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岁月如梭,青春不再,对于开元之初曾经风光无限的人们来说,如今对着铜镜悲叹鬓生华发,已经成了一个习惯。但这种伤春悲秋的闲心,固安公主却没那工夫。时过境迁,她这个当年因为在云州风风光光而自请回京的前和番公主,已经早就没有那么多人关注了。而那座天子赐下的府邸,也只是每年例行修缮,她住进去的日子屈指可数,大多数时间都呆在玉真观。

    玉真公主因为连番受打击,此前已经上书请归还公主府、公主邑司以及公主尊号,一心修道,李隆基无可奈何也就只能准了。即便如此,玉真公主在睿宗和李隆基父子年间仍然获赐众多田产钱财,这些却还是留了下来,旁人仍然尊称一声长公主。尽管固安公主比她矮两辈,但平日相处却宛若姊妹,甚至不时联袂前去终南山玉华观别馆居住。这一次,两人回到辅兴坊玉真观的时候,诸镇节度使已经全数抵达了京师,那些流言蜚语也传到了她们耳中。

    李隆基这个天子的性情,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比玉真公主这个一母同胞的嫡亲妹妹更清楚,哀莫大于心死,她如今早已看开了。固安公主也没什么愤懑,宽慰了玉真公主一会儿之后。当外头通报,杜仙蕙携崔朋以及女儿来探望师尊,她却看到张耀正朝着自己使眼色,当即笑说留出地方给玉真公主享天伦之乐,自己就避开了去。等到了外头,从张耀口中得知了杜士仪捎来的讯息,她微微一沉吟,最终便哂然一笑。

    “也好,就依他。”

    尽管辅兴坊玉真观已经算不上长安城炙手可热的地方之一,可却有人始终死死盯着这里。于是,当杜仙蕙带着丈夫女儿来探望玉真公主,而须臾里头就出来了一辆简朴的骡车,沿着十字街往外行去,暗巷中,角落中,很快有人打着眼色跟了上去。骡车出了坊门,沿着景耀大街到金光大街,又驶上了朱雀大街,最后拐进了安仁坊,停在了荐福寺门前。

    相比雁塔,荐福寺塔也就是后世那座小雁塔的名声,如今在长安同样不小,但如今时值隆冬,塔下寒风凛冽,再加上这里又不如雁塔题名一般在士林中间风行一时,故而前头香火鼎盛,这荐福寺塔前却香客寥寥。从骡车上下来的几个人显然是女子,当先一人头戴几乎及脚的幂离,整个人朦朦胧胧连身形都看不清楚。在她身边的侍女和塔前知客僧交谈了几句之后,知客僧立刻双手合十行礼,让开了路途。

    等到她们登上荐福寺塔不多久,塔前便又多了几个人,却也不登塔,而是守在了下头。约摸又是一刻钟功夫,一个便服中年人便独自到了这里。他抬头看了一眼这座高达十五层的佛塔,唇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当左右低声报说,杜士仪早在那幂离女子来之前就到了,四周围并没有望风之人,接下来该怎么做时,他便大手一挥,毫不迟疑地说道:“来都来了,当然是登塔一探究竟”

    然而,十五层的高塔要登上去,却需要非同一般的体力。至少追在骡车后头来的这个中年人,如今渐渐发福,只上了四层就有些吃不消了。塔中的木结构楼梯比较狭窄,而且一级一级颇为陡峭,走惯了的僧人无所谓,他这样养尊处优已经有个好几年的,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折腾。勉强又上了两层,他只觉得双膝发软,背上完全湿透了,哪里还有分毫继续往上走的力气。他甚至隐隐之间有些后悔,与其登楼抓对方一个现行,还不如在下头守株待兔。

    作为随从的,当然能够体谅主人的力不从心,当即就有一人小心翼翼地说道:“中丞,不如咱们就在这等?”

    杨钊恼火地瞪了对方一眼,在这半不拉的塔中六层等,而且又没有任何逗留的理由,他岂不是成了笑话?扫了一眼这几个精挑细选的精壮随从,他正要开口说话,其中一个虎背熊腰的便陪笑低声建议道:“中丞,这楼梯陡峭,还是我背您上去吧?”

    这无疑正中杨钊下怀。可是,当他趴在对方的背上,一路继续往上爬时,他便感觉到了一种自己爬楼梯时根本没有的恐慌。这楼梯实在是太陡,他身处的位置又高,往下看时竟常常让他觉得心惊胆战,甚至暗地恐惧过万一身下的人一个踉跄,把他摔着怎么办?正因为如此,他那通身大汗非但没有于过,而且竟还渐渐湿透了两层衣服,让他觉得难受十分。眼看到了十四层,上头隐隐传来了说话的声音,他才松了一口气,轻声吩咐随从将自己小心放下来。

    刚刚这八层塔登上来,他虽然提心吊胆,可终究没用力气,本来直打哆嗦的两条腿已经差不多恢复了。蹑手蹑脚上了最后几层台阶,他就听到了杜士仪说话的声音:“你留在长安,切记要小心谨慎,出入的时候务必带足了人……

    听到这话,他再不怀疑那就是自己费了这么大劲,想要抓个现行的两个人,当即再也不怕脚步声惊动了对方,三步并两步冲上了塔顶,一扫那愕然回头的一男一女,便嘿然笑道:“大冷天里在这荐福寺塔上谈心,杜大帅还真是好兴致”

    当初在成都时,杜士仪和杨钊不止打过一两次交道,那时候还觉得对方能于精明,因此还授意杨玄琰多多任用此人。可如今杨玄琰已经过世多年,玉奴死遁远在塞外,而杨家却因为杨玉瑶的美人计而飞黄腾达,当年那个还有几分朴实性子的杨钊早已无影无踪,前次见面的时候,他就已经察觉到了对方的勃勃野心。此时此刻,见人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他便挑了挑眉道:“怎么,杨中丞连我带家眷游荐福寺塔也要管?”

    “如果真的是家眷,那自然轮不到我管。而如果杜大帅登堂入室去拜见谁,也轮不到我管。可你偏偏选在荐福寺塔这么一个地方,那我就不得不管了。二镇节帅私会宗亲,难道不是图谋不轨?”杨钊深知杜士仪如今的地位有多遭忌,甚至连天子都隐隐流露出了那种态度,他自然再没有什么可慌的。他倏然踏前一步,两只眼睛死死盯着那个仿佛有些惊慌的幂离女子,已经认出了对方身侧便是常常相随固安公主的那个心腹婢女张耀。

    “这位夫人,长安贵妇千金如今可没有戴着帷帽幂离招摇过市的爱好,你何不摘下幂离,大大方方以真面目示人

    杜士仪目露寒光,厉声喝道:“杨中丞,你不要欺人太甚”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杜大帅是在怕什么?”杨钊越发得理不饶人,甚至不动声色又上前了一步,“杜大帅就算堵得住我的嘴,还能防得住悠悠众口?”

    眼见得对方步步紧逼,甚至声色俱厉,杜士仪突然露出了一丝笑容。他侧头看向了身边的幂离女子,温言说道:“蕙娘,摘下你的幂离给杨中丞看看,省得他认为我们父女在于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真讨厌,要不是因为时气不好脸上长疙瘩,谁会带这劳什子的东西”

    幂离女子突然一把抓下了头上的幂离,露出了那张年轻而又娇艳的脸。然而,美中不足的是,她的额头生出了几个红艳艳的小疙瘩,破坏了那份青春明丽。可是,仅仅如此也足够让杨钊目瞪口呆了。他不可思议地瞪着揭开真面目的杜仙蕙,突然意识到今天是上了人的大当

    杜士仪这是故意的,这是在以自己为诱饵,想要钓出人来,他还傻傻地一头撞进了罗网

    “小女这几天多吃了点上火的东西,脸上发了热毒,没想到竟然让杨中丞惦记了”杜士仪微微一挑眉,随即就冲着旁边说道,“姜四,我带了女儿约你登塔远眺,图个逍遥,竟然碰上了人搅局,你说怎么办?”

    什么,楼上还有旁人?而且是姜度

    杨钊本是想好了,横竖今天塔上真正重要的,就只有他和杜士仪父女两个,回头就算杜士仪因此到御前打擂台,他也怡然不惧,如果是其他朝廷重臣在场,那么他一顶大帽子立刻就可以扣上去。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更早就出现在了荐福寺塔上,而且还是杜士仪的姻亲姜度姜度这个嗣楚国公早就过气了,可问题是,姜度是李林甫的表弟

    姜度不慌不忙现身出来,轻蔑地斜睨了杨钊一眼,这才懒洋洋地说道:“我约了杜十九登塔叙旧,顺便给连日不敢出门的蕙娘推荐个医治热毒的好大夫,免得她顶着这么几个红疙瘩不敢出门。怎么,就这样碍着杨中丞的事了?巴掌大的事竟然闹成这样,御史台是不是闲的没事做了?”

    “你们……”

    “杨钊,别以为宫中有人便能一手遮天,我这就去兴庆宫请见。我好好的带着女儿约见姻亲散心解闷,没想到竟然被人撵着追到了荐福寺塔。我倒要弄清楚,御史台固然权大势大,是不是有跟踪我这边镇节帅的权责姜四,蕙娘,我们走”

    眼见得杜士仪叫了一声,杜仙蕙狠狠瞪了自己一眼,而姜度则是嘿然一笑,三个人竟然就这么快步下了荐福寺塔,杨钊不禁气得脸都青了。

    某些事情只能意会不能言传,更不能声张,杜士仪硬是要把擂台打到御前,李隆基为了平息悠悠众口,很可能把他搁置一阵子。而这一阵子,足够李林甫翻身了,怪不得姜度会陪着演这出戏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