入城,却也能感受到很多州县官员的态度大有变化,至少不再如从前那样劝都劝不住,突然蜂拥而至。所以,当朔方军旗渐渐近了,那支兵马也渐渐露出端倪,一马当先的大将没有戴头盔,那张脸在日头底下显得格外醒目,他不禁轻咦了一声。

    竟是郭子仪

    郭子仪风驰电掣地疾驰到了杜士仪面前十几步远处,随即勒马停住一跃而下,快步冲了上前。见杜士仪也已经下马,他竟是一如从前单膝跪下,可还没来得及行礼就被杜士仪硬是托住了双手。

    “你如今可是如假包换的朔方节度使,让麾下将卒看见你向我行礼,这像什么样子”

    “若无大帅,怎有我今日?”郭子仪用力挣脱了一下,可见杜士仪双手稳稳的,看那架势,如果自己真的要单膝点地,对方就算拽不住自己,恐怕也会依样画葫芦还他一个平礼,他只能无可奈何地直起腰来,“大帅不受礼,我也知道是因为朝中那些明刀暗箭。朔方上下文武也都明白大帅的为难,不会添麻烦。可此次既然大帅携夫人重回故地,务必请到灵州城中停留一晚,至少让我和阎老将军尽一下地主之谊”

    却不过郭子仪盛情,杜士仪也只有答应了。

    阎宽担任朔方节度副使多年,告老致仕后,对回纥一仗建下大功郭子仪取而代之,他却并没有离开灵州,而是继续在城中养老。若是换成别人,自己没能正位节度使,却被小字辈的郭子仪成功达成了目标,心里总难免有些疙瘩,可是,当他再次见到杜士仪的时候,却是分毫勉强都没有,大声谈笑,大声说话,整个人的精气神和从前别无二致。而且,等到身边全都是信得过的人之后,刚刚还向杜士仪和郭子仪连声赞颂天恩的他突然话锋一转。

    “李林甫还没倒,却又冒出来一个杨钊,朝中真是妖孽横行,一刻都停歇不了”

    “大帅不能留朝拜相,那些妖魔鬼怪却横行无忌,听说那个安禄山还险些节度三镇?简直是笑话”郭子仪也忍不住骂了一句,见杜士仪无可奈何地瞪着他和阎宽,他方才收了口,复又对王容说道,“夫人能够回来,身在灵州的文武家眷也都高兴得很。今夜还请夫人把大帅让给咱们,内子和其他那些嫂子弟妹们在寝堂里等着和夫人叙旧呢。”

    王容知道朔方灵州的习惯便是男主外女主内,因此丝毫不以为忤,和杜士仪打了个招呼后,便带着莫邪去见郭子仪的妻子王夫人和其他各家女眷了。

    这一夜,前堂彻夜灯火通明,觥筹交错之间,却是没人真正喝醉,每一个人都在聚精会神地听杜士仪诉说长安李杨相争的局势,当杜士仪嘱咐只管自己一亩三分地,不论遇到什么事情,甚至包括他万一被馋,都千万保持冷静的时候,从郭子仪以下,每个人都露出了犹豫的表情。

    “万一真到那一天,你们越是出面去争,去鸣不平,反而更会惹来祸患无穷。你们能够有今天,抛头颅,洒热血,没有一点侥幸,全都是自己一刀一枪在战场上搏杀出来的,来之不易,不要把自己的前程和性命一块拿去和别人硬拼”

    杜士仪在朔方扎根多年,用恩威并济的手段,几乎把所有文武都团结在了自己麾下,可他却更清楚,这年头的忠义礼法深深扎根在上至文武百官,下至黎民百姓心中,自己若是言行轻率,难保没有人会暗中出卖。所以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他自然是大义凛然,义正词严。果然,他的这番话引起了底下将卒的共鸣,甚至有人热泪盈眶。

    当饮宴结束,酩酊大醉的杜士仪由龙泉搀扶着回房之后,郭子仪环视节堂之中尚未散去的文武,突然一字一句地说道:“大帅如今虽已去职,可仍然一心一意为我等着想,刚刚这些话,大家听在耳中,记在心里就行了,不要再说出去替大帅惹祸。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自有我顶在前面”

    堂下轰然应喏,可包括来圣严在内,更多的人心中却仍然满是忿忿不平。义学起自于朔方,读书认字的盛行,却并不意味着人们就只学了礼法,那些各式各样的传奇亦是蔚为流传,寻常百姓更喜欢这些千奇百怪的故事。朝中如今奸佞横行,如安禄山这样的滑胥之辈,险些兼领三镇节度,这天下哪里还有什么公理正义?

    而王容在后院寝堂受到了王夫人在内一众女眷们的热切款待,最终一样是双颊酡红。如今郭子仪正位朔方节度使,妻儿家眷亦是要回去长安定居,此前说起分离之苦时,王夫人倒显得很豁达,毕竟,她是连孙子孙女都有好些的祖母辈了。只不过,对于王容跟着杜士仪北上一事,她仍是有几分感叹。就连其余偏裨将校的夫人,多饮了几杯后,对王容亦是语多羡慕。

    等到回房安歇的时候,王容从门前龙泉口中得知杜士仪已经醉倒睡下了,进门又听到阵阵鼾声,脑袋昏昏沉沉的她忍不住笑了笑。坐到床前之后,她方才从怀里掏出了父亲送给自己的那个锦囊,轻轻打开后,取出了里头那张折叠得整整齐齐的绢纸。

    之前在路上,她打开锦囊看的时候,就曾经吃了一惊。因为这竟是一座位于长安太平坊,紧挨着清明渠的一处宅子,而背面的地图上则赫然标示,那座不起眼的宅子地底下,恰是有一处联通清明渠的暗道尽管她甚至都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时候备下这些的,更不知道父亲为何会伏下这样的暗手,可将来也许能够派的上用场。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