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腊月十五,长安城里已经下了今冬不知道第几场雪,甚至城中军民都在暗地里犯嘀咕,是不是这一年来乱七八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杀的人实在是太多,这才以至于老天爷从腊月头里开始就没放过晴。但随着一拨拨各镇节度使的到来,人们的视线方才不知不觉从之前的杨慎矜和王因私藏谶书以及图谋不轨的罪名被处死那桩惊天大案上移开,放到了这些封疆大吏身上。

    各道各州送方贡的官员早在十一月头里就已经到了,但到节度使这一层,小则几个州,大则十几个州,全都在管辖范围之内,当然不可能这么早进京来。往年能够有两三位节度使一同进京,这就已经很不错了,可这一年先期抵达京城的,便有剑南道节度使章仇兼琼,北庭节度使李俭,河西陇右节度使王忠嗣,而这会儿明德门处旌旗招展,赫然又有谁归来,不但城门守卒翘首辨认,进出城的人们也纷纷扭头去看。

    “是范阳兼平卢节度使安大帅。”

    “敢情是那个安胖子。”

    在河北道,除非是在私底下,绝对不会有人拿这三个字来戳安禄山的神经,可长安毕竟是天子脚下,纵使他在外再威风八面,却管不住长安百姓怎么看他说他。安禄山身兼两镇已久,算是名正言顺的河北王,可他的胃口并没有完全满足,河东和朔方在杜士仪手里,河西和陇右在王忠嗣手中,他早就垂涎已久了。甚至他还在半夜三更做过美梦,自己兼任六节度,威名席卷天下。

    所以此时此刻,他并不在乎长安军民如何看自己。坐在自己那匹极其壮健的坐骑上,他腆胸凸肚左顾右盼颇为自得。就当他正预备入城之际,突然只听得身边传来了一个提醒声:“大帅,兼领朔方河东的杜大帅也到了,就在我们后头”

    说话的是侯希逸,尽管他这些年颇得安禄山信任,但要说安禄山最信赖的人,自始至终就是从前的阿史那早干,现在的史思明。如若安禄山不入朝,必定会让史思明代行;而他若入朝,则必定留史思明坐镇。可除此之外,侯希逸的建言每每一语中的,也给他奉献了不少功劳,故而他始终高看其一眼。故而此刻他听到侯希逸这么说,也不往后看,而是立刻似笑非笑地问道:“依你之见,此刻我可该让路?”

    “当然不,大帅又不是和他同时抵达,抑或是在路上相遇争道,而是先来后到,那么大帅就当不知道他来,昂首直入就罢了。毕竟,他是两镇节度使,大帅也是两镇节度使”

    听了侯希逸这话,安禄山敏锐地察觉到了其中隐隐的怨气,想到侯希逸便是早年跟随杜士仪,最终没得到什么好下场的,他当然完全能够理解。所以,他笑着冲对方点了点头,随即就说道:“你这主意听着似乎没问题,可是我上次路遇杜大帅的夫人,便是人家给我让的路,现如今杜大帅还身兼同中书门下三品,那就是宰相,还带着大批漠北各番邦的使臣,我当然得谦逊些。侯希逸,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你现如今可是我范阳节度使府的都知兵马使,何必纠结着过去那点恩怨?”

    “大帅说的是。”

    侯希逸状似凛然应命,可等到安禄山真的吩咐麾下亲兵让路,等到杜士仪一行人过来时,又亲自拨马上前去打招呼时,他故意落在原地不动,眼神却紧紧盯着杜士仪。当发现杜士仪仿佛却不过安禄山好意,先行入城时,冲着自己的方向微微颔首,他便也不露痕迹地眨了眨眼睛。

    这么多年了,两人竟是不能见面,通书信也只能偷偷摸摸,就和做贼似的

    随同杜士仪抵达的,还有一大溜使臣,所以鸿胪寺的官员早就已经来了,只不过没想到两位节帅从东西两面几乎不分先后地抵达,他们也只有于瞪眼。所以,安禄山能够让路,他们也松了一口大气。

    等到鸿胪寺的官员们接了使臣,负责去把人安置到四方馆后,杜士仪便带着亲兵到都亭驿中休息,以便宫中召唤。而他前脚刚到,安禄山后脚也抵达了此处。因为此前抵达的章仇兼琼、李俭和王忠嗣全都已经见过了天子,都已经归私宅去了,所以这偌大的都亭驿中,自然是他们两个品级最高。

    刚刚在城外只是打了个照面,杜士仪还不得不承了安禄山一个人情,如今同在都亭驿中,他自然也不能避免安禄山亲自过来拜访。安禄山只道杜士仪从来没和自己打过交道,因此满脸堆笑热络非常,伸手不打笑脸人,杜士仪也就有一搭没一搭地敷衍着这一位。当安禄山突然把话题转到了阿布思身上时,他便陡然提高了警惕。

    “听说之前杜大帅派遣郭子仪郭将军攻打回纥的时候,曾经隐瞒消息坐镇安北牙帐城,而且还挫败了一起企图夺城的阴谋。那时候,似乎同罗之主阿布思就在左近?竟然这么巧”

    “阿布思也是一片赤胆忠心,想着安北牙帐城中空虚,故而带兵前来助阵。而且此次征伐回纥,同罗铁骑也算是助益不小,他这个副大都护很称职。”

    安禄山没想到杜士仪一口咬定阿布思是带兵助阵,顿时目光一闪,随即才若无其事地笑了笑道:“原来如此,杜大帅真是知人善任。”

    和杜士仪既然不相统属,彼此之间又不是朋友,反而可以说是敌人,最大的目的又没达成,安禄山自然不会停留太久,片刻之后就告辞了。出了主屋,他见侯希逸迎上前来,他便二话不说招手吩咐对方和自己同行。等到了自己的那座院子,他才眼露凶光地说:“他还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阿布思此前带兵驻扎独乐河,分明是别有用心,他竟然还替此人遮掩,一口咬定那是驰援安北牙帐城,当我的探子都是瞎子聋子不成?”

    侯希逸知道安禄山对同罗骑兵觊觎已久,便顺势接着安禄山的话头道:“大帅可要就此事上书弹劾?”

    “没有证据,弹劾有什么用,这又不是当年的集选舞弊,我一句话就能让一大堆人落马,那是查得出来的,而今天这是查不出来的。”安禄山满脸愠怒,随即突然又嘿然笑道,“不过,杨慎矜和王两个窝里斗,一下子全都栽了,李相国想来正乏臂助,我对他的重要性就大多了。在他那儿多下一点苦功夫,说不定他日我节制四镇,却也不是空口说白话了。侯希逸,回头你替我去宫中那些贵人的私宅转一圈,如果能让我比杜士仪早面圣,那就最好了。”

    侯希逸自然满口答应前去奔走。然而,当他拜了一圈门头回到都亭驿时,却得知杜士仪和安禄山已经同时被召入兴庆宫去了。对于这个结果,这些年来越发敏锐的他不禁轻轻吸了一口气,暗想杜士仪外任多年,尤其在朔方节度使任上的时间,超过了任何一位前任,现如今漠北一片太平,河东朔方亦是无战事,只怕当今天子会做出卸磨杀驴的事情也未必可知。

    可担心归担心,在他如今这位子上,却也无法可想,只能耐性子在自己的屋子里于等。百无聊赖的他翻了翻书架上的书,突然对那几本署名北邙山人的传奇产生了浓厚兴趣。他并不是读书人,认得字会书写,可要说那些艰涩的诗赋就理解不能了,那些词彩华茂的奏疏也同样是他的软肋。可这几本传奇遣词造句无不讲究,可却偏偏很好懂,其中娓娓道来那种从容,让他大为叹服。可他才翻看了两本,突然就一下子想了起来。

    当初让杨慎矜和王全都卷了进去的最初缘由,不就是横空出世的《杨氏春秋》?于是王告发杨慎矜私藏谶书,交接僧道,意图复辟杨氏江山,然后杨慎矜反告王交接匪类,图谋不轨,而且竟也拿出了一堆证据。这下子狗咬狗之后,天子点了御史大夫裴宽主审,李林甫眼看无法塞了一个杨钊进去,而那杨钊在裴宽突然坠马受伤之后接过了主导权,竟是把杨慎矜和王的罪名全都坐实了,于是两人双双赐自尽,殃及家人一个个都被流放。

    这竟是一起不逊于吉温当初引起的大案

    “若是陛下真的贤明,岂会有这些荒谬的案子……什么太平盛世,简直是笑话”

    “侯希逸,这是都亭驿,你竟然口出诋毁,不要命了”

    突然闪进来的一个人让侯希逸吓了一跳,他正好喝问,却认出了对方,顿时长长舒了一口气:“你怎么来的?万一让人瞧见……”

    “放心,长安都亭驿乃是天下第一大驿,既然主帅不在,底下人都一个个去闲逛了,我让心腹看住左近,不会有人来。”虎牙解释了缘由之后,就直截了当地问道,“你跟了安禄山这么多年,他是否有不臣之心?”

    侯希逸顿时嗤笑了一声:“安胖子还没想得那么远,只不过,他倒是做梦想过节制六镇,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德行。他对契丹和对奚人的那些所谓胜仗,大多都是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不过,他提拔的将领却不可小觑,这安胖子着实有些眼力,只有这一点和大帅错相仿佛。所以他还说,大帅灭了奄奄一息的突厥,把回纥打得不得不托庇于黠戛斯,只不过是部将得力,算不得什么功劳。”

    虎牙不在乎安禄山怎么看杜士仪,他想了一想,就低声说道:“这次李林甫赔了夫人又折兵,为了一个杨慎矜,把王给搭了进去,即便这两个人原本就野心勃勃,可问题在于,他多年来说一不二的威信动摇了,这次杨钊升任御史中丞,他甚至无力阻止。正因为如此,在陛下面前同样宠眷非常的安禄山他一定会死死抓住。人一旦露出颓势,就很难挽回,杨钊靠着宫中有人,又还年富力强,很可能取而代之。你要做的,就是让安禄山和那杨钊势不两立。”

    “这恐怕都用不着我刻意去做。”侯希逸顿时哈哈大笑,随即醒悟到这是在都亭驿,即便虎牙已经很小心了,可也说不定有人窥伺。于是,他立刻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地说道,“安禄山可比咱们大帅好色,康夫人和长子安庆宗留在长安,而段夫人则是和其余儿子留在幽州。康夫人也就是占了个发妻的名分,段夫人才是他的心头至爱。结果呢,上次段夫人的兄长在长安路遇杨钊没有避道,被狠狠教训丨了一番,段夫人哭诉,安禄山早就记下这笔账了。”

    虎牙也没想到还有这种小小的插曲,当即莞尔。

    可侯希逸想到杜士仪此次回京的前景,不禁心中沉甸甸的,当即问道:“李林甫不倒,大帅和我等全都心中不安。而李林甫如果倒了,大帅有灭突厥败回纥之功,只怕陛下未必能够容得下。此事大帅就不曾深思熟虑?”

    “到了大帅如今这官职,退无可退,入朝拜相是一条死路。拖一天是一天,毕竟大帅还年轻,谁能逼他告老?”话是如此说,可虎牙自己都觉得言不由衷,可杜士仪究竟是怎么想的,连他也不是最清楚,只能岔开话题道,“不管这次安禄山是否会看出李林甫的颓势,你记得提醒他一声,可以在后宫中下点功夫。”

    后宫?是那个杨淑仪?还是张谢二位美人?

    侯希逸正在琢磨,突然想到以自己常年在外的性子,哪里分得清楚谁和谁,当即心领神会地点头说道:“行,我知道了。至于在后宫的谁那里下功夫,我一个大老粗怎么会知道?我想着谁能吹枕边风,那就让安胖子给谁下功夫呗

    虎牙见侯希逸如此说,不禁笑了,他也不便多留,又嘱咐了几句别的话就悄然离去。约摸一个多时辰后,杜士仪便从宫中回来,迎上前去的他见对方脸色沉静,想要问问面圣时究竟是否有什么意外,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可很快,他就获知了一个消息,杜士仪固然出了宫,可安禄山却尚未回来。

    这绝不是一个好兆头

    杜士仪当然能够猜出,李隆基故意把安禄山留在宫中单独说话的用意,事实上,从前他常常享受到这样的待遇。可自从在云州云中郡用那样激烈的方式和吉温闹翻,紧跟着又是连场大案,他就已经预料到了如今这种待遇的可能性,因此并没有多少意外。他一直在做的,不过是尽量延迟某一天的到来,为自己营造相应的舆论氛围。

    安禄山看似报捷次数不少,可哪曾像他这般,利用各种途径,已经千方百计宣传了自己这么多年?

    宣阳坊杜宅,当杜士仪沿着坊墙上开的乌头门进入了前门大院,而后在偌大的门楼前下马时,他就看见王容和杜幼麟已经早早等在了这里。在如今这样天寒地冻的天气,他不知道妻子究竟等了自己多久,连忙快步上前去,轻轻握住了那双冰凉刺骨的手,这才对翻身要行礼的幼子说道:“天太冷了,不用在外这么拘泥礼数,到你阿娘的寝堂说话

    寝堂中烧着暖暖的地龙,一下子驱散了杜士仪出宫后积累在心中的寒意。他脱下了大氅扔给承影,随即在那铺着厚实羊毛毯子的长榻上盘膝一坐,这才轻轻舒了一口气道:“回家的感觉真好。”

    听到丈夫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王容险些落下泪来。夜夜的思念,梦魂萦绕的人终于出现在自己面前,可每一次这样的团聚,却意味着非同一般的险境。随着杜士仪镇守在外的年数越来越长,朝中又连番事变,她何尝不知道他的处境正变得越来越艰难?那一刻,她甚至没注意到身边的儿子,径直在丈夫的身边坐下,却不防被杜士仪拉了在怀。

    见妻子吓了一跳,杜士仪便笑道:“老夫老妻了,你还在意这些于什么?儿子又不是外人。”

    杜幼麟看见父母竟是当着自己的面秀恩爱,本以为自己会尴尬,可此时此刻,他却只觉得眼睛酸涩,一颗心更是不可避免地颤动了起来。可父亲都已经开口说了,他不必回避,他也只能傻傻地站在那里,两只手往哪放都有些不自在。

    杜士仪也只是用这样的动作,纾解一下妻子的忧心,当然不会一直如此。等到松开手,让王容在身边坐正了,他方才看着杜幼麟道:“你阿兄可有信送来,大约什么时候会到长安?”

    “阿兄十天前送过信,说是刚过甘州,如果走得快的话,应该就在这一两日了。”说到这里,杜幼麟顿了一顿,这才忍不住问道,“阿爷,听说你和安禄山一同入宫面圣,怎的你回来了,那安禄山还在宫中?”

    “陛下自然是打算敲打你阿爷一下,顺便告诉他,大唐能征善战,能够镇守一方的名将不止他一个。”

    王容替杜士仪回答了这个问题,见幼子面色发白,她便淡淡地继续说道:“刘幽求当初为了陛下登基殚精竭虑,可最终却落得个贬斥的下场,死在赴郴州刺史的任上。王琚曾经为陛下出谋划策,奔前走后,无所不用其极,其后一度号称内宰相,却因阴毒谋士的印象深入人心,被陛下冷落闲置,可即便如此,李林甫仍是容他不下,借着杜有邻的案子,连他也除了,陛下可曾有半分怜意?就连姚崇宋憬张说这些名相,陛下也是一概用帝王心术驭之。为天子者,如陛下这般不念旧情,卸磨杀驴的,占了大多数,你如今既然踏入仕途,就应该勘破这一点才是。”

    尽管杜幼麟自幼在父亲和母亲的熏陶下,并没有君权至上的念头,可在儒家礼法至上的世界里,潜移默化之间,还年轻的他总是习惯性地和大多数人一样,把如今朝政腐败,聚敛无数的由头,归结在李林甫这些奸臣身上。所以,面色发白的他忍不住看了一眼杜士仪,见父亲对母亲这话的反应相当平淡,显然心里也是这么想的,他不禁咬了咬牙道:“既然如此,阿爷岂不是危若累卵?可能有什么办法挽回吗?”

    “事到如今,没有办法挽回,我也不打算挽回。”杜士仪见幼子用震惊的目光盯着自己,他便笑了笑说,“你还小,不要想这么多。也不知道多少人盼着你愁眉苦脸出现在人前。我能够被人抓的把柄几乎没有,如果真的到了墙倒众人推的某一天,我自然也不会像那些前辈们一样,束手待毙。等过了年,你的婚事就该操办了,给我自己去好好预备一下,别让新妇过门时受了委屈”

    杜幼麟没想到父亲不由分说就要把自己赶出去,只能闷闷不乐地告退。等到幼子一走,王容便若有所思地说:“幼麟素来敏锐,很快就会想通。此次广元既然随着安西四镇节度使高仙芝回来,你可要对他把话说明白?”

    “那是自然。到了如今这样的关头,我至少得让他们心里有些准备,不要事到临头惊慌失措。”杜士仪见妻子脸色晦暗不明,随即把头靠向了自己的胳膊,他便轻声安慰道,“我们不是早就想到了,也许会有这一天?只不过是来得早,或是来得晚而已。这么多年来,我无论是在朝为官,还是在外任,从来就没有任何能够让人指摘诟病的把柄。如果真的遭到别人群起而攻,也就是让人看看我这些年积累的时候了,更何况,那些杀手锏已经埋了这么多年”

    “孟子说过,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如今号称太平盛世,可从韦坚、杨慎矜到王的层层聚敛,民间已经成了什么样子?成丁的百姓根本拿不到那一百亩授田,可赋税不减反增;但凡天长节之类的喜庆之日,每次花费不下亿万钱,长安之外,乡野之中遍地可见乞儿丐户,逃户抛下的田地被大户兼并,然后大户又收留流民耕种,这个天下早就只剩下那一层繁盛的表皮了。”

    杜士仪说到最后,声音中隐隐流露出了金石之音,可下一刻便笑了起来:“一时忘情,居然忘了这不是在军中将卒面前,而是只有你我两人。横竖我从来不是君子,天子若仁,我当为一世贤臣;天子不仁,就休怪我不义”

百度搜索 盛唐风月 天涯 盛唐风月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盛唐风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府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府天并收藏盛唐风月最新章节