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漠北支柱?国之栋梁?这话骗谁呢

    天子背后,高力士将君臣二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可是,他也着实无奈。天子分明已经起了疑忌之心,杜士仪如果回京的话,宰相肯定是当不成了,如果当个空头兵部尚书之类的,很可能会如同当年的王竣,现在的韦坚这样,随随便便一个名头就会左迁,李林甫也不会放过他。而留在漠北,即便不能再兼领朔方以及河东二节度,可至少能够暂时可保无虞。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当李隆基终于放了杜士仪告退之后,不远处一直没吭声的李林甫却趁着下头锣鼓喧天走近了天子,直截了当地开口说道:“陛下,恕臣刚刚一时耳尖,听到了不该听到的话。杜君礼向陛下举荐窦铭接任河东节度使?如果是从前,此事自然分毫问题也没有。可如今东宫虽无太子妃,张良娣却也出自窦氏。韦氏前车之鉴仍在,恳请陛下多多考虑。”

    这语带双关的话登时听得高力士眉头倒竖。李林甫竟敢当着自己的面,向天子挑拨离间,硬是要把太子和杜士仪搅和在一块?是可忍孰不可忍,更何况张良娣这个人是他受李隆基的托付去挑中的他正踌躇该怎么开口回击李林甫,却只听这位开元以来执政年限最长的宰相不慌不忙地说道:“至于外人节度河东,想来陛下也不放心,范阳平卢节度使安禄山虽出身胡人,却忠心耿耿,若让他兼领河东,一定会为陛下兢兢业业守御国门”

    “简直是荒谬”

    出乎高力士的意料,跳出来和李林甫打擂台的,并不是刚刚也一直在天子身边最近的人群中,和杜士仪颇有往来的御史大夫裴宽,而是御史中丞杨钊

    这位新贵分毫没有理会李林甫那犀利如刀的视线,不慌不忙地上前说道:“陛下,范阳、平卢,两镇加在一块,所辖兵马已经有十二三万,更何况直面奚人和契丹,身为节帅已经需要聚精会神,全力以赴,哪里还有精力再加上一镇?更何况,之前以杜大帅王大帅二人战功赫赫,也不过节制两镇,三镇节度使可还从未有过。安禄山常年在河北道,对河东道并不熟悉,就算如今的河东节度副使窦铭不宜为节度使,也有的是别人适合。”

    李林甫脸上恼火,心里却反而乐开了花。安禄山去向杨玉瑶摇尾巴,分明是已经在留后路,他如今这样拼命为其争取河东节度使一职,与其说是为了壮大安禄山的实力,还不如说正是想招来别人的反对。此时此刻,杜士仪是退场了,可安禄山却还在果然,当他的目光瞥向不远处的安禄山时,就只见这个大胖子正满脸怒色地死死瞪着杨钊,眼神中尽是怨气。

    于是,他不动声色地顺着杨钊的口气问道:“那杨中丞认为谁适合?”

    尽管杨钊之前在杜士仪手中吃了个大亏,可刚刚看到杜士仪主动请辞河东朔方二节度,分明已经日暮西山,自己与其去撕咬这个对手,还不如先把精力集中在李林甫身上。于是,他微微一笑后,便冲着李隆基深深一揖道:“陛下,如果臣没记错的话,当年裴忠献公还在世的时候,曾经对李相国信赖备至,褒奖有加,如今裴忠献公去世多年,所出一子也已经过世,而孙儿还小。然裴忠献公族弟裴休贞素来忠勇,如今正任代州都督,何不以他节度河东?”

    李林甫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中结尾。他只以为杨钊根基浅薄,夹袋中根本就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人物,到时候杨钊提一个,他驳一个,转瞬间就能让其体无完肤。可杨钊第一个就举荐了裴光庭的族弟裴休贞如果是别人也就算了,可谁都知道他当初是裴光庭的谋主,能有今天,多亏了裴光庭的提携和信赖,更不要说裴光庭的夫人武氏还曾经和他有过一腿。如果他大力反对这么一个人,士林的唾沫星子他不怕,可天子对他的看法才是他最担心的

    所以,他只能故作轻蔑地说道:“为官岂能徇私情?更何况,裴休贞昔日和杜君礼颇有私交……”

    “裴都督昔日曾经替中眷裴氏宗堂去代州替人收拾烂摊子,和杜大帅只打过一次交道,如果这也算颇有私交,我当年在蜀中时,还曾经替杜大帅奔前走后,这又算什么?我之前还曾经因为一时莽撞得罪了杜大帅,陛下申斥罚俸之后,我也有所悔悟,不敢因私废公,可相国如今这话,敢说是一腔公心?”

    在大庭广众之下竟然被杨钊这样顶撞,李林甫只觉气怒攻心,可众目睽睽之下,他怎甘心就此落败,面上虽毫无愠色,可言辞却针锋相对,竟是就这么和杨钊相争了起来。可是,从前他有王和杨慎矜两个最擅长言辞的,吉温和罗希秉亦是得力臂膀,如今吉温已死,王杨慎矜在杨钊的阴谋下同归于尽,罗希秉在今晚的花萼相辉楼上甚至排位异常靠后,女婿张博济亦是如此,他竟只能靠自己一个来应付气势正盛的杨钊。

    这一幕,右相陈希烈看在眼里,脸上依旧犹如平日一样老神在在,仿佛正在发呆,心里却飞快地计算了起来。

    他这个应声虫似的宰相,已经当得太久了,是不是也应该趁着如今这机会活动活动?

    花萼相辉楼上,一片刀光剑影,花萼相辉楼下,百戏热闹,围观的百姓人山人海,没有任何人会知道上头正酝酿着一场莫大的风暴。而已经悄然下楼,并从金明门出宫的杜士仪,见虎牙迎上前来,他就轻松地说道:“如今卸下重担一身轻,让别人去闹吧,越热闹越好”

    “大帅还真是拿得起放得下。”尽管杜士仪在回京的路上,就已经下定决心丢掉朔方节度使以及河东节度使这两个无数人趋之若鹜的香饽饽,虎牙却仍旧有些不甘心。此刻为杜士仪加了一件大氅,他陪着其往外走时,嘴里就低声说道,“郭子仪虽说曾受大帅知遇之恩,可到了异日那关键时刻,他真的就会一心向着大帅?不是我不信郭子仪,朔方节度使之位,仆固怀恩比他更合适”

    当初虎牙还对乙李啜拔和仆固怀恩父子的关系颇为提防,如今却对自己举荐仆固怀恩,杜士仪自然知道,在之前对回纥的那一仗中,仆固怀恩率领先锋牢牢拖住了回纥大部分的注意力,这才是赢得其尊敬和信赖的关键。相形之下,出身官宦世家,武举及第,在他之前就在朔方军中多年的郭子仪,自然而然就及不上仆固怀恩来得让人放心。

    他停下了步子,冲着虎牙微微摇了摇头:“有些事情,多想无益,怀恩若离开安北牙帐城,我岂不是自断一臂…

    这话还没说完,他就只听花萼相辉楼上突然传来了一个优美的歌声。尽管楼下喧哗震天,可在那穿透力极强的歌声之下,那些喧嚣声渐渐低了下去,到最后竟是鸦雀无声,只余下那天籁之音在夜空中徐徐飘荡。尽管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听到念奴的歌声,可等到一曲听完,四下里彩声雷动,欢呼震天之际,他还是忍不住赞叹道:“绕梁三日,不外如是。”

    如此一首仿佛荡涤人心的曲子唱完,虎牙也没那么纠结于杜士仪不得不放手朔方河东两镇了。想想也是,太宗年间固然有侯君集谋反,可侯君集却还去煽动了废太子承乾;高宗年间长孙无忌的所谓谋反罪名就根本是假的,即便是武后当权期间,除却越王李贞反叛、徐敬业骆宾王之乱,其余像样的大臣或是武将造反一件都没有,而且但凡造反,全都是拉起虎皮做大旗。更不要说开元到天宝,造反谋逆的大多都是脑子发昏的人。

    而历朝历代以来,即便天子无道,率先揭竿而起的也往往全都成了别人的垫脚石。莫做出头鸟无论有多大的异心,大义名分都是不能丢的

    同样在花萼相辉楼上,太子李亨却压根没资格,也不敢去掺和御前那场争执。李林甫硬是把杜士仪往他身上扯,他曾经一度吓得魂都没了,等发觉情势并不像他预料到的那么糟糕,他方才渐渐平静了下来。今天这种场合,原本只有太子妃有资格出席,可张良娣仗着是天子的表外甥女,出现在这里时,没有人说一个不字。故而见夫婿面色微白,张良娣便低声说道:“三郎,你如今臂膀尽断,陛下应该不会对你如何。”

    李亨后宫之中的女人大多都已经不年轻了,故而年轻貌美的张良娣对他来说,可谓是可以解忧的良药,听到这劝慰,他就轻松多了。眼看李林甫竟是渐渐落了下风,他甚至不禁生出了几分快意。可一想到杨玉瑶还有生育能力,他的眉头就又皱成了一个大疙瘩。

    “三郎也不用担心杨淑仪,她在宫外可还有个儿子,陛下能给她一个名分就了不得了,即便她有儿子,也当不了太子而三郎只要有这储君名分,有朝一日就能够号令天下,所以,还请只管放宽心”张良娣素来胆大,既然成了东宫妃妾中最高的良娣,她自然也有自己的野望。因此,三言两语安抚了李亨之后,她便悄声说道,“三郎如今要做的并不是广结援图自保,而是让陛下觉得平庸无害。”

    尽管心里分外不甘心,但李亨想想李瑛的遭遇,想想自己痛失韦妃和杜良娣,而韦家和杜家几乎被连根拔起,他不禁垂下了眼睑。

    忍字头上一把刀,他还要等多久?

    李亨在心里哀叹之际,御前的嘴仗终于告一段落。

    李林甫再也维持不住滔天怒意,恶狠狠地瞪着杨钊,而杨钊则是笑得从容自若。因为,他提出的新任河东节度使人选裴休贞,就在刚刚竟是通过了他根本不在乎裴休贞是不是和杜士仪有关系,关键的是,他终于当众又赢了李林甫一次

    尽管李隆基又伸手召了安禄山来,好言抚慰了几句,可今天这一幕戏剧性变化却已经有无数人暗暗记在了心里。

    此一时彼一时,朝中恐怕要变天了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